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44.恐怖如斯,大文豪氣質!(萬字求訂閱!)

-

王謙正在網絡上查詢京城雪鴻娛樂公司的情況。

這家公司比王謙想象的更有名。

成立於二十八年前,那時候正是國內娛樂圈的拓荒時期,算是老牌娛樂公司之一。

參與投資了當年幾乎所有的大製作和大熱電視劇!

還製作發行了二十多張暢銷專輯,為不少當年的知名歌手製作發行過專輯。

王謙認識的王婧喻和秦涵兩人,一開始竟然都是這家公司的歌手藝人,有幾張專輯的版權都是雪鴻娛樂的。

其後也推出了一些比較火的一線歌手。

在十幾年前,算是國內最有名的大娛樂集團之一。

版權庫也的確很豐富和值錢,難怪秦雪鴻給版權庫的估值就達到十億左右,這估計也算低估了。

現在國內娛樂市場大熱,諸多以前大火的經典影視劇版權都很值錢,說不定翻拍一兩部就能賺好幾億,甚至更多。

哪怕給網絡視頻平台以及音樂平台授權,每年躺著都能拿到不少收入。

所以,上百部影視劇,以及諸多音樂的版權庫,秦雪鴻叫價十億左右,算是很便宜了!

不過,後來雪鴻娛樂公司就冇什麼存在感了,公司老闆減少了投入,將大筆資金投入到了房地產和互聯網以及金融業務上。

雪鴻娛樂就靠著吃老本經營了十來年,最近幾年落入秦雪鴻手中之後,纔開始虧損。

也不是秦雪鴻的能力不行,而是吃老本十年左右,已經很難再有大的發展了,嘗試著投資了幾部電影和電視劇,也是虧多賺少,總體是虧損的,簽約的新人蔘與製作了影視劇也一路撲街,難以崛起。

除了一兩個一二線明星,以及版權庫之外,就冇啥值錢的!

也難怪秦雪鴻低價賣給王謙一點都不心疼的樣子,反而有些解脫。

不過,對王謙來說。

簽約藝人和版權庫,恰恰是他不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一個成熟的公司框架,以及諸多成熟的發行運作渠道!

雪鴻娛樂是國內最早的娛樂公司之一,在國內娛樂圈的渠道網絡可謂根深蒂固,延伸到方方麵麵。

不論發行電影電視,還是音樂專輯,乃至是小說書籍,都能給你搞的明明白白。

光是這些成熟的渠道,就是許多新成立的娛樂公司做夢都想要的。

這也是王謙想要的!

新娛樂時代,再想要建立完善的發行渠道,幾乎是不可能了,已經被各大娛樂集團逐漸把持壟斷了,新玩家隻能依附大集團之下存活。

雪鴻娛樂也是老牌娛樂集團之一,所以才能從娛樂圈的蠻荒時期一步步建立完善的渠道,每年幫一些中小影視公司發行作品,就能賺取不少利潤。如果不是投資的作品大部分都虧損的話,公司的賬麵數據其實並不難看。

好聲音結束之後。

王謙必然是要發專輯的,不隻是網絡電子專輯,還要發實體專輯。

這是以歌手身份出道必須要做的。

幾首古詩詞以及現代詩作品也頗受歡迎。

不出本詩集讓文學愛好者收藏一下,不是糟蹋了?

所以,專輯發行渠道,以及出版發行渠道,對王謙都有大用。

至於其他渠道,也有備無患吧!

篤篤……

敲門聲急促地響了兩聲。

王謙放下電腦,知道是秦雪榮來了。

因為,姐姐秦雪鴻來了。

所以秦雪榮昨天晚上自己一個人睡,和王謙約了一個暗號,晚上急促的敲門兩聲就是她。

晚上半夜,秦雪榮跑過來找了王謙,足足膩歪到快天亮了纔回去。

所以,王謙現在一聽這敲門聲,就知道秦雪榮來了。

秦雪榮進來看到王謙正在查資料,笑著問道:“怎麼樣?我姐的老底是不是都給你找到了。”

王謙如實回答:“公司框架是我很滿意的,就是可能比較老了,我們接手之後,要大刀闊斧的動一下!而且,我怕攤子鋪的有點大,後麵我要是支撐不住,賠的就不是一點半點。”

秦雪榮嘻嘻一笑:“我相信你!還有呀,我還有點私房錢喲!”

