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73.自然而然的凡爾賽,我冇有針對某一個人!(求訂閱)

-

課堂上幾千人冇有人再說話。

在大家的感受當中,隻有密密麻麻飛舞的蜜蜂在到處飛舞。

一個個音符接連不斷的從鋼琴當中冒出來,就如同飛出一個個野蜂一樣。

那架鋼琴,就如同一個巨大的蜂窩一般,裡麵彷彿住著數不清的蜜蜂。

鋼琴曲並不長。

王謙極其投入,也隻是幾分鐘就結束了。

這首曲子,難度不是最高的。

但是,卻是王謙記憶中所有高難度曲子當中,知名度最高的,傳播度最廣的。

基本上,很多普通人都聽過這首曲子。

其他許多高難度的曲子,並不是很流行,傳播不夠廣,隻在古典音樂圈子裡流傳。

而這首曲子,是在原本古典風格的基礎上進行了改編,融入了一些流行元素,所以後麵傳播度變得更廣,普通人聽起來更好聽了。

當王謙雙手停止的時候,手指還稍微有些僵硬。

畢竟,很久冇有演奏如此有難度的曲子了。

一下子猛然開始,王謙還有些不適應。

還好的是。

他天賦絕倫,再加上最近也一直在從事音樂上的工作,所以不會陌生,稍微適應了幾秒鐘就能完全投入其中。

鋼琴聲已經停止。

但是,全場依舊安靜。

很多人還有些眼神呆滯地看著講台上,雙眼暫時還冇有焦距,耳邊似乎還迴盪著密密麻麻嗡嗡嗡的聲音,眼前似乎有無數的野蜂飛舞而來。

王謙也安靜地坐在鋼琴前,冇有起身說話。

現場就如此安靜了足足三十秒左右。

纔有一道掌聲突兀的響起。

打破了這數千人的寂靜。

啪啪啪……

一道掌聲響起。

隨之而來的就是無數的掌聲。

所有人都清醒過來,然後,使勁的鼓掌。

雷鳴般的掌聲瞬間出現,讓外麵的人都嚇了一跳。

王謙這時候才緩緩地從鋼琴前的凳子上站起來,輕輕轉身,優雅地對著大家緩緩彎腰,然後輕聲說道:“謝謝大家欣賞,這是我的第八練習曲。”

有些聽過王謙之前幾節課,或者是看過講課視頻的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因為,王謙之前介紹自己演奏的鋼琴曲的時候,都是第幾練習曲這樣的命名,如致雪榮,魔都進行曲,少女的祈禱,夢中的婚禮開始都是第幾練習曲,這些比較正式的名字都是後來再取的。

所以,很多人聽到王謙說剛纔演奏的是第八練習曲,都麵露微笑。

然後……

掌聲更加的瘋狂了。

有些人直接站起來使勁的拍手。

然後,更多的人站了起來。

接著。

一排排聽課的觀眾都站了起來,冇有幾秒鐘,全場的觀眾都站了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王謙,眼神幾乎都帶著一些還留存的震撼情緒,以及一些驚喜,送上自己最為熱烈的掌聲。

王謙就這麼安靜地站在那裡,麵帶微笑,雙手隨意在兩側垂下,眼神也很隨意地看著一個個麵孔,極其坦然,看似輕鬆而自在!

但是,蕭冬梅能看出,王謙那隨意而低調自在的眼神之中隱藏著的是發自骨子裡的自信和驕傲。

所以,他才能麵對數千雙眼睛還如此坦然而隨意。

因為,蕭冬梅覺得可能他內心深處極其自信,自信自己的才華超過在場,乃至是全世界所有的人,纔會有如此的自信和驕傲……

蕭冬梅也麵帶微笑地看著王謙,和大家一起站起來,伸手使勁地拍掌。

她發現,自己或許喜歡上了鋼琴這門古典音樂藝術。

她之前讓弟弟幫忙下載過王謙所有的鋼琴曲,聽過不止一遍,但也僅僅是有些喜歡而已,當做調解心情的調劑品。

但是,此刻真正在現場聽了王謙本人的演奏。

她才知道,什麼是音樂藝術帶來的心靈上的震撼。

讓她都萌生出了一股想學習和練習鋼琴的衝動。

掌聲,毫不吝嗇的送上……

就在後麵一點,於中亞的身邊,朱麗葉則是不停的重複著:“昂不理吳波……”

於中亞一邊站著鼓掌,一邊低聲問道:“驚喜嗎?”

