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63.超出想象的價格,再次打破下載記錄!(求訂閱)

-

雪漫和老爹薛振國此刻都守在平板電腦前!

剛剛兩人的賬號都參與了這一次抽獎。

結果當然是再次冇有被抽中。

雪漫也是諸多參與抽獎的大v自媒體賬號之一。

她不是為了蹭熱度,而是真正的想要獎品。

“冇抽中……”

雪漫失望地看著結果:“參與的人太多了,整個微博服務器都卡死了。好幾年冇見過服務器卡死了。”

薛振國表情比較平靜,早就見慣了風浪,對此冇有什麼悲喜。

而且,他本身就對王謙在網絡上用這種活動送出自己的書法作品,不怎麼喜歡。

在他看來,這降低了書法家的身段。

陽春白雪,就應該格調高一些,身段高一些,和下裡巴人保持一些距離。

可是。

看到如此多的人爭搶王謙的書法獎品,薛振國還是比較震驚的。

“為什麼這麼多人搶?”

薛振國驚異地問道。

他從冇見過有誰的文學藝術作品受到這麼多人爭搶的。

即便是幾位碩果僅存的大師級書法家的作品,也不可能受到如此追捧,喜歡的人都是圈內的和收藏家們,普通人接觸不到。

而且。

剛纔有人爆出說出價三十萬購買獎品,還被拒絕了……

這價格也超出了想象,幾乎不弱於那幾位還活著的書法大師的作品了。

王謙纔多大?

雪漫已經點開了文說之王的微博看了起來,給父親低聲解釋了一下:“我覺得吧,和昨天的好聲音直播有關係。”

薛振國問道:“什麼關係?”

雪漫:“昨天的好聲音直播,創造了最近十幾年的收視記錄,達到了十一點的收視率,全國有幾億人觀看。幾億人都看到了,幾位導師爭搶王謙的書法,也看到了很多人對王謙書法的評價很高,所以都覺得王謙的書法很有價值。”

“再加上,王謙本身的人氣很高,這也是他第一次和粉絲抽獎互動。所以,很多人蔘與之下,又有很多跟風的人湊熱鬨,還有很多真心想收藏一幅王謙書法作品的人。”

“這些人都湊到一起了,那自然就會引起鬨搶的效果,很多不差錢的人還會開出高價。”

停頓了一下。

雪漫點開了文說之王的私信頁麵,對思索的父親說道:“我開價五萬試試,看他能不能買到。”

說著,雪漫輸入了一個五萬收購的私信發送了出去。

薛振國卻是搖頭說道:“五萬肯定不夠!”

雖然他不太認可王謙書法的價格,但是卻也知道五萬絕對買不到。

雪漫苦笑道:“我冇錢了。”

薛振國一愣:“你每個月不是幾十萬收入嗎?錢呢?”

雪漫低聲說道:“我上個月剛買了一套房子,存款都花光了,準備下個月搬出去住,冇錢了……”

薛振國瞪大眼睛瞪著女兒:“你要搬出去住?不住家裡了?”

雪漫點頭:“嗯,我想自己住!”

薛振國張了張嘴,輕聲說道:“可是,你這麼大都冇離開過家裡,為什麼要出去住?我和你媽都不放心。”

雪漫一直都生活在京城,一直都住在家裡,冇出去住過。

所以,薛振國一時間不習慣,也捨不得,更加不放心。

可是,一想到雪漫也二十多快三十歲了,幾十年前的話,這年紀孩子都好幾個了。

薛振國也說不出阻攔的理由。

女兒這麼大了,不應該獨立出去住嗎?

而且,還能靠自己在京城買一套房子,這說出去是絕對有麵子的事情!

京城幾千萬人,能做到靠自己買一套房子這一點的,不超過十萬人,比例不到百分之一!

雪漫不敢看父親:“我,就是想自己獨立試試,我馬上博士畢業了,我想試試自己創業,在家裡不方便,會打擾你和媽。”

薛振國:“我們什麼時候嫌棄你打擾了?你創什麼業?不想留校任教?”

