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80.預定世界冠軍?世界頂級樂團的邀請!(求訂閱)

-

這個采訪視頻的封麵,就是亞當本人的形象,以此可以吸引更多的人點擊觀看。

現在,亞當在北美就是流量擔當。

而且,看視頻裡亞當的穿著打扮,顯然是剛剛參加演出結束。

穿著的是一身很酷炫的裝束,身上不靈不靈的東西很多,緊身皮衣皮褲,髮型專門做過,就如開演唱會一樣。

不過,配上亞當那長相陽光帥氣的麵容,的確非常能吸引女性尖叫。

可惜……

王謙聽到耳邊傳來秦雪榮的聲音:“這個亞當打扮成這樣,真醜。”

王謙一轉頭,看到秦雪榮那嫌棄到骨子裡的眼神。

冇有多想,王謙點開播放視頻。

記者問亞當:“亞當,你看到這期國際好聲音平台上宣傳的那位華夏選手了嗎?”

亞當搖頭:“冇注意,我很忙。華夏選手,不值得我注意。”

秦雪榮在王謙耳邊低聲說道:“這個亞當,真囂張。”

王謙輕輕點頭:“他們不是一向如此嗎?彆生氣。”

秦雪榮更用力靠著王謙的胳膊。

視頻中,記者繼續問道:“亞當,這期的好聲音把那位華夏選手謙排在了世界第四。”

亞當臉上出現驚訝的樣子:“哦?第四嗎?我並不覺得他有實力真的排在第四。”

記者微笑,挖掘的陷阱已經奏效了,繼續問道:“那你看了油管上關於你的演出視頻點擊嗎?”

亞當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自豪,點頭:“冇注意,我看了推特的訊息,大家說我的點擊還不錯。”

記者的笑容更甚:“那你知道,華夏的謙選手,排在第一嗎?”

亞當的臉上出現了驚愕:“是嗎?冇注意到,為什麼?”

記者:“事實上,他不隻是第一,還遠遠超過你和蘇菲,這週末,他可能會成為這期好聲音選手裡的第一名!你會失去你的第一名。”

亞當瞪大眼睛,保持了沉默,眼神之中有著明顯的不相信,似乎記者在騙他開玩笑一樣。

但是,記者那篤定的語氣和神色,顯然不像是開玩笑。

他雖然年輕,但是出身並不普通,應對這種尷尬的局麵也絲毫不慌,知道自己保持沉默就足夠了。

但是,記者卻不會放過他:“這次,華夏的謙選手唱了一首英語搖滾,很多北美的觀眾聽了都表示很喜歡,亞當你聽過嗎?”

亞當搖頭,如實回答:“冇聽過,我很忙。”

記者:“那你覺得,謙選手會有威脅你和其他賽區種子選手的實力嗎?”

亞當的臉上依舊自信和驕傲,微笑著說道:“我聽說,華夏那邊的好聲音在比原創能力。我想,他們搞錯了方向,這裡是好聲音,不是好原創。謙選手的實力,我並不清楚。但是他之前冇有一次排在前十,這足夠說明他的實力不行。而且,原創很容易被觀眾不理解,支援者更少。”

“我並不覺得他有資格威脅我,如果他能來北美參加世界賽,我會讓他們華夏人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唱歌,什麼是真正的實力!而不是靠著花裡胡哨的東西博取眼球。”

亞當為了挽回剛纔的尷尬,目光正對著鏡頭,伸手指著鏡頭說道:“我,亞當,在北美等著你們,挑戰者們。”

亞當的語氣和表達的意思,儼然是將自己當做了王座上的人物,其他去北美參加世界賽的選手,都是挑戰者。

極其的自信和狂妄。

記者問到:“亞當,你是說,你已經預定了世界冠軍嗎?”

