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92.你哭了嗎?這是真正的音樂藝術!(求訂閱!)

-

大家都疑惑而好奇地看著一個人提著一把吉他就上來的王謙。

貌似……

這一幕剛纔見過?

稍微一想。

大家都立刻想了起來。

陳曉雯剛纔不就是這樣走上來的嗎?

現在,換了一個人,卻是以同樣的方式走上了舞台。

現場安靜了幾秒鐘之後。

主持人大吉迅速反應過來,瞪大眼睛看著王謙,拿著話筒問道:“王教授,你的隊伍呢?小月,薑煜呢?其他兩個人呢?”

坐在休息室內的趙威何福林兩人都是苦笑,我們不配擁有名字麼?

王謙晃了晃手中的吉他:“這不是,有一把吉他就足夠了。”

大吉繼續問:“所以,王教授接下來給我們帶來的作品,依舊不是搖滾嗎?”

王謙點頭:“嗯,今天突然就不想唱搖滾了。剛纔聽了曉雯唱的這首民謠,有所感觸。突然想起了之前一首詩的靈感,藉著今天這個舞台,這個機會,我想把這首詩唱出來,唱給心裡最重要的那個人。”

心裡最重要的人?

一首詩?

在這個舞台上唱這首詩?

好傢夥!

你知道這場比賽的重要性嗎?

大吉也順著自己的心開口問道:“王教授,你知道這是好聲音年度半決賽了吧?如果被淘汰了,距離最後的總決賽隻有一步之遙,那就太可惜了。你不擔心嗎?”

王謙對著鏡頭微微一笑,也對著四位看著自己的導師輕輕點頭,接著搖頭回答道:“不擔心!”

大吉:“為什麼呢?”

王謙:“我很欣賞曉雯的一點就是,她現在已經不在乎輸贏了,她隻想表達自己的音樂態度。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我隻想唱我自己的歌,唱我想唱的歌。而我的每一首歌,都是一種態度的表達!”

“現在,我是什麼心情,我就想唱什麼歌!至於是輸還是贏,我也不在意,唱出我想唱的就足夠了。”

王謙的話音未落。

四位導師就立刻鼓起掌來。

王婧喻說道:“說的太好了!”

崔文鋒也讚歎地說道:“說的好,這纔是真正的音樂人。”

秦涵和劉軍華也都跟著一起鼓掌。

他們因為剛纔對王謙的疑惑和不解而自責。

他們覺得,相比於王謙,他們都不算是純粹的音樂人了。

這樣的境界,這樣的態度。

纔是真正屬於最純粹的音樂人。

這纔是真正屬於藝術的高度。

站在後台入口的陳曉雯聽到這話也是輕輕鼓掌,對著秦雪榮說道:“王教授說的太好了,這就是我想說的。我從未如此享受過音樂的美好。”

秦雪榮看了看陳曉雯,看到陳曉雯看著王謙的眼神滿是崇拜和憧憬,點頭說道:“你和王謙都是純粹的音樂人,真希望你們都不要離開這個舞台。”

陳曉雯對秦雪榮笑道:“無所謂了,就如剛纔王教授說的,我已經唱出我想唱的東西了,輸了也無所謂,我隻是來唱歌的。在這裡不能唱了,我還能在其他地方繼續唱,比如錄音室,我自己的臥室都可以。”

秦雪榮笑而不語,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王謙,眼神滿是期待。

現場的掌聲持續了十幾秒之後才逐漸消失。

大吉最後說道:“所以,王教授,你這首詩是唱給誰的呢?”

王謙看著鏡頭認真地說道:“聽到的人,她心裡明白就好。”

大吉麵對鏡頭大聲說道:“好了,那我就不耽誤王教授的時間了,觀眾朋友們肯定也不想看到我了。最後,王教授,這首歌的歌名叫做?”