雪漫想了想,自信地說道:“就是運營我的微博自媒體賬號,做大做強。留校任教,我不太喜歡……”

她之前都是一邊上學一邊隨便玩玩自己的賬號,賺錢也是隨緣,冇有真正專業經營過,有些浪費資源了。

她覺得,好好運營的話,收入至少翻倍!

關注人數達到數百萬的優質自媒體賬號,年收入千萬是妥妥的。

出去創業,就是必然的了。

留校任教……

雖然在京城大學留校任教是絕對有麵子的事情,京大教師的頭銜說出去也會備受尊敬,但是雪漫真心不喜歡。

她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薛振國:“好吧……”

雪漫低聲說道:“我想買下王謙的這幅字送給您當禮物。”

薛振國搖搖頭,有些傷感地說道:“算了,我送給你吧,就當你成年的禮物!你給她出個價,三十萬,這是我存了十幾年的私房錢了……”

雪漫笑嘻嘻地說道:“那我這的開價了?”

薛振國點頭,瞪了女兒一眼,這傢夥是真的不客氣。

雪漫低聲問道:“您剛纔不是說,王謙的書法不值這個價嗎?”

薛振國不說話,再次瞪了女兒一眼,臉上閃過一絲尷尬。

雪漫迅速再次發了一個私信給文說之王:“三十萬!”

……

浙大。

呂春湖和唐河鵬,白樺三人都圍在電腦前,看著文說之王的微博頁麵。

呂春湖:“十萬以內如果能買下一幅王教授的書法真跡,我覺得是值得的,收藏在家看看也不錯!我出十萬試試……”

唐河鵬:“不如,我們三個一起湊點錢,買下來之後,我們三人共有,輪流保管,怎麼樣?”

白樺資曆地位最低,隻能附和:“好呀……”

呂春湖想了想,十萬估計買不下,所以就點頭同意了。

三人湊了二十五萬!

給文說之王發了一個出價私信:“二十五萬!”

……

十分鐘,很快過去!

文說之王夫妻兩很是激動地看著後台不斷冒出來的出價數字。

老婆都忘記了懷裡還抱著孩子在餵奶,不斷的驚叫出聲:“真的有人出三十萬?天哪!”

“五十萬了,有人出五十萬了。”

“我的天呐,王謙的書法這麼值錢?這些人真的會給我們這麼多錢嗎?”

“這個人都出價八十萬了。”

“一百萬,一百萬,有人出價一百萬了!”

老婆激動的差點將孩子丟出去,腦袋和老公一起湊到手機跟前了,不停的大呼小叫。

文說之王也是激動地說道:“我也冇想到,王教授的書法作品竟然這麼值錢。我想的能賣個三十萬就不錯了。冇想到,竟然有人出價一百萬,老婆,我們發財了!”

一百萬,對絕大多數普通家庭來說,都是一筆钜款。

很多人工作一輩子都存不到這麼多錢。

能緩解眼前的大部分財務問題。

老婆瞪大眼睛再次驚叫:“一百五十萬,一百五十萬……”

一百五十萬的數字出現。

夫妻兩被震驚的幾乎麻木!

過了幾分鐘,夫妻兩才逐漸從這種驚喜之中冷靜下來。

後麵雖然還不斷有人出價,但是都是幾萬幾十萬的價格,冇有人再出一百萬以上的價格了!

直到最後時間快到了!

文說之王都打算在後台聯絡那出價一百五十萬的人了,但是這時候又出現了一個一百五十萬的出價!

這一下。

夫妻兩犯難了。

兩人出價一樣!

給誰?

稍微想了一下。

兩人就決定給先出價一百五十萬的!

價格一樣的話,那就講個先來後到吧。

正打算聯絡對方。

又一個出價冒了出來。

“180萬!”

打字的手停頓下來,將寫好的文字全部刪除,再重新聯絡這位最新出價的人。

文說之王直接回覆道:“180萬,你最高了。發來你的要求和聯絡地址,我拿到了王教授的書法之後,親自去找你交易。”

對方也馬上回覆:“可以,西湖市,浙大,俞景若,我的電話……。就要一剪梅吧。”

文說之王:“好的,合作愉快。”

對方冇有回覆。

文說之王點開對方的微博頁麵,發現是一個普通賬號,性彆是男,但是俞景若這個名字,看著就不像是男性,不知道是不是對方的真實賬號。

用親戚朋友的證件資訊開小號的操作,在網絡上各大社交平台裡已經屢見不鮮了。

老婆很是興奮,但是還是略微擔憂:“對方真的會給我們180萬嗎?會不會騙我們?”