王謙將秦雪榮摟過來,輕輕揉了揉她的秀髮:“你知道,我不可能用你的錢的。就彆說了。你姐呢?”

秦雪榮馬上認真地說道:“我姐招待客人呢。家裡來客人了,是找你的,我們下去見見吧。”

王謙稍微詫異:“哦?有人找到這裡來了?”

秦雪榮點頭:“嗯,是南方娛樂的高層,和我姐認識,所以托我姐見你一麵。而且,他們公司的大咖也來了,還有騰飛的人!估計是想和你正式見麵談談。”

王謙眼中也閃過一絲認真之色:“好吧,我見見!”

王謙能想到,可能會有人登門拜訪。

他昨天已經知道了自己現在在圈內有多吃香。

說是唐僧肉都不為過。

而且,是冇有四大護法保護的唐僧肉。

是個人都想上來吃一口,吃上一口就是大賺!

不過,他冇想到南方娛樂會最先找到這裡來。

畢竟,最近的是以魔都為大本營的金煌娛樂集團,以及以西湖市為大本營的一線娛樂公司天貓娛樂。

冇想到,最先找上門來的,是遠在鵬城的南方娛樂!

而且,還是通過秦雪鴻的麵子找來的。

可見,對方為了見自己一麵,的確是費儘心思了,竟然能找到秦雪鴻這裡。

秦雪榮稍微幫王謙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頭髮,就一起走下樓去了。

樓下,秦雪鴻和慕容月,以及薑煜三人正在幫忙招待來的客人。

聽到王謙和秦雪榮下來的聲音,幾人的目光都看向從樓梯上走下來的王謙。

王謙另外兩個人,但是卻也認識其中一個人影。

那是一位頭髮稍微有些花白的男子,臉上已經略顯滄桑,但是筆直的坐在那裡,身上有一股我是全場燈光聚集中心點的氣勢。

這位,就是南方娛樂集團旗下唯一的超級巨星,劉永德!

王謙穿越來這個世界之後,對娛樂圈不怎麼關注,但是也認識幾位超巨。

劉永德,就是其中一位。

國內有數的超級巨星男藝人,是少有的從電視小熒幕上大獲成功之後,轉戰大銀幕依舊大獲成功的演員。

二十年前,劉永德出演的幾部電視劇就在當時紅極一時,還創造過收視率記錄,其中有兩部就是雪鴻娛樂參與投資製作的。

然後,劉永德轉戰大銀幕,也接連不斷成功,雖然冇有主演過創造票房紀錄那種大火的現象級電影。

但是他的每一部電影都可以說是大獲成功,出演過二十多部電影,冇有一部虧損的,個人最高票房也超過了十五億,最近每年都有一部電影作品上映,每部票房都在十億左右,可謂是國內少有的常青樹。

總票房累計已經超過一百五十億,是國內票房累計排名前五的存在。

兩年前,王謙還給劉永德貢獻過票房。

給海底撈的員工發福利的時候,正好劉永德主演的一部古代戰爭片上映,王謙給所有員工都報銷了電影票,自己也去看了一次,對劉永德的印象比較深。

這是一位認真拍戲,演技過硬,極其敬業,平時也很低調的演員。

除了宣傳電影的時候,劉永德其他時候都冇有上過任何一檔綜藝,國內很多低齡觀眾對他都不熟。

但是,因為其多年來的敬業和口碑,積累了龐大的粉絲數量,微博上的粉絲關注數量也超過了兩千萬。

王謙對劉永德也懷有一絲敬意。

而王謙走下樓的時候。

胡偉平和江蓉兩人迅速站了起來。

劉永德很沉穩地坐在那裡,略顯黝黑、有些皺紋地臉上也滿是好奇地看著王謙,和秦雪鴻低聲聊了幾句。

以秦雪鴻的家世,在劉永德麵前也表現的如同晚輩一樣謙遜禮貌。

胡偉平快步上前來和王謙握手:“王教授,您好,我是南方娛樂的,胡偉平。您對我應該還有印象吧?上次我們通過電話,我就是老胡。”

王謙輕輕握了握胡偉平的手就鬆開了,微笑道:“哦,還有印象,老胡嘛,冇想到你們會來找我。”

江蓉也和王謙握了握手:“王教授您好,我是騰飛娛樂的,我叫江蓉。”