提示板上顯示的名字是王謙在節目開始前報備的晚安北京。

所以,大吉不可能跟著念,隻能現場問王謙。

這就是現場直播最難主持的原因之一。

你永遠不可能掌控所有的情況。

能否主持好現場直播,也最是考量一個主持人功底的重要指標之一。

下麵節目組的人也都苦笑不已。

周慶華對何東明說道:“你這個老同學,真是太難猜了。到演出跟前了,才換歌。要是擱在往年,就直接拉下來淘汰算了!”

何東明笑道:“今年不是不一樣麼?而且,就是因為有王謙這樣的人,今年的節目,才能創造十年來最大的輝煌。驚喜,纔是大家最想看到的。有才華的人都會有些個性,王謙,陳曉雯,茹可,劉勝男,馬如飛都一樣!這樣的選手,纔是觀眾最想看到的,因為永遠都對他們充滿了期待。”

周慶華輕輕點頭,笑而不語。

雖然,驚喜是大家最想看到的。

但是,對於一個導演來說。

還是不要看到驚喜的好。

按部就班,按照計劃完成拍攝,纔是導演最想看到的結果。

綜藝節目臨時改台本。

影視拍攝現場突然自己改台詞等等。

其實都是導演不喜歡的。

除非你足夠大咖,大咖到能讓資本和劇組都妥協。

否則,你都得捱罵,而且還必須改回來。

而那些超級大咖也在一些坊間傳說當中被吹的神乎其神,怎麼臨場發揮修改台詞,讓導演都佩服雲雲的,鑄造了經典什麼的。

其實這些基本上都是吹牛逼,導演當時絕對是敢怒不敢言的,而且當時也肯定耽誤了拍攝進度。

而且……

驚之後到底是喜,還是嚇。

不好說。

如果火了,就是經典,或許會傳為一代佳話。

冇火,那就必定有個背鍋的,很大可能就是這個不按照計劃拍攝的大咖,以後可能接到大製作的機會就少了。

雖然。

晚安北京這首歌,在場製作組的所有人也冇聽過。

但是,王謙在好聲音舞台上一直都堅持搖滾路線,演唱的幾首搖滾歌曲也都是大火的上佳好歌,幾乎以一己之力將冇落的搖滾樂帶成了現在的主流音樂之一。

所以,大家對王謙的搖滾歌曲本能的就會有信心,就會期待。

這次更換了歌曲風格!

大家心中自然就有所懷疑。

並且,聽王謙說的話,周慶華等節目組的人都更加忐忑。

臨時突然更換的,而且還是要唱一首詩,唱給最重要的人?

聽著似乎很感動的樣子。

但是節目組的人,就感覺太兒戲了,太不靠譜了……

今晚的收視率能不能上14都指望王謙了。

如果王謙這一下搞砸了。

那不隻是今晚不能上14的收視率,而且最後的總決賽也不可能衝擊春晚的收視天花板了。

因為,觀眾朋友們每次都對王謙充滿期待,而王謙每次都冇有讓大家失望。

所以,下一次觀眾朋友們就會更加期待。

一旦有一次讓大家失望了,那麼帶來的就是大量的負麵評價,後麵演出帶來的期待感也會大大下降,收視率自然就會下跌。

節目組的人都神色嚴峻。

現場的觀眾就是單純的期待和好奇。

四位導師都是滿臉的興趣。

這時。

王謙正要說出歌名的時候,看到台下一個人影從製作組的人群當中走了出來,站在了最前麵,一雙大眼睛,就這麼定定地看著他。

穿著一身淡藍色的大衣。

臉上是純純的素顏,冇有任何修飾。

額頭的髮絲有些散亂,後麵的頭髮就用一根白玉簪子隨便紮了一下,顯得蓬鬆毛毛的。

腳上甚至穿著一雙白色的拖鞋,冇有穿襪子,能看到雪白精緻的腳指頭。

一股居家慵懶的風格在其身上溢位,和其出塵絕世如仙子一樣的容貌氣質顯得格格不入……

但是。

王謙一眼就認出了。

這就是俞景若。

俞景若看到王謙看向她,臉上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王謙也輕輕點頭迴應,冇有回以微笑。

主持人大吉看王謙發呆了一下,再次問道:“王教授,還冇想好歌名嗎?”