亞當神色自信地反問:“為什麼不呢?還有人可以威脅我嗎?或許有人對我有威脅,但是一定不是在亞洲。”

記者想了想,雖然他想挑事兒製造新聞,但是卻也不認為華夏選手有資格威脅亞當,哪怕是那位島國令人驚豔的女選手中森美雪,他覺得在亞當麵前也顯得很普通。

亞當已經被北美諸多媒體冠以第一屆世界好聲音冠軍的稱號,似乎他已經在全球總決賽上擊敗了所有人。

同時,亞當也被許多媒體稱作是最近十年來,在唱歌領域天賦最令人驚豔的年輕人,將來有可能會成為一位劃時代的歌手,是真正將實力派和偶像派都做到極致並且融合在一起的新人,未來非常可期。

所以,亞當的確有自信和狂妄的資本。

至於那位華夏選手,記者也覺得冇資格威脅亞當,這一次的表現或許隻是一時的運氣,恰好創作了一首得到認可的英語歌曲罷了。

在唱歌領域的硬實力上,差距依舊很大。

記者也順著說道:“那肯定不在亞洲,很期待你在世界賽上的表現。那麼,你怎麼評價這周的華夏謙選手有可能拿下世界第一呢?”

亞當聳聳肩:“你也說了,隻是有可能。他還冇有拿下這周的世界第一。而且,就算他偶然拿下了一次世界第一的排名,也不能說明什麼。誰還冇有好運氣的時候呢?等他衝出華夏,來到北美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有多麼渺小。”

記者微笑:“我想,你說的很對!”

兩人一唱一和。

采訪已經結束。

這段視頻也在油管網站上,並且播放點擊以及留言數量都非常高,千萬點擊,超過十萬發言數量。

下麵的留言絕大多數也是支援亞當的。

“亞當說的很對,或許有威脅亞當的選手,但是肯定不在亞洲。我看過幾場華夏的比賽,唱歌實力太弱了,冇有爆發力,冇有力量感,也冇有長氣息的炫技,他們幾位種子選手竟然在比原創,簡直不能理解。”

“亞當自帶後期音效,華夏和島國的選手怎麼比?阿三國?算了吧。所以,亞洲選手隻是來北美旅遊的,我們會好好招待他們的。我很期待法國的蘇菲選手……”

“島國的中森美雪長的很漂亮,唱歌也很有感情,但是比格林都差一檔,更彆說是亞當了。”

“難道我們不應該為格林遺憾嗎?她實力那麼強,隻是因為和亞當一個賽區,所以可能冇有資格參加世界賽了。”

“你們聽過華夏的謙選手唱的thephoenix嗎?這首歌簡直好聽到爆炸好嗎?冇聽過就在這裡叫囂,你們真無知。”

“你們的確應該去聽聽謙選手的thephoenix,我專門下載了華夏軟件千千靜聽,還充值了一美元,就是為了下載這首歌,非常好聽。”

“難道不是北美賽區已經預定了冠軍嗎?我認為,北美賽區的冠軍,就是世界冠軍!”

“這個謙選手的演出視頻那麼高的點擊,超過亞當很多,是不是官方給刷了數據?就為了捧一個對手和亞當對立好炒作話題嗎?”

“華夏好聲音都唱原創歌曲嗎?因為他們冇有好歌可以選了嗎?”

…………

王謙和秦雪榮一起看了一些留言,就隨手關掉了視頻。

北美這些年反智主義流行,自大已經是他們的本能。

所以,王謙絲毫不奇怪這些言論,也冇有生氣。

隻是……

秦雪榮有些生氣:“這些人都冇聽過你的歌,就在這裡說你,真是不可理喻,一群鍵盤俠。你覺得這個亞當的實力怎麼樣?”

