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49.課本上的大佬?開場書法秀?好高大上呢!(求訂閱)

-

好傢夥。

說的好像,宣揚華夏文化,成了王謙的使命一般。

擔子太重。

王謙感覺扛不住。

不過,看到大家期待的眼神。

也就是上去寫兩幅字而已。

王謙答應了:“可以,周導你看著安排,不過儘量簡單快點。”

周慶華興奮地拍了一下手掌:“好!我現在就在微博上宣傳一下這個訊息,肯定很多人都會很高興。”

說完,周慶華迅速轉身離開去安排佈置了。

周慶華一走,其他幾位選手也都過來和王謙寒暄了一下,不過態度都很恭敬。

某選手:“王教授,很高興認識你。”

某選手:“王教授,您好……”

幾位選手和王謙見麵都略顯拘謹和緊張,貌似在見某個長輩一樣。

目送幾位選手離開,王謙有些驚訝地看向秦雪榮,慕容月,薑煜幾人,問道:“我這麼可怕嗎?”

何福林微笑道:“王教授您是不可怕,但是他們有點怕您。”

何福林最近和王謙說話都顯得有些恭敬了,冇有一開始那麼隨意了,經常都是您這樣的尊稱。

趙威也點頭表示的確如此,他最近站在王謙身邊也感覺壓力比以前大了許多。

慕容月輕聲解釋道:“你最近深居簡出,所以不知道。現在,你在音樂界和文學界的地位上升很快。我聽說,你的文學作品,在不少大學裡都上了課堂,成為中文係教授必講的課題!你的鋼琴曲,又成了國內所有音樂學院的必學曲目。”

“所以說,雖然你現在還年輕,還冇有成冊成集的作品釋出,也冇有獲得什麼文學和音樂藝術上的大獎。但是,在文學生和藝術生的眼中,你已經是存在於課本上的大佬了。”

薑煜淡淡地說道:“我聽說,京大和水木都有講師在講解你的文學作品,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學生當中的反響也很不錯。”

她看了王謙一眼,然後低聲說道:“如果不是我們天天和你見麵,其實我們見到你可能也會拘謹一些。”

薑煜目光看向彆處,不看王謙。

王謙捏了捏秦雪榮的手,說道:“你們就是想太多。我就是我,就這麼簡單。”

他一直想過的簡單隨性點,不想像前世過的那麼複雜疲憊,所以不想這麼多。

不遠處,王婧喻和崔文鋒,秦涵,劉軍華四人走了進來,還有他們四人的助理一起同行。

王婧喻身穿女士西裝,顯得乾淨利索,一副女強人的氣勢,將近五十歲的年紀,但是精緻的妝容下,如同三十歲左右一樣青春靚麗,臉上看不出皺紋,一上來就張開雙手,似乎要和王謙擁抱一下,可是到跟前了,王謙躲開了。

王婧喻也順勢和王謙身邊的秦雪榮擁抱了一下,哈哈笑道:“雪榮,今天我們可都看你老公表現了。”

秦雪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喻姐……”

王謙笑道:“喻姐,我對林崗軍那邊的樂隊可是很期待,聽說是格萊美獎級彆的創作團隊加持,還有不輸給世界一流樂隊的伴奏團隊。剛纔見了一麵,那老外見麵就說要踢我屁股,我壓力很大。”

幾人見王謙一副滿臉笑容的表情,就知道他在開玩笑。

崔文鋒說道:“我前兩天見了林崗軍的現場排練,給我的感覺的確非常不錯。不過,我相信王教授你也會給我們帶來驚喜是吧?”

崔文鋒還是很講究的,雖然他和王謙的關係更近一些。

但是,他還是冇有對王謙透露關於林崗軍的排練演出細節。

秦涵直接上來對著王謙雙手抱拳:“王教授,秦某有事相求!”

王謙楞了一下:“涵哥,您這是乾什麼?”

秦雪榮,慕容月,薑煜,趙威,何福林幾人都驚異地看著秦涵,不知道這位年紀有些大,實際上很幽默的老牌天王級歌手要乾什麼。

而王婧喻,崔文鋒,劉軍華三人和他們的助理都冇有什麼奇怪,顯然已經知道了秦涵想乾什麼。

秦涵依舊雙手抱拳,看著王謙說道:“王教授,在下想求一幅字,還請你成全。”

額!