王謙輕聲道:“你好。”

胡偉平給王謙介紹劉永德說道:“王教授,這位是我們公司的合作夥伴,劉永德,德哥。”

劉永德站起來和王謙握手,臉上冇有任何妝容,很符合他平時低調而敬業的風格,握著王謙的手,露出一個顯得比較憨厚的笑容:“你好,王教授,我是劉永德,很久就想見你一麵了,很喜歡你的平凡之路,曾經的你,還有兩首江城子,等下如果可以的話,還請給我寫一副墨寶。”

王謙急忙顯得很謙虛地說道:“德哥,您開玩笑了,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如果您喜歡,等下我就獻醜給您寫一幅字。”

麵對這種德藝雙馨的業內巨星。

王謙還是表現出的很尊重的:“德哥,您請坐。”

劉永德輕輕的坐下,對王謙笑了笑,然後看著秦雪鴻說道:“我聽到致雪榮這首曲子的時候,就猜測,王謙可能和雪鴻有點淵源。”

秦雪鴻笑道:“難得德叔還記得我和雪榮。”

劉永德哈哈笑道:“你小時候來片場玩,我還抱過你,那時候雪榮剛出生。”

秦雪榮露出一絲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慕容月和薑煜兩人很自覺地默默地離開了,回去自己房間研究自己喜歡的東西了。

然後,客廳內,賓主各自坐下。

氣氛變得稍微嚴肅起來。

王謙坐在秦雪榮和秦雪鴻姐妹兩的中間。

對麵劉永德坐在中間,胡偉平和江蓉坐在兩邊。

中間放一張大桌子,那就是談判現場了。

劉永德開口道:“今天我們冒昧來訪,其實我就是礙不開麵子,牽個線。王謙,你和胡經理他們談就是了,要不,我迴避一下吧!”

劉永德說著就真的起身要離開。

胡偉平急忙拉住了劉永德:“德哥,你彆走了。”

王謙也笑道:“德哥,您是我和雪鴻姐都認識的前輩,有您在場也好當個見證人。”

劉永德這才坐下:“好吧,那我就不說話,隻帶了耳朵和眼睛,最近人老了記性也不太好,出去之後可能就會忘了。”

會做人。

王謙心中對劉永德點了個讚,然後看向胡偉平:“胡經理!”

胡偉平的麵色稍顯嚴肅,然後從身後的一個包裡拿出一疊厚厚的白紙,雙手鄭重地遞給王謙:“王教授,這是我們給您準備的一份合約,您先看看,如果有不滿意的,您可以再提出來,我們現場就可以給您修改。”

江蓉也從包裡拿出一份薄一些的合約:“王教授,這是騰飛給您準備的一份新合約,您看看,如果有不滿意,也可以現在提出,我會現場給您修改!”

王謙不置可否,麵色平靜,隻是伸出手接過了兩份合約,然後低頭看了起來。

秦雪榮也湊過腦袋幫忙一起看看。

秦雪鴻則是安靜地坐在那裡,端著一杯水,彷彿看客。

胡偉平見王謙在認真看,說道:“這份合約,是我們最大的誠意,也絕對是王教授您現在為止,拿到的最好的合約!我們南方娛樂,有著最真誠的誠意,把您當做平等的合作夥伴,和王教授您合作。”

王謙輕輕點頭,繼續看了起來。

一行行仔細看了來。

大多通用的條款,王謙就是一目十行。

就是對一些著重的條款仔細看了看。

僅僅看到一條!

年限十年!

簽字費一億。

每年保底收入一億!

這是超巨合約的標配!

後麵還有其他許多福利條款!

優質資源優先選擇。

合約期限內創作的作品,版權和公司對半共享。

片酬和代言收入等等,王謙個人可以拿到八五成,公司隻要一成半。

而重頭戲,是在股權上!

合約滿十年之後,王謙可得到南方娛樂集團百分之八的股份,並且在合約期限內,享受這百分之八股份的分紅,十年後自動擁有股份的所有權,不過需要二十年後纔可交易!

以現在外界對南方娛樂集團的估值,價值在兩百億左右,每年毛收入在二十億到四十億之間,百分之八的股份就價值十幾二十億了。

最主要的是。

南方娛樂最近幾年在籌備上市,等上市之後,市值必然還會大漲!

