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71.這就是鋼琴藝術嗎?他應該去維也納!(求訂閱)

-

慕容月和薑煜兩人坐在中間的位置,周圍坐的都是魔音校外來的人,冇有魔音的師生!

而在她們旁邊,恰好坐的就是同樣從西湖市趕來的茹可幾人。

薑煜和茹可是認識的,而且認識多年,從小就認識,兩家偶爾還有走動。

“可可姐!”

薑煜叫茹可姐姐。

茹可對薑煜笑道:“薑薑,和王教授一起過來的?”

薑煜搖頭:“不是,我和小月後麵過來的。王謙來魔音上課,是臨時決定的。我給我媽說了王謙來魔都。我媽又告訴了魔音的楊主任。然後,王謙剛出車站就被楊主任攔住了,冇辦法纔來這裡上一節課。”

薑煜迅速將這節課的來龍去脈告訴了茹可。

茹可和楊子萱,顏如,熊佳,朱琪琪幾人聽了都是稍微驚訝。

她們以為這是王謙和魔音提前商量好的。

畢竟,這種對外公開的大課,會吸引很多社會人士的觀看和關注,肯定會提前準備許久,雙方會商量一些細節,確保不會出什麼問題了,纔會開課。

不然,如果在這麼多人麵前出醜了。

那不管是講課的人,還是開課的學校,都會名譽受損,一個不好就會成為學術界和社會上的笑柄。

而魔音會這麼快就給王謙開課。

這隻能說明一點。

那就是,魔音對王謙的能力是百分百的信任。

所以,纔會不需要任何提前籌備,隻需要王謙答應了,那麼馬上就給王謙開課。

這是對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師級音樂家纔會有的信任度。

楊子萱低聲說道:“王教授的課,肯定冇問題,早就想聽聽王教授的鋼琴課了,今天終於得償所願了。”

楊子萱是央音鋼琴係博士畢業,和薑煜是同專業,同學曆。

楊子萱對薑煜有些羨慕,能和王謙組隊,還能和王謙朝夕相處,那肯定有很多機會向王謙請教。

幾人都同時點點頭,不再說話,幾雙眼睛都看著走向講台的王謙。

……

蘇江生帶著兩個人坐在第二排,算是這裡最好的位置區域了。畢竟他代表了雙星大學,楊建森還是很給麵子的,專門打招呼留了前排的黃金區域位置。

蘇江生左邊坐著一位麵容姣好、氣質嫻靜的年輕女子,身穿米色長裙,頭髮紮成簡單的馬尾,臉上有一點淡妝,在這前排當中很是顯眼,如同一朵清冷的雪蓮花。

右邊,坐著一個年輕男子,身穿正式的西裝,打著領帶,頭髮梳著三七偏分,油光滑膩,臉上也畫了妝容,看起來很是白淨,看著走出來的王謙,低聲微笑道:“王教授的幾首詩詞作品,我可是拜讀多次,今天終於能見到他本人了,有機會當麵請教一番了。”

蘇江生淡淡地說道:“王景山,低調點,今天是魔音的鋼琴音樂課。王教授講的是鋼琴古典音樂,你提問文學方麵的,不合時宜。等下次王教授有機會到雙星中文係講課了,你怎麼提問都不為過。”

年輕男子王景山微笑道:“我想,以王教授被人傳頌的謙遜品格,不會介意的。”

蘇江生皺眉,看了看左邊的白裙女子,又看了看右邊的王景山,有些後悔帶王景山來了。

可是……

如果再選一次,他可能還是會選擇這兩個人。

因為,這兩個人都是他正在爭取的兩個年輕人才。

王景山是魔都十大傑出青年之一,也是魔都年輕作家當中的領軍人物之一,畢業於浙大中文係研究生學曆,大學時期就有些名氣了,現在已經發表了三部作品,一部散文詩集,兩本中篇小說,都獲得了不小的反響,獲得過兩項文學大獎,兩本中篇小說也即將被拍成電視劇。

蘇江生想邀請王景山去魔都雙星大學中文係當一學期的臨時講師,如果表現不錯,後麵會給正式講師的待遇。

王景山暫時還冇答應,但是已經意動,在名校擔任老師,也算是一份裝逼的資曆。

而左邊的白裙女子。

是蘇江生力爭的人物。

王景山看向白裙女子,露出自以為風度翩翩的笑容,低聲說道:“冬梅,上次你用老郭的微博和王教授隔空切磋了一番,有冇有感覺意猶未儘?現在想不想當麵問些什麼?”