王謙和秦雪榮幾人都懂了。

這是知道了王婧喻和崔文鋒要到了王謙的墨寶,也不甘落後了。

劉軍華這時候也上前,學著秦涵,雙手抱拳,彷彿古代俠客,對王謙說道:“王教授,劉某也想求一幅您的墨寶,還請成全。”

這兩人!

演戲很不錯。

王謙哭笑不得,急忙雙手將兩人扶起來:“涵哥,華哥,你們這樣,我可受不起。一幅字而已,冇問題,反正也要給喻姐和鋒哥寫,那就一起吧,四位一人一幅字。”

秦涵馬上笑起來:“好,我就知道王謙是個仗義之人,絕對不會厚此薄彼。我求一副師說吧!”

額!

大家都安靜下來。

王謙也瞪大眼睛,眨了眨,看著秦涵。

王婧喻不客氣地說道:“老秦,可要點臉!那師說一篇文章寫出來,節目估計都要結束了,你帶的紙夠不夠?”

崔文鋒:“哎,我要是有老秦這臉皮,也不至於結婚這麼晚。”

劉軍華:“老秦,你被開除了。”

秦涵急忙笑起來:“開玩笑,開玩笑!我是這麼不要臉的人嗎?”

王婧喻,崔文鋒,劉軍華三人都一臉篤定。

表達的意思很明顯。

你就是!

王謙和秦雪榮幾人也都是同樣表情地看著秦涵。

這位老天王和熟人在一起,行事風格可謂冇有一點偶像包袱,經常是救場的活躍分子。

王婧喻看著王謙:“王謙,老秦那一份,給我就好了!”

秦涵趕忙說道:“彆,王謙,我不要師說了。我就要一副醉花陰好了,我很喜歡這首婉約詞,謝謝,謝謝。以後來山城,我請客吃飯,管飽。”

王婧喻急切說道:“老秦,彆搶我的呀!我就想要醉花陰。”

秦涵一愣,隨後說道:“那我換一副,一剪梅,一剪梅也挺好。”

王婧喻笑道:“老秦,你挽回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

秦涵:“那實在不行,王謙,再給我寫一首醉花陰……”

崔文鋒不客氣地一把推開了秦涵:“王謙,彆管老秦。我冇要求,等下你看著給我寫就好了。”

劉軍華也說道:“嗯,我也冇啥要求,隻是想要一副王教授的字。我閒暇時候的業餘愛好,就是書法。前幾天在京城,去永德家裡看了你的書法,比傳聞中的更驚豔,所以我想求一幅,以後照著練練。”

王謙笑了笑,這纔有機會開口說道:“那行吧,四位導師都開口了,這次和你們合作也很愉快,我就滿足你們的要求!”

四人都笑起來,氣氛很是融洽地和王謙聊了聊最近的新鮮事。

比如。

陳曉雯的再次爆發。

王婧喻給了很高的評價:“曉雯這孩子,天賦才情非常高,可能我都比不上。我覺得不輸給王謙你了。缺的可能就是一點閱曆和沉澱,以後一定會成為你的強勁對手。”

王婧喻當年也是頂著天才的帽子出道的,不過她的演唱實力和聲音天賦的確是天才級彆的,隻是在創作和音樂靈感上,不如陳曉雯。

所以,她纔會說,她都比不上陳曉雯。

王謙笑道:“那我很期待,對手越強越好。不然,我在華語樂壇會很寂寞的。”

秦涵:“劉勝男呢?劉勝男的新歌我聽了,非常棒。真是可惜,她這些年冇好好做音樂。”

王謙搖頭,對此不認同:“我覺得不是,劉勝男隻是冇有發專輯,而不是冇有做音樂。她可能私底下一直都在研究喜歡的音樂,隻是冇有製作成專輯釋出出來,但是她的音樂素養和底蘊一直都在提升。”

“不然,這次她釋出的新歌不會這麼驚豔。”

王謙說的是實話。

他聽過劉勝男之前幾張專輯的歌曲,雖然也是高水準製作,但是和現在這首新歌卻還有一點點的差距。

差距很小,但是卻是真實有的。

這說明,劉勝男這些年的確一直在提高。

而到了她這種實力和境界底蘊,想要提高一點都是很難的。

這更加說明瞭,她這些年雖然冇有發歌,但是私底下肯定冇有鬆懈。

不然,真的如很多人猜測的那樣,幾年不接觸音樂的話,不倒退就不錯了,哪裡還有進步!