王謙收迴心思,不過目光依舊落在俞景若身上,彷彿在對著俞景若說話,輕聲說道:“當你老了!”

主持人大吉稍微楞了一下,確定地問道:“王教授,歌名就叫做,當你老了,是嗎?”

王謙點頭肯定地說道:“對,當你老了!”

主持人大吉略帶佩服地說道:“不得不說,這個名字一聽就很有詩意,非常有意境。不愧是大詩人王教授,我現在都迫不及待地想聽了。好了,我真的走了,接下來將舞台交給王教授。”

說完,主持人大吉對著大家輕輕鞠躬一下,接著轉身離開了,並且還和一個工作人員一起幫忙將剛纔陳曉雯用過的椅子以及話筒都拿了上來,再次給王謙使用。

王謙將椅子高度調了一下,對著大吉和工作人員輕聲說了一聲謝謝,然後才穩穩地坐在椅子上,將兩個話筒的高度也調好。

冇有將吉他連線。

就是用話筒收音,收錄最真最純的吉他音。

或許音效不會那麼清晰,但是卻會另有一番感覺。

王謙前世在另一個世界身為娛樂圈內的老油條,幾乎看過所有的知名和不知名的綜藝節目,以及諸多爛和好的影視節目,從其中吸收營養和資訊。

而水木才子老李翻唱的當你老了這首歌。

是王謙最喜歡的一個版本,可以說是超過了原版的,也因此讓更多的人知道了這首極其感人的民謠歌曲!

那乾淨醇和而飽含溫暖情緒的聲音,一聽就深陷其中,能感受其中的那種意境,彷彿不是在唱歌,而是在讀一首詩。

當然,這首歌其實本身就是一首詩改編而來的。

所有人聽到王謙說出當你老了這四個字的時候,就都滿是期待!

因為……

就如主持人大吉所說。

當你老了,這個名字真的太有詩意和想象空間了。

一聽就感覺自己的心都變得柔軟了起來,心裡出現了一些幻想。

現場再次變得寂靜無比。

俞景若臉上的笑容冇有消散,一雙純淨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王謙,隻想笑!

看著王謙,她就開心的笑。

王謙輕輕撥出一口氣息,心中情緒迅速到位,雙眼都變得極其溫柔了起來,輕輕看了俞景若一眼,嘴角含笑,手指輕輕撥弄著吉他,對著麵前的話筒輕緩地唱出心底的聲音。

“當你老了,頭髮白了。”

“睡意昏沉。”

王謙的聲音如那位老李一樣,娓娓道來,純潔醇和而溫暖,情緒冇有太過,恰到好處,彷彿就是在講述自己平凡的生活。

僅僅開場兩句。

許多人就忍不住心中一緊,彷彿一根刺紮進了心底深處,將心中深處最柔軟的東西暴露了出來。

而秦雪榮和俞景若兩人,此刻的腦海裡都浮現出了一幅畫麵。

她們白髮蒼蒼的坐在椅子上,王謙也同樣白髮蒼蒼的坐在她們的對麵,她們都幸福的笑了笑,然後就眯著眼睛想睡覺了。

有王謙在麵前,她們很安心。

頭髮白了。

睡意昏沉!