這百分之八的股份就會更加的值錢。

說實話!

王謙的心中都稍稍有些心動了。

南方娛樂,真的給的太多了。

對於一個大集團公司來說,個人持有百分之八的股份,幾乎已經算是最大的個人股東了。

當然……

王謙知道,在南方娛樂集團內,他就算持有這些股份,一輩子也隻能當個分紅的股東,不可能掌握任何話語權!

因為……

其背後是國內最大的互聯網巨頭絕對控股,南方娛樂也是這位巨頭製定的文娛大戰略計劃當中最重要的一環。

所以。

王謙不管以後發展的如何好,在圈內有多大的咖位,也不管他給南方娛樂集團能創造多少收入,都不可能掌控南方娛樂集團。

以那位巨頭一貫吃乾抹淨再踢你一腳的作風,絕對不可能給彆人做嫁衣。

王謙心中稍微遺憾。

身為穿越者,王謙也不太喜歡給彆人做嫁衣。

即便不算之前雙方的不愉快。

王謙也對南方娛樂集團這種背後站著無法撼動的巨頭的公司有些排斥。

放下合約,拿起騰飛的合約。

江蓉輕聲說道:“騰飛的合約,隻有王教授您和南方娛樂簽下經紀約之後,才能生效。”

換言之。

騰飛的合約,是超巨合約的附屬合約,必須一起生效。

騰飛不會單獨給王謙這份合約。

王謙笑了笑,冇說話,好奇地迅速翻看了一下。

眉心狂跳!

好傢夥!

真下血本。

所有下載收入的全部,十成十的給王謙。

還打包買斷現在王謙已經釋出的所有歌曲的下載授權,每年獨家授權費用高達一千萬,年限也是十年。

後續王謙釋出的歌曲,視情況單獨報價獨家授權費用!

但是……

王謙所有的歌曲的所有付費收入,都歸他所有。

這份合約。

讓王謙有些吃驚,超出了他的預期。

騰飛在這份合約當中,是真正做好人好事不求回報的。

不隻是不求回報,甚至還會再給你贈送一大筆錢。

而且,王謙也看出來南方娛樂和騰飛的這份合約,對他們來說風險大的冇邊兒。

如果他簽下合約之後,就啥也不乾混吃等死了。

每年白拿上億的收入,十年後依舊能拿到南方娛樂百分之八的股份,以那時候上市之後的股價,可能已經價值幾十億!

簽完合約!

在家乾坐著等十年。

就可以身家幾十億了!

南方娛樂集團就會拜拜損失幾十億。

超巨合約的風險,恐怖如斯。

不過,對王謙這種級彆咖位的超巨來說,一個億也不算多。

隨便推出一些質量上佳的作品,年收入就不止一個億,再加上觀眾代言商演之類的,收入至少好幾個億!

所以,王謙就算簽約了,也不會丟了西瓜撿芝麻,選擇去混吃等股份。

王謙輕輕地翻看著一頁頁紙。

秦雪榮幫忙一起。

對麵的胡偉平和江蓉兩人稍顯緊張。

劉永德很淡定地保持著微笑。

足足過了半個多小時。

秦雪鴻又給對麵三人倒了兩次水。

王謙和秦雪榮纔將兩份合約放下來。

抬頭看向胡偉平,王謙很真誠地說道:“胡總,你們的合約,真的很有誠意。”

胡偉平稍顯急切地問道:“那王教授,您有什麼不滿意的嗎?”

王謙搖頭:“說實話,如果我真的想簽約,我都找不出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

要更高的保底收入?

一年一億了,再高就是不要臉了。

要更多的股份?

給你個人都百分之八了,還要?那就太貪心了!

而資源方麵,優質資源你先選,你選完再給其他的一線二線藝人。

也冇得說了!

騰飛的分成?

人家都全給你了……

也是冇啥可說的。

唯一的問題就是!

南方娛樂集團太大了,背後的後台也太硬了,王謙覺得自己冇有上升空間。

胡偉平心中忐忑,王謙這話裡,潛台詞是,如果。

他聽出來,王謙可能還是會拒絕,但是依舊帶著希望地問道:“那王教授很滿意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合作呢?”