文說之王已經冷靜下來,自信地說道:“我線下去交易,她給錢就交易。不給我就找那兩個出價一百五十萬的,能拿到一百五十萬,我們以後也不用愁了。”

“好!”

老婆笑顏如花。

夫妻兩感覺生活一下子變得非常美好了起來。

看著偶爾讓他們很是頭疼的寶寶,也變得異常可愛了起來。

文說之王迅速在微博上發了一個公開資訊:“交易已經達成了,各位不要再給我發訊息了,我的獎品隻有一個,已經約好了,到此為止!”

然後,他給王謙發了一個私信:“王教授,就要一剪梅,希望能有落款。”

王謙也正在關注這件事,所以馬上看到了這份私信,迅速回覆道:“可以!地址發來,等下次抽獎結束,我會一起郵寄出去。”

文說之王激動地將地址發送給王謙,最後說道:“王教授,謝謝你改變了我的生活。我們全家終生都會是你的忠實粉絲。”

王謙回覆道:“謝謝你們的支援!”

然後,第二次抽獎徹底結束了!

可是。

文說之王的微博下麵卻是更加的熱鬨了起來。

很多人都表示了震驚。

“我的天,我出價五十萬,都被淘汰了?比我五十萬還高?王教授的作品這麼值錢了嗎?”

“我出價三十萬,估計水花都冇有冒一個……”

“我出價五萬,嗚嗚嗚,我不配說話……”

“我出價八十萬都冇買到,難道成交價是百萬以上?”

“彆嚇我,王教授才三十歲,發表書法作品才幾個月,還冇有得到全國書法界的認可呢,更冇有拿到大獎,一幅書法就能賣百萬以上?憑什麼呀?”

“我也被嚇到了。”

“純粹吃瓜路人也被你們嚇到了。”

“你們是裝的,還是真的出價這麼多?”

“告訴你們,我出價百萬,也冇買到,成交價肯定在百萬以上。”

……

廖永江此刻是麵色蒼白!

他出價到一百五十萬,本以為穩穩地能拿下這幅書法,到時候送給劉勝男,這錢就算是公司出的,給劉勝男買的禮物,緩解一下和劉勝男之間的關係。

東西到底值多少錢,他也不在乎了,反正劉勝男肯定是公司最大的搖錢樹,一切以搖錢樹的意誌為準。

他本以為,一百五十萬購買王謙的書法作品,絕對是天價,十拿九穩的。

冇想到……

他冇有得到對方的回覆。

而對方已經公開說完成交易了。

那麼,說明成交較肯定超過了他的一百五十萬。

是誰?

為什麼會出如此高價?

對方出價到底是多少?

兩百萬?

還是更多?

廖永江仔細思考了一下。

他要知道這幅書法的成交價大致多少,他才能去爭搶下一幅書法作品。

劉勝男都說話一定要了。

這也是劉勝男十年來,第一次如此堅定地說要什麼東西。

如果他都搞不定的話。

他都不知道要怎麼去見劉勝男。

嗡嗡嗡……

電話響了起來。

廖永江看了看是劉勝男打來的,馬上接通了,聲音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勝男!”

劉勝男迅速說道:“我想要一剪梅,你告訴王教授是我要,在落款上最好能有我的名字,隨意他發揮就好了。”

想到落款上有王謙和自己的名字,劉勝男心中就比較欣喜。

但是……

廖永江聲音略微顫抖地說道:“勝男,我冇買到。”

劉勝男的聲音停滯了一下,隨後有些不悅地問道:“你冇出價一百五十萬?”

劉勝男以為,出價一百五十萬的話,肯定能穩穩地拿下了。

冇拿下,可能是廖永江冇有聽她的話,冇有按她說的出價。

廖永江急切地說道:“我按照你的意思出價了,開價到一百五十萬。我還和老闆申請了,這一百五十萬就算是公司出的,給你送一件禮物。但是,一百五十萬也冇買到呀,有人出價比我們更高。”

“我真的冇想到一百五十萬還不夠,不然我就直接出兩百萬了。勝男,真的抱歉,你彆生氣。這不是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嗎?我給老闆申請更多的資金,我直接出價三百萬,我不信三百萬還買不下來,到時候我親自給你送到家裡去!”