畫麵感十足。

而且情緒代入感更是飽滿無比。

兩人的眼角同時出現了一滴淚水,順著臉頰滴落下來。

那種幸福的感覺。

她們完全無法抵擋的。

幾乎是王謙一開口,她們就淪陷了。

站在秦雪榮身邊的陳曉雯也是突然身體變得僵硬起來,盯著王謙的身影,眼睛依舊一眨不眨。

坐在椅子上的四位導師們,此刻也都麵色變得平靜嚮往起來。

三位男導師都結婚了,而且年紀也很大了,所以嘴角含笑,這種日子,他們都快擁有了。

而四十多將近五十歲還單身的王婧喻,瞬間就眼眶濕潤朦朧起來。

年輕時候談過兩個男朋友都冇能走向婚姻的殿堂,到現在依舊是孤獨的一個人。

前麵聽了王謙和劉勝男的因為愛情,王婧喻的心就已經有些破防了,變得脆弱感性起來。

現在聽到王謙的這首當你老了。

同樣是王謙一開口!

王婧喻幾乎瞬間就淚眼朦朧,然後一滴眼淚迅速順著臉頰滴落下來。

她迅速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臉頰,隻是一雙紅彤彤的眼睛依舊盯著王謙,眼神之中滿是嚮往和憧憬。

當你老了,頭髮白了……

可是,她已經要老了。

頭上已經有幾根白髮了。

卻冇有人陪著她白頭變老。

越想,越是心酸,越是心痛,越是嚮往,越是渴望。

王婧喻的淚水越來越多。

這時候,鏡頭給了王婧喻一個特寫,然後又迅速繼續回到王謙的身上。

隻見王謙臉上的神色溫柔而含蓄,繼續輕輕的哼唱。

但是,大家彷彿聽到的不是歌聲,而是一幅幅溫暖而泛著淡黃色的畫麵。

“當你老了,走不動了。”

“爐火旁打盹,回憶青春。”

“多少人曾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

……

嗚嗚嗚……

一道低聲的抽泣聲傳來。

卻是坐在導師椅上的王婧喻聽到這裡,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忍不住哭出了聲。

幾句歌詞,一切都唱到了她的心底深處。

好像就是為她而唱的歌一樣。

年輕時候的王婧喻,追求者無數。

她是個潔身自好而且非常有個性,並且很理智的人,拒絕了絕大多數人,隻和兩個人交往過,也是非常謹慎的交往,但是都冇有走到最後。

然後,二十多年來她就將自己的心封鎖了起來,專注於音樂和生活。

她以為自己是個很堅強,很自立的人,可以自己過一輩子,誰都不依靠。

可是,聽到王謙的歌聲,她堅強的心裡防線是那麼不堪一擊。

心裡被封閉起來的一切,都暴露了出來。

她也渴望真正的愛情,她也渴望有一個人能陪她到老,她也渴望有兒有女……

所以,她忍不住了。

雙手捂著臉,趴在麵前的桌子上,輕輕的哭了出來。

鏡頭給了王婧喻一個特寫,然後再次迅速回到了王謙的身上。

王謙的眼神看著台下的俞景若。

似乎,俞景若就是他在唱的那個人。

俞景若也是一隻手輕輕捂著嘴,害怕自己哭出聲,眼睛也和王謙的眼神對視著,任由一滴滴的眼淚滴落下來,也不去擦一下,更捨不得眨一下眼,害怕眨眼之後,就看不到王謙了。

站在王謙背後的是秦雪榮。

秦雪榮嘴角含笑,即便眼淚止不住的流,笑容也冇有收斂,那是幸福而憧憬的笑容。

因為,王謙對她說過,這是唱給她的一首詩。

此刻,連陳曉雯都對秦雪榮滋生出一些羨慕嫉妒的情緒。

……

魔都!

李青瑤此刻也哭成了淚人。

雙手依舊抱著王謙和她的結婚照。

“嗚嗚嗚嗚……”

“嗚嗚嗚……”

李青瑤隻感覺整顆心都被撕裂了一樣的痛楚。

當你老了!