大家都看向王謙。

秦雪榮看完也稍微震驚於對方這份合約的豐厚。

相比而言。

去經營一家隨時有破產倒閉風險的公司,就太累了。

如此豐厚的合約,還背靠一家巨頭。

秦雪榮站在一個明星藝人的角度去想,都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隻有秦雪鴻顯得很淡定,眼含笑意地看了看王謙,彷彿已經知道王謙的選擇了。

王謙看著忐忑的胡偉平,輕聲說道:“很抱歉,胡總。”

很抱歉,就三個字。

但是,胡偉平的麵色瞬間變得有些蒼白。

劉永德稍微歎了口氣。

江蓉則是莫名的鬆了口氣。

站在騰飛的立場上,江蓉是真的不想給王謙這份合約,白打工,還倒貼錢,並且還要給對方最優質的的資源進行推廣,這會很影響騰飛的發展。

所以,江蓉站在自己公司的立場上,不希望王謙簽約!

胡偉平看著王謙,聲音有些緊張地問道:“王教授,為什麼?對合約不滿意?你可以提出來,我們可以再商量。每年保底收入,還可以再提一提,簽約金也可以再提升一些,就是股份不能再多了!”

為了能簽下王謙,胡偉平也是費勁了心思,付出了很多,如果最後依舊沒簽下來。

他回去肯定是要背鍋的。

王謙微笑著搖頭,看了劉永德一眼,然後對胡偉平說道:“德哥和雪鴻姐認識,那我就直說了。你們的合約非常非常的有誠意,說實話,我都有些心動了。但是,我還是選擇拒絕。”

胡偉平馬上問道:“是其他公司給了更好的合約?”

王謙再次搖頭:“不是,目前為止,你們公司的合約是最好的,最有誠意的。”

胡偉平不解:“那為什麼?”

王謙看向劉永德:“因為,我收購了雪鴻娛樂公司!”

雪鴻娛樂?

胡偉平,江蓉,還有劉永德都略帶震驚地看著王謙。

自己收購了一家公司?

他們都知道,雪鴻娛樂公司的來曆。

南方娛樂幾年前還對雪鴻娛樂發起過收購邀約,但是被拒絕了,然後秦雪鴻就走馬上任了。

而且,劉永德年輕的時候還和雪鴻娛樂合作過多次,當下看向秦雪鴻:“雪鴻,你賣了自己的公司?”

秦雪鴻點點頭:“是的,德叔。我冇辦法拯救這家公司,也不太想繼續經營了。剛好雪鴻和王謙想要,我就賣給他們了。”

劉永德看向王謙:“王謙,你要自己開公司當老闆?不簽約任何一家公司?”

王謙認真地點頭:“是的,我是這麼打算的。我這個人一向喜歡自由,不喜歡束縛和威脅。當初騰飛給我敲響了警鐘,讓我知道,不管我怎麼有才華,作品的成績有多好,也隻是彆人手中隨時都可以拿捏的一顆棋子。”

“所以,我離開騰飛,創建了千千靜聽,隻為了自由自在的發歌。”

“現在,我收購雪鴻娛樂,也是這樣,我想找一家比較完整的公司來為我服務。”

“胡總,德哥,麻煩你們白跑一趟了。你們的誠意真的很足,但是很抱歉,我隻能拒絕了。”

胡偉平和劉永德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那一絲震驚。

這個王謙……

好任性!

受了一點委屈,就不和其他人玩兒了?

自己開公司玩兒?

太任性了吧!

有錢也不是這麼玩兒的吧。

而且,一個海底撈,夠你這樣任性玩兒的嗎?

胡偉平又看了江蓉一眼,眼神之中有些不滿。

問題根源,就出在當初騰飛對王謙的打壓上麵……

人家一直記仇呢。

不隻是記了騰飛的仇,而是整個娛樂圈的娛樂公司。

胡偉平臉部肌肉抽動了一下,尷尬的笑了笑,說道:“王教授,經營一家大公司,冇那麼簡單的。而且,雪鴻娛樂已經很多年冇有好好經營了,隨時都有破產的危險。你冇必要去冒險,你加入南方娛樂的收益,肯定遠遠超過自己經營一家公司。”

“我們也會給你組建配備獨立的工作室,單獨為你個人服務,你不需要向任何人負責,包括集團董事長。”

“我們公司也不會有任何人管你,你想做什麼,我們就會調動資源全力配合你!遠比你去經營一家公司要簡單輕鬆,獲得的也更多。”

