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74.他的愛好很多,鋼琴隻是其中一個(求訂閱)

-

楊建森和李靜,郝佳靈幾人都回頭看向提問的人。

楊建森低聲說道:“民樂係的人太不懂事了!”

郝佳靈看著提問的黑長直女生,低聲對楊建森說道:“院長,這是民樂係的孟欣蕊學姐,馬上研究生畢業,已經考入了央音民樂係讀博,我和孟學姐有過兩次合作演出,她的古箏和二胡都非常厲害。”

李靜稍顯詫異地說道:“她就是孟欣蕊?”

郝佳靈點頭:“嗯,就是孟欣蕊學姐。”

李靜笑了笑:“難怪現在敢站起來提問。”

楊建森也不說話了。

孟欣蕊是民樂係的天才學生,同時其外公是魔音老校長,母親是一代民樂大師,要實力有實力,要背景有背景,膚淺一點的話,要顏值也有顏值。

可惜,考入了央音讀博進修,離開了魔音。

楊建森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忍住了冇說。

現場詭異的安靜冷場之後,在孟欣蕊站起來提問的時候,就迅速出現了熱議聲。

“民樂係提問乾什麼?這裡是鋼琴係的大課,王教授是鋼琴係的教授,不是民樂係的。”

“那是民樂係的孟學姐呀,氣質真好。”

“竟然是黑長直孟學姐,我不敢說話了。”

“話說,孟學姐說的也有點道理,王教授那首大地的編曲裡麵的確用了大量的民樂伴奏,聽說現場演出的都是浙音民樂係的學生,說明王教授的確對民樂有些研究,可能超過我們的想象。”

“王教授不會真的寫了民樂曲子吧?”

“看王教授怎麼回答了,以王教授的才華,寫點民樂曲子也冇什麼吧,就看寫的好不好了。”

“我覺得王教授來上課真難,老是有些跑題的問題,而且都很難以回答。”

……

薑煜輕聲說道:“這是孟欣蕊,已經考入央音民樂係讀博,我聽我媽說起過。

她媽媽是陳曦前輩。”

茹可立刻瞪大了眼睛,驚訝地問道:“她是陳曦前輩的女兒?”

薑煜肯定的點頭:“不錯,就是陳曦前輩的女兒,比我小三歲,我小時候就見過她。”

茹可露出笑容:“這世界真小,我幾年前在京城還聽過陳曦前輩的演出呢。

聽說她的女兒很厲害,,比陳曦前輩更有天賦,可惜一直冇見到。”

慕容月和楊子萱幾人也都紛紛讚歎。

“是陳曦教授的女兒?”

“陳曦教授已經不怎麼露麵了,據說已經退休不演出了,可惜了。”

幾人議論了一下。

孟欣蕊的母親陳曦是國內有數的古箏演奏大師,是國家級民樂團的成員之一,以前經常隨著國家民樂團在全國各地,乃至是世界各地去演出,為宣揚民族音樂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像是薑煜和茹可,慕容月等音樂領域內的天才們,對陳曦這個名字都如雷貫耳。

所以,大家看向孟欣蕊的目光都不再那麼敵視了,反而有些親切和好奇。

因為,孟欣蕊的母親是陳曦教授,而且孟欣蕊已經考入央音讀博,將來算是她們幾人的學妹了,算是校友了。

隻能說……

這個世界真小。

或者說。

不管在任何領域內,走到某個層次之後,圈子都是很小的。

茹可再次看著薑煜問道:“薑薑,王教授對民樂有研究嗎?”

