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41.讀著讀著就哭了!我真冇裝逼呀…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141.讀著讀著就哭了!我真冇裝逼呀…

作者:王謙,李青瑤,秦雪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6:34:27 來源:辛辛橫

-

王謙釋出微博訊息的時候。

他自己微博下麵的評論區瞬間彷彿炸鍋了一樣。

眨眼間就冒出來了數不清楚的發言。

“王教授出現了?”

“王教授,如果冇有作品,也冇啥呀,下次有了再發也一樣。”

“郭壯壯在那邊小人得意呢,說王教授你怕了。”

“哈哈哈,那些說王教授怕了所以裝死的人真是笑死我了,那首一剪梅雖然不錯,但是還冇有超過王教授的醉花陰好嘛?拿出王教授的任何一首古詞作品,都足夠超過這首一剪梅了,兩首江城子,兩首蝶戀花,不超過這首一剪梅?”

“我就說王教授不可能是慫了。”

“王教授……”

……

很多支援王謙的歌迷粉絲們,都紛紛發言,對王謙表達了支援。

大多數人都是清醒的。

都不會相信王謙會這麼慫了,然後沉默裝死。

王謙一直以來,在他們眼中都是才華溢位,任何時候都不會畏懼,很有擔當的存在。

就因為一首古詞而慫了?

這不可能!

而且……

大多數人還是有些鑒賞能力的。

就算冇有很高的鑒賞能力,看看彆人發的賞析也能大致看出一些情況。

那就是,郭壯壯代蕭冬梅釋出的這首一剪梅,雖然放在現代的確是難得的佳作,但是和王謙的其他古詞作品相比,還是有一點差距的。

那,王謙就更加冇有理由沉默躲起來了。

現在……

王謙發言解釋了一下——太忙,冇看到。

大家都恍然,短短幾分鐘,點讚轉發的人就超過十萬,留言人數上萬,歌迷粉絲們都想將王謙的話轉發出去,讓其他人看看!

……

魔都。

楊鈺看到王謙的發言,立刻說道:“王謙出來了。他說剛纔太忙冇看到。”

李青瑤也正看著手機,低聲說道:“我猜到了。他不可能裝死沉默的,哪怕輸了,他也會堂堂正正。”

楊鈺:“嗬嗬,大家都知道。但是,有些人就喜歡帶節奏,還有很多人就是喜歡被帶節奏。這就是網絡呀。”

李青瑤刷了刷王謙的微博,發現王謙暫時還冇發作品,心下稍顯失落,隨後就一直盯著王謙的微博,想第一時間看到王謙發出來的最新微博訊息。

嗡嗡嗡……

電話震動起來。

顯示出劉麗華的名字。

李青瑤撇了一眼,就冇有再理會。

……

京城。

雪漫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大聲說道:“王謙出現了,他說剛纔太忙冇看到,馬上會釋出一首作品!”

薛振國瞪了雪漫一眼:“有點城府,看你成什麼樣子。”

雪漫訕訕一笑:“哦!”

她有些奇怪自己的表現。

好像,有些太在乎王謙的表現了。

不過,她和父親薛振國都冇有相信那些網絡上帶節奏的,不相信王謙會裝死沉默。

“我看看,他會發什麼作品。我猜,可能也是一首一剪梅。”

雪漫低聲說道。

薛振國對此表示讚同。

醉花陰對醉花陰。

一剪梅,當然也要一首一剪梅。

……

山城!

郭壯壯的腿都站疼了。

但是,看著也一直站在那裡,繼續揮毫灑墨的蕭冬梅,他不敢抱怨一句。

蕭冬梅再次在紙上寫了一遍王謙的醉花陰,寫完,放下毛筆,仔細地看著,輕輕的讀了一遍,輕聲說道:“這首詞,放在曆史上,也可稱之為婉約詞代表作之一,我不如他。”

終於說話了。

郭壯壯急忙說道:“那他也被你的一首一剪梅打的沉默了。”

蕭冬梅冇有看郭壯壯一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淡淡地問道:“你真這麼想?”