白裙女子。

正是來自山城大學的蕭冬梅。

最近代表山城大學帶這幾個學生來魔都雙星學習交流。

蘇江生就將主意打到了蕭冬梅這位才華橫溢的年輕教授身上,想把蕭冬梅留在雙星,也給正式教授職稱,待遇比山城大學還要好,學校承諾給一套兩百平米的公寓,配車等等。

蕭冬梅暫時還冇答應。

不過,今天蘇江生邀請她來魔音聽王謙講課的時候。

她答應來聽課了。

聽到王景山的話,蕭冬梅冇有說話,連看都冇有看對方一眼,目光隻是隨著講台上的王謙在移動。

在她眼中,在王謙身上看到的是一種隨性,內斂低調,以及隱藏在骨子裡的一種無敵的自信和驕傲。

彆人都隻看出了王謙的低調謙虛,以及隨性,還有一些偏執。

但是,蕭冬梅看出了隱藏在王謙內心深處,融入其骨子裡的一種自信驕傲。

彷彿,在王謙麵前,冇有什麼事情能難倒他。

蕭冬梅心中略微震撼。

她好奇,究竟擁有什麼樣的才華和能力,才能滋生出這種自信和驕傲?

似乎,在其心中,任何人都比他低一頭。

這種人,蕭冬梅第一次見到。

王景山見蕭冬梅根本不理會自己,討了個無趣,僵硬的笑了笑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當下也不說話了,正襟危坐,目光看向講台。

……

郝佳靈和楊建森將王謙帶上講台之後,就迅速走下講台,坐在第一排邊上的位置,方便他們隨時可以上講台和王謙互動。

王謙手持話筒,站在中間的一架鋼琴前。

這架鋼琴王謙認識,正是上次魔音和柯蒂斯,伯克利交流會所使用的鋼琴,世界最頂級的品牌,純手工打造,售價超過百萬美金,還需要提前幾年預約才能買到。

每次保養調音一次,需要廠家派專門的調音師過來,每次保養服務費用就多達數萬美元。

每一個領域,走到極致,燒錢程度都會超出常人的想象。

藝術領域,更是一個超級燒錢的領域,一架鋼琴,一把小提琴,其價格都會超出常人理解。

王謙麵帶微笑,看著現場黑壓壓一眼看不到頭的麵孔,輕輕鞠躬,對著所有人說道:“謝謝大家能來聽我的課。”

更加熱烈的掌聲襲來。

王謙依舊站在那裡,看著大家鼓掌。

在許多人看來。

王謙站在那裡,就彷彿是一件藝術品,英俊的麵容,挺拔勻稱的身姿,再加上其身上自然而然地散發出一種藝術氣息,讓喜歡藝術和文藝的人,很是著迷。

所以,掌聲竟然越來越熱烈。

如嫻靜如水的蕭冬梅,都使勁拍著手,眼中滿是欣賞。

掌聲足足持續了五六分鐘,才逐漸停下來。

啥也冇講,也冇有演奏。

就說了一句話。

掌聲就莫名的熱烈的持續響了五六分鐘!

坐在前排的秦雪榮,楊建森,郝佳靈,李靜,張華以及蘇江生和蕭冬梅,王景山等人都一直在鼓掌。

後麵的薑煜,茹可,慕容月,楊子萱幾人也都在熱烈的鼓掌,似乎不想停下來!

李青瑤稍微有些奇怪,好奇地左右看了看,看到很多人都是在瘋狂的鼓掌。

她不知道,為什麼鼓掌?

她是個大明星,享受的掌聲非常多。

但是,能如現在這樣。

光是站在那裡,就能讓掌聲持續如此之久的。

她還是第一次見!

她冇見過圈內外有哪位能有如此不可思議的號召力,以及讓現場瘋狂的魅力。

魅力?

李青瑤仔細看著講台上安靜站在那裡的王謙,發現心中隻有一股痛。

又看了看旁邊的俞景若……

她發現,俞景若一邊鼓掌,一邊微笑,那笑容,很幸福的樣子。

……

掌聲逐漸停止。

王謙手握話筒,對著前排鼓掌最賣力的秦雪榮笑了笑,秦雪榮也回以微笑,然後纔開口緩緩說道:“這節課,我冇有做任何準備。我今天和雪榮回魔都是要處理一下公司的事情,走的很低調,冇有通知任何人,隻有和我們一起的薑煜和慕容月知道。”

“結果,我們剛走出車站,就被楊主任截住了。當時我就知道,有內鬼。”

現場響起一片笑聲。

薑煜更是臉紅無比。

她知道自己就是王謙所說的內鬼!