薑煜盯著講台上的王謙,回答道:“肯定有研究,而且我覺得他在民樂上的造詣也很深。

他編曲的時候,對每一種樂器都瞭如指掌,還會親自給樂手們示範如何演奏,演奏水準非常高。

以前,我聽他說對鋼琴隻是一個興趣愛好,他說他的愛好很多,鋼琴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強的,我當時不相信,覺得他在吹牛。”

薑煜停頓了一下,略帶嚴肅地說道:“和他合作了幾個月之後,我相信了他說的話!鋼琴的確隻是他諸多愛好當中的一個,而且不是最強的一個。

起碼,我覺得他在文學書法上的造詣,就超過了鋼琴。

他對於其他樂器的瞭解,可能也不輸給鋼琴。”

“這傢夥,是個妖孽。”

薑煜認真地給了王謙一個評價。

慕容月也認真的點頭說道:“不錯,薑薑說的對,越和王謙接觸,對他越瞭解,越覺得這傢夥強的可怕,強的重新整理了我的三觀,重新定義了天才這個名詞的含義。

我們在他麵前,真的很普通。”

薑煜也點頭認可慕容月的話。

和王謙在一起幾個月,薑煜和慕容月兩人最大的變化就是內斂低調了許多。

冇有了以前那種名校畢業的驕傲,和對自己天賦才華的自信。

她們以前的驕傲和自信,在王謙麵前被打碎的一無是處。

茹可和楊子萱幾人聽了,都保持著沉默。

她們無言以對。

因為,她們以前也是被人彆人冠以天才的名稱,是大家嘴裡彆人家的孩子。

可是,她們拿自己和王謙去比較一下。

就如慕容月說的:真的很普通。

她們還不知道王謙在其他領域有多厲害。

但是,單單在文學書法領域裡,王謙已經是國內大部分文學圈子的人都認可的新一代文學書法扛鼎人物之一了,是年青一代唯一的書法大師,還是開宗立派的書法大師。

幾首古詩詞作品也足以和那些課本上的千古佳作相比,被許多人稱作是近現代古詩詞第一人。

才華,無可比擬!

光芒,掩蓋一切。

包括其他天才的光環,也被王謙的光芒所掩蓋。

所以……

王謙懂一些民樂,並不奇怪,就看他能懂多少,懂到什麼程度。

鮑家街樂隊的幾人都紛紛期待地看向王謙。

她們對民樂冇有偏見,隻期待王謙是否能帶來驚喜。

……

全場的議論聲音持續了十幾秒。

黑長直孟欣蕊也聽到了周圍的議論聲。

但是,她冇有管其他人,目光隻是盯著講台上那個人影,期待著王謙的回答。

議論聲稍微安靜下來之後。

王謙纔看著孟欣蕊問道:“這位同學,你是學習什麼樂器的?”

孟欣蕊稍微楞了一下,才認真地回答道:“我學習的是古箏和二胡,琵琶也勉強能拿得出手。”

王謙也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後說道:“其實,我一開始學習樂器的時候,學習的就是我們自己的民族樂器。

然後纔開始接觸鋼琴,小提琴之類的西方樂器。

所以,我對民樂肯定是有所研究的。”

現場再次響起一片熱議之聲。

雖然,大家有所猜測了,畢竟王謙創作的歌曲當中使用的樂器就超過了十幾種,肯定對民樂有所研究。

但是,得到王謙肯定的回答,大家還是有所驚訝。

孟欣蕊的眼中略微激動,立刻追問道:“那麼,王教授,您是不是也創作了一些民樂曲子呢?能不能現在和我們分享一下?”

王謙輕聲說道:“這個,現在時間不多了。

而且,我對民樂的一些想法,還冇成型。

貿然演奏給大家,可能會貽笑大方,今天就算了吧。”

孟欣蕊:“不會,王教授的曲子肯定會帶給我們驚喜。

我懇請王教授今天給我們民樂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聲音。”

孟欣蕊的眼神帶著一些真摯和渴望。

最近這些年,民樂的發展有些停滯不前。

大家彈奏的主流曲目,還是幾十年前老一輩的大師們創作的曲子,以及一些曆史上流傳下來的古典名曲。

最近十幾二十年,幾乎冇有稱得上佳作的民樂曲子!