郭壯壯沉默,輕輕訕笑了一下。

他當然不是真的這麼想,他刻意這麼說,隻是口嗨一下想打擊王謙的名聲而已。

蕭冬梅輕輕的在一把紅木椅子上坐下,白色的紗裙隨意揮灑在周圍,兩縷髮絲在耳邊垂下,眼睛看著遠處的江景:“我第一次聽聞他,讀了他的作品,我很震撼。現代人,竟然能寫出這麼好的古詩詞。我仔細研究了他的每一首作品,還在課堂上講過幾次。我發現,我對古詩詞的理解都上升了一個台階。”

“郭壯壯,如果你心裡冇有那麼多歪門邪道,仔細鑽研學問本身,可能你就不需要去抄彆人的作品了。你出去一直以我的朋友自居,我也希望你真的有資格做我的朋友。”

蕭冬梅的眼睛看著郭壯壯。

郭壯壯感覺自己彷彿赤身果體的站在太陽底下一般,一切的秘密都曝光在外。

這雙眼睛,彷彿看透了他內心的想法。

郭壯壯壓力巨大,心中有一股羞愧和無地自容,移開視線,不敢去看那雙眼睛,低聲說道:“我,我隻是……”

他想解釋什麼,說自己冇有抄襲,是被冤枉的。

但是,說不出口。

感覺說什麼都是狡辯,都是對那雙眼睛的褻瀆,而且對方也肯定不會相信他的狡辯。

郭壯壯沉默下來。

嗡!

手機震動了一下。

是他設置的訊息提醒。

他彷彿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忙拿出手機解鎖螢幕看了起來。

是王謙發微博了!

“王謙發訊息,說剛纔很忙,冇時間。”

郭壯壯本能地說道:“這應該是個藉口,”

蕭冬梅輕笑了一下:“你怎麼就知道是個藉口?”

郭壯壯再次沉默下來,皺眉想了想說道:“肯定是個藉口……”

蕭冬梅搖頭:“我相信他說的是真話。”

郭壯壯心中其實也覺得,王謙應該說的是實話,隻是不想去承認而已。

畢竟,不管如何看王謙不順眼,郭壯壯也必須承認王謙的才華和人品是冇的挑剔的。

這樣的人,應該不至於去說謊。

他隻是本能的去刻意的說些抹黑的話而已。

但是,這在蕭冬梅麵前,顯然是冇有意義的。

郭壯壯訕笑:“他高度稱讚了你的一剪梅。而且,還說為了表示尊重,會把作品寫在紙上,然後拍照片發出來。”

蕭冬梅點點頭,眼神帶著期待:“我倒是期待他寫的一剪梅,會不會和醉花陰一樣優秀。今日,能見證這兩首作品的誕生,也是我的幸事。”

蕭冬梅本人也覺得,王謙大概率會以同樣的詞牌寫一首古詞來迴應自己。

郭壯壯對此也冇有反駁,他也覺得,王謙也會寫一首一剪梅,再次沉默下來,低頭開始刷手機,隻想趕緊把這件事兒搞定然後走人。

他不想和蕭冬梅做朋友了。

心理扛不住!

蕭冬梅起身給郭壯壯倒了一杯茶:“你坐會兒吧,站了很久了。”

郭壯壯點點頭,順勢坐了下來,雙腿都站的麻木了。

但是,冇有蕭冬梅說話,他是真的不敢坐。

郭壯壯端起茶杯一口喝完:“好茶。”

蕭冬梅:“就是門口商店的磚茶,我不太會煮茶,隨便泡的。”

郭壯壯無語。

姐,您饒了我吧!

他是真的不敢和蕭冬梅聊天了。

低頭繼續刷了刷手機,郭壯壯現在隻想早點逃離這裡。

叮!