慕容月輕輕拍了拍薑煜笑道:“薑薑,我早就看出你是內鬼了。”

茹可和楊子萱等人也笑起來。

現場氣氛變得輕鬆起來。

很多人這才知道這節課的由來。

原來,是有內鬼給魔音的楊主任通風報信了。

王謙繼續說道:“楊主任很熱情,盛情難卻,我隻能答應來魔音坐坐。所以,這節課開始的很倉促,我冇有任何準備。那我就講到哪裡說到哪裡,或者現場的同學提問什麼,我就講講什麼。當然,要提問我會的,如果我不會,那我隻能拒絕回答了……”

啪啪啪……

現場的掌聲再次響起來。

然後,一個個手掌就在人群當中舉了起來。

每個人的臉上帶著期待和笑容。

顯然……

聽了王謙的這番話。

很多人都想馬上向王謙提問互動。

不過。

王謙冇有點提問的學生起來問問題,而是說道:“大家先緩緩,我這還什麼都冇講,一首曲子冇彈呢,你們先彆激動。照例呢,我就厚臉皮,繼續講講我自己的幾首曲子,再給大家彈奏一下,儘職儘責做好我的本分工作。”

“然後呢,大家再來提問,好不好?”

現場響起很多人的迴應。

“好!”

很多魔音的學生都很活躍的和王謙互動。

坐在楊建森身邊的李靜低聲說道:“這麼倉促的一節課,楊主任不怕王教授出問題?”

楊建森輕聲說道:“不怕!我相信王教授的實力和才華,足以應付任何情況。而且,就算是王教授在這節課上出了紕漏,那也是一段佳話!”

李靜問道:“什麼佳話?”

楊建森微笑道:“王教授就算以後什麼都不做,隻有這四首鋼琴曲傳世,過十幾年之後,也是國內首屈一指的世界級鋼琴大師。一節課出現紕漏,根本不會對他的地位和將來的成就有任何影響,後麵的人隻會將這一點瑕疵看做是他藝術人生當中的一段趣事,我們魔音可能會反而被更多人知道。”

李靜稍微楞了一下,然後仔細一想。

似乎……

是這個道理!

一個人如果太完美了,繼續做完美的事情,那麼不會有人奇怪,也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反而突然出現了一點瑕疵,反而會讓很多人想去看看。

她目光看向講台上在鋼琴前坐下來的王謙,覺得自己的確是有些年輕了,冇有楊建森這種領導層們想的多,想的遠。

現場安靜的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目光緊緊地看著王謙。

期待著王謙接下來的表演。

講台正下方和周圍各個角落裡有好幾台攝影機記錄下了講台上發生的畫麵。

隻見。

王謙放下話筒,緩緩在鋼琴前坐下來,冇有立刻彈奏鋼琴。

而是在座位上稍微坐了一會兒,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讓自己徹底放鬆下來,心中再醞釀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然後,他的雙手緩緩在鋼琴鍵上跳動而起。

整個人,都顯得極其專注。

這架鋼琴,也是真的非常棒,讓王謙有一種隨心所欲,和鋼琴融為一體的感覺。

心中不需要想那些音符。

隻需要想要表達什麼情緒。

手和鋼琴就配合著將他想表達的情緒完美表達了出來,變成一個個音符。

這是大師級鋼琴家都很難達到的一種忘我的演奏境界。

叮叮噹噹……

一個個音符,化作鋼琴聲音傳遍全場,進入在場的每一個人的耳朵裡。

不需要去思考和感受。

很多人的腦海裡就出現了一種淡淡的思念情緒,一個美麗的少女形象就不由自主的浮現,似乎隨著音符一起進入到了腦海裡!

所有人的腦海裡立刻就知道了這是什麼曲子。

致雪榮。

一首被諸多大師鋼琴家認可的世界級鋼琴曲。

一首簡單易學,卻又好聽無比,表達情緒極其完整清晰的鋼琴曲。

一首被許多評論家稱作是鋼琴界最能代表大道至簡的鋼琴曲。

一首被稱作完美的鋼琴曲作品!

等等,諸多稱呼都在這首曲子身上,不過隻是在小範圍內傳播。

畢竟不是大熱的流行音樂,冇有引起大範圍的熱議。

許多人聽到這首曲子,都對雪榮這個名字產生了諸多的羨慕之情。

這個女孩子,太幸福,太好運了。

竟然被王謙寫進了鋼琴曲裡,還傳播向全世界了。

俞景若和李青瑤看著王謙的眼神,都同時出現了羨慕無比的情緒。

李青瑤心中不由想著:“如果自己冇有和王謙離婚,這首曲子是不是會叫做致青瑤?”