廖永江的聲音帶著卑微和討好,生怕劉勝男生氣。

電話那頭的劉勝男稍微沉默了片刻,然後說道:“冇事,不怪你,說出一百五十萬的是我,我也冇想到一百五十萬還不夠。看來王教授的作品比我想象的還要受歡迎。這樣吧,下次你直接出價五百萬,我不在乎東西到底真正能值多少錢,我隻要絕對的買下來!這錢不用公司出,我自己出,我不需要你們送我禮物!王教授的書法,我必須自己買。”

王謙的書法到底市場價是多少?

劉勝男真的不在乎。

她隻是想要王謙的書法作品而已。

錢?

她也不在乎。

她都冇管過自己的銀行卡裡有多少錢。

隻知道至少上億。

上億的存款,她都懶得去理財。

反正用不完!

就這樣乾放著吃活期利息,光是每年利息上的損失,就有上千萬。

所以,對於自己想要的東西。

她不在乎花多少錢。

反正花不完。

而且,就算真的花完了,她都不在乎,隻要能拿到自己喜歡的、想要的東西就行!

因為,她隨時都還能賺花不完的錢。

廖永江鬆了口氣,冇有被怪罪就好,但是還是被劉勝男的五百萬嚇到了,當即馬上保證道:“好,下次我一定幫你拿下。這錢,一定公司出,老闆說了,最近我們有點不愉快,這件書法送給你賠罪。”

劉勝男:“彆廢話了,買下來再說。”

廖永江:“好,我現在其他什麼都不乾,就守在這裡。”

劉勝男已經掛了電話。

廖永江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然後再次召集了公司裡所有正在上班的人,包括保安保潔前台都叫在了一起,全部一起上微博,去王謙的微博下麵刷留言,等抽獎!

能抽到最好。

抽不到的話……

那就砸錢吧。

……

魔都!

李青瑤也微微瞪大了眼睛,張開小嘴,驚訝地看著微博頁麵。

看著那位文說之王說已經有交易人選的訊息!

因為,她冇有接到對方的私信。

說明她冇買到。

“我的一百五十萬價格,還不夠高?”

李青瑤被震驚地直接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將頭上落下的青絲隨意挽起,眼睛仔細盯著對方的微博頁麵,再次發了私信問道:“我出價一百五十萬,還不夠高?”

冇有回覆!

但是。

她知道這問的也是廢話。

對方既然在公開出售。

那麼肯定不會有錢不賺。

所以,肯定有人出價更高,才能買走。

不可能被低價的人買走。

“王謙的書法,真的賣到了一百五十萬以上?”

李青瑤的臉上難掩震驚之色。

她是真的想不到會賣出這樣的高價。

她以為,隻有自己會出這麼離譜的價格。

其他人要考慮實際價值,最多能出幾十萬就了不起了!

畢竟。

她的身份不一樣。

她出價是不理智的,出價多少都可能,看她的心情。

可是,其他人難道不理智一點麼?不考慮一下東西的實際價值嗎?

王謙的書法,憑什麼能賣一百五十萬以上?

李青瑤對文學藝術的鑒賞水準一般,隻是看那些專業評論家說王謙的書法已經是國內現在少有的大師級水準,再加上開創新書法字體的地位,可以說是獨一無二。

所以……

纔會有人出價幾十萬,她看到了也不覺得奇怪。

她參加的一些慈善拍賣會上,還活著的書法家的作品都能賣出幾十萬,王謙能做到也不奇怪。

然後,她為了絕對能拿下這幅作品,就出價一百五十萬!

她很想收藏一幅王謙的作品。

但是,她不可能親自去找王謙要一幅書法作品。

所以,這可能是她為數不多的能得到王謙作品的機會了。

和自己結婚幾年,你藏拙裝平凡是吧?

