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69.鋼琴領域的大事,千軍萬馬齊聚魔音。(求訂閱)

-

楊建森打電話回學校通知自己接到了王謙,並且王謙答應了講一節課之後。

魔音很快就在自己的官方網站上將這則訊息公佈了出來,同步公佈到了微博平台的官方賬號上,以及抖約等官方賬號上。

“今日本校邀請了國內知名鋼琴家、作曲家,王謙王教授到本校鋼琴係講一節公開課,請鋼琴係各位師生下午提前半小時準時到大禮堂上課。因為空間有限,能容納的人數有限,校外人士先需先行前來校內登記報名。”

很簡單的一則通告。

但是。

卻是引起了一片熱議。

因為。

這是王謙第三次到大學講課。

關於音樂的課,有兩節。

第一次是在魔音的國際交流課上,講了差不多兩節課。

引起了非同一般的反響。

在魔音釋出了三首曲子,致雪榮,魔都進行曲,少女的祈禱,震驚國內整個音樂界,也隨之震動了國際音樂界。

這三首曲子也成為了現在國內幾乎每個會鋼琴的人都必學的曲目。

魔音也因此在國內音樂界,乃至是國際上都露了一把臉,讓國際上許多知名音樂家和音樂名校都知道了魔音的存在。

魔音的國際知名度大大提升。

第二次!

王謙到西湖市被浙音鋼琴係邀請講了一節課。

這一節課,是王謙真正成名之後講的一節公開課,所以當時引起了諸多關注和圍觀。

王謙也是在這節課上,真正的證明瞭自己在鋼琴領域內的實力,絕對妥妥的達到了大師級水準!

王教授這個稱呼,成為了實至名歸的稱呼。

許多人叫王謙為王教授,也是從這一節課結束之後開始的,認為其在鋼琴領域內,可以當教授了。

一首夢中的婚禮,在這節課上發表,再次震動整個國內音樂界。

這首曲子,也成為國內現在學習鋼琴的人,必學的曲目。

所以,魔音現在發的通告當中,稱呼王謙為國內知名鋼琴家,知名作曲家,也是冇有任何毛病的,鋼琴領域內的人不會有異議,即便有,在王謙的幾首曲子麵前也要暫時憋著。

當然,除了這兩節音樂課。

王謙還在浙大講了一節文學課!

這節文學課的影響當然更大。

因為,當時王謙的人氣更高,引起的關注和轟動也更大,還有諸多名人都前去圍觀聽課。

那一節課,將王謙的文學才華,書法水準,徹底展現在了世人麵前。

幾首詩詞,幾黑板的瘦金體書法字體,幾乎成為了浙大最近二十年來最高光的時刻。

硬筆書法,和軟筆書法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但是,卻不妨礙很多書法愛好者跑去浙大觀摩學習王謙的黑板硬筆書法字體。

而這節課之後!

王教授的稱呼,成為了所有人公認的稱呼。

浙大曾經邀請過王謙在浙大擔任教授的訊息,也不知道怎麼傳播了出去,而且還被王謙拒絕了。

所以,王教授的稱呼,更加冇有人去質疑。

即便是好聲音的四位導師,見到王謙,都會儘量叫一聲王教授。

如劉勝男,在浙大見到王謙都稱呼王教授。

他們都叫的心悅誠服,發自內心。

這次,魔音再次邀請到了王謙去鋼琴係講課。

並且,發出了公開的通知。

極短的時間內就被校內師生知道了,紛紛轉發點讚,並且表示了最大的期待。

“哇,終於等到王教授到我們學校講課了?上次王教授來我們學校講課是假期,我錯過了,冇想到這學期還等到了一次,太興奮了。”

“王教授是我的偶像,他的四首曲子,我練習了一個多月了,越彈越喜歡。”

“還午休什麼?我不休息了,現在就想聽王教授的課。”

“哈哈哈,我昨天還和老師說這件事,老師說要等王教授來講課,至少下學期了。冇想到第二天就來了,太驚喜了。”

“還是咱們魔音有麵子,王教授現在這麼忙,都給邀請來了。”

“王教授是魔都人,當然照顧魔音了,要不王教授就在咱們魔音常駐吧,每週一節課,我絕對不缺席。”

“我現在就去占座……”

“隻能鋼琴係的學生才能去聽課嗎?我聲樂係的,能去嘛?”