胡偉平看了劉永德一眼:“不信,你可以問德哥。德哥在我們公司有十年了,是我們公司最重要的支柱,不管德哥每年要立項什麼項目,我們都全力配合,一切以德哥的意願為主。”

劉永德輕輕點頭,對與南方娛樂的合作是比較滿意的,輕聲說道:“胡總說的是實話。”

王謙心中稍微有些動搖,加入對方,的確是簡單輕鬆許多,而且賺的錢可能真的不會少多少。

唯一的問題。

就是自由和將來的掌控權問題。

所以,王謙還是輕輕搖頭:“胡總,德哥,謝謝你們專門為我跑一趟。但是,我真的很抱歉。希望以後我們可以在其他的項目上有合作的可能。”

劉永德麵色平靜,對此不置可否。

胡偉平則是滿臉遺憾:“好吧。”

胡偉平整個人都很是失望。

王謙已經再次明確拒絕了。

胡偉平當下將合約收了起來,不再提簽約的事情了。

不過!

王謙作為一個超巨咖位的存在,要自己收購公司自己玩兒。

胡偉平心中很是警惕,同時也想好了大致的對策!

目的隻有一個。

那就是,不能讓王謙的公司發展壯大。

秦雪鴻開口道:“德叔,胡總,馬上中午了,你們留下吃頓飯吧。”

劉永德搖頭:“算了,我還有事兒。我求一副王教授的墨寶,就告辭了。”

胡偉平也苦笑道:“我現在也冇心思吃飯,不過能親眼目睹王教授鼎鼎大名的瘦金體書法,也不算白來一趟。”

江蓉的神色輕鬆了許多,冇說話,隻是保持著微笑。

王謙笑道:“好,那我獻醜了。”

秦雪榮和秦雪鴻姐妹兩迅速去幫王謙拿來筆墨紙硯。

秦雪鴻幫王謙鋪好紙!

秦雪榮給王謙磨墨!

劉永德看了看牆上掛著的薑煜和慕容月寫的一剪梅和醉花陰,好奇地問道:“王教授,你昨日釋出的視頻裡,你親自寫的那幅一剪梅彆愁,是否還在?如果可以的話。送給我,我可以欠你一個人情。”

胡偉平和江蓉,以及秦雪鴻都有些震驚地看向劉永德。

一個超巨的人情,那可是圈內很多人都想要的。

往小了說,讓這位超巨牽個線,可能就能參加大製作了,咖位或許能立刻提升一個檔次。

往大了說,邀請這位超巨參演自己投資的影視劇,收穫更大,或許可以獲益數億!

所以。

一般,超巨咖位的存在,不會輕易欠人情,除非能得到差不多的回報。

而現在。

劉永德為了王謙的一幅字,竟然許諾一個人情?

王謙的字,這麼值錢了嗎?

隻有秦雪榮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情人眼裡出西施是一方麵的原因,更有秦雪榮知道王謙的字在書法圈子很吃香的原因。

京大的薛振國想向浙大要一塊王謙寫的黑板,浙大的陳向東敢要一份逝去大文豪的手稿,可見王謙的親筆字跡有多吃香。

王謙自己輕笑了一下,對劉永德歉意地說道:“如果還在我手上的,送給德哥就行,人情什麼的不用提。可惜,昨天我寫完,一個朋友就拿走了。”

拿走了?

劉永德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遺憾,可惜地說道:“那太可惜了,我女兒對你這首兩首婉約詞作品非常癡迷,我還想拿你昨天公開寫的那副一剪梅送給她當禮物呢。既然你已經送人了,那就算了吧。現在勞煩你幫我寫一副墨寶了。”

胡偉平和江蓉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一些驚異之色。

似乎。

他們有些低估了王謙的才華,在文學領域的影響力!

劉永德這種超巨,什麼冇見過?

家裡收藏的古董字畫就有不少。

竟然專門來求王謙的一幅字,拿回去收藏!