當然……

不隻是民樂,其他如鋼琴,小提琴等等古典音樂領域,也是差不多的情況。

時代不同了。

大家的追求不同了。

能沉得下心來專心研究和進行藝術創作的人越來越少了。

利益驅動之下,人心變得極其浮躁。

而藝術,最是需要沉澱和積累,在浮躁的氛圍內是誕生不了藝術佳作的。

所以,諸多文化藝術領域的發展幾乎進入了停滯階段,也是可以理解的必然結果。

最近幾年,國家也重視到了這種情況。

不能光發展經濟而忘記了自己的文化藝術,要精神文化領域和經濟領域一起發展。

所以,這兩年內國家對藝術領域的扶持以及重視,提升了幾個檔次,從央視的一些節目上就能看出來。

每年的春晚和大型晚會,都有大量的傳統文化藝術表演,並且央視還製作了許多宣揚傳統文化藝術的綜藝節目,獲得了好評。

這些都能代表著上層的態度。

孟欣蕊這幾年也一直在研究民樂的創作方向,但是她終究是太年輕了,閱曆不足,沉澱不夠,所以創作的一些曲目都很普通,拿不出手。

她這次來聽王謙的課,是帶著學習的目的來的。

對王謙的提問,也是她一時興起。

民樂係來聽課的學生們都提前被打招呼了,不準提問,不準搗亂,安靜聽課就好了……

隻有鋼琴係的師生能站起來提問互動。

因為,這裡是鋼琴係的主場,王謙是來給鋼琴係的學生們講課的。

其他係的師生來聽課已經是被特許的,本身就已經占了鋼琴係的便宜。

孟欣蕊打破了這個潛規則。

她見證了王謙現場演奏了一首上佳的新的鋼琴曲,心裡對王謙就有了更多的期待,期待王謙或許在民樂領域也有所創作。

她期待王謙能給民樂領域帶來一些活力。

就如王謙最近給鋼琴領域帶來的變化一樣。

孟欣蕊周圍的民樂係的學生們也都眼神期待地看向王謙。

全場其他所有的師生們,以及校外人士,稍微議論了一下之後,也都安靜地看著王謙。

楊建森拿過郝佳靈手中的話筒,微笑著說道:“王教授,今天這堂課,您想上多久就上多久,哪怕上到晚上,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冇有意見。”

言下之意,楊建森就是讓王謙彆在意時間,如果有作品,那就滿足一下孟欣蕊的小要求吧。

王謙麵色有些為難。

但是。

學生之中出現了一片掌聲。

然後……

全場的掌聲再次如潮水一般的湧向王謙而來。

一張張麵孔都滿是激動和期待,一雙雙眼睛都閃爍著光芒。

大家都很讚同楊建森的話,巴不得王謙能把這堂課一直上下去。

王謙心中一軟,稍顯無奈地搖搖頭,然後對著依舊站在那裡的孟欣蕊揮揮手。

孟欣蕊麵色一喜,迅速從座位上走了出來,步伐迅速卻顯得優雅沉穩的走向講台。

掌聲也逐漸安靜下來。

數千雙眼睛都好奇而期待地看著王謙和孟欣蕊,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孟欣蕊來到講台上,身高冇有秦雪榮高,但是應該也足有一米六出頭,穿著簡單的校服,頭髮披在肩膀上,麵孔有一種漫畫裡的禦姐氣質,很是吸引人。

不過,孟欣蕊一來到王謙麵前,就對著王謙彎腰輕輕鞠躬,然後站起來尊敬地說道:“王教授,您好!”

王謙揮揮手:“冇必要這麼多禮儀,我也冇有比你大多少。

我是想問,你帶古箏來了嗎?”

孟欣蕊臉上出現喜悅的笑容,馬上回答:“我可以讓人去拿,兩分鐘內給您拿來。”

而不待孟欣蕊和王謙再說什麼,民樂係那邊有一個教授已經帶著兩個男生快步跑了出去。

諸多目光目送民樂係三人離開。

孟欣蕊對王謙輕聲說道:“麻煩王教授您稍微等等。”

王謙點點頭,然後對著大家說道:“大家這樣起鬨,我都不好意思拒絕了,你們這樣不好。”

聽到王謙這話,現場數千人都傳出輕聲善意的笑聲。

孟欣蕊也是嘴角輕輕翹起,低聲說道:“大家都相信王教授的才華,想聽聽王教授更多的音樂作品。”

然後,語氣一轉,孟欣蕊當著所有人的麵,好奇地問道:“王教授,您是想彈奏一首古箏曲嗎?”

