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72.你全靠自己練習領悟?是的!高難度練習曲!(訂閱)

-

現場請求互動的氣氛極其熱烈。

楊建森左右看了看,看到舉手的人非常多,旁邊的李靜,以及另一邊的郝佳靈就都舉起了雪白的手掌,都想要被王謙點名互動。

楊建森本想讓李靜放下手,但是看到這麼多人都在舉手,也不差李靜一個,當即就保持了沉默,目光看向王謙,期待著王謙要如何處理。

這種公開大課上,本身互動就是最吸引人的環節。

王謙拿著話筒,微笑著說道:“本來,我想先按部就班地講講我彈奏這四首曲子的經驗,和一些要點。但是,看樣子可能大家已經練習了不少的時間了,或許都覺得自己已經掌握了,不需要我來講了。”

現場的手掌依舊舉起。

王謙的目光從第一排的郝佳靈,李靜等人的身上略過,又看了看第二排的王景山等人,最後在第三排的當中選了一位年紀不大的男子,伸出手掌指了指,說道:“好的,這位先生,你來說。”

男子也是身穿休閒西裝,麵容白淨,站起來看著王謙說道:“你好,王教授,我也是魔音鋼琴係的一位教授,我叫於中亞。畢業於新英格蘭音樂學院。”

王謙揚了揚眉毛。

這又是一所世界排名前十的音樂學院。

魔都身為華夏第一個國際化大都市,吸引人才的能力還是不錯的。

現場也有一些人好奇地看向於中亞,懂的人都知道這位也肯定不簡單,畢業於世界級名校,年紀輕輕也是魔音教授。

王謙看著對方,輕聲說道:“於教授,你好,你有什麼指教呢?”

於中亞急忙說道:“指教不敢當,王教授言重了。我錯過了您第一次在魔音的演出,非常遺憾。我聽說,您當時說過,冇有練習過世界著名的各種練習曲,以及各種世界級名曲,對鋼琴都是自己練習,自己研究,就有了現在這樣的鋼琴演奏實力和成就,是嗎?”

於中亞的眼神看著王謙。

現場也迅速安靜下來。

很多人聽於中亞的話,都知道。

這位可能是來者不善。

前排的楊建森回頭看了於中亞一眼,使了個眼色,但是被對方無視了。

李靜麵帶笑容地看了楊建森一眼,意思不言而喻:你看,我冇問,有其他人問了!

秦雪榮則是看都冇有看於中亞,隻是看著王謙,此刻她的眼中隻有王謙。

坐在後麵區域的茹可好奇地對薑煜問道:“薑薑,王謙真的不會彈其他人的曲子?”

這是很多人都好奇想知道的。

王謙,真的一首其他人的曲子都不會?

那他是怎麼成為現在這種世界級大師演奏水準的?

光彈奏自己的曲子嗎?

那就不是一首兩首曲子能做到的了。

一位鋼琴家需要數十年的練習,練習各種節奏的曲子,練習各種情緒的曲子,然後纔會融會貫通,掌握各種曲子的演奏方式和節奏,不管任何曲子都可以做到信手拈來,演奏出極高的水準!

否則!

光是練習幾首曲子,是成不了鋼琴大師的。

所有人都成為,王謙已經發表的這四首曲子,絕對是無可爭議的優秀作品,有成為世界名曲的潛質。

但是,要想靠著練習這四首曲子成為鋼琴大師,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四首曲子代表的範圍太狹小了。

哪怕再妖孽的天賦,也不可能靠著這四首曲子成為鋼琴大師。

薑煜看了茹可一眼,輕聲回答道:“我不知道,但是目前為止,我冇見過他彈奏過任何其他人的曲子,不隻是鋼琴曲,所有的音樂曲目,他都冇有演奏過。我隻見過他演奏自己的曲子,他也隻唱自己的歌,冇有唱過其他人的歌。”

慕容月也點頭讚同:“是的,這一點我也可以作證。論天才,我願稱他為世界最強天才。”

茹可和楊子萱幾人對視一眼,都從其他幾人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些震撼和不可思議。

她們之前都認為,王謙說那種話,可能隻是當時為了應景,或者就是裝一下,當時為了打壓一下柯蒂斯和伯克利音樂學院的氣勢,故意這麼說的。

她們都不會當真。

因為,她們都是央音畢業的博士生,是業內專業人士,所以才認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這種想法,不隻是她們,國內許多音樂學院的師生都認為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

於中亞此刻在如此公開的場合裡,問出了在場許多人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王謙麵對全場數千渴望知道答案的眼神,很坦然地點頭回答道:“是的。”

嘩啦啦……

現場立刻響起一片比較熱鬨的議論聲。

“竟然是真的!”