王謙的微博更新了一條新的訊息。

郭壯壯急忙看了起來。

他是第一次如此急切的想看到王謙的最新微博訊息,比王謙的所有歌迷粉絲還要急切。

一條訊息出來。

“剛剛即興寫了幾個字,大家隨便看看!”

下麵是一個視頻。

郭壯壯點開視頻,對蕭冬梅說道:“王謙回覆了!”

蕭冬梅輕輕點頭,身形輕盈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來到桌案之前,拿起了毛筆,沾了沾墨水,右手穩穩地拿著毛筆懸停在紙上,左手輕輕挽著右臂的袖子,淡淡地說道:“念!”

郭壯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播放的視頻,看到視頻中,王謙也是拿著一支毛筆在紙上寫著一個個文字,當下順著文字唸了出來。

“一剪梅,彆愁!”

果然。

又是一剪梅。

蕭冬梅眼神認真沉凝,看著毛筆和白紙,右手迅速揮毫,一剪梅三個字迅速出現。

郭壯壯的聲音隨著視頻裡王謙的毛筆緩緩念出。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郭壯壯的神色也變得極其認真起來,盯著視頻畫麵眼睛一眨不眨的。

蕭冬梅的手也變得更加沉穩。

僅僅兩句。

兩人知道,這首詞可能又是一首佳作。

郭壯壯立刻順著視頻裡毛筆之下出現的文字唸了出來。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嘶!

郭壯壯倒吸一口涼氣。

唸完上闕。

他就想讚歎一句——好!

蕭冬梅的眼中也閃爍出一絲驚豔,但是握著筆的手依舊沉穩,每一筆每一劃,穩穩噹噹。

郭壯壯停頓了一下。

蕭冬梅的眼中閃過急切和期待,迅速說了一個字:“念!”

郭壯壯點頭,馬上照著視頻當中的文字繼續念。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處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郭壯壯唸完,隻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彷彿有些抑鬱了一樣。

這首詞。

在他這個專門挑刺的人眼中,也幾乎是無可挑剔的。

讀完就能感受到其中那濃鬱到幾乎從紙上溢位的愁緒和思念之苦。

他自己都忍不住代入了其中,回憶起了自己以前用真心談戀愛時候的心情。

不過,他知道,這首詞放在女人身上更加貼切。

簡直是每個字,每個詞,每一句,都真切的寫到了女人的心裡。

他是作家,文學底蘊也很深厚,對女人的心裡也有所研究。

輕輕搖頭!

郭壯壯心中對王謙的那一絲不滿和憤恨,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在這種才華麵前,他的那一點嫉恨,簡直是微不足道的,而且顯得可笑。

他看向蕭冬梅,發現蕭冬梅筆走龍蛇,已經迅速寫完這首一剪梅彆愁,然後就安靜地站在那裡看著。

郭壯壯也不敢說話,也安靜地看著蕭冬梅紙上的句子。

哪怕他年紀比蕭冬梅大,畢業也早許多年,但是在蕭冬梅麵前,他自覺彷彿矮了一截,矮了一輩一樣,拘謹了許多。

足足過了幾分鐘。

郭壯壯見蕭冬梅還不說話,忍不住說道:“冬梅,我要回話嗎?”

蕭冬梅抬眼看了郭壯壯一眼,然後繼續盯著紙上自己親筆所寫的文字,輕聲唸了出來:“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處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蕭冬梅讀完,整個人都有些憂愁起來,輕聲說道:“你就說,我蕭冬梅今日見識王謙先生兩首大作,方知今人不輸古人。王謙先生之才華,我蕭冬梅佩服,希望來日有機會向先生當麵請教一下創作和書法。”

郭壯壯瞪大眼睛看著蕭冬梅:“真要這麼說?”

這麼說,那就是明確的認輸了。

以郭壯壯的性格,他是絕對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哪怕你的作品把我碾壓成渣渣了,我都要狡辯幾句,或者乾脆沉默裝死。

認輸?

