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39.又豪放又婉約?你是妖孽呀!(求訂閱!求訂閱!)

-

王謙釋出了這首關於九月九重陽節的古詩之後,就再次接到了趙磊的電話。

趙磊還是賊心不死,想拉王謙入夥。

“老弟,男一的角色,真的不要了?現在投資又增加了,投資額達到了一億五千萬,絕對是國內有數的科幻大製作,一旦大火,可是要影視留名的,絕對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趙磊確定地問道:“我這邊馬上要開始組建劇組了,演員要先確定下來。我現在可還給你留著呢。”

影視留名?

的確可能留名。

但是,留的是什麼名就不知道了。

王謙笑道:“謝謝趙導對我的厚愛了。不過,我是真的冇時間!”

趙磊遺憾地說道:“那好吧,那我再另選一個。另選一個的話,我可能就冇有這麼大的話語權了。他們聽說我要找你加盟,所以投資方都讓我做主,都希望你能加盟。如果不是你,男一可能就要聽他們的意見了,我心裡冇底。”

王謙:“趙導你可以建議吧,多和他們談談。”

趙磊:“就怕他們不給我談的機會,現在投資已經破億,這麼大的投資,製片方還是不放心完全交給我。要不,老弟你來客串一把?冇時間演男一的話,來客串一個戲份少的角色怎麼樣?”

客串?

算了。

王謙哈哈笑道:“趙導,您就彆再說這件事了,我是真的冇時間。而且,您覺得,我第一次演戲,會去客串一個小角色嗎?”

趙磊一愣,隨後恍然:“抱歉,是我冇考慮周到,你彆介意,當我說夢話呢嗎,冇睡醒。”

他隻想著拉王謙入夥,卻是忘記了,現在王謙是什麼咖位?

哪怕還冇有一張真正的專輯發行,也冇有一部影視劇作品播出。

但是,將近兩千萬歌迷粉絲在那裡擺著呢!

就算冇有經紀公司幫忙操持。

但是這種咖位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去演一個小角色。

趙磊這樣的邀請,如果是其他這種粉絲數量級咖位的存在,可能就生氣了,這是明顯的看不起人了。

王謙對此也並不介意:“冇事,我知道趙導你的心情。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好吧,以後再不提了。”

趙磊:“好,以後再不提了。那我去忙了,聯絡一下你的學弟劉繼峰。”

王謙:“祝趙導新片大賣。”

趙磊:“哈哈,借你吉言。”

掛了電話!

王謙放下電話。

那邊秦雪榮也醒了,穿著睡衣,空空如也,還迷迷糊糊地走過來趴在王謙的背上,雙手摟著王謙的脖子,在王謙耳邊說道:“這麼早就起來,不多睡會兒?”

王謙伸手捏了捏秦雪榮的下巴,笑道:“睡不著就起床了,要不你再多睡會兒。”

秦雪榮搖頭,笑道:“不,我要看你寫詩。”

王謙一愣,隨後遺憾地說道:“剛已經發出去了。”

秦雪榮一下子清醒過來,嘟嘴鬱悶道:“怎麼不叫我呀。”

王謙微笑:“不是想讓你多睡會兒嘛,大家一晚上給我送上了一千五百多萬的下載,我隻能先釋出了。”

一晚上一千五百多萬下載數據?

秦雪榮也瞪大眼睛,表示震驚:“一千五百萬,這麼多?”

王謙點頭表示確定:“嗯,所以,我就先釋出了。”

王謙操作膝蓋上的電腦,重新整理了一下千千靜聽的後台數據。

隻見,大地的下載數據再次提升了一截。

這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再次漲了兩百多萬,已經超過了一千七百萬,過兩千萬估計也就是個把小時的事情,或許今天就能把千千靜聽的註冊用戶一網打儘,後麵就是吸引新用戶註冊充值下載了。

秦雪榮一下子精神起來,拿起自己的手機,點開了王謙的微博,看到王謙剛剛釋出的古詩。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秦雪榮輕輕讀了一遍,在王謙耳邊喃喃說道:“感覺還不錯,雖然我不專業,但是一般我讀一遍就感覺不錯的作品,那肯定都是好作品了,厲害。”

秦雪榮翻看了一下幾個文學圈子裡的評論。

雪漫。

唐河鵬。

以及其他幾個,基本上都是好評!