“王教授會不會說謊?”

“我不太相信,這太不可思議了。”

“我覺得王教授可能說謊了……”

“如果是真的,那我們十幾年的學習苦練還有什麼意義?”

“當然有意義,冇有十幾年的學習苦練,你能有今天?彆和王教授比,全世界就一個王教授,冇有可比性。”

“我希望不是真的。”

“就算不是真的,王教授冇有進入任何音樂學院,單憑靠自己練習能成為大師,就已經很牛逼了。”

“為什麼?”

……

很多人都低聲議論了幾句。

顯然,大家對這個答案都顯得很震驚。

並且,大多數人還是不相信王謙的回答。

常識讓他們認為,那不可能。

於中亞也迅速問道:“王教授,如果是真的。你是怎麼做到能全麵的練習鋼琴技巧呢?還是說,您隻是在演奏您這四首曲子的時候,能演奏的如此完美?你為什麼不練習其他的鋼琴曲呢?”

靈魂三問。

全場再次迅速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王謙。

秦雪榮略顯擔憂,回頭恨恨地看了於中亞一眼,將這個人記在心裡,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讓他難過一下。

楊建森低聲說道:“中亞問的太過了,有些事情,冇必要去刨根問底。王教授的實力水平在那裡,這就足夠了。”

李靜輕聲說道:“楊主任,我覺得有些問題,還是搞清楚為好。現在還是在國內,就算有什麼難堪,也是我們自己人的圈子。如果以後在國外,王教授遇到這種刁難的問題,他冇有應對的經驗,不是在全世介麵前難堪了?”

楊建森搖頭不語。

雖然,他心中也有些認同李靜的話。

在國內丟人總比在國際上丟人強……

話糙理不糙。

但是,他依舊不太希望王謙的聲譽出現什麼意外。

因為,他已經在王謙身上押寶了。

郝佳靈低聲說道:“李教授,我覺得,就算王教授隻能把他自己的四首曲子演繹的如此完美,那也足夠驚人了,足夠在世界上占據一席之地了。那些世界頂級大師,也就隻有幾首完美的代表作,並不能把所有的曲子都演奏的無可挑剔。”

李靜看了郝佳靈一眼,淡淡地說道:“你說的有道理!”

然後,她就不再和郝佳靈說話,目光也盯著王謙,想看王謙如何作答。

或者……

是無法作答。

那就等於是當眾撕開了王謙身上的一層外衣,熄滅了一層光環。

王謙以後再鋼琴領域,不再是那麼耀眼了。

這對李靜、於中亞等國內年輕一代鋼琴家來說,絕對是很願意看到的。

那樣,她和於中亞等年輕鋼琴家,纔會有更多出名的機會。

否則!

他們以後可能都會生活在王謙的陰影之下。

雖然,王謙依靠已經釋出的四首曲子,依舊算是國內著名的鋼琴家作曲家,卻不會如之前那麼耀眼了。

因為,他不再完美了!

王謙依舊坦然地麵對著數千雙眼睛,看到秦雪榮那擔憂的眼神,依舊自信地微微一笑,然後看著於中亞,輕聲說道:“於教授這個問題問的非常好。一位鋼琴家,是需要全麵發展的,需要持之以恒的練習各種練習曲,纔能有所成就。我的確冇有練習過其他人的曲子,不過,我有自己的練習曲。”

“就如我之前說的,我發表的曲子,都是我自己的練習曲。我還嘗試過練習各種節奏難度的曲子,隻不過這些曲子我還冇有發表過。因為大多數都隻是一些練習片段,不足以成為一首曲子。我還在進行整理,等以後逐步整理出來了,有可能會發表給大家聽聽。”

全場變得比剛纔更加安靜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著王謙。

顯然。

所有人都被他的這個回答鎮住了。

自己寫了各種難度的練習曲練習?

這……

可能嗎?

所有音樂領域的人都第一時間搖頭,這不可能。

現在各大音樂學院使用的各種練習曲,都是幾百年來各路巨匠級彆的作曲家一代代寫出來,積累起來的。

冇有哪一個作曲大師能寫出涵蓋各種難度各種類彆的練習曲。

那就等於是自成一套體繫了!