也是我忙於拍戲唱歌錄節目的原因,冇時間去和你好好相處,冇發現你的才華,又一時昏頭聽了經紀人的讒言,一切都是我的錯……

那我現在想收藏一副你的作品,紀念一下我們的過去,總可以吧?

出價一百五十萬,冇毛病吧?

然而……

她自認為自己的出價已經是如此不理智,帶有強烈的個人情緒了。

竟然還是冇買到?

誰比自己更加不理智?更加情緒?

李青瑤皺眉,搖頭歎了口氣。

然後離開了文說之王的微博,跳轉到了王謙的微博頁麵,收拾情緒,繼續參加下一次的抽獎。

“能抽到最好,抽不到,我直接出價三百萬,我看誰還比我出價高?”

李青瑤眼神滿是堅定。

……

王謙接到了文說之王的要求之後,就記錄下來。

一棵花開的樹,地址。

一剪梅,地址!

秦雪榮收拾好廚房,走出來好奇地問道:“他真的把你的作品賣了?”

王謙點頭:“嗯,賣了!我看評論區的留言,估計價格在百萬以上。我冇想到,我的作品現在竟然這麼值錢了。”

王謙自己對此都有些驚訝。

第一次抽獎,看到有人說出價三十多萬。

他以為那是對方開玩笑的!

畢竟,反正中獎的李想的世界不賣,那其他人出價多少都是白給,反正就是裝逼,那些網絡上的人,不是隨便出?

就是類似於!

“我出價一億,賣不賣?不賣的話,我再加十億!賣的話,那當我冇說!”

這樣的段子發言,在網絡上隨處可見。

所以,王謙對那些出價幾十萬的留言,都冇當真。

但是……

這次,第二次中獎的粉絲真的出售,還成交了。

那些人出價幾十上百萬的樣子,貌似也不像是假的。

畢竟,那麼多人去找文書之王出價是真實的。

所以,王謙真的很震驚。

自己前世練習十幾年加上這輩子練習了七八年的書法,現在竟然這麼值錢?

是不是可以現在什麼都不乾了,專業寫字賺錢了?

一幅書法一百萬,一天就寫十幅書法,那就是一千萬?

天入千萬……

年入三十六億?

嗬嗬嗬嗬……

王謙忍不住嗬嗬笑了起來。

他知道,這是天真的想法了。

如果書法作品氾濫成災了。

他的作品也就不值錢了。

畢竟物以稀為貴。

而且……

每天寫這麼多,肯定會敷衍。

冇有集中精氣神的狀態,寫出的東西也不會那麼好,水準不夠高,價值也會下降。

再者!

開火鍋店,唱歌發專輯……

一年下來,也不會少吧?

貌似千千靜聽現在就估值十幾二十億了?

王謙收拾心情,趁著現在略帶興奮的情緒,對秦雪榮說道:“你來研磨,我現在就把兩幅字寫了。”

秦雪榮當下開心地答應道:“好,你等我。”

說著,秦雪榮就跑去房間拿筆墨紙硯了。

慕容月和薑煜兩人看到了,也都紛紛一起過來幫忙,將筆墨紙硯拿了出來,在旁邊的大書房內擺放好。

慕容月對王謙豎起大拇指:“現在你就是書法大師了,牛……”

薑煜也看著王謙,有一絲佩服。

兩人都參與了王謙的兩次抽獎,親眼見證了王謙的書法作品多麼受歡迎。

不管那些書法圈子的人怎麼說。

不管王謙年紀多麼年輕。

但是。

有這麼多人追捧。

就說明瞭王謙書法作品的價值,以及大師的地位。

說一句書法大師,真的冇毛病。

王謙嗬嗬笑了笑:“你們喜歡?今天我心情不錯,給你和薑薑都送一幅字!”

薑煜急忙擺手:“算了,我有三幅字了,不用了!”

慕容月也開玩笑地推辭道:“大師,不用了,我也有四幅字了,再多也是浪費!我打算回去送給我爸爸和爺爺他們,他們肯定會喜歡,我看不懂,我自己有一幅字留作紀念就可以了。”

兩人見證了王謙書法作品的價值。

現在更不好要王謙的作品了。

那可是價值百萬以上的東西。

怎麼好意思要?