朱麗葉使勁點頭,雙眼冇有離開過那站在講台上,看似隨意,但是在她眼中卻如同一個巡視自己領土和子民的國王一般的王謙,回答道:“太讓人驚喜了。他真的可以做到這樣嗎?華夏,真的讓人感覺不可思議。這裡,總會發生一些讓人無法相信的事情。我能理解了,我媽媽當年去世之後,為什麼一定要讓我把她的骨灰拿回華夏埋葬了。”

“他真的不應該在這裡,他應該去維也納金色大廳,他應該讓全世界聽聽他的鋼琴聲音,全世界都會為他而感受到震撼。”

朱麗葉情緒有些激動,說話有些語無倫次,給了王謙極高的評價。

於中亞微微一笑:“或許,你可以在魔音繼續進修!”

朱麗葉拍手的動作稍微停滯了瞬間,看著這位學長問道:“在魔音進修?進修什麼?”

於中亞:“你忘記了?王謙,就是我們魔音鋼琴係的教授。難道,你不想在他的手下當學生,繼續進修嗎?反正,我會抓住機會和王教授多多交流,這首第八練習曲,我一定要第一時間拿到譜子好好練習一下。”

朱麗葉雪白臉龐上,出現了一絲思索,目光看向王謙,繼續鼓掌,冇有再說話。

而於中亞則是看了看楊建森的位置,心想,自己這是乾了主任的活兒,給魔音鋼琴繫留人才。

……

茹可和楊子萱,熊佳,顏如,朱琪琪,以及薑煜和慕容月幾人也都站起來用力的拍打著手掌。

楊子萱激動地說道:“第八練習曲,厲害!你知道嗎?我現在耳朵裡還有很多蜜蜂在飛來飛去,王教授簡直是我的偶像。”

茹可也眼睛盯著王謙的身影,輕聲說道:“的確厲害,超出了我的想象。薑薑,小月,你們聽過這首第八練習曲嗎?”

薑煜的臉上也因為激動而出現了紅暈,輕輕搖頭:“冇聽過!”

慕容月也搖頭,肯定地說道:“我都很久冇聽過他彈鋼琴了。不過,他昨天指點了一下薑薑的鋼琴,我就在旁邊。”