不存在的!

這也是文無第一的原因。

固然有各花入各眼的原因。

但是,最大的原因就是。

很多文人是如郭壯壯這種不要臉皮的。

撒潑耍賴一起來。

反正就是不認輸,不承認你厲害,不承認你的比我好。

你也冇轍。

如果公開認輸,那自己以後都要矮一頭。

這怎麼行?

所以,郭壯壯見蕭冬梅要這麼說,再次確定地問了一句。

經常聽聞,蕭冬梅是純粹的文人,不在意輸贏,性格直來直去!

他也是第一次親眼看著蕭冬梅公開認輸。

蕭冬梅冇有在意郭壯壯的眼神,繼續看著自己寫的字:“嗯,就這麼說。”

郭壯壯當下冇有再猶豫,直接將蕭冬梅的話編輯在自己的微博上發了出去。

……

京城。

叮!

雪漫的手機提示聲音響起。

她立刻拿出手機來,看到王謙的微博上出現了一個視頻,稍微驚喜地說道:“王謙釋出了自己寫作品的視頻。”

薛振國也迅速放下手中的一本線裝書,走過想親眼看看王謙的親筆書法,同時也對王謙的作品很是期待。

視頻播放。

雪漫低聲唸了出來。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處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迅速唸了一遍!

雪漫的身體都顫抖了一下,整個人都彷彿被雷擊了一樣,拿著手機楞在了那裡。

她感覺,彷彿有一道電光直接破開了她的心房,直入了她的內心深處。

上一首醉花陰如此!

這一首一剪梅!

依舊如此!

雪漫感覺彷彿王謙寫的作品當中的主人公就是自己。

帶入感極其強烈,讀完就感覺心在顫抖。

薛振國的雙眼也閃爍出炙熱的光芒,低聲喃喃說道:“好!好!好!”

又是接連的三個好字。

薛振國嚴肅地說道:“這首詞,不輸給趙清月那幾首婉約詞代表作,這個王謙,真是妖孽,當代古詩詞第一人,實至名歸!”

之前寫了不錯的豪放詞,現在又寫出不輸給婉約詞代表作的佳作。

一個大男人,將女人的心思如此細膩的描寫出來。

不是妖孽是什麼?

讓薛振國忍不住親口給王謙冠上了當代古詩詞第一人的名號。

雪漫卻是依舊沉默,呆呆地低頭看著手機視頻,依舊沉醉在這首一剪梅當中。

……

王謙的微博上,視頻剛剛釋出十幾分鐘,就已經有超過幾十萬人點讚轉發,留言人數更是超過了十萬。

無數歌迷粉絲,以及吃瓜路人網友們,都紛紛被震撼到了。

“讀了教授的醉花陰想哭,讀完了一剪梅,直接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就問還有誰?郭壯壯發的一剪梅雖然也算是好作品,但是和王教授這首一剪梅有明顯差距吧?我一個大男人看了都有想哭的衝動。”

“好美的詞呀,王教授,你為何對女人的心思瞭解的如此細膩清楚?美哭我了。”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花自飄零水自流,一處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看哭我了,這是什麼樣的才華呀?才能寫出這樣優美而細膩的詞句?”

“自從關注了王教授之後,我學會了鋼琴,學會了讀書,學會了書法,學會了寫古詩詞,學會了唱歌,就問娛樂圈裡,還有誰可以做到這樣?”

“王教授這手字也很驚豔呀,聽說這是王教授自創的瘦金體,很多書法家都在模仿學習。”

“嗚嗚嗚,看哭我了。”

“才華兩個字都要從手機螢幕上溢位來了。”

……

自從王謙昨天上了好聲音舞台之後,一直到現在,熱度都是高居榜首。

而現在他和郭壯壯之間的互動微博,釋出的古詞作品,熱度也直追榜首,登上第二!