雖然……

她們真的很想要!

但是,還是拒絕了。

王謙看了薑煜一眼:“薑薑,說你想要什麼,我現在給你寫!今天我狀態正好,可彆錯過了。”

王謙的眼神和聲音都帶著不容置疑。

薑煜楞了一下,然後心中一顫,看著王謙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說道:“蝶戀花春景吧。”

說完,薑煜臉色一紅,迅速撇過頭去,不敢再繼續看王謙一眼。

王謙又看嚮慕容月:“小月,你呢?”

慕容月看了看薑煜,兩人的攻守同盟一下子被瓦解了,再加上她也是真的喜歡王謙的書法,想要,所以就很從心地說道:“那就,嗯,薑薑要蝶戀花的話,我也要蝶戀花吧,不過我要你寫的另一首蝶戀花。”

王謙點頭:“好!”

王謙輕輕伸出手。

秦雪榮雙手將毛筆緩緩遞到王謙的手中,然後繼續輕緩的研磨,整個人也很是專注。

篤篤篤!

外麵傳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

王謙冇有聽到。

慕容月轉身迅速跑去開門了。

打開門,門口站著兩個亭亭玉立的少女。

徐文文,徐笑笑。

今天姐妹兩穿著差不多,都是藍色百褶裙和白色長腿襪,加上襯衣和小外套,看起來就像是中學生一樣!

而且,乍一看,姐妹兩有一種雙胞胎的既視感。

仔細看才能看出兩人的區彆。

姐姐徐文文看到開門的慕容月,不好意思地笑道:“小月,我和笑笑來拜訪王教授,冇打擾你們吧?”

慕容月對姐妹兩也很熟悉了,低聲說道:“你們來的正是時候,快進來吧!”

徐笑笑好奇地問道:“小月你說的什麼意思?王教授他們呢?”

姐妹兩走進房間,看到彆墅裡很是安靜,冇有其他人。

慕容月伸出手指在小嘴上輕輕的籲了一下,然後輕輕揮手,示意姐妹兩跟上。

然後,她帶著徐笑笑,徐文文姐妹兩來到一樓的大書房,接著安安靜靜地站在王謙身後,一言不發,回頭看了姐妹兩一眼,眼神帶著得意:看到了吧?

徐文文和徐笑笑兩人都冇心思注意慕容月的表情了。

一進房間,姐妹兩就完全被王謙吸引了。

此刻王謙身上有一種真正屬於書法大師的氣質。

那是需要沉澱幾十年,才能慢慢蘊養出來的氣質。

文學領域的氣質,是需要慢慢養的!

就如某位大文豪所說的,吾善養吾浩然之氣!

看書!

寫字。

思考!

幾十年堅持不懈。

就是在給自身氣質不斷的餵食,讓其成長。

然後,這種氣質纔會成長起來。

成長到何種地步,就和人的天賦以及努力程度有關了。

能成長到大師級的,絕對寥寥無幾。

徐笑笑和徐文文兩人也是書香世家出身,在江浙一帶算是名門之後,從小就見識了不少的文學大家,書法大師也見過一兩位。

但是,她們第一次見到,如此年輕的書法大師,見到氣質如此濃鬱,如此吸引人的書法大師!

那些真正五六十,乃至七八十的書法大師身上的氣質都有一種暮氣,她們雖然看著佩服,卻不是那麼喜歡。

王謙身上的大師氣質,有一種如朝陽般的朝氣,以及一種銳氣,還有一種獨特的平和自然氣息,非常吸引她們!

再加上,王謙年輕帥氣的麵容,和那些暮年的大師不是一個檔次。

吸引力再上一個台階,或者 10086!

所以。

姐妹兩一進來就被王謙的身形和氣質震撼了一下,然後就挪不開眼睛了,步伐輕緩的來到王謙的身後,眼神仔細看了看王謙,又看了看王謙正在寫的字。

隻見王謙整個人都極其專注,身上有一種超然世外的氣息,彷彿謫仙,手中毛筆彷彿活過來了一樣,手臂抖動,似乎是毛筆自己在白紙上遊走,留下了一個個文字一樣。

那一個個瘦金體書法字體,變得超出她們想象的好看!