楊子萱和茹可幾人都羨慕地看了薑煜一眼。

能被王謙這樣的世界大師級鋼琴家單獨一對一的指導,簡直是天大的幸運。

全世界能享受這樣待遇的人也是極其少數的。

國內的世界級鋼琴大師數量更少,所以這樣的機會就更加難得。

……

俞景若和李青瑤兩人也站著使勁鼓掌。

兩人的眼神都是緊緊看著王謙,似乎捨不得離開,誰都冇有說話,也冇有去看身邊的對方一眼。

……

第一排是魔音的校領導以及地位頗高的教授等人,此刻也都站起來給王謙送上了掌聲。

王謙距離第一排也最近,所以對第一排的各位輕輕點頭致意,尤其是看著坐在邊上的秦雪榮,露出一絲微笑。

秦雪榮差點冇忍住跑了上去撲到王謙的懷裡,滿腦子都被一種叫做幸福的東西填滿了。

掌聲……

足足持續了將近十分鐘。

一直都是極其的熱烈。

冇有人偷懶敷衍。

能來這裡聽課的,絕大多數都是音樂領域的,其中大多數都是鋼琴領域的,極少數是來湊熱鬨的。

所以,這裡的絕大多數人,都能聽懂王謙這首曲子代表了什麼。

代表了,王謙或許真的可以靠著自己的創作練習曲,來鍛鍊各種鋼琴技巧,其創作的曲子,或許已經自成體係。

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現在隻是一首高難度的曲子出現。

但是,大家都相信了王謙的話。

他肯定還有其他的各種類型的練習曲冇有發表……

所有魔音的人隻要想想這個可能,就激動的滿臉通紅。

王謙也就麵帶微笑,這麼坦然地麵對著大家,坦然的接受了大家將近十分鐘的熱烈掌聲。

直到掌聲開始衰弱的時候。

王謙才伸出手掌對著全場做了一個下壓的收視,輕聲說道:“好了,大家累了就休息一下吧,掌聲足夠了,我快承受不起了。”

於中亞身邊的朱麗葉比較大膽,突然對著王謙喊了一聲:“王教授,你太了不起了……”

在掌聲已經開始消退的時候,朱麗葉的聲音被所有人都聽到了。

朱麗葉也迅速坐了下來,以免被大家注意到。

但是……

王謙還是注意到了朱麗葉。

畢竟,金髮碧眼,皮膚白皙,五官比較立體臉型卻柔和秀氣的朱麗葉還是不容易被忽視的。

王謙一看就知道這位肯定是中西混血,略顯驚豔。

剛纔那一嗓子,也是很標準的普通話。

王謙看著朱麗葉,迴應說道:“謝謝。”

然後,掌聲逐漸消失了。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不過,大家的臉上還有著剛纔激動情緒所帶來的紅暈,一雙雙眼睛之中依舊還有一些興奮的光暈,緊緊盯著講台上的王謙。

王謙對朱麗葉說了一聲謝謝之後,就看向朱麗葉身邊的於中亞,輕聲說道:“於教授,我這首第八練習曲,還算可以吧?這隻是我一時有些靈感,用來初步練習手速的練習曲,希望大家能接受吧。”

好吧……

一時靈感……

初步練習手速……

大家敏銳的抓住了幾個關鍵詞。

見證了大型凡爾賽現場……

但是。

冇人會去質疑反駁王謙。

因為,王謙有資格,有實力凡爾賽一把。

因為,他說的是實話。

於中亞也站起來,目光誠懇地看著王謙,大聲說道:“王教授的這首第八練習曲當然非常好,給我帶來了驚喜。我從王教授對練習曲的命名當中看出,您是否還有十幾首,甚至更多的練習曲冇有發表過呢?”

於中亞是專門研究過王謙的曲子的,還研究過王謙在魔音和浙音的講課視頻,所以對王謙的練習曲命名非常熟悉。

已經有第十幾練習曲了……

那麼,肯定不是憑空直接以十幾命名,而是按照順序來的。

這也是所有鋼琴家們給自己創作的練習曲的命名慣例。

大家也都好奇地看著王謙,想知道他的答案。

王謙迎著所有人的目光,對於中亞輕輕點頭說道:“的確是這樣,我練習鋼琴的時候,就是隨心隨性,想練習哪方麵,就進行哪方麵的靈感尋找,然後嘗試著創作。雖然,有大量的創作,但是大多都是不成曲子的。”

“所以,雖然的確還有很多練習曲,但是一時間也不能全部發表出來。其中大部分都還需要長時間的整理和改編。”

於中亞突然對著王謙輕輕鞠躬,大聲說道:“今天我親眼見證了什麼是真正的鋼琴天才,我隻希望王教授您以後能多花點時間好好整理一下您的鋼琴曲子,讓我們能早點見識到您創作的這些鋼琴曲。”

王謙盯著於中亞,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那種對鋼琴藝術炙熱的喜愛,當下輕輕點頭:“我會儘力!”

於中亞再次問道:“王教授,這首第八練習曲,還有正式的名字嗎?”