“我管絃係的,我也想去聽聽王教授的課呀。”

“我是作曲係的,我想向王教授請教一下作曲方麵的問題,我能去聽課嗎?”

……

訊息一傳開,不隻是魔音鋼琴係的學生,整個魔音其他所有院係的學生都想來聽王謙講課。

而且,經過一番傳播。

魔音官微的這則訊息也迅速火了起來。

非常多的路人都紛紛轉發點讚發言。

“王教授還有時間去魔音講課?有那時間,給我們再發一首新歌不好嗎?”

“魔音麵子真大。”

“魔音?為嘛不是浙音?王教授在西湖市這麼久,浙音在乾嘛吃的?為什麼不再邀請王教授?”

“期待王教授的講課,有網絡直播嗎?”

“我想去魔音聽王教授講課,在哪裡報名登記?”

“王教授回魔都了?求海底撈偶遇。”

“王教授,趕緊再開兩家海底撈分店,我連續半個月都去排隊,都冇吃上,太難了。”

“根據王教授講課的一貫風格,這次是不是還會釋出新的作品?期待!”

“大家說,這次王教授還會釋出新的鋼琴曲嗎?”

“期待……”

……

諸多路人和王謙的歌迷粉絲們都知道了這個訊息,一下子傳播開來,再次登上了熱點榜單前幾。

而且,是一下子有兩個熱門話題上榜了。

第一個,就是王謙到魔音講課!

第二個,就是大家都在討論:王教授這次會釋出新的鋼琴曲作品嗎?

參與討論的人數超過百萬。

縱觀王謙三次講課的經曆。

每次講課,王謙都會有新作品釋出出來。

並且每次釋出的作品,都是絕對的佳作,都會引起轟動,得到高度認可。

所以,大家對這次王謙的講課也是尤其的期待。

期待王謙對幾首鋼琴曲的講解,以及對音樂的講解。

同時,最期待的還是,王謙是否還會如之前幾節課一樣,在這節課上也會發表新的作品?

薑煜和慕容月兩人看到手機上的這些新聞的時候,都傻眼了。

王謙怎麼跑去魔音上課了?

如果她們早知道王謙會去魔音上課的話,她們肯定也會跟著兩人一起去的呀,哪怕當燈泡也無所謂。

王謙的音樂課,哪個學習音樂的人會錯過?

慕容月和薑煜兩人幾乎和王謙也是朝夕相處的,所以更加知道王謙在音樂上的造詣有多深,更加不可能錯過王謙的課。

慕容月馬上拿出手機給秦雪榮打了過去。

而薑煜的手機也是馬上響了起來,是老媽何主任打來的。

薑煜走遠一點接通了,電話裡馬上傳出何主任的聲音:“薑煜,王謙怎麼會答應魔音的講課?你怎麼冇做提前給我說?”

在何朝惠的理解裡,這種大課,肯定是提前聯絡準備的。

不可能倉促馬上就開始。

那麼,薑煜肯定是知道的!

薑煜無奈解釋道:“何主任,我也不知道。王謙上午和雪榮一起回魔都了,那時候還冇說起要去魔音講課。而且,他們回魔都,隻有我們知道,然後就是你知道,魔音的人可能都不知道!”

何朝惠沉默了一下,然後稍顯苦澀地說道:“楊建森給我打了電話,聊起了王謙,我給他說了王謙回魔都了。”

然後!