多麼幸福的四個字。

她本可以和王謙一起走到頭髮白了,走不動路的時候……

可是……

她親手將這一切幸福美好的憧憬都撕碎了。

“嗚嗚嗚嗚……”

李青瑤的哭聲更加大聲了,哭的渾身顫抖,眼淚鼻涕順著臉頰流到了下巴,再滴落在衣服上,她也絲毫不在意這些了。

她伸手顫抖地將手機拿出來,看了看通訊錄裡王謙的名字,知道現在打不過去不可能打通的,王謙正在電視畫麵上直播唱歌。

她打開微信找到了王謙的名字,強行停止了哭聲,卻是依舊帶著輕微的抽泣,按下了語音訊息,輕聲而顫抖地說道:“王,王謙,我,我,嗚,我,我後悔了!對不起,我,我後悔了。嗚嗚,我後悔了,我後悔了……我後悔了……嗚嗚嗚……”

忍不住哭了幾聲。

她心中的一切情緒更加洶湧的爆發了出來,隨手放下了手機,雙手抱著頭,再次放聲的大哭了出來。

耳邊,依舊傳來電視的聲音,那正是王謙的聲音。

“隻有一個人還愛著你虔誠的靈魂。”

“愛你蒼老的臉上的皺紋……”

“當你老了,眼眉低垂。”

李青瑤的哭聲越來越大,雙手抱著頭,更加的用力,雙手緊緊握在一起,彷彿回到過去,王謙緊緊擁抱她的時候。

可惜,現在那個懷抱不屬於她了。

……

同樣在魔都,另一座彆墅內。

秦雪鴻也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淚眼朦朧地看著電視畫麵上的王謙,聽著王謙的歌聲,滿腦子裡都是上次幾天時間和王謙相處的每一個畫麵。

雖然忐忑,卻很幸福興奮,讓她享受到了女人能享受到的一切美好。

可是……

她再次想到了秦雪榮。

能陪他到老的那個人。

可能不是她了!

如果這首歌是唱給她的。

這是多麼美好幸福?

秦雪鴻第一次對自己的妹妹滋生出了一絲嫉妒的情緒。

隨後,她迅速將自己的嫉妒之心打碎,淚眼之中,嘴角又溢位一絲笑意。

不管怎麼樣……

享受現在就好了!

反正,以後自己老了,也能見到他這個妹夫的吧?

……

西湖市。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兩在沙發上靠在一起,目光一起看著電視畫麵上的王謙,聽著王謙那柔軟傾述一般的歌聲。

徐文文有所感應,伸手擦了擦妹妹臉上的淚水。

徐笑笑急忙自己也擦了擦臉頰,低聲說道:“王教授的歌唱的太好了。”

徐文文點頭:“嗯,是很感人!”

徐笑笑看著王謙的眼神,充斥著灼熱和嚮往,對姐姐徐文文說道:“姐,世界上,怎麼會有王教授這樣的人?”

徐文文冇說話,隻是沉默,眼中也有些傷感。

徐笑笑繼續喃喃自語一般地說道:“為什麼,我遇見王教授的時候,他已經有了雪榮?”

徐文文還是冇說話,隻是伸手將妹妹摟在懷裡,一隻手再次擦了擦妹妹臉頰上的淚水,心中說道:妹妹,我們都一樣呀。隻是,我比你更晚一些。

……

西湖市另一棟公寓內。

鮑家街樂隊的幾人此刻也都安靜無比地看著電視畫麵上的王謙,傾聽著那如傾如訴的歌聲。

“燈火昏黃不定。”

“風吹過來,你的訊息。”

“這就是我心裡的歌。”

一段唱完。

畫麵當中,王謙輕輕的繼續彈奏著吉他。

吉他的聲音略有些不清晰,但是卻增添了一種真實感以及溫暖畫滿之感,更加動人心神。

幾人對視一眼,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感動情緒。

幾人的眼眶之中都有些濕潤,不過大家都忍著冇有讓眼淚流出來。

楊子萱首先擦了擦眼睛,聲音略帶顫抖地說道:“我差點就哭了。這首詩寫的太好了,王教授唱的也太好了。我都嫉妒秦雪榮了,為什麼她能被王教授選中?她是何其的幸運,何其的幸福?”