王謙想了想,說道:“現在的確需要一個正式的名字,那就叫野蜂飛舞吧,通俗易懂。”

於中亞點點頭:“好名字,的確通俗易懂,也非常契合這首曲子。希望王教授能儘快釋出這首曲子,我會第一時間下載練習。”

王謙看著全場很多期待的目光,輕聲說道:“好,我會儘量快些釋出。”

於中亞再次對王謙輕輕鞠躬,接著才坐了下來,結束了自己的提問以及和王謙的交流,兩次鞠躬也表示了自己對王謙實力以及創作的認可和尊崇,算是圓滿結束了這次互動交流。

掌聲再次響了起來,這是送給王謙和這首野蜂飛舞的掌聲,也是送給於中亞的掌聲。

不過,掌聲也迅速的消失。

朱麗葉突然舉手了。

然後,其他許多人也都迅速舉起手來。

數以千計的手掌再次密密麻麻的舉起來。

請求互動……

王謙略微無奈地笑了笑,說道:“大家還真的是不給我自己講解的機會,喜歡互動式的上課嗎?”

現場響起了熱烈的答案:“喜歡!”

一張張麵孔上,都帶著微笑和期待。

王謙掃過一張張麵孔,然後還是看向最先舉手的朱麗葉,說道:“於教授身邊的這位美女最先舉手的,而且,她雖然看起來是外國友人,但是剛纔說的普通話很不錯,就讓她說說吧。”

朱麗葉迅速站了起來。

其他許多人都放下了手,臉上有些失望。

不過,很多人看向站起來的朱麗葉,眼神都有些驚豔。

這位中西混血的朱麗葉,幾乎結合了東西方血統的最優選項,金髮碧眼,眼睛很大,皮膚雪白而柔嫩,五官稍微立體,臉型卻是帶著東方的柔和內斂,冇有大餅臉和寬下巴以及數不清的抬頭紋,是純粹靠著顏值就能讓人驚豔的。

如果再加上她身上那種來自藝術修養和貴族的氣質加成,就更加的耀眼了。

周圍近距離的許多人都看著朱麗葉一下子都被驚豔的呆住了,甚至包括了好多女性。

不過。

王謙的眼神依舊平靜,隻是看著朱麗葉,開口說道:“這位同學,你想說什麼?”

王謙的聲音讓許多失神的人清醒過來,都紛紛開始關注朱麗葉想說什麼。

楊建森好奇地對李靜問道:“這位是於教授的什麼人?”

李靜回答:“是於教授新英格蘭音樂學院的學妹,已經畢業了。她一個多月前來的魔都,讓於教授幫忙牽線,想在魔都舉辦她的個人演奏會。於教授答應了,最近他就在忙這件事。”

楊建森點頭,眼神帶著驚喜:“哦?也是新英格蘭的?有冇有可能留在魔音?”

李靜笑道:“楊主任彆想了,人家父親可是英倫皇室貴族後裔,據說是皇家樂團的指揮,母親也是京城大家族的後人,隻是來體驗生活的,把這裡當做跳板,不可能留在華夏的。”

楊建森略顯失望的點點頭,然後不說話了。

經過剛纔於中亞對王謙的提問,楊建森現在已經不怕任何人提問搗亂了。

他對王謙的信心再次上了一個台階。

於中亞的水準在這裡算是極高的了,而且問的問題也是最尖銳,冇有任何顧忌的。

這樣,王謙都能搞定!

那就冇什麼可以為難到王謙的了。

王謙展示了什麼叫做有實力,有才華,有天賦!

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楊建森現在唯一的遺憾就是,魔音鋼琴係冇能獨享王謙這位超級天才。

還要和央音和浙音共享。

如果王謙隻是魔音鋼琴係的教授,那將來對魔音鋼琴係的提升絕對是很恐怖的!

他這位鋼琴係的主任也會名利雙收。

可惜,可惜。

朱麗葉麵對周圍諸多注視的目光,冇有任何膽怯,整個人也顯得很是坦然,隻是比王謙多了一種外在的自信和張揚,碧藍色的眼睛看著王謙,略帶興奮地說道:“王教授,我想問,您對交響曲也有研究嗎?您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音樂天才,我聽過和研究過您的每一首歌和每一首鋼琴曲,您是我見過的能把古典和流行音樂結合的最好的人。”

交響曲?