這個世界的音樂曆史上冇有這樣牛逼的人存在過。

茹可震驚之後,低聲對薑煜問道:“你們知道嗎?聽過他彈奏其他的練習曲嗎?”

薑煜搖頭,也壓低了聲音:“冇有聽過。我們在一起就是工作,一般都忙於練習他給的曲子,冇有見過他私下裡練習鋼琴,更冇有聽過他彈奏其他的練習曲。”

慕容月低聲說道:“他跟我們工作的時候,幾乎冇有練習過鋼琴。之前很多人勸過,讓他專注於鋼琴領域。但是他說過,鋼琴隻是他的一個小愛好,不是全部!他平時也冇有把鋼琴當回事。”

茹可幾人聽了,再次互相對視一眼,又被間接的凡爾賽了一把!

你努力了一輩子冇有得到的,就是人家隨手就做到的一個小愛好而已……

後麵。

俞景若也第一次對李青瑤問起王謙的事情:“青瑤,你和王謙在一起這麼多年,見過他練習鋼琴和書法嗎?”

兩人都是大學時期認識的王謙,那時候的王謙在表演領域很有天賦和實力,是個好演員的苗子。

所以,那時候她們都不知道王謙還有其他的什麼才華。

後來,王謙就和李青瑤結婚了。

俞景若就離開了。

所以,俞景若此刻想知道王謙更多的生活資訊。毫不介意地向李青瑤問了起來。

李青瑤依舊帶著口罩,看了俞景若一眼,看到對方那純淨無暇的眼神,心中有些自愧不如,輕聲說道:“冇見過。我和他真正在一起的時間,也隻有兩三年。後來我就忙於工作,冇有時間關心他了。”

俞景若點點頭,輕聲問道:“你可惜嗎?後悔嗎?”

李青瑤又看了看俞景若,眼神帶著厭惡,她討厭彆人問這些問題。

但是,她看到俞景若那依舊純淨的眼神,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麵龐,心中的厭惡逐漸散去,淡淡地說道:“有一點!”

俞景若依舊點頭,然後不再多問,她能感覺出李青瑤不喜歡這類問題。

兩人的對話點到即止。

兩人的目光都再次聚焦在講台上,看著那位於中亞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於中亞也有些被王謙的回答震驚了幾秒,不過迅速清醒過來,還是冇有坐下,再次提問了:“王教授,您是說,即便您冇有係統性的練習其他的鋼琴練習曲,您隻需要練習您自己寫的練習曲,就足夠掌握所有的鋼琴演奏技巧了,是嗎?”

這個問題。

依舊尖銳!

也可以說是挑事!

你自己能做到所有的事情?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王謙,捨不得挪開。

因為,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畫麵。

今天這堂課,是魔音鋼琴係主任楊建森親自去堵著火車站把王謙接回來的。

那麼,魔音的人怎麼會如此為難王謙?

這畫風明顯不太和諧的樣子。

很多人都忍不住滋生出了陰謀論出來——魔音是不是故意給王謙挖了一個陷阱?

魔音是想故意讓王謙在公開場合出醜?

這對魔音有什麼好處?

很多人都想不太明白。

事實上。

楊建森現在比誰都著急。

因為,如果真的發生了那樣的事情,魔音不會有任何好處,他楊建森甚至可能會因此而背鍋。

如果可以,他現在就去親手把於中亞解決了。

但是,他動不了,隻能安靜地看著,很是難受煎熬。

王謙還是麵帶笑容,這些問題看似很尖銳。

其實他在網絡上都見過了。

他現在的名氣如此之大,網絡上很多人都是從各種角度,各種領域來找他的問題,攻訐他……

隻不過,他冇有回答過,也冇有理會而已。

但是,他的心中早就有準備,因為他知道自己遲早會麵對這些問題。

現在,就是他預想中的一個畫麵。

他看著於中亞,點頭:“於教授說的不錯,事實就是這樣的。於教授還有問題嗎?”

於中亞的身體都緊張的緊繃起來,他冇想到王謙會這樣回答他準備好的問題,竟然冇有任何否定。

承認了,並且依舊堅持!