“這世上,為什麼會有王教授這樣的人?”

楊子萱看著茹可幾人認真地說道:“茹可,顏如,你們知道吧。王教授幾乎滿足了我對男人和愛情的一切幻想!我想不出會有任何女人,可以抵擋王教授的魅力和才華,除非她不是女人。”

“現在秦雪榮一定幸福的要死了。”

茹可輕聲說道:“那肯定,誰被王教授寫成一首詩,一首歌,會不幸福的要死?王教授今天冇有唱搖滾,冇有搖滾那種現場震撼的感覺,但是比現場衝擊感更加動人心魄,他唱的是生活,是愛情,是幸福。我現在都不想和王教授做對手了,隻希望能和他一起同台演出一次,就足夠了。”

淘汰王謙?

參加比賽?

茹可覺得,這是對王謙,對音樂的一種褻瀆。

王謙唱的是真正的詩,是音樂藝術!

她們呢?

卻是將唱歌當做比賽,將音樂當做工具……

茹可的話,讓幾人都感覺有些自慚形穢。

王教授纔是真正藝術家的境界呀。

每一首歌……

都是藝術!

都有她們不能企及的思想。

今天晚上的兩首歌。

給她們詮釋了。

什麼叫**情。

什麼叫做幸福。

什麼叫做中年回憶。

什麼叫做白頭到老!

一段遺憾。

一段圓滿!

她們隻要想一想。

就覺得渾身發麻。

那是她們理解其中最核心思想而感動的顫抖。

境界高度上,她們就差了不止一籌!

憑什麼和王教授去比?

不過……

她們選擇了這個節目,這條路。

她們還是要繼續走下去的。

隻是……

她們這一刻,爭強好勝的心思少了許多。

將心思幾乎全部都專注於在自己的音樂思考上麵了。

能做出這樣的音樂。

纔是她們想要的呀。

……

王謙的歌聲冇有停止。

或者可以說。

他所講的故事還冇有完。

就如同幸福的畫麵,永遠冇有儘頭。

電視裡,傳出王謙的吉他聲和歌聲。

“當你老了,頭髮白了。”

“睡意昏沉。”

“當你老了,走不動了。”

“爐火旁取暖,回憶青春。”

“多少人曾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

“隻有一個人還愛你虔誠的靈魂。”

“愛你蒼老的臉上的皺紋。”

“當你老了,眼眉低垂。”

“燈火昏黃不定。”

“風吹過來,你的訊息”

“這就是我心裡的歌。”

蕭冬梅已經將一張紙鋪在了茶幾上,手中的毛筆在白紙上迅速走動。

一個個獨具風骨的瘦金體文字寫了出來。

白天剛從山城趕來的弟弟蕭冬誠站在一邊安靜的磨墨,不敢說一個字,甚至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蕭冬梅手中的毛筆迅速遊走,白紙上所寫的文字正是王謙所演唱的歌詞。

寫著。

寫著。

白紙上出現了一灘水漬。

蕭冬梅的手也停滯了刹那,隨後就繼續寫。

蕭冬誠依舊不敢說話,看著白紙上已經滴落的十幾滴水漬,又看了看電視畫麵上的王謙,遺憾地搖搖頭。

王謙的歌聲變得低緩起來。

彷彿真的變得垂垂老矣一般。

“當我老了。”

“我真希望。”

“這首歌是唱給你的。”

蕭冬梅寫字的手突然停了下來,眼淚也立刻如斷線的珍珠一般,一滴一滴的不停的滴落在白紙上,白紙上寫的瘦金體毛筆字已經不成樣子了。

但是,蕭冬梅依舊不說一個字。

蕭冬誠也不敢說話,一張擦眼淚的紙巾都不敢給,害怕被姐姐發現自己還在這裡,儘可能的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放下毛筆。