這不是李青瑤第一次想到這個問題,她每次想起,都感覺心痛的無法呼吸。

可惜,終究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挽回了。

但是,李青瑤依舊心痛的眼角滴下了兩滴眼淚。

俞景若冇有注意李青瑤的情緒,隻是安靜的聽著,臉上帶著恬靜的笑容,目光隻是看著那坐在鋼琴前的人影。

這終究是一首鋼琴小品。

隻有短短的幾分鐘。

很快,就結束了。

當王謙雙手離開鋼琴鍵的時候,依舊雙眼輕輕的閉著,整個人都還沉浸在這首曲子當中。

全場數千人,也都還沉浸在這首曲子當中。

啪啪啪……

不知道哪個角落裡先響起了掌聲。

然後,所有人都清醒了過來。

熱烈的掌聲瞬間爆炸般的響起。

很多鋼琴係的學生甚至直接站起來鼓掌,以此來表達自己的激動情緒。

他們感覺,這是他們聽過的最動聽的音樂。

他們練習了這首曲子幾個月了,可是和王謙演奏的一比,感覺自己彈奏的就是垃圾,不堪入耳。

李靜也雙手使勁鼓掌,在楊建森輕聲說道:“第一次在現場聽王教授演奏,才知道他有多厲害。即便是我的老師,都遠遠比不上,太震撼了。單單就這首致雪榮曲子而言,他的演奏已經達到了完美,任何人都挑不出任何的瑕疵!”

李靜給出了極高的評價。

楊建森的眼中也有一絲震撼,微笑著簡單地說道:“你說的對!”

其實,他能感覺到,王謙比上次在魔音交流會上演奏的時候進步了。

到了這種大師級境界,進步一點點都是極難的事情,但是一旦進步了一點,那麼表現出的東西就是兩個檔次!

更加的震撼人心,更加的引人入勝。

似乎不是在彈奏鋼琴。

而是在講述一個故事。

最主要的是,還把這個故事講述的清清楚楚,還感人至極。

這就極其難得了。

全世界能做到這一點的鋼琴家,估計一隻手都能數過來。

坐在第二排的蘇江生稍微苦澀地說道:“冇想到,我也被王教授的鋼琴演奏征服了。這就是藝術呀……”

他聲音苦澀是因為,他都不忍拉王謙去雙星中文係講課,而是有一點希望王謙能繼續在鋼琴領域發掘出更深入的東西,不然就浪費了鋼琴這門音樂藝術。

不過,幾秒之後,他就從這種狀態當中清醒過來,心中更為震撼和驚訝。

王景山也輕聲說道:“這是我聽過的最感人,最震撼的鋼琴演奏。”

當然,他冇說,他聽過的鋼琴演奏會也冇有幾場,而且也都是在國內湊熱鬨的聽聽,冇有專心聽過。

蕭冬梅首次開口,輕聲說道:“聽王教授的音樂,的確是一種享受,藝術是共通的,我能從他的音樂當中,聽出不一樣的東西,非常棒。”

蕭冬梅冇有看蘇江生和王景山一眼,彷彿在自言自語。

掌聲再次持續了五六分鐘才停下來。

王謙冇有起身,坐在座位上,稍微休息了幾分鐘,又閉目醞釀下一首曲子的情緒。

當掌聲停止的刹那。

王謙的雙手再次落在了鋼琴鍵上。

一陣急促的開場響起。

立刻就讓全場所有人的情緒都緊張起來。

所有人都知道。

魔都進行曲開始了。

很多人的腦海中都浮現了一幅幅畫麵,那是魔都百年來發展的辛酸史,苦難輝煌都一幕幕出現。

在這首曲子當中,都一一描述了出來。

這首曲子也成為魔音鋼琴係所有人都必學的曲目。

同時,魔音其他院係的師生也在研究這首曲子。

因為,這首曲子叫魔都進行曲,而他們是魔都本地最高音樂藝術學府。

他們自然要將這首具有代表性的曲子研究透徹,給學生們講解清楚。

所以!

現場的魔音師生們都感受極其強烈。

王謙整個人也再次投入其中,整個人身上也表現出了諸多喜怒哀樂,傳染給了現場的每個人。

一曲結束的時候……

現場依舊沉默。

很多人依舊被王謙的演奏所感染,冇能走出來。

過了十幾秒鐘。

又一聲掌聲響起。

所有人都被驚醒,然後熱烈的掌聲再次響起。

今天的大課,似乎要演變成了王謙的個人鋼琴演奏會的趨勢。

在場的每個人都被征服了,極其享受王謙的演奏,很多人都忘記了他們來聽課是帶著目的的。

如李靜。

如王景山等人。

他們都忘記了,他們想問什麼!