王謙看著秦雪榮,無奈笑了笑,然後點開了亞當的演出視頻。

說實話,他前麵隻是粗略看了看,也冇仔細看這期亞當的演出視頻,所以他也不會輕易評價。

不然,那樣他就和亞當一樣狂妄了。

不過,他之前看過亞當的演出,實力的確強悍。

而這期亞當的演出,唱的依舊是一首比較經典的老歌,編曲方麵稍加改編,變得更加的現代,加入了很多電子樂元素。

亞當一開嗓子,就彷彿自帶後期混音效果,非常具有衝擊力,氣息的爆發力也絕對衝擊耳膜。

技巧也流暢自然,在實力上的確是獨一檔的存在。

唱歌爆發力方麵,歐美歌手幾乎都是壓製亞洲歌手的。

這一點,無可置疑。

流行音樂領域裡,亞洲歌手,尤其是華夏歌手裡,大多都是走的抒情路線,唱歌婉轉纏綿,或是娓娓道來,即便是快節奏歌曲,也冇有很強的爆發力。

而歐美的實力派天後天王級歌手,不管是唱什麼歌,大多都喜歡一開嗓就一鳴驚人,令人驚豔。

王謙記憶中的那幾位都是如此,如瑪麗亞凱莉,惠特妮休斯頓,席琳迪翁,邁克傑克遜等等……

幾乎都是這類代表。

一聽就停不下來。

最近十幾年的新生代實力派歌手,雖然融入了大量電子元素,但是那嗓子和肺活量同樣都很強。

這位亞當,也有類似的實力天賦。

簡直天生就是為唱歌而生的。

同一首歌,有些人唱的就一般,有的人唱出來就會很好聽。

這就是天賦!

亞當就有這樣的天賦。

他唱的這首歌雖然經典,但是卻不是很火的老歌,當年最火的時候也冇有登上公告牌前十,算是一首比較普通,卻又有一些代表意義的經典老歌。

但是,他唱出來卻是極其的好聽,比原唱更好聽,讓這首歌煥發了第二春,現在在北美火了起來,或許會比當年釋出的時候更火。

王謙聽完,心中再次讚歎這位亞當的實力的確強。

他或許需要發揮出全部實力,纔有資格與其一較長短。

秦雪榮看完,也有些擔憂地看了王謙一眼。

她也能聽出,這個亞當的確實力強大,在純粹的唱歌實力上,比王謙在之前好聲音舞台上表現出的更強。

但是,秦雪榮很支援地說道:“也就這樣吧,我冇覺得他唱的多好聽。”

王謙揉了揉秦雪榮的頭髮,再次笑了笑,他知道以秦雪榮的音樂底蘊,肯定能聽出其中的差距。

但是,為了支援他,秦雪榮放棄理智。

這樣的女人,是愛他愛到骨子裡的。

“冇事,等我上國際賽的時候,好好收拾他。”

王謙也順著秦雪榮說道。

秦雪榮:“嗯,用北美的話說,踢他的屁股。”

兩人都笑起來。

這時,薑煜和慕容月走了出來。

薑煜急匆匆地出門了,對王謙和秦雪榮說道:“我媽到樓下了,我去接一下,你們準備一下。”

王謙和秦雪榮兩位地主急忙起來,將房子稍微收拾了一下。

這房子終究有段時間冇常住了,所以顯得比較臟。

慕容月也幫了一把手,一邊幫忙還一邊問道:“王謙,你寫給蕭冬梅和俞景若的作品,到底是什麼?”

剛纔慕容月就在網絡上搜尋這類訊息,但是都是同樣提問想知道的,冇有找到一個回答的,可見那兩位得到作品的都冇有想過釋出出來分享。

王謙一邊擦桌子,一邊說道:“等下你們就知道了。”

慕容月眼睛一亮:“你等下就寫?”

王謙:“嗯,等下寫吧,免得你老惦記,晚上會睡不著覺。”

慕容月的好奇心是絕對的重。

這一點,王謙很清楚,如果不告訴她,這丫頭離開這裡肯定還會一直惦記在心裡,晚上可能真的會睡不著。

剛好,休息了一會兒,狀態正好。

王謙打算等下就寫出來,掛在自己的房間裡。

雖然,不會發表出去。

但是,作為自己搬運過來到這個世界的作品,王謙也想寫下來留存一份。

總不能他這個原作者冇有留下一絲痕跡吧。

冇一會兒。

薑煜帶著三個人走了上來。

何朝惠,以及一位老者,和一位中年男子。

何朝惠走在後麵和薑煜一起扶著那位拄著柺棍的老者,後麵的中年男子走路也落後老者一步。

顯然,這位老者地位很高。

一進門。

王謙和秦雪榮,慕容雨三人都站在門口迎接,表示地主之誼。

先走進門的老者身穿一身中山裝,雪白的頭髮梳的一絲不苟,乾淨的臉上滿是皺紋,但是能看出平時休養的很不錯,精神頭十足,修長的雙手十指也有些蒼老了。

老者一進門,就看著王謙,目光之中有一些審視和欣賞,然後緩緩深處蒼老而修長的右手,對王謙說道:“王教授,你好,老頭子冒昧來訪,希望冇有打擾你。”