這就足以體現出了王謙在文學領域內的地位了。

雖然,文學圈子的人對王謙還冇有公開承認,王謙也冇有拿過什麼文學獎項,更冇有釋出過一本成功的詩集作品之類的。

但是……

有眼光和文學素養的人,都已經自發的開始喜歡和收集王謙的作品了。

現在在大家都還冇發現其價值的時候開始投資,纔是最明智的選擇。

秦雪榮已經磨好了墨。

秦雪鴻將紙張壓好,眼神很期待地看著王謙。

作為一個有作家夢的文學畢業生,秦雪鴻的眼光也頗高,也打算這次走的時候問王謙要一副墨寶,拿回去研究收藏。

所以,此刻秦雪鴻也仔細看著王謙,不由地被王謙身上那種文學藝術大家的氣質所吸引。

這種氣質。

秦雪鴻還是小時候在京城隨父親拜訪一位當時還活著的大文豪身上見過,後麵她就冇有在其他人身上見過,即便是京大水木浙大等名校的中文係資深教授,乃至是一些成名大作家身上都冇見過。

現在,是她第二次見到。

而王謙那年輕的麵孔,和她記憶中那位十年前就已經逝去的大文豪相比,有些違和。

太年輕了。

可氣質卻是一模一樣。

她的思緒有些恍惚。

劉永德神色肅穆,仔細盯著王謙的身影,然後看著王謙的握筆的手。

胡偉平和江蓉都瞪大了眼睛,彷彿看到了某位大文豪一般,心中有些震撼。

隻見王謙右手穩穩的握著毛筆,手臂移動,筆尖在白紙上迅速移動。

筆走龍蛇!

一個個文字在白紙上迅速出現。

那一個個具有獨特精氣神的瘦金體文字,吸引了在場每一個人的眼神。

即便是冇什麼文學素養的胡偉平和江蓉,都看的愣住了。

他們兩人隻感覺,王謙寫的真好看。

而在劉永德和秦雪鴻的眼中,那就是大家風範,獨具一格。

兩首江城子古詞,迅速出現在白紙上!

寫完。

王謙自己也收斂了自己的精氣神,集中的注意力稍微放鬆下來,緩緩放下毛筆,看到劉永德三人還在看著自己的字跡發呆,當下輕聲叫道:“德哥,胡總……”

劉永德立刻清醒過來,看著王謙讚歎地說道:“好字!王教授,我是京城出生的,見識過不少老一輩和新一代的書法文學家,能寫出彙聚精氣神的書法大家,我見過。但是,如您這般,獨創一種全新書法,還完善大成的大家,我是第一次見。”

“或許,您算是最近幾十年來,唯一一個真正開創一個新領域的書法大家,今天我算是見識了,謝謝!”

王謙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德哥,您言重了,彆誇了。”

劉永德微笑道:“我說的是實話,可不是誇你。你就是有這麼厲害。”

他看著兩幅字,伸手說道:“還麻煩王教授您落個款!”

王謙稍微楞了一下,隨後纔想起來,落款就是簽個名,證明這是自己寫的真跡。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如此鄭重的要落款!

讓他有一種自己已經真正是書法大家的感覺,彷彿自己寫的是一件有收藏價值的藝術品一樣。

當下,王謙拿起毛筆,在兩幅字的左下角寫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及今日的日期,最後寫上贈劉永德四個字。

劉永德略微黝黑的臉上有些激動,對王謙笑道:“謝謝王教授的墨寶,回去我就裝裱起來。”

王謙還是不太適應,笑道:“德哥言重了!”

秦雪鴻雙眼看了兩幅字一會兒之後,突然抬頭看著王謙說道:“王謙,那就索性現在一起給我寫幾幅字吧,下午我帶走。”

王謙看了看秦雪鴻:“雪鴻姐,你要的有點多,後麵再寫吧……”

秦雪鴻可是要王謙所有的作品。

這一時半會兒寫不完。

毛筆字不比鋼筆字,更不比鍵盤,寫起來比較費勁。

而且,王謙認真書寫的話,也比較費神,一口氣寫這麼多,他也感覺遭不住。

秦雪榮看出王謙有些疲憊,說道:“姐,你彆急,等王謙休息一下再寫好吧,你看他都累了。”

秦雪鴻無奈地看了妹妹一眼:“可以,吃完飯再說吧!”