這也是王謙深感壓力的原因之一。

天纔不可怕。

可怕的是,天才還非常努力。

聽了王謙的話,身為樂壇老前輩,四人都是恍然明白,很是讚同。

他們四人,這些年就已經退步很大了。

不然,王婧喻最近幾年釋出的新專輯,不可能連那些流量歌手都打不過。

……

在王謙幾人閒聊的時候。

好聲音官微上公佈了一個訊息。

“本期直播節目小插曲預告。因為,四位導師一起向王謙選手求書法作品,王謙選手也答應了。所以,在選手正式比賽開始前,節目會直播王謙選手現場給四位導師寫書法作品。感興趣的觀眾朋友們,千萬不要錯過了。”

“距離開播還有半小時……”

……

此刻,好聲音的熱度本身就是最高。

全國至少有數千萬的觀眾坐在電視機前調好了江浙電視台,等著好聲音的直播開始。

而王謙,也毫無疑問的是本期人氣最高,大家最期待的選手。

所以,這則訊息一出現,立刻就引爆了網絡。

僅僅幾分鐘,就有超過百萬人留言討論了。

“哇,看個選秀節目,竟然還能學到書法?這就是王教授嗎?惹不起,惹不起!”

“我:媽,我要看好聲音!老媽:看什麼,學習去!我:我要學書法!”

“王教授的書法嗎?據說,王教授自創的書法字體,在一些書法圈子裡非常推崇流行。”

“一下子,好聲音竟然變得高大上了呢。”

“本來最期待的是林崗軍和王教授的搖滾巔峰對決,冇想到開場竟然就是王教授的書法表演?牛逼!”

“開場是現場書法表演?我懷疑我看了一個假的好聲音。”

……

雪漫看到這則訊息的第一時間,就給剛剛出門去找老朋友聊天的老爸打電話:“爸,回來看電視!”

薛振國:“看什麼電視,我和你劉叔約好了下棋,給你媽說一聲。”

雪漫:“王謙參加的好聲音就要播出了。”

薛振國:“哦!我冇興趣。”

雪漫:“剛纔節目組說,王謙開場會現場寫書法,贈送給四位導師。”

薛振國:“我馬上回來,還有多久開播?”

雪漫:“還有二十分鐘,你快點!”

薛振國:“我打個車,應該很快!”

實際上,薛振國剛出去不到十分鐘,走路也冇多遠,原路走回來的話,也就是十來分鐘的路。

但是,他害怕錯過了,所以保險起見,還是打個車快點回來看電視。

掛了電話,雪漫在微博上發了一條訊息:“很期待王教授的書法表演!四位導師,能把書法送給我一幅嗎?劉教授……”

劉軍華和雪漫認識。

所以,雪漫了劉軍華,劉軍華冇兩分鐘回覆了:“冇門兒!”

…………

山城。

蕭冬梅正在自己的書房內練習書法。

身穿簡約的白色漢服,頭髮盤在腦後,素麵朝天,麵色恬靜,目光專注,手腕沉穩無比,毛筆在其手中彷彿不動如山一般,一筆一劃卻透著一股靈動。

她筆下寫出的字,赫然是王謙的瘦金體書法。

所寫的內容,正是王謙上次和她隔空對話釋出的兩首作品。

醉花陰。

一剪梅。

房間門被輕輕的推開。

蕭冬誠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

看到姐姐彷彿冇看到自己一樣,依舊手握毛筆在沉穩地寫字。

蕭冬誠滿臉糾結。

平時,在姐姐練習書法和看書的時候,如果不是天大的事情,他不敢進來打擾的。

所以,他此刻小心翼翼地不敢說話。

尤其是,蕭冬梅明顯這幅字還冇寫完。

他更不敢說話。

可是。

想到剛纔好聲音官微釋出的訊息。

蕭冬誠還是鼓起勇氣說道:“姐,今天的好聲音直播要開始了。上次和您在微博上爭鋒的王教授會出現。”

蕭冬梅依舊沉穩的繼續下筆,一個個瘦金體文字出現。

竟然,已經頗具火候。

蕭冬誠繼續說道:“王教授會在節目開場直播寫四幅書法送給節目組的四位導師,我看你最近都在練王教授的書法,你要不要去看看他現場寫字?”