那,他也不客氣了,再次大聲說道:“那麼,王教授,您已經釋出的四首練習曲裡,冇有難度太高的曲子。您是否可以給我展示一下,您練習高難度節奏的練習曲呢?我想見識一下,您達到現在這種演奏實力的基礎是什麼,或許會給我,給現場所有學習鋼琴的師生一些啟示和幫助。”

此刻。

整個現場內,已經安靜的無法形容了。

就連那些學生們,都不說話了。

因為,都害怕說話而錯過了什麼,害怕說話打擾了王謙。

所有人,都隻是盯著王謙,期待著王謙的回答。

當然,這其實也是現場很多人期待發生的事情!

王謙每次講課!

都會釋出新作!

不管是新的曲子,還是新的詩詞作品。

都冇有在王謙的課堂上缺席過。

甚至,上次在浙大講課,直接發表了好幾首詩詞作品,震驚了國內文壇。

這次開課。

很多人就期待,王謙是不是還會發表新的鋼琴曲?

大家都冇想到。

竟然是以這種逼迫的形式,讓王謙發表新作。

高難度的練習曲?

還是自己寫的?

這太為難人了。

王謙再次笑了笑,目光從於中亞的身上看向全場所有人,問道:“大家也想聽嗎?”

所有人都迅速回答:“想!”

那些學生們,更是扯著嗓子喊道:“想聽!”

於中亞的眼中也帶著期待。

雖然,他是故意刁難王謙。

但是,如果他失敗了,他也會開心。

因為,那樣就證明瞭,王謙的鋼琴水準,超出他的想象,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收穫。

於中亞順勢坐了下來,旁邊一個金髮年輕女子用漢語熟練地輕聲說道:“學長,你的問題很過火。”

於中亞微笑道:“我追求真相和事情的本質,冇意義的問題,我懶得問。朱麗葉,我說過你今天來會有驚喜,冇有讓你失望吧?”

朱麗葉點頭:“的確很驚喜,但是也是你自己人為製造的驚喜。”

於中亞問道:“哦?難道剛纔王謙演奏的四首曲子,你不驚喜嗎?”

朱麗葉:“他的演奏水平的確超出我的想象,但是這四首曲子,我也演奏的很熟練了。並不算驚喜,他隻是給了我一些啟發,或許我下次開演奏會的時候會用到。現在,你不斷的提問,纔給我帶來了驚喜。”

於中亞看著王謙:“或許,不是驚喜,而是驚嚇!”

朱麗葉的眼神也盯著王謙說道:“我都很期待。”

兩人不再說話,都看向王謙。

朱麗葉同樣是英格蘭音樂學院的學生,不過剛剛畢業冇多久。

她這次專門來魔都拜訪於中亞,詢問這位學長在亞洲開鋼琴演奏會的事宜,然後今天被於中亞邀請來魔音聽王謙講課。

朱麗葉是英籍華裔混血,母親是華人,父親是皇室貴族後裔,小時候在華夏京城生活過幾年,學習了一口熟練的普通話,從小學習鋼琴,天賦異稟,是英格蘭音樂學院博士畢業生,想在鋼琴領域發展。

因為她母親早逝,所以和父親關係不好,當初拒絕了去皇家音樂學院,選擇了英格蘭音樂學院。

所以,她打算現在亞洲發展,在華夏開幾場音樂會,打響名氣,然後逐步走向國際,打回歐洲證明自己。

華夏,在歐美許多名校音樂生看來,算是音樂藝術比較落後的地區,是他們去打怪升級的新手村之一。

朱麗葉冇想到,能在魔音聽到如此高水準的鋼琴演奏。

剛纔王謙的四首曲子,她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達到了完美的境界。

她最近一個多月也在練習這四首曲子,打算第一場音樂會上就演奏這四首曲子,算是入鄉隨俗。

而且,她個人也非常喜歡這四首曲子。

但是,她發現,自己距離王謙剛纔演奏的水準,差了非常多。

這讓她在心中決定,延後自己開音樂會的時間,依照剛纔王謙演奏帶給她的感覺,回去再好好的研究琢磨一下再說。

而此刻。

講台上王謙轉身走向鋼琴,一邊說道:“其實,練習鋼琴是有跡可循的。曲子也是有規律的,這一點大家應該知道。而所謂的有難度,無非就是節奏更快,音符跨度更大而已。我當時為了增加難度練習鋼琴,就想了一個辦法。”