王謙伸手和老者握了握手,帶著尊敬地說道:“前輩言重了,進來坐吧。”

雖然,暫時還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能讓何朝惠和薑煜如此尊重的,肯定是前輩冇錯了。

而且,剛纔薑煜給他悄悄打了個眼色。

王謙也表示接收成功。

老者輕輕點頭,走進了屋子。

何朝惠對王謙介紹道:“王教授,這次來的唐突,見諒。這位是我的老師,央音退休的鋼琴係老教授,國家樂團的退休鋼琴家,李希言教授。這位是我的領導,央音副校長陶知善。”

王謙馬上再次和李希言握手:“李教授您好。”

然後和陶知善握手:“陶校長您好!三位請坐……”

伸手邀請三人坐下來。

秦雪榮迅速給幾人倒上茶水。

等李希言坐下了,陶知善和何朝惠才坐下。

很顯然,李希言不隻是一個退休教授那麼簡單。

剛坐下。

李希言直接看著王謙說道:“王教授,你在魔音的課,我已經看過了。非常精彩,可惜錯過了,冇能在現場聽你的課,冇能現場聽你彈奏野蜂飛舞和將軍令,真遺憾。”

李希言的臉上滿是遺憾,看著王謙的目光更加的欣賞了:“我冇想到,我臨到老了,還能見證你這樣一位天纔在華夏出現。我聽說朝惠要來見你,我臨時起意,讓她帶我一起來了。”

何朝惠輕聲說道:“王教授,我這次著急來見你。目的很單純簡單,就是想親自邀請你到我們央音上幾節課,大家對你的鋼琴曲都非常喜歡,想聽你講講。看你安排,什麼時間都可以。”

浙音,魔音都講過了。

輪也輪到央音了。

不過,這話何朝惠冇說出來。

因為,那樣顯得央音太卑微了。

畢竟是世界前五十的古典音樂名校,該有的架子還是要有的。

陶知善開口說道:“王教授,我這次來是代表了上麵的意思。上麵部裡正在討論,將你的幾首曲子加入到正式鋼琴教材裡的可能。我這次來,是想聽聽你的意見。”

王謙輕輕點頭。

而薑煜,慕容月,秦雪榮三人都不敢坐下,乖乖滴站在王謙的身後。

王謙看著何朝惠開口說道:“去央音講課的事情,我肯定答應,這是應該的,畢竟我也是央音鋼琴係的教授。不過,具體的時間肯定要延後,具體什麼時間,到時候再說。可能要到下學期去了。”

何朝惠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失望,嘗試地說道:“王教授,據我瞭解,你最近是有時間的,距離你下次演出,至少有半個月左右的休息時間。最近可否去京城一趟呢?我們學校會給你安排好一切,最多耽誤你一天的時間。”

王謙稍微想了一秒鐘,還是搖頭了:“抱歉,何主任,這個真的不能,等我專心忙完好聲音的事情再說吧。我先爭取去世界上參加國際賽,你也不想我在國際賽上拉跨,丟華夏的人吧?”

今天這堂課講下來,王謙就想好好休息一下,下次講課必須越久越好。

他有預感,下次講課肯定會更累。

所以,他肯定不答應這幾天就去。

何朝惠苦笑了一下,這個大帽子扣下來。

誰敢說個不字?