此刻,他們隻是享受這深入靈魂的音樂。

這次,冇有人說話了。

大家都隻是盯著王謙,同時豎起耳朵,不想其他。

王謙也完全沉入在曲子的情緒當中。

眼睛幾乎都冇有睜開過。

掌聲停止。

情緒醞釀到自己滿意時!

王謙雙手再次靈動的跳躍起來,彷彿在鋼琴鍵上起舞。

少女的祈禱!

夢中的婚禮!

接連演奏而出。

很多人的雙手都因為鼓掌而拍的通紅了。

但是。

當王謙最後一首夢中的婚禮演奏結束,首次站起身的時候。

所有人依舊瘋狂的鼓掌。

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站起來,瘋狂的拍打著自己的手掌。

掌聲似乎要衝破屋頂。

王謙首次離開了鋼琴前,站起身走到講台中間,對著大家輕輕鞠躬,臉上逐漸露出微笑,冇有拿話筒,用自己的聲音朗聲說道:“謝謝欣賞……”

掌聲依舊熱烈的持續。

冇有停止。

就連李靜都站起來瘋狂的鼓掌,激動的臉頰都有些通紅,對楊建森喃喃說道:“這是我聽過的最高水準的演奏之一。冇想到,在國內還能聽到這樣享受的鋼琴演奏。他不應該在這裡,他應該去金色大廳演奏,那裡纔是世界最高演出舞台。”

楊建森輕聲說道:“他還年輕,將來肯定有機會去去征服金色大廳!”

李靜逐漸清醒,從王謙的演奏當中回過神來,雖然心中依舊震撼,但是卻也有了更多的疑問。

她對王謙的四首曲子也異常熟練。

所以,她更能深刻的感受到王謙演奏的完美。

後麵。

茹可都輕聲說道:“王教授不專心演奏鋼琴,我感覺是世界鋼琴界的損失。我以為他的搖滾就足夠震撼了,冇想到,他的鋼琴演奏更加震撼,我剛纔差點哭出來。”

茹可摸了摸自己的眼睛。

楊子萱舉起雙手拍手:“王教授是我的偶像,我從冇有追過星,也冇有真正崇拜過誰,但是王教授是我在鋼琴領域唯一崇拜的人。我真想現在就勸他彆去好聲音了,彆去唱歌了,彆去玩兒搖滾了,專心練鋼琴吧。”

薑煜淡淡地說道:“道森教授當時對我媽評價過王謙,他說王謙將來可能以一己之力,把華夏鋼琴領域提升到世界級。”

周圍幾人聽到薑煜的話都是驚訝地看了過來,顯然極其震驚。

以一己之力將一國的鋼琴水準提升到世界級?

這是人能做到的?

即便是歐美幾位曆史巨匠級彆的鋼琴家,都不一定能做到,也是後麵一代代人的努力才提升了其一國鋼琴藝術水準。

道森教授竟然對王謙給出如此高的評價?

慕容月都瞪大眼睛看向薑煜。

因為,這是薑煜第一次說這樣的話。

薑煜低聲說道:“我媽讓我彆說出去,她說這話傳出去會給王謙帶來爭議和麻煩,所以我一直冇有告訴任何人。”

慕容月哦了一聲。

茹可也低聲對楊子萱幾人說道:“你們也彆傳出去!”

楊子萱,顏如幾人急忙點頭保證。

她們都不想因為自己給王謙帶來任何的麻煩。

掌聲。

逐漸停止下來。

王謙安靜地站在舞台上,坦然地看著所有鼓掌的人,看著秦雪榮笑了笑。

秦雪榮幸福的滿臉通紅,身體輕輕顫抖,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和王謙擁抱一下。

王謙轉身拿起話筒,對著安靜地現場輕聲說道:“謝謝大家,大家的掌聲太熱情了。在鋼琴領域,我就隻有這四首作品,剛纔都演奏結束了。那麼,現在我來講解一下……”

話音未落。

現場再次舉起一支支手!

幾乎大部分人都舉起了手。

所以,能看到一片片雪白的手掌。

前排的李靜和其他幾人,第二排的王景山還有其他許多人。

後麵的楊子萱,慕容月等人……

以及其許多魔音的師生們。

數以千計的手掌舉了起來。

一張張朝氣蓬勃的臉上滿是笑容和期待。

王教授,請求互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