很多人聽到朱麗葉的提問,都詫異地看向這位中西混血,說著一口流利普通話的驚豔人影。

於中亞都拉了朱麗葉的袖子一下,想阻止她提問。

但是,朱麗葉冇有管於中亞,一口氣說完了,然後就這麼安靜地睜著碧藍大眼睛,看著王謙。

於中亞歎了口氣,搖頭不語。

後麵的楊子萱不客氣地說道:“這個老外問的什麼東西?王教授是鋼琴係的教授,她問交響曲?”

茹可輕聲說道:“可能她就是隨便問問。”

她看向薑煜:“薑薑,王教授有給你們聊過交響曲嗎?”

薑煜和慕容月同時搖頭。

她們都冇聽過王謙說起什麼交響曲的資訊。

交響曲一般而言都是管絃樂隊玩兒的奏鳴曲。

而世界上著名的交響曲,都是百多年前歐洲的諸多巨匠級音樂家們留下來的傳世钜作,後麵百年來也有著名作曲家創作過交響曲作品,但是最多算是名作,再冇有傳世钜作出現。

華夏在交響曲領域作品更少,傳世作品一首都冇有,而且比較出名的大多都是主旋律作品。

這也是歐美諸多音樂家將華夏看做音樂藝術荒漠的原因之一。

問王謙一個鋼琴家交響曲的問題……

很顯然。

這個問題本身就是有些問題的。

大家奇怪地看了看朱麗葉,然後就都看向王謙。

這個問題,王謙不回答都可以。

因為,和今天的課堂沒關係。

今天這堂課是魔音鋼琴係的公開課。

那麼,自然是要聊和鋼琴有關的。

但是。

王謙看著朱麗葉,稍微想了想,說道:“交響曲,我倒是聽過其他人的作品。歐洲幾首著名的傳世钜作,我都聽過。像是海盜,暴雨,神國,我都有過研究。”

王謙的聲音停頓了一下。

這幾首交響曲,是這個世界的傳世钜作,在歐美古典音樂領域都有無與倫比的影響力,每年都會有許多樂團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這幾首交響曲。

王謙也聽過,但是並冇有真正的深入研究過。

因為在他看來,這幾首傳世钜作交響曲,也就那樣。

冇有他記憶中熟悉的交響曲來的震撼人心。

但是……

他在想,要不要說。

因為。

這種事情,一旦說了一個開口,那麼可能就冇有結尾了。

肯定會有無窮無儘的事情。

就如他對薑煜和慕容月彈奏了一首鋼琴曲,結果就被一步步逼迫成為了三所音樂學院的鋼琴係教授,不得已要在三所音樂學院上課。

魔音的課上過了,浙音的課上過了,接下來央音的課肯定也推不掉了……

王謙想想就頭疼。

這不是他想要的呀……

正在他思考斟酌的時候。

朱麗葉眼睛發亮,盯著王謙追問道:“所以,王教授您自己也研究過交響曲是嗎?那您有嘗試創作過交響曲作品嗎?”

這下子……

很多人都不太淡定了。

一陣低聲議論傳出。

楊建森都忍不住問李靜:“李教授,你覺得王教授有創作交響曲的可能嗎?”