王謙雙手背後,麵色平靜地說道:“試試吧,彈奏一首我之前嘗試的一首古箏曲子,給大家聽聽看。

如果彈的不好,我以後就不再公開彈奏古箏了,私下裡自己練練就行了。”

孟欣蕊馬上說道:“不管王教授彈的好不好,我們都會喜歡的。”

啪啪啪啪……

掌聲再次響起來。

大家都很給孟欣蕊麵子,更給王謙麵子,即便王謙真的彈奏不好,也不會去拆台。

畢竟,大家都冇忘記,這裡是鋼琴係的大課堂。

王謙是鋼琴係的教授。

人家已經在鋼琴領域再次證明瞭自己,釋出了第五首曲子,獲得了成功。

人家本來不需要來民樂領域蹚渾水,是被孟欣蕊和大家推著來彈奏一首古箏曲子的。

如果最後王謙彈奏的不好,大家還笑話的話。

就太不當人了。

王謙任由孟欣蕊站在講台旁邊,然後轉身繼續講了講剛纔彈奏的野蜂飛舞這首曲子的幾個難點。

但是……

台下數千人的注意力,都冇有集中在王謙的講課上了。

大家都對王謙接下來的古箏演出充滿了期待。

一些冇耐心的學生,還時不時地回頭看看民樂係的學生們把古箏送來了冇有。

薑煜和慕容月,茹可,楊子萱,顏如幾人最是期待!

朱麗葉對於中亞驚訝地說道:“王教授要演奏古箏嗎?真的可以嗎?流行歌曲的編曲配樂,和單獨的古箏曲子是不一樣的。”

她也聽過王謙的那首大地,對其中諸多民樂的編曲伴奏印象深刻,有著華夏獨特的文化氣質。

但是,她覺得,單獨給一種樂器創作曲子,是不一樣的!

其中的難度也不是一個檔次。

單獨創作曲子,需要表現出這種樂器的特質,以及這種樂器屬於民族樂器背後所代表的文化象征意義。

換言之,就是要有一定的藝術性以及文化氣質。

和單純的流行音樂的配樂編曲,不是一個層次。

這也是最近二三十年,華語樂壇內流行經典歌曲還算不少,但是古典樂器曲子卻是幾乎冇有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於中亞不置可否,輕聲說道:“看看吧,這個人的天賦才華可能會超出你的想象,或許會給我們帶來驚喜。”

朱麗葉當即保持沉默不說話,開始專心聽王謙繼續講解野蜂飛舞這首曲子,將其中的要點都記下來,回去好好練習,這是她今天最大的收穫。

不一會兒!

還冇到十分鐘。

幾個氣喘籲籲地學生就從講台後麵的入口走了進來,合力抬著一把厚重而大氣的古箏。

一位中年教授指揮著幾名學生,幫忙一起將古箏放好,對王謙帶著一絲尊敬地說道:“王教授,這是我們係裡最好的一把古箏,您先試試?”

孟欣蕊對王謙說道:“王教授,這把古箏是魔音民樂係的鎮係之寶,是二十多年前一位樂器大師花費幾年時間製作而成的,那位大師十年前已經去世,這把古箏是他最後的絕唱之作。

我母親當年第一次去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的時候,用的就是這把古箏。”

聽了孟欣蕊的話。

王謙稍微驚訝地看了看孟欣蕊。

冇想到,她母親還去過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過民樂演奏?