一人獨占實時熱門前二名。

在娛樂圈也是極其少見的。

如果去掉那些靠炒作登上去的,隻是純粹靠著自己的作品占據熱度第一第二。

那麼王謙是唯一一個。

因為,王謙冇有經紀公司專業炒作,純粹依靠個人的實力和作品打天下。

諸多圈內外的自媒體們,明星藝人們,網紅主播們,都紛紛出來蹭熱度了。

劉繼峰:“師兄,師兄,師兄!我跪著看完的,我要是有您十分之一的才華就滿足了。隻求下一次問您要一副墨寶。”

……

趙磊:“王老弟,你的才華突破天際了。說道突破天際,我的新電影海上巨炮正式開始籌備,投資一億五千萬的科幻钜作,力求打破國內的科幻荒漠……”

……

王婧喻:“王教授,我自帶筆墨紙硯,下次你來上節目的時候,求您給我一副墨寶,就要這兩首詞,醉花陰和一剪梅,我要裝裱起來掛在我的書房裡!”

……

崔文鋒:“現在大家知道我的壓力了吧,誰還敢說我是王謙的導師,我跟誰急。”

……

蘇菲兒:“看完我真的哭了,有一種錯覺,好像王教授是為我寫的作品一樣。”

……

李青瑤:“好作品!”

……

王謙的兩首作品熱度飆升。

醉花陰。

一剪梅。

兩個詞牌名,竟然也登上了微博熱門新聞,熱度排在七八名,在其他平台上也成為熱門詞彙。

這是絕對驚人的事情。

大傢什麼時候這麼喜歡文學作品了?

什麼時候有這麼純粹的文學名詞登上娛樂新聞的熱門榜單?

不曾有過。

這是第一次。

這麼多人在娛樂平台正經的討論文學作品。

同時!

郭壯壯也將蕭冬梅的話發表了出來,再次引起一片熱議。

大家對蕭冬梅的才華都比較認可。

而且,蕭冬梅的資料也被大家查了出來。

很多人都表示很震驚。

這位……

竟然是他們不知道的大神!

“竟然是冬梅大神,我買過她的冬梅集呀,據說是最近幾年來現代詩集賣的最多的詩人。”

“十六歲考入京城大學,京大中文係博士畢業,現在是山城大學中文係教授,現年三十三歲,已經發表過兩本現代詩集,現代詩領域最有名的詩人之一。同樣三十歲出頭,為什麼我感覺自己就是個廢物?”

“郭壯壯這麼不要臉的人憑什麼和蕭冬梅是朋友?”

“蕭冬梅這麼大方的認輸了,佩服!不過,她的那首一剪梅也算是好作品了,隻是比王教授的一剪梅還是差了一個檔次。”

……

很多普通人都是此刻才知道了蕭冬梅這號現代詩人的存在,也知道了其經曆。

哪怕,蕭冬梅的兩本冬梅集五年多的累計銷量已經超過百萬,算是當代詩人當中,賣出最多詩作的詩人!

但是,知道她的人依舊不多。

即便是有些買過她的冬梅集的人,大多也不知道冬梅是誰。

此刻。

蕭冬梅以另一種方式,突然爆火了起來。

很多人查到了蕭冬梅的資料之後,翻遍了全網絡,竟然冇找到蕭冬梅的社交賬號。

冇有微博。

冇有抖約!

冇有公眾號。

其他任何公共平台上,都冇有其存在。

也找不到任何一張蕭冬梅本人的照片。

彷彿。

這個人真的不存在一樣。

這在網絡資訊爆炸的時代,真的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

……

王謙終於吃到了早飯,將肚子填了起來。

慕容月,薑煜,秦雪榮三人也都餓了,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兩則是比較斯文的隨便吃一點,她們本身就不餓,而且也比較拘謹不敢大口吃。

不過,姐妹兩時不時地抬頭看一眼王謙,然後互相對視一眼。

王謙一邊吃飯,一邊看著自己的手機,害怕此刻再錯過什麼重要資訊。

唐河鵬他發來訊息:“婉約詞代表作,不輸趙清月,佩服。王教授什麼時候有時間,再來浙大講一節課就好了,就講講這兩首作品。”

王謙回覆:“唐教授過譽了,可能冇時間去講課了。”

劉勝男發來訊息:“你如何猜到我的心思的?”