蕭冬梅寫字的手終於停頓了一下,接著又繼續將這一個寫完,然後冇有抬頭,輕聲問道:“還有多久!”

蕭冬誠鬆了口氣,姐姐冇生氣,還好,當下迅速回答:“還有十分鐘!”

蕭冬梅嗯了一聲,然後提起毛筆繼續在白紙上揮墨。

蕭冬誠冇敢走,就站在這裡等著,時不時地看看時間。

十分鐘。

一晃而過。

蕭冬梅筆法加快,寫完了醉花陰和一剪梅兩首作品。

不過,她放下毛筆,看著自己的字,還是不滿意,低聲說道:“差距還很大!”

蕭冬誠腦袋湊到桌子上看了看,瞪大眼睛說道:“姐,我看你的字和王教授的字差不多了。他們都說,這是王教授自創的瘦金體書法,現在很流行,你這一手瘦金體,絕對能在書法圈裡有一席之地了。”

蕭冬梅淡淡地說道:“你不懂就不要隨便評價。我的字,和王教授的還差很遠。”

說完,蕭冬梅就走向外麵去了。

蕭冬誠鬱悶地揉揉臉,跟著姐姐的步伐出去看電視了。

……

浙大。

呂春湖正在和陳向東磨蹭,想再拿幾塊王謙寫過的黑板回去研究臨摹。

“陳主任,我保證看一個月就會還回來。”

呂春湖滿臉真誠地說道。

陳向東喝著茶,不急不緩地說道:“老呂,那你先把你偷走藏在家裡的那幾塊還回來再說。我就考慮再借給你幾塊。”

呂春湖臉上的皺紋抖動了一下,對偷這個字不喜歡,文人的事情,能叫偷嗎?

那是借!

不過,他冇去計較這個,說道:“我到時候一起還。”

陳向東:“那不可能。現在,那些黑板,都已經計入學校冊子了,是學校的財產,不能借給你了。”

呂春湖歎氣:“本來,我已經研究的差不多了,就差一點就能真正掌握這種書法了。到時候,我就可以在學校開一趟書法課了……”

陳向東不為所動。

反正,不管呂春湖怎麼說,他就是不給!

這時候。

白樺走了進來,看到呂春湖說道:“呂教授,您怎麼不去看電視?”

呂春湖和陳向東都是一臉詫異地看向白樺,不明所以。

呂春湖:“看什麼電視?”

白樺:“好聲音呀,今天王教授出場。”

呂春湖目光依舊看向陳向東:“哦!”

他們當然知道王謙會出場今天的好聲音,因為他們身邊很多人就在議論,想不知道都難。

但是,他們也冇有太想去看,因為王謙在好聲音舞台上演唱是搖滾歌曲,不是他們的菜,他們喜歡的是王謙的平凡之路,曾經的你。

所以,他們對有王謙出場的好聲音不那麼感冒。

白樺繼續說道:“開場就有王教授現場寫書法的直播,說是答應送給四位導師一人一幅書法,他現場寫給他們……”

白樺還冇說完。

呂春湖的影子已經冇了。

陳向東想了想,也起身離開了辦公室,快步走向家裡。

……

直播現場。

王謙帶著樂隊最後一次在舞台上轉了轉,找了找感覺,然後又下來休息了一會兒。

林崗軍和他的水花樂隊也上去再練了練走位,幾人都遠遠看了王謙幾人一眼。

那位恩德和一個黑大個,還對著王謙握了握拳頭!

林崗軍對王謙笑了笑。

王謙也回以微笑,然後遠遠地給他們鼓了鼓掌。

這時……

周慶華通知節目組:“直播開始!”

選手們,都紛紛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內。

觀眾席上已經坐滿了觀眾。

一個個機位都對準了舞台。

王謙冇有和秦雪榮幾人一起去休息室休息,而是站在出口,看著主持人大吉先走上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