母女兩都沉默了一下。

兩人都知道問題出在那裡了。

這節課,可能還真的是倉促開始的。

接著,薑煜淡淡地說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和小月馬上定最快去魔都的車,不和你說了。”

何朝惠也說道:“好吧,我現在也定去魔都的機票。”

薑煜:“你再快也趕不上王謙的課了。”

西湖市最快去魔都,半小時就能到,加上坐汽車的時間,一小時左右就能到魔音,應該還能趕上王謙下午的課。

而何朝惠要從京城來魔都,要做飛機,最快也要下午去了。

何朝惠:“我見見王謙也好,想和他談談。”

薑煜嗯了一聲,冇多問。

她知道老媽想和王謙談什麼。

無非就是想邀請王謙去央音講課的事情。

老媽經常讓她幫忙邀請王謙去央音。

薑煜也就提了一兩次,但是冇有每次都說。

而這次,魔音搶先邀請了王謙去講課。

央音徹底落在最後了。

王謙是央音,魔音,浙音,三所學校共同的教授,在三所學校的鋼琴係共同任職!

但是,王謙現在已經在魔音和浙音分彆講了一次課,在國內鋼琴領域可謂引起了地震一般的反響。

外界人士不知道,也冇感覺。

但是,何朝惠作為央音鋼琴係主任,清楚地知道,現在國內鋼琴界正在發生著變化。

而變化的源頭,就是從王謙第一次在魔音講課,發表三首鋼琴曲開始的,隨後在浙音講課再次發表一首夢中的婚禮,引起了更進一步的變化。

不隻是幾首曲子,而是王謙在課堂上講解的諸多知識和理念,都影響著現在國內的鋼琴領域的發展。

王謙講課的視頻,幾乎成了國內所有音樂高校所有鋼琴老師和學生必須看的講課資料。

身在京城,皇城腳下。

何朝惠更加知道,上麵有意要扶持國產音樂,以此宣揚自主文化,樹立文化自信心。

當然不是支援現在的那些流量歌手們,也不是抄襲氾濫的網絡歌手!

支援優質的流行音樂,和國內的古典音樂!

這兩項,王謙都占據了。

所以,何朝惠估計最多兩三年內,王謙現在的四首鋼琴曲,就必定會上教材,還會上國家推薦曲目等等。

於是,何朝惠更加迫切地想要邀請王謙去央音講課,一個是貼合上意,還有一個就是證明一下央音在國內音樂藝術領域的地位和水準,最後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就是,拉攏和王謙之間的關係,最好能將王謙留在央音!

當然,何朝惠知道,將王謙留在央音的想法就是癡人說夢。

所以,隻是她的一個幻想而已。

她現在想做的,就是和王謙見一麵,拉攏關係,然後聊聊去央音講課的事情。

母女兩掛了電話。

都迅速啟程前往魔都。

薑煜馬上給自己和慕容月訂車票,剛好半小時後有一趟去魔都的高鐵,應該趕得及,立馬定了兩張票。

慕容月掛了電話,看向薑煜笑道:“薑薑,小雪說,是你告密的。她和王謙剛走出車站,就被魔音楊主任帶著學生堵住了,太熱情,根本冇辦法拒絕,隻能一起去了魔音。楊主任說,是你家何主任告訴他王謙去魔都了……”

薑煜苦笑道:“我已經知道了,何主任還埋怨我呢。不說這些了,我們快收拾一下出發吧,不然趕不及了。王謙這傢夥,平時給我們講的時候,我總感覺他有所保留,希望他這次講課能給我們驚喜。”

慕容月拍手:“好,到時候我們舉手提問……”

……

陳曉雯剛剛結束了上午的錄製,坐在錄音室門口吃午餐,一邊拿出手機看看。

孫晶正在不遠處和公司的人溝通!

“好的,老總,你們放心,我一定照顧好曉雯。一切資源,都會優先給她,她需要什麼,我也會第一時間彙報給你們,絕對不會給她拖後腿。”

孫晶鄭重地說道:“現在曉雯正忙著創作,不想分心,所以就不和您說話了,老總再見!”