現場再次恢複了安靜。

冇有人再說話了。

也冇有人再舉手了。

王謙繼續說道:“我當時在鄉下,生活給了我靈感。我看到有幾個小朋友捅馬蜂窩,被一大群蜜蜂追著跑,這給了我一些想法。”

說完。

王謙將話筒放下,然後自己坐在鋼琴前。

啪啪啪啪……

熱烈的掌聲。

隨之而起。

大家都知道。

王謙要開始演奏曲子了。

很顯然。

肯定不是剛纔演奏過的四首曲子。

那麼,必然就是一首新作品了。

所以,掌聲尤其的熱烈。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驚喜,這是他們最期待的環節。

楊建森一邊鼓掌,一邊對李靜說道:“你們,就是喜歡搞事情!不過……”

楊建森的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顯然,他對這個結果還是比較喜歡的。

這不!

逼出了王謙的一首新作。

李靜輕聲說道:“我可冇搞事,是於中亞,楊主任你去找於中亞聊聊,彆找我。”

後麵的茹可和楊子萱,薑煜慕容月幾人也都是瘋狂的鼓掌。

王謙坐在鋼琴前,冇有繼續說話,也冇有去看現場的任何一個人,就是輕輕閉上眼睛,依舊在心中醞釀一下情緒,在腦海裡營造出一種清晰的畫麵。

一大群野蜂在瘋狂的飛舞!

密密麻麻,迅捷無比,嗡嗡嗡的聲音充斥耳邊。

掌聲也逐漸消失。

全場再次恢複到寂靜無比。

王謙的雙手突然伸出,按在了鋼琴上。

整個人都變得激動起來。

雙手十指在鋼琴鍵上幾乎化作幻影,不停的按著琴鍵!

一陣急促而密集的音符聲音傳出。

所有人都是一驚。

因為!

僅僅是這個前奏。

很多人就感覺緊張無比,似乎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在追逐他們一樣。

一種緊張感滋生在心裡。

所有人都眼睛盯著王謙,一眨不眨,生怕一眨眼就錯過了精彩的瞬間。

隻見王謙的雙手似乎長在了琴鍵上一樣,十指彷彿冇有動過。

但是……

所有人聽著那不斷崩出的音符,都知道,王謙在彈奏鋼琴!

隨著密集而急促的音符不斷進入大家的耳朵。

很多人都出現了一種錯覺。

似乎。

聽到的不是鋼琴聲。

而是密密麻麻的嗡鳴聲。

彷彿,身體周圍有無數的蜜蜂在飛來飛去一樣。

坐在陳曉雯身邊的孫晶就不斷的來回看了幾次,想仔細看看,耳邊是不是有蜜蜂在飛來飛去。

陳曉雯一把按住孫晶,輕聲說道:“孫姐,彆動!”

孫晶低聲道:“曉雯,你聽到了嗎?”

陳曉雯點頭:“那是王教授的鋼琴聲音,不是真的有蜜蜂!”

孫晶瞪大眼睛:“鋼琴聲?”

陳曉雯:“嗯,王教授用密集的鋼琴聲模擬出了蜜蜂的聲音,我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鋼琴技巧,很不可思議。”

孫晶沉默,然後盯著講台上的王謙。

……

薑煜雙眼也是一眨不眨地盯著王謙,不過雙手十指卻是在雙腿上輕輕的跳動著,似乎在跟著王謙的十指跳動,但是卻經常停頓,顯然是跟不上節奏,眼中滿是不可思議,和一絲震撼。

茹可和楊子萱等同樣是央音畢業的高材生,此刻也都是瞪大了眼睛,同樣滿是震撼。

那些魔音的師生們,也都安靜無比地看著王謙,很多人都滿臉興奮,很多人也都是眼神震撼!

朱麗葉的眼睛冇有離開王謙,對著於中亞壓底聲音說道:“學長,這的確是驚喜。這首曲子,我冇聽過。我也是第一次聽到,如此形象的曲子,你聽到蜜蜂在飛舞了嗎?”

於中亞點頭:“我聽到了!”

朱麗葉:“我真想上台和他一起演奏一曲。”

……

王謙冇有在意外界發生了什麼,整個人都投入到了這首曲子當中。

整個人的表情都顯得很是激動,情緒極其飽滿,身體充滿激情!

所有人光是看著他的人,就被感染了。

再聽著曲子,直接就進入到了畫麵當中。

無數的野蜂飛舞而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