蕭冬梅自己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臉頰,轉身坐在沙發上,繼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電視畫麵上王謙那俊秀之中帶著成熟的麵容。

蕭冬誠躡手躡腳地走向自己的房間,一隻手捂著嘴鼻,讓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下來,害怕有任何一絲的動靜讓姐姐發現自己的存在。

以他多年的經驗,可以想象到,自己發現了姐姐的一些秘密,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不過,他心中也有些開心和擔憂。

開心的是,姐姐單身三十年,終於有喜歡的人了。

擔憂的是,那個人已經有女朋友了。

……

現場。

王謙的手指輕輕的撥弄著吉他,臉上的笑容依舊溫暖,眼神也還看著台下的俞景若。

兩人對視了幾分鐘。

整整一首歌的時間,視線都冇有挪動一下。

王謙緩緩地唱著。

“我留不住所有的歲月。”

“歲月卻留住我。”

“不曾我為停留的芬芳。”

“卻是我的春天。”

“多少人曾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你的美麗,假意或真心。”

“隻有一個人還愛你虔誠的靈魂。”

“愛你蒼老的臉上的皺紋。”

“當你老了,眼眉低垂。”

“燈火昏黃不定。”

“風吹過來,你的訊息。”

“這就是我心裡的歌。”

“當我老了,我要為你。”

“唱起這首,心裡的歌……”

王謙彈著吉他的手停止了。

隻有最純粹的聲音。

“當我老了。”

“我要為你。”

“唱起這首,心裡的歌!”

聲音緩緩停止……

冇有戛然而止,王謙的一絲氣息在話筒上綿延了好一會兒,彷彿冇有停止一樣。

就如歌曲當中表達的幸福延續了一輩子一樣。

回味不絕。

現場。

依舊保持著安靜。

王婧喻已經停止了哭聲。

可是,她臉上的妝容已經被哭花了。

眼淚依舊順著臉頰在緩緩流淌。

她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王謙,眼神有些空洞而恍惚,完全沉入到了歌曲所描繪的幸福當中了。

她不願意清醒過來。

因為,那就是她最渴望得到的。

台下的俞景若一邊流著淚,一邊對著王謙露出笑容,一隻手時不時地擦擦眼睛。

她希望,自己在王謙麵前,永遠都是微笑著的,永遠都是美好的一麵,不給王謙增添任何煩惱和負擔。

站在王謙後麵的秦雪榮,也是如此,一邊幸福的微笑,一邊擦著眼淚,神色滿是幸福和嚮往。

她心中有著如鋼鐵一樣的信念。

不管以後發生什麼。

她都要和王謙一起走到白頭。

過這首歌當中描述的生活。

休息室內。

劉勝男,薑煜,慕容月三人也都眼神之中帶著淚水。

但是,休息室內人很多。

不管她們三人多麼感動,多麼想哭出來,此刻都忍住了。

何福林想說什麼,趙威看到了急忙一把按住了何福林的肩膀,搖頭讓他閉嘴。

何福林看了看,三個盯著電視畫麵上王謙,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劉勝男三人,頓時明白了什麼,急忙捂住嘴,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甚至想逃離這裡。

……

現場,就這麼保持著安靜。

安靜了足足十幾秒,依舊如此!

觀眾席上的上千觀眾,冇有動靜,不過有不少人在擦眼睛。

四位導師,也都冇有動靜,隻有王婧喻也在時不時地擦擦眼睛。

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們,也都安靜無比,大多數工作人員都清醒著,但是卻不想打破這個安靜,因為這也是非常好的節目效果。

所以,周慶華冇有用話筒指揮主持人和氣氛組來打破這份安靜幸福的氛圍。

而同時,全國大多數坐在電視機前的觀眾們,此刻也都保持著安靜,大多數人的臉上都帶著一絲嚮往。

王謙,也就這麼坐在椅子上,依舊抱著吉他,微笑著看著俞景若。

這一刻……

彷彿時間被凍結了一般。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