掛了電話。

孫晶快步來到陳曉雯身邊坐下來,也端起一份盒飯吃了起來,低聲說道:“曉雯,公司那邊又叮囑了一遍,說你有什麼需要的,一定不要和他們客氣,直接提要求就可以了。”

新公司還在籌備,孫晶暫時還是在京華娛樂,借用京華娛樂的資源捧紅陳曉雯。

陳曉雯小口吃著素菜,手機盯著手機螢幕,輕聲說道:“冇什麼需要的,孫姐,你現在通知大家,今天下午不用上班了。”

孫晶楞了一下,有些詫異,因為這兩天陳曉雯非常的專注和忙碌,接下來幾天的工作計劃都定好了。

今天下午突然停工了?

孫晶驚訝問道:“曉雯,怎麼了?累了?休息一下也好。”

陳曉雯搖頭,看了孫晶一眼:“孫姐,幫我訂一張最快去魔都的車票,我要現在馬上就去魔都。”

孫晶放下了飯盒,瞪大眼睛盯著陳曉雯,擔心地問道:“曉雯,出什麼事了?”

她以為是陳曉雯家裡出事了,但是一想,陳曉雯是京城人,魔都能出什麼事?

陳曉雯將手機螢幕給孫晶看了一下:“我隻是想去魔音聽聽王教授講課,這是王教授第三次開音樂課。這節課,我不想錯過,可能會對我有啟發和幫助。”

陳曉雯一直對王謙的音樂水準很是推崇,聽王謙的音樂,都是以學習的態度為主,每次見到王謙,也顯得比較尊敬。

所以,她不想錯過王謙的這節課。

停工半天,不算什麼。

孫晶看了看微博新聞,明白過來,當下不再多問,直接說道:“好,我馬上安排!”

轉身就對助手喊道:“馬上定兩張去魔都的車票,要最快的!”

……

徐笑笑剛剛從學校回來,結束了今天的課程。

習慣性的拿出手機第一時間看了看王謙的微博動靜。

閒暇時候,練練書法,練練鋼琴,關注王謙的動態,就是徐笑笑的生活。

但是,她現在看到了很多人都在討論王謙要去魔音講課的訊息。

徐笑笑剛進門,準備換衣服呢。

看到這個訊息,停下了換衣服的動作,穿著校服,立刻出門,用手機買了一張最快去魔都的車票!

“王教授去魔音講課,為什麼不提前通知呢?”

徐笑笑臉上帶著奇怪,不過更多的是期待。

……

鮑家街99號樂隊正式成立。

樂隊今天也正式進入了工作狀態。

茹可一大早就帶著大家去約好的錄音棚內開始排練!

排練的第一首歌,就是茹可這幾年來自己創作的歌曲之一。

既然王謙和陳曉雯都證明瞭原創的成功。

那麼,茹可也不甘示弱,也要用自己的原創作品打開局麵。

所有人的熱情都極其高漲。

並且,也非常喜歡茹可這首歌。

再加上,大家的水準都冇有退步。

所以,排練的異常順利!

中午吃飯的時候。

楊子萱突然大叫道:“我要去魔都。”

顏如吃著飯,給了個白眼:“你鬼叫什麼,去魔都乾什麼?”

楊子萱:“你們自己看熱點新聞,王教授去魔音講課了,下午開課!我現在買車票去,可能還趕得及。”

幾人一愣,都迅速拿出手機看了看。

的確有這樣的訊息。

雖然,王謙的微博上冇有說。

但是,這是魔音官方宣佈的訊息。

那是肯定冇假了。

茹可有些意動,輕聲說道:“那,咱們下午的排練取消,大家一起去魔音聽課吧。老楊,你訂票,我給魔音認識的人打個電話,提前要五個座位。”

楊子萱興奮道:“好嘞!”

顏如,朱琪琪,熊佳三人也都略顯興奮,當下馬上收拾起來,準備出發去魔都。

她們都是央音高材生,自然知道王謙這個央音教授的水準絕對不是作假,水準絕對值得期待。

所以,值得她們一起去聽聽。

…………

王謙即將在魔音講課的訊息,熱度越來越高。

很快就要有問鼎的趨勢。

讓兩個流量明星炒作緋聞宣傳新作品的新聞,再次岌岌可危。

很多人明星藝人都轉發點讚發言了。

王婧喻:“可惜,我在西湖市有事走不開,不然一定不會錯過王教授的音樂課。”

秦涵:“王教授音樂課堂又開課了,這次有驚喜嗎?”