何朝惠當下沉默了,眼神看向薑煜,薑煜則是撇過頭去,彷彿冇看到老媽的目光一樣。

見何朝惠沉默了,王謙這纔看向陶知善說道:“陶校長,關於我的鋼琴曲編入教材的事情,我肯定是同意的,如果需要我授權的話,那一份授權書給我簽字就可以了。”

之前,王謙對幾所學校是公事公辦的,要使用的話,那就要授權費,公開透明。

王謙不會免費給所有人使用。

但是,對更上一層,站在國家層麵來講。

王謙是願意付出的。

如果犧牲自己一點利益,能提升更多的人對音樂的興趣。

王謙肯定願意去做。

陶知善輕輕點頭,語氣和善地說道:“王教授,你放心,我們會給你授權費用的。這點費用,上麵不會剋扣你。現在,國家重視知識產權,重視原創版權,不會占你的任何便宜,該你得到的,會給你。如果你同意,上麵討論也通過的話,可能明年就會有專門的人帶律師來找你。”

“我和李教授都在討論組裡,我是投讚成票的。”

李希言坐在那裡,雙手按在紅木柺杖上,說道:“我也投了讚成票。王教授的這幾首曲子,以我演奏了幾十年鋼琴的眼光來看,將來可能會成為世界傳世名曲。據我瞭解,幾首曲子在北美已經開始有了傳播流行的趨勢,幾所北美的音樂學院已經在教了,還有一些私教機構也在嘗試教了。”

“王教授是華夏人,我們自己當然要走在世界前麵,我是支援的。”

語氣一頓。

然後李希言看著王謙認真地說道:“王教授,我來見你,其實還有一件事。”

客廳變得安靜下來。

陶知善和何朝惠都不說話了,安靜地看著李希言和王謙,似乎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王謙被氣氛感染,也嚴肅認真地看著李希言,說道:“李教授您說。”

李希言的目光依舊看著王謙,說道:“本來我還想再看一段時間再說。但是,擇日不如撞日,我這次來,就想邀請你加入國家樂團,暫時擔任鋼琴替補。”

王謙瞪大眼睛。

他冇想到李希言竟然會提出這樣的邀請……

國家樂團!

那可是國家級彆最高的交響樂團。

裡麵的每一位樂器演奏者都是世界大師級的演奏家。

同時,這也是世界頂級的樂團。

是以一國之力,聚集了國內幾乎最頂尖的演奏大師們組建起來的國家級樂團,代表的是國家古典音樂在世界上的門麵,在國外各大著名區域演出過多次,具有很高的世界知名度。

王謙自認為自己絕對遠遠不夠資格加入這樣級彆的樂團。

次一級樂團的話……

他覺得自己可能勉強夠。

何朝惠低聲給王謙說道:“李教授現在還兼任著樂團的副團長之一,之前是樂壇的鋼琴,現任鋼琴也是李教授教過的學生。”

王謙恍然,目光尊重地看著李希言,嚴肅地輕輕搖頭:“李教授,我感謝您這麼遠來見我,還給了我這麼好的一個機會。”

李希言輕聲問道:“所以,你拒絕了?”

王謙點頭:“嗯,我隻能拒絕,彆無選擇。”

李希言微笑:“你怕?”

王謙也坦然笑了笑:“我很怕,我怕自己資曆不夠,實力不夠,拖了後腿,那就給您,給大家在國際上丟臉了。”

薑煜和慕容月,秦雪榮三人都俏臉上出現一絲焦急,真的想自己替王謙答應下來。

加入國家樂團,這是薑煜最高的理想。

可惜,她知道自己這輩子估計冇啥希望了。

一旦王謙加入了國家樂團,在古典音樂領域的地位瞬間就會不一樣了。

李希言輕聲說道:“我親自來邀請你,自然是認可了你的實力。至於資曆什麼的,以後再慢慢積累就是了。我和團裡幾位通了氣,他們都同意了我的邀請。”

停頓了一下,李希言繼續說道:“我研究過你的每一首曲子,現在我心裡還在研究你的野蜂飛舞和將軍令。我能感覺到,你的才華極其驚人,你在鋼琴演奏上,已經不輸給我當年最巔峰時期了。不論是實力還是才華,你都是最佳人選,而你的年輕,我覺得恰好是你的優勢,將來你可能還會有更高的成就,這也是樂團需要的。”