那絕對是國家級民樂團的成員,其中每一個幾乎都是國寶級的民樂大師,而且其中大部分還是最後一代民樂大師。

因為,最近十幾二十年,出現的新一代民樂大師屈指可數。

大師級民樂成員,出現了嚴重的斷層。

所以,這也彰顯的孟欣蕊母親那一代民樂大師的地位更高了。

王謙收起了心思,對孟欣蕊和民樂係教授說道:“其實,不用給我這麼好的古箏,我就是隨意彈彈,如果彈的不好,我就很慚愧了。”

民樂教授笑著說道:“給王教授用,當然要最好的。”

王謙冇有繼續說什麼,走到古箏跟前,伸手稍微試了試音和手感,發現的確非常順手,已經被調教到了最佳狀態,看來平常的日常保養做的非常到位。

不愧是魔音民樂係的鎮係之寶。

“好!”

王謙認真嚴肅地說了一個好字,來讚歎這把古箏。

孟欣蕊和民樂係教授都露出了一絲滿足的微笑——能讓王謙滿意就好!

民樂係教授對王謙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就轉身帶著幾位氣喘籲籲,滿頭大汗的學生下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來。

孟欣蕊冇有離開,就這麼站在王謙的身邊看著。

麵對數千雙眼睛,她冇有任何怯場,眼神之中隻有王謙,和那把古箏。

冇有人說話。

也幾乎冇有人帶頭。

掌聲瞬間就熱烈的響了起來。

李靜一邊鼓掌一邊對楊建森說道:“楊主任,你覺得王教授的古箏如何?”

楊建森搖頭:“不知道,冇聽過!不過,應該水平不錯纔對。

不管王教授彈奏的如何,你等下都不準站起來提問。”

李靜笑了:“楊主任是怕我拆台?”

楊建森冇說話,隻是嚴肅地看了李靜一眼。

李靜冇有絲毫害怕楊建森的樣子,轉頭繼續看向王謙。

隻見王謙已經在古箏前坐了下來,整個人都變得稍微柔和內斂了一些,然後臉上逐漸出現了一些剛毅果敢,同時又沉穩如山的氣勢。

掌聲……

逐漸停止。

所有人都翹首以盼地看著王謙。

王謙卻是冇有動。

就這麼坐在古箏前,眼睛看著古箏,整個人一動不動,足足持續了五分鐘的時間!

全場數千人也都保持著安靜,也都是儘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王謙,看著那把古箏,生怕錯過了下一刻的精彩瞬間。

距離最近的孟欣蕊,也很是安靜地站在王謙身邊,呼吸都輕輕的屏住了,並且用手腕上的一根頭繩將垂下來的黑長直頭髮紮了起來,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她知道,王謙故意將她叫上來站在近距離觀看,肯定有什麼意義。

所以,她將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王謙身上。

全場數千人足足安靜了五分鐘。

就這麼看著坐在那裡什麼都冇做的王謙。

有些急性子的人等不及了,卻也不敢說話,不敢發出聲音,害怕打擾到什麼。

這時……

王謙雙手緩緩地抬起,整個人身上都有一股肅殺氣息凝聚,卻同時又有一種穩重如山的氣質在其中。

彷彿,一位正在戰場上,坐鎮中央的大將軍一般。

全場的氣氛似乎都變得緊張了起來。

站在王謙身邊的孟欣蕊甚至有一種跪下的衝動,似乎自己是站在大將軍麵前的小兵,需要跪下聽令。

叮叮噹……

王謙的手突然動了。

一陣急促的古箏特有的音樂聲響起。

所有人的心都忍不住被這道聲音揪了起來,變得極其緊張而忐忑。

似乎,大戰在即,自己就參與其中,不知道接下來是死是活!

肅殺無比。

王謙整個人依舊專注無比,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左手迅速彈奏,右手展示出純熟無比的搖指手法……

旋律緊張而神秘。

彷彿,其中還有一聲聲厚重急促的鼓聲一般。

一種大戰在即的畫麵,清晰地在所有的腦海裡浮現出來!

孟欣蕊瞪大了眼睛,盯著王謙彈奏古箏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傾聽彈奏而出的每一個聲音。

這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