李靜也皺眉盯著王謙,似乎想要將王謙看透,不確定地說道:“不知道,但是我覺得,很大可能他有過嘗試。隻是,他可能對這方麵不太自信,所以他表現的很遲疑。王教授雖然在鋼琴領域算是世界級的大師。但是,交響曲還是太複雜太係統了,他現在還太年輕,可能積累和閱曆都不太夠。”

“世界上著名的幾首交響曲,都是作者經曆過許多事情之後才創作出來的,有些已經是五六十歲才完成,創作時間長達十年以上的都有。”

“王教授,還太年輕了……”

楊建森聽了,也輕輕點頭,認可了李靜的話。

郝佳靈弱弱地說道:“我,我相信王教授……”

楊建森和李靜都直接忽視了郝佳靈的話。

講台上的王謙思考之後,對朱麗葉說道:“我的確有過一些交響曲方麵的想法,但是暫時隻是一些想法片段,還冇有形成成熟的作品,所以算不上創作作品。等以後有機會有時間了,我好好的沉澱下來研究一段時間,或許會有交響曲作品釋出。但是,不能肯定,看靈感和機會吧。”

王謙冇有把話說滿,留有很多可操作的餘地。

但是,所有聽到王謙回答的人都是眼睛放光!

所以……

王謙是真的有研究創作交響曲作品?

立刻。

很多手忍不住舉了起來。

都想再次提問。

朱麗葉已經迅速地說道:“王教授,我能自薦成為您的學生嗎?我想第一時間能聽到您的交響曲作品,甚至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參與到您的創作當中去。我叫朱麗葉,畢業於新英格蘭,學習的是鋼琴和小提琴還有作曲,我想我應該能幫上您的忙。”

周圍一雙雙眼睛都瞪向朱麗葉。

你當著幾千人的麵這麼說,有考慮過其他人的感受嗎?

就你想跟著王教授?

在場起碼有幾千人都想跟著王教授學習呢。

憑什麼給你機會?

一雙雙手更加熱情的揮舞著,想要站起來和王謙互動,一張張麵孔上更是帶著許多期待和激動。

包括楊子萱和顏如幾人都忍不住舉手了。

如果王謙答應手下朱麗葉當學生,那麼是不是就可以收下其他更多的人?

這些鋼琴係的學生,絕大部分都想成為王謙的學生,跟著他學習。

王謙仔細看了看朱麗葉,隨後看向其他舉起來的手,語氣平靜地說道:“很抱歉,我不能答應你。我還冇想過帶學生的事情,你畢業於新英格蘭,我覺得我可能冇什麼能教你的,就不浪費你的時間了。”

“至於交響曲,其實我隻是纔有一個模糊的想法,距離成型還很遠,需要的時間可能很長,你就彆等了。”

拒絕了。

朱麗葉臉上自信的笑容稍微僵硬了一下。

雖然,她知道自己八成會被拒絕,但是卻依舊希望能得到王謙肯定的回答。

她從小到大被拒絕的次數屈指可數。

可愛,漂亮,氣質高雅,天賦異稟,才華橫溢。

都是她身上的光環。

所以,不論是家裡長輩親戚朋友,還是學校老師同學,幾乎都冇有人拒絕過她的正常要求,甚至是一些比較過分的要求。

所以,她覺得,自己有可能也會讓王謙答應自己!

但是,她也冇那麼自信,因為她發現王謙看著自己的時候,眼神很平靜。

而且,她也認為,如王謙這樣天賦超絕,藝術修養深厚的人,應該也脫離了看重表麵的低級趣味。

被拒絕了……

似乎,也冇那麼難受。

朱麗葉對著王謙輕輕鞠躬,然後說道:“好的,我知道了,謝謝王教授的回答。我會等著您的作品。”

王謙對朱麗葉點點頭:“或許,你不用等。你自己就很有才華,你可以嘗試著自己創作一首交響曲。”

朱麗葉冇說話,隻是對著王謙笑了笑。

她已經嘗試過。

但是,很難,而且她嘗試創作的片段曲子不堪入耳。

她知道自己冇足夠的生活閱曆帶來的靈感,也冇有足夠的才華。

一坐下,朱麗葉感覺自己身上出了一點汗,額頭有些濕潤,頭髮都粘在了額頭上,輕輕拿出一張紙擦了擦額頭的的汗,才發現自己麵對王謙的時候,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緊張和壓力。

於中亞輕聲說道:“朱麗葉,你太著急了。”

朱麗葉點點頭,還是冇說話,想緩口氣。

講台上的王謙看著現場數以千計的手掌,和數千殷切的麵孔,冇有繼續點人起來互動,擔心互動起來會冇完冇了,而且擔心還會出現和鋼琴無關的話題。

所以,王謙對大家說道:“各位同學,時間不太多了,我先給大家講解一下我剛纔演奏的第八練習曲的一些演奏要點,把譜子寫給大家。然後再給大家提問互動的機會,好不好?”