陶知善點頭讚同地說道:“的確,王教授在鋼琴演奏上的實力,已經是世界頂級,加入國家樂團是足夠的。”

王謙稍微想了想,還是搖頭拒絕了。

他可以在幾所大學講講課,刷刷學術知名度。

因為即便是那樣翻車了,也就是他自己丟丟人,幾所學校損失一點聲譽。

大不了以後自己不混音樂圈子就是了。

後果是他能承擔的。

可是……

加入國家樂團,可就不允許翻車了。

一旦翻車。

王謙覺得自己背不起那口鍋。

一個不好,他就成民族罪人了。

所以,王謙搖頭說道:“李教授,陶校長,謝謝你們對我的認可。但是,我還是覺得自己不夠資格。或許,再等十年八年的,我會考慮答應下來,現在嘛,我真的不敢答應。”

在這個世界生活了八年,王謙都冇有認真的去做過什麼事情。

而讓他專心練習幾年鋼琴的話,他有那個自信去國家樂團。

現在,他是真的不敢去。

李希言看著王謙,略帶嚴肅地問道:“你確定現在拒絕?以後,可能就冇有這樣的機會了。我不知道還能活幾年,我走了之後,那幾位冇我這麼重視年輕人。現在團裡的幾位年輕人,都是我邀請來的,你不需要擔心因為年輕被排擠打壓,我還活著,就不會有。”

何朝惠幫腔說道:“王教授,你可以先答應下來,不參加演出,慢慢積累資曆和實力,以後再參加演出。”

王謙急忙搖頭:“還是算了,真的非常感謝李教授的登門邀請。我不是怕被打壓排擠,我是怕自己搞砸了,我在這裡小打小鬨的可以,但是在國家樂團裡,我不敢。李教授,多謝您的看重,隻怕我要辜負您的信任了。”

李希言看著王謙略帶失望地說道:“那好吧,我雖然欣賞你,希望你能加入進來,但是也不會勉強你。看你這麼不自信,或許真的需要更多的曆練和積累。自信,是樂團每一位演奏家都必須有的精神麵貌。”

王謙點頭:“是是是,多謝李教授教誨,我以後會鍛鍊自己的。”

李希言依舊說道:“好吧,如果哪天想通了,有自信了,可以聯絡我。”

王謙感激地回答道:“謝謝李教授,謝謝。”

李希言隻是輕輕點頭,然後不再說話。

三個人,三件事。

都說完了。

王謙當下說道:“晚上我請三位吃飯吧,儘儘地主之誼。”

何朝惠和陶知善都看向李希言。

李希言搖頭:“算了,不麻煩你了,我要去魔音逛逛,見見老朋友,在那邊吃飯吧。”

何朝惠也順勢說道:“王教授,不麻煩你了,下次來京城,我請你吃飯吧。”

陶知善也微笑著說道:“對對對,下次王教授來京城,我們請客。今天呢,我們就先告辭了。”

王謙:“再坐坐休息一會兒吧。”

何朝惠:“不了,我們去魔音還有些事情。我們先來見你了,現在談完了,魔音那邊還在等我們。”

何朝惠的潛意思是說:你比魔音重要!

王謙笑了笑:“那好吧,李教授,陶校長,何主任,你們慢走……”

薑煜突然開口說道:“李教授,陶校長,何主任,王教授等下要寫幾幅書法,是他今天在魔音寫的新作,還冇有對外公開發表過,你們不留下來看看嗎?我記得,李教授的書法也很好的。”

薑煜從小就認識李希言,知道李希言除了音樂,唯一的愛好就是書法了,所以此刻出言提醒了一句,想讓李希言留下來看看王謙的書法。

她也不知道是為了李希言,還是為了王謙……

王謙楞了一下。

而正其身準備離開的李希言也楞了一下,然後再次坐了回來。

陶知善和何朝惠兩人已經準備去扶著李希言,此時也重新坐下。

三人再次一起看向王謙。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