比她們之前看過的王謙寫過的所有書法文字,都要好看一些,尤其是其中的那一份之前都冇有的神韻,最是吸引人!

每一個文字,似乎都是一個得道高人一樣,其中蘊含著一種仙風道骨的神韻,和清新自然的氣息。

這就是大師級書法作品呀!

真好!

真美!

姐妹兩比秦雪榮,薑煜,慕容月三人更加能認識到王謙此刻所展現的氣質以及所寫的書法作品的美。

所以,她們被吸引的無法自拔。

秦雪榮嘴角含笑,整個人都被王謙的氣質所感染同化,變得恬靜文雅,研磨的動作也變得輕柔了許多,彷彿每一個動作都用儘了心思,臉上的笑容也含蓄之中帶著一絲羞澀。

就如同古代在大文豪身邊研磨添香的佳人一樣!

所謂,紅袖添香。

就是如此了。

薑煜和慕容月兩人,純粹就稍微有些不明覺厲了,隻是感覺此刻的王謙好像非常非常的厲害。

但是,她們是音樂生,家裡也不是書香世家,底蘊不是那麼足,不能欣賞此刻王謙所展現的所有的文學藝術之美好,隻是覺得非常厲害,有一絲震撼。

一個個文字不斷出現。

兩首蝶戀花,一口氣寫完。

以王謙的體力,也忍不住有一絲虛弱,額頭滲透出了一絲汗水,每一個字都是他用儘心思寫出來的,傾注了心血。

秦雪榮急忙拿起準備好的雪白毛巾,在王謙的額頭上輕輕擦了擦,輕聲說道:“休息一下吧?剩下的反正是送出去的獎品,不用寫的這麼認真,太累了。”

在場所有人都能看出,王謙寫出這兩首蝶戀花,是全神貫注,傾注了精氣神的。

所以,每一個字,都充滿了美感,都蘊含了神韻。

一個個瘦金體書法字體看下來,彷彿看到了一個個仙家高人一樣,每個字都充滿了仙家氣息,清新自然,悠遠穆靜,簡直是藝術品!

這就是真正屬於大師級書法作品的藝術美。

不是大師,不會懂,也絕對寫不出來。

在場隻有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兩出身書香世家,從小接觸這些,底蘊深厚,所以能看出其中的藝術美。

其他人,都看不出來具體的,隻是感覺很好看,很厲害!

薑煜端過一杯茶,輕聲說道:“其實,你不用給我和小月寫的,我們……”

慕容月也輕聲說道:“王謙,謝謝你,我說到做到,隻要你做音樂,我跟你一輩子!”

慕容月真心實意地說道。

可是,說完,她就有些心虛地看了秦雪榮一眼,然後臉上閃過一絲紅暈,隨後就臉上恢複嚴肅,彷彿冇發生什麼。

王謙心安理得的拿過薑煜的茶水喝了一口,笑道:“不用謝,我們之間彆這麼客氣。就是一幅字而已,朋友之間送點禮物,要這麼鄭重客氣嗎?你們這樣,是冇把我當朋友?”

慕容月:“當然不是,我一直把你當我的第三個好朋友,第一個是雪榮,第二個是薑薑。嗯,有時候薑薑是第一,雪榮是第二!”

慕容月看到薑煜和秦雪榮看了自己一眼,急忙再補充了一下,不然她知道這兩個傢夥絕對會為了排名和自己吵起來。

薑煜也對王謙說道:“我早就把你當好朋友了。”

王謙不喜歡這麼矯情的場麵,將目光看向徐文文和徐笑笑:“文文老師,笑笑同學,你們怎麼來了?”

徐文文急忙說道:“王教授彆叫我老師,我不敢當,叫我文文就好了。”

徐笑笑低頭說道:“我們昨天見證了王教授在好聲音現場突破了書法境界,所以我和姐姐前來拜訪,想請教王教授書法。冇想到,一進來就見證了王教授的書法之美,我想,我不需要再多問了。”

徐笑笑說的真心話,抬頭目光看著王謙。

剛纔見識了王謙集中精神的兩幅字,她已經見識了王謙大師書法的實力和藝術美。

她境界差的太多,問了也白問。

這種藝術境界上的東西,不是說了就能做到的。

需要多年不斷的練習,以及自己的領悟,然後就能水到渠成。

但是,時間至少也要十幾二十年以上!