劉永德倒是有些羨慕地看了秦雪鴻一眼,羨慕秦雪鴻可以要到王謙更多的墨寶。

如果能拿到現在王謙已經釋出過的所有文學作品的墨寶,劉永德絕對會興奮的跳起來。

可惜……

他知道分寸,知道自己現在已經要的夠多了,再要,那就不識抬舉了,透支了情分,以後可能就冇有往來了。

這也不是他想要的。

他還想以後和王謙多多來往,交個朋友呢。

心中想著,劉永德小心翼翼地將王謙寫的字收起來,裝在提前準備好的盒子裡,對王謙說道:“王教授,今天的事情算是結束了,我也厚臉皮要了一副墨寶,那我就告辭了。下次你來京城,一定打我電話,我請您吃飯。”

說著,劉永德將自己的私人號碼給了王謙,兩人互相存了下來。

胡偉平和江蓉也都紛紛告辭。

合約沒簽成,他們也不可能繼續留下來了。

知道了王謙的下一步發展計劃。

胡偉平也要回去製定對策!

王謙和秦雪榮,秦雪鴻三人將三個客人送到門口纔回去。

……

胡偉平和江蓉,劉永德三人在門口也迅速分開了。

劉永德拿著王謙的墨寶離開了,去見西湖市的老朋友。

胡偉平帶著江蓉直接奔向機場,回南方娛樂。

嗡嗡嗡!

電話響了起來。

胡偉平拿來看到是李總打來的,當即接通:“李總!”

李總迅速問道:“怎麼樣?王謙簽約了嗎?”

胡偉平語氣低沉地說道:“冇有!”

李總驚訝:“為什麼?這麼優厚的合約,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家給這麼豐厚合約的公司了吧?”

胡偉平苦笑:“是的。他說對合約也比較滿意,但是還是拒絕了。因為,他要自己開公司!他說,騰飛當初對他的打壓,讓他冇有安全感,所以不想加入任何一家公司,想自由自在的自己當老闆!”

李總高聲道:“自己開公司?這麼任性?”

胡偉平歎道:“他就是這麼任性。而且,他已經談妥收購了一家公司,李總應該知道,雪鴻娛樂。”

李總:“雪鴻娛樂?這家公司的框架倒是齊全,但是已經虧損幾年了,藝人冇兩個,投資都血虧,就是個爛攤子吧,也就版權庫還值點錢。”

胡偉平讚同:“是呀,所以我勸他還是加入我們,他還是拒絕了,堅持自己開公司。李總,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讓他知道,他想自己開公司玩,不可能!”

李總:“嗬嗬,那肯定!一個超巨,想自己開公司和我們打擂台?怎麼可能。你把訊息放出去,讓其他幾個娛樂集團都知道,他們自然都知道應該做什麼!”

一個超巨,是絕對的優質資源。

不是大集團公司,也養不起超巨級彆的大咖,隨便一部大製作就是幾億投資,中小公司都玩不起。

而一個超巨想自己開公司?

除非有娛樂巨頭站台入股。

否則!

大家都會很有默契的打壓。

因為……

誰都不想讓你做大做強來搶他們的飯。

圈子。

就這麼大!

而幾大集團已經開始逐漸壟斷圈內各個市場。

怎麼可能讓你一個超巨發展自己的公司?

之前也有超巨想這麼做。

但是最後的結果隻有兩個。

要麼,倒閉,然後再加入某個大集團。

要麼,被某個大集團收購,失去公司控製權。

就這麼簡單!

冇有例外。

胡偉平說道:“王謙現在就靠好聲音舞台增加曝光率吸引粉絲,所以我們還是要想辦法在好聲音舞台上淘汰他。他下一場的對手是我們公司的林崗軍,也是一個實力派選手,我想全力支援林崗軍和王謙打擂,給他最好的資源,爭取淘汰王謙。”

李總:“好,你看著操作。我隻要結果!”

胡偉平擲地有聲地答應:“好!”

……

而王謙送走了胡偉平三人之後,也在微博上公開釋出了訊息。

“最近很多很多經紀公司聯絡我,我不勝其擾。在這裡公開宣佈一個訊息,我不會加入任何一家經紀公司,我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娛樂公司。”

“所以,大家彆再來煩我了。”

“我隻想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發送!

訊息一發出去,立刻在微博上引起了不小的熱度。

同時,劉永德竟然也在微博上公開曬出了王謙的墨寶,發言說道:“今日在西湖市拜訪了王教授,厚顏求得兩幅墨寶,和大家分享一下。”

兩幅字,都是特寫。

最後的落款上清清楚楚地寫著,王謙,贈劉永德。

這一下。

王謙的熱度再次衝上榜首。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