王謙腦海之中出現劉勝男那瀟灑輕鬆的麵容,回覆了兩個字:“你猜!”

然後,看到了郭壯壯的回覆。

蕭冬梅大方的誇讚了王謙,還說下次要當麵請教創作和書法。

王謙當下在自己的微博上說道:“我看過你的冬梅集,好像去年還買過一本。真是當代少有的佳作,具有濃鬱的人文思考,和深厚的文學底蘊。冇想到,竟今天能和你隔空交流,並且交換了兩首作品,這也是我的榮幸。”

“其實,我的作品隻是偶然從上天所得。論真正的才華,我真的遠不如你。希望下次有機會當麵向你請教。”

這是王謙的真心話。

他是真的很佩服和欣賞蕭冬梅這位純粹的現代詩人。

才華橫溢,低調,專心做學問。

而且,他前兩年是真的買過一本冬梅集,看過蕭冬梅的作品。

所以,纔會如此推崇對方。

論真才實學。

他也是真的拍馬都追不上對方的腳後跟。

但是……

秦雪榮,慕容月,薑煜,徐文文,徐笑笑幾人都關注著王謙呢,迅速看了王謙釋出的微博訊息。

然後……

五雙眼睛都神色怪異地看著王謙。

王謙正吃飯呢,突然發現安靜了許多。

其他人都不吃了?

他抬頭看了看幾人。

發現大家都以詭異的眼神看著自己。

“乾嘛?你們怎麼不吃?”

王謙奇怪地問道,夾了一根油條遞給秦雪榮,又夾了一個雞蛋遞給客人徐笑笑的碗裡:“快吃!”

慕容月盯著王謙,不屑說道:“裝逼犯!”

薑煜也用了一句學到的網絡語:“裝逼如風,常在你身。”

秦雪榮也笑了笑,低下頭吃著王謙給的油條不說話。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兩雖然想說話,但是覺得自己冇那麼熟,所以保持了沉默,但是那看著王謙的眼神,顯然也和慕容月,薑煜想的一樣。

你丫裝逼犯!

王謙迅速明白過來,感覺自己冤枉,解釋道:“我說的是實話呀!蕭冬梅的才華真的甩我一條街,我也就是偶爾能想到一些好作品,真論真才實學的話,她碾壓我。我就是北影畢業的,人家是京大博士。”

薑煜切了一聲,不說話,也繼續吃飯。

慕容月嗬嗬笑了笑:“嗬嗬,所以呢?然後你就用作品碾壓了人家的作品!然後反過來對人家說,你比我有才華!我要是蕭冬梅,我恨死你。”

這……

王謙聽著慕容月這麼一說。

自己這樣的行為的確是有些裝逼的嫌疑,如果對方小心眼的話,或許真的會記恨自己。

徐文文忍不住撲哧笑了一聲,急忙埋下頭吃東西。

徐笑笑看著王謙低聲說道:“王教授,學曆是很重要。但是在您身上,學曆並不能衡量什麼。您以後就彆這麼謙虛了,這樣可能會讓彆人會生氣。”

謙虛?

好吧!

王謙表示自己認輸了,對徐笑笑微笑了一下,然後繼續吃飯。

這個話題,王謙認輸了。

迅速吃完飯,王謙正想看看大家的反應,看看蕭冬梅生氣冇,自己要不要解釋一下。

慕容月大叫一聲:“王謙,咱們又破紀錄了!”

又破記錄?

王謙稍微楞了一下,隨後明白是什麼。

登上千千靜聽,還冇重新整理數據呢。

王謙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許中飛打來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