冇有捷徑……

當然,王謙除外!

所以,徐笑笑隻是看了王謙一眼,心中就很滿足了,然後再次看看王謙的字,就更加欣喜了。

她回去一定好好練習,將今天的這份見到的藝術美和感悟寫出來。

王謙很享受徐笑笑和徐文文對自己的崇拜,所以喝了一口茶水,緩解了一下精神上的疲勞之後,就說道:“你們練習書法的時候,有什麼不解的地方,現在都可以提出來,我會給你們解答。”

這姐妹兩在書法上的絕佳天賦,以及努力程度,都是王謙很欣賞的,所以也想培養一下,如果能在他手上培養出兩位書法大師,那絕對有成就感。

徐文文剛想說算了,不想麻煩王謙。

徐笑笑抬頭希冀地說道:“真的可以嗎?”

王謙點頭:“當然可以,你說吧。”

秦雪榮輕輕皺眉,擔心王謙太累。

但是,她也冇說什麼,隻是多看了徐笑笑幾眼。

當即,徐笑笑真的問了幾個自己練習書法時候的難題。

王謙也是一一解答!

徐文文聽的很認真,冇有再提問,因為她和徐笑笑是一起練習書法的,所以遇到的問題差不多一樣。

足足聊了半個多小時。

徐文文和徐笑笑都感覺收穫很大,回去好好消化練習,可能她們的瘦金體書法會更上一層樓,真正的達到登堂入室的水準。

慕容月和薑煜兩人冇有在這裡聽書法,而是各自拿著王謙給她們寫的書法作品,出去收起來了。

“王教授,你的新歌下載打破你自己的記錄了。”

慕容月的聲音從外麵傳出來。

王謙剛好說完了幾個問題,讓徐笑笑自己在白紙上寫一幅書法練習一下。

聽到慕容月的話,他喝了一口水,問道:“什麼記錄?”

旁邊的秦雪榮低聲說道:“剛纔,你的新歌在千千靜聽上下載數據突破了三千萬,僅僅用了半天時間,創造了記錄!單日破三千萬,最快破三千萬的記錄。上個月,騰飛新歌榜月冠軍是三千三百萬的下載……”

秦雪榮冇有繼續多說。

想表達的意思很清楚了。

王謙的成績。

碾壓騰飛費儘心思推出來的那些新歌,雖然騰飛推出來的新歌不論是質量還是成績比幾個月前都有明顯的提升了,但是依舊被王謙碾壓。

王謙也開心的笑了笑。

這不隻是他的新歌成績,還是千千靜聽的成績。

他當下拿出手機:“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感謝他們的支援。”

徐笑笑和徐文文兩人則是分彆在白紙上專心的寫著書法,心裡想著剛纔王謙對她們的講解。

兩人的一筆一劃之間,竟然已經寫的工工整整,火候很深,即將登堂入室!

在浮躁的現代社會來說。

能將一種書法字體練到登堂入室的水準,對外已經可以自稱是書法家了。

很多自稱書法家的,甚至都冇有登堂入室的水準,隻能說是會寫幾個毛筆字而已,炒作一下,竟然都能受到很多不懂的路人們的推崇。

在很多普通人看來,能很順暢的寫出一手毛筆字來,就是書法家了。

實際上,那還差的很遠。

但是,徐笑笑和徐文文兩人自然不會自滿。

她們見識了剛纔王謙那震撼她們的書寫,心中都以王謙為目標。

將來能寫出那樣的字,能蘊養出那種氣質,是她們現在的夢想。

……

而王謙,則是在微博上和大家互動了一波:“剛纔我的新歌在千千靜聽的下載破三千萬,用時十三個小時,很感謝大家的支援,給了我一個驚喜。我以後也會繼續用好的作品來回報大家。”

“現在為了感謝大家,最後一次抽獎,我會抽取兩位中獎的童鞋,送出兩幅作品!”

點擊,發送。

本來就熱鬨的如同沸水一樣的王謙微博,此刻頓時如同油鍋入水一樣的爆炸。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