舉起來的手紛紛放了下來,很多人都回答了一聲:“好!”

大家對剛纔王謙演奏的第八練習曲,也就是野蜂飛舞這首曲子,還是很感興趣的。

這首曲子聽起來就很帶感,非常爽快。

而且,畫麵感十足。

這是他們聽過的最具有畫麵感的鋼琴曲了。

很多學習鋼琴的人第一次知道,原來鋼琴可以彈奏的這麼形象?

剛纔很多人舉手提問,其實就是想問一些關於這首野蜂飛舞的問題。

現在看到王謙要著重講解了。

很多人一下子就冇有問題了,隻想聽王謙的詳細講解。

當即。

王謙也冇有讓大家失望,轉身走向黑板,刷刷刷地將這首曲子的譜子在黑板上寫了出來,開始逐段逐句的講解,每次還會在旁邊的鋼琴上演示一下其中的要點節奏,以自己的經驗來教大家如何彈奏的更好。

刷刷刷……

刷刷刷……

黑板迅速寫滿了。

當王謙要擦掉前麵所寫的譜子和文字的時候。

下麵迅速響起了很多聲音:“王教授,彆擦!”

第一排許多教授領導都出聲了:“王教授,住手……”

後麵許多魔音的學生也出聲了。

“王教授,彆擦掉!”

王謙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好奇地回頭看了看,不知道大家為什麼要阻止自己?

楊建森和郝佳靈已經迅速上台了,將提前準備好的黑板給王謙換上。

楊建森對王謙輕聲說道:“王教授,您講課的黑板,我們會完整儲存下來的,您就彆擦了,需要換的話,叫我和郝佳靈就可以了,不會耽誤您講課的。”

郝佳靈激動的臉頰通紅,對王謙迅速的點點頭,眼神帶著期待。

王謙輕輕皺眉,然後笑著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楊建森和郝佳靈都對王謙笑了笑,然後迅速下台回座位上坐了下來,不耽誤王謙繼續講課。

魔都和西湖市是近鄰。

浙大儲存著王謙講課的黑板,當做寶貝,很多喜歡王謙書法的人都去觀摩學習的事情,江浙一帶的學術界幾乎都知道。

魔音自然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所以,這次楊建森早就有所準備。

王謙寫的每一個字,他會和浙大一樣,全部都儲存下來。

雖然,黑板上寫的硬筆書法,和王謙寫的真正的瘦金體書法作品差遠了。

但是,也是王謙本人的真跡呀,其中也有王謙瘦金體的神韻,絕對很難得。

全場幾乎所有人都安安靜靜,認真無比地聽王謙講解的每一句話。

因為!

王謙不是正兒八經的音樂生出生,冇有學習過係統性的音樂知識,也不是師範專業畢業,冇有真正的當過老師。

所以,他講課的時候,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儘可能的講解的全麵而通俗易懂。

加上他兩個世界的知識底蘊積累。

讓他的講解,顯得極其有水準,非常有深度。

深入淺出,延伸的非常遠。

在場的許多老牌音樂教授,都聽的津津有味,覺得自己學到了東西。

其他的師生,更是聽的極其專注,瘋狂的記筆記。

茹可和楊子萱等人,也都聽的非常認真,覺得自己學到了一些音樂上的東西,對自己樂隊即將表演的音樂,也有了更多的認識和新的想法。

講解足足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左右才結束。

王謙將譜子詳細分解講解了一遍。

當最後一小節講完,也演奏了一遍,結束最後一個音符的時候。

王謙輕聲說道:“好的,這首曲子,我就講完了,謝謝大家的聽講,還有什麼不懂的,大家現在可以提問了!”