劉軍華:“王教授,為啥不來央音呢?央音人民歡迎你。”

崔文鋒:“每次看到王教授在鋼琴領域的成就,我都感覺很魔幻。因為,他是個搖滾人。”

……

劉勝男:“可惜,去不了了!”

……

雪漫:“哇哦,期待,期待!王教授的音樂課,最是期待了。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一首和夢中的婚禮一樣好聽的曲子問世呢?”

……

李青瑤穿著很普通的休閒裝,頭髮紮成了馬尾,留了一點空氣劉海遮住了額頭,走出去如同一個大學生一樣,透露著青春的氣息。

不過,李青瑤還帶了一個口罩,將自己的大半張臉都遮了起來。

但是,她的臉太小了,普通大小的口罩在臉上掛不住,隻能將耳朵上的繩子稍微處理了一下,讓其變短了一點,才能掛在臉上,遮住了麵容。

冇有開車,出門打了一個車,李青瑤對師傅說道:“去魔音!”

車子迅速開往魔音。

……

王謙還不知道自己去魔音講課的訊息引起了多大的熱議。

他和秦雪榮一到魔音,就被楊建森和幾位老師領導迎接進去吃飯了。

非常的熱情。

一桌子家常菜,但是卻都很是精緻。

味道非常棒。

絕對的頂級大廚手藝。

幾位領導也知道自己和王謙,秦雪榮幾個年輕人有些談不來,所以說了幾句之後,就告辭離開。

隻留下了楊建森,和鋼琴係的兩位年輕教授,以及一位學生會的乾部在這裡。

兩位年輕教授,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多歲的年紀,男的叫張華畢業於央音,女的叫李靜畢業於北美排名世界十幾的古典音樂名校。

兩人是魔音年輕一代教職工當中的代表著。

張華代表的是國內畢業的年輕鋼琴一代。

李靜代表的是國外畢業的年輕鋼琴一代。

所以,兩人的理念稍微有些不同,但是在校內,李文靜的地位是高於張華的。

而學生會的乾部,則是上次王謙在魔音講課的時候,主持人之一,同樣是鋼琴係的,名叫郝佳歡。

再加上楊建森。

就這麼幾個人了。

李靜說的比較多:“王教授,上次你來我們魔音講課的時候,我剛好去歐洲巴黎音樂學院交流學習去了,錯過了你上次的精彩講課,一直是我的遺憾。你上次講課的視頻,我反覆看了很多遍,還把你演奏和講解的一些細節剪輯出來當做講課素材,給學生們講解,學生們非常喜歡!”

雖然畢業於世界名校,李文靜在王謙麵前也很是低調謙遜,說話之間對王謙表現出了推崇。

王謙客氣地說道:“李教授客氣了,其實不用我來,你和張教授就足夠了。等會兒我講課的時候,有什麼說的不對的地方,你們彆笑話我。”

這話,王謙是真的有點慫。

每次到這種高校講課。

他比較慫。

害怕出醜,害怕露餡。

畢竟,他本人兩世為人,都不是真正正兒八經的名校生。

更彆說給名校講課了。

如果不是趕鴨子上架。

他是真的不想來。

張華微笑道:“王教授果然是出了名的謙虛。我想,我們學校冇有幾個人有資格笑話王教授。我很期待王教授今天的講課。我聽說,王教授的幾首曲子,在北美那邊已經有很不錯的名氣了。”

李靜點頭道:“是的,我聽說,泰勒的演奏會,演奏了王教授的幾首曲子,引起了北美鋼琴界的震動,很多人都表示了推崇。”

李靜仔細看了看王謙,然後說道:“不過,北美那邊也有很多人對王教授表示了質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