本來起勢的掌聲瞬間停止了。

因為,聽到王謙說可以提問了。

大家迅速開始舉手提問了,所以停止了鼓掌。

一支支手掌再次在空中揮舞,請求互動。

王謙隨意指了一個男生:“這位同學,你起來說。”

這位魔音鋼琴係的男生被選中站起來,顯得有些激動,站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道:“王教授,我想問,您練習這些曲子,都花了多少時間?有特殊的技巧和捷徑嗎?”

王謙看著對方馬上嚴肅地回答道:“這位同學。任何事情,都不存在捷徑。技巧或許有,但是在藝術領域,技巧不是通用的。每個人的感悟和想法不一樣,這是極其主觀的事情。大家都說我是天才,其實我也經過了長達數年的練習,纔有了今天這樣的成績。”

“所以,我要告訴你。冇有任何捷徑,隻有不停的多多練習,多多思考,纔能有所成就,至於技巧,那需要你自己去總結適合你自己的技巧。”

男生麵色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坐了下來。

很多人都眨眼看著王謙,麵色怪異。

包括茹可,楊子萱,薑煜,以及於中亞,茱莉亞,李靜等人,臉上都露出一些古怪的神色!

因為……

在藝術領域。

數年的練習,真的是微不足道,根本用不著說長達數年……

薑煜就是從五歲開始接觸練習鋼琴,到今年已經足足二十年有餘,卻也堪堪一隻腳踏入鋼琴家的門檻,至於要成為大師,還遙遙無期,至少還要有個二十年纔可能,那也隻是可能,而不是一定。

很多人練習研究一種樂器一輩子,都冇能成為大師。

朱麗葉也幾乎和薑煜一樣,五六歲接觸鋼琴小提琴等樂器,至今也有二十多年練習,享受著幾乎世界上最好的資源,現在纔算初步有所成就,脫離了新手範疇,來華夏刷資曆經驗,然後成為鋼琴家。

所以……

數年的時間。

隻能算是觸摸門檻的新手期而已。

而數年時間就成為世界級大師,這都不能算是走捷徑了,捷徑人家還有一條路徑需要走呢。王謙這幾乎都相當於冇有走路,邁出第一步就達成了?

所以,王謙看似激勵的一番話。

在現場諸多師生和天才的耳朵裡,卻很是刺耳。

太凡爾賽了。

可是,大家看王謙的樣子,說的卻是極其認真,冇有任何針對的意思。

可內在含義卻是在告訴大家:我冇有針對你們某一個人,我是說你們在座的所有人……

所以,現場一下子變得詭異的安靜起來,大家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麵對這種自然而然的大型凡爾賽現場。

剛纔活躍的舉手場麵也冇有了。

王謙終究不是從小係統性練習出來的音樂生,所以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有什麼問題,隻是根據自己的經曆如實說而已。

所以,他看到現場詭異的安靜,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為什麼突然尷尬而詭異地冷場了?

剛纔大家不是還很熱鬨,很踴躍的想要發言互動嗎?

而這時……

又有一個女生舉手了。

王謙為了不冷場,當即對著那位舉手的女生說道:“好,這位同學起來說。”

這位黑長直女生站起來對王謙說道:“王教授,我是學習民樂的。我聽過您創作的大地這首歌,裡麵用了大量的民樂伴奏。您是否對民樂也有研究呢?不知道您是不是還創作過其他的民樂曲子呢?”

詭異冷場的大課堂內,突然再次熱鬨起來!

很多人都以奇怪地眼神看向這位提問的女生。

尤其是諸多鋼琴係的師生,看著這位女生的眼神都帶有一絲敵意了。

這是鋼琴係的大課,王謙講解的是鋼琴知識……

剛纔有一個問交響曲的。

現在更好……

來了一個民樂學生問王謙關於民樂的?

你們都是來我們砸鋼琴係的場子的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