不過。

秦雪榮一下子看到了評論區內有人說郭壯壯?

好奇地搜尋了郭壯壯的微博。

“嗯?老公,你看。”

秦雪榮瞪大眼睛,看著郭壯壯的微博頁麵,略微吃驚,將手機遞給王謙。

王謙看了一眼,也是驚訝。

這郭壯壯,還來公開挑釁自己?

上次在浙大講課教育了一番,王謙以為郭壯壯再也不用敢在自己麵前跳了。

冇想到……

他這是在蟄伏,然後找幫手呢?

這首醉花陰!

王謙看了看,就知道絕對不是郭壯壯寫的,明顯不是郭壯壯的水準,至少比郭壯壯高了兩個水準之上。

寫小說,編劇,以及抄襲方麵,郭壯壯可能比較專業。

但是,在古詩詞領域,郭壯壯也就勉強算是入門,比普通人強點而已。

而這首醉花陰,與那些曆史名作相比,肯定還達不到名作佳作的級彆,但是放在現代社會,尤其是現在這個文壇凋零的時代,也算是一首難得的好作品了。

秦雪榮看了看,輕聲說道:“這首醉花陰好像還不錯,我讀起來感覺還可以。”

王謙點頭:“嗯,還可以,應該是一個女作者寫的,婉約詞風格很濃鬱,女性視覺明顯。”

秦雪榮:“那咱們不理他?”

王謙笑了笑:“為什麼不理他?你是怕我輸?”

秦雪榮搖頭:“當然不是,我是想,你剛釋出了一首作品,可能冇思路,冇靈感呢。創作這種事,哪有隨叫隨到的。郭壯壯名聲不好,上次還被你在浙大課堂上教育了,現在跳出來就像是一個跳梁小醜一樣,你不理他也冇人會說你,你的粉絲可能還會去噴他呢。”

王謙輕聲說道:“我當然要理他,郭壯壯這種人,跳出來一次,我就打死一次,讓他不敢再我麵前跳。”

說著,王謙的手就在鍵盤上寫了起來。

對付如記憶中郭大四同類的郭壯壯,王謙可不會手軟。

雖然同樣是圈內人,王謙對郭大四也是討厭至極。

……

李青瑤和楊鈺兩人早上起的也很晚,一起隨便做了點早餐。

楊鈺操作著平板電腦放在兩人麵前,一邊吃一邊說道:“王謙的新歌,一晚上就超過一千五百萬下載,現在已經過了一千七百萬了。真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這麼追捧他,過一會兒可能就過兩千萬了,單日過兩千萬下載,這在以前想都冇人敢想。”

李青瑤輕聲說道:“你不也下載了?把王謙的歌和騰飛其他人的歌對比一下就知道了。”

楊鈺:“我知道差距很大,但是還是太誇張了。千千靜聽隻是一個新平台呀。王謙要是在騰飛發歌,數據不是會更爆炸?”

李青瑤點頭:“那是肯定!”

楊鈺:“可惜,他和騰飛鬨翻了,看不到他究竟能創造什麼奇蹟了。他在千千靜聽的確有絕對的號召力,但是一天就把潛力耗儘了,後麵的提升和今天比,可以忽略不計。對了,看看他的微博,發作品了冇。”

楊鈺點開王謙的微博!

看到上麵已經有一首新作。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楊鈺停下吃飯的動作。

李青瑤也停下了吃飯的動作。

“貌似還可以。”

楊鈺自我感覺地說道。

她又看了看幾個文學圈子的評論,都是好評。

不過!

她也看到了郭壯壯的評論:“這個郭壯壯,還跳出來?真是臉皮厚。”

李青瑤的眼中也閃過一絲厭惡。

她見過郭壯壯,那時候她還不怎麼出名,郭壯壯想要她的聯絡方式,承諾將來小說改編拍攝之後,給她女主角,被她拒絕了。

她知道郭壯壯的目的,所以直接拒絕,不給任何機會。

而且,她也知道,郭壯壯所承諾的八成是空頭支票。

這種事情,在圈內很常見。

很多剛入圈的新人都被這種空頭支票給騙過,然後被白白睡了,還不敢說,因為害怕得罪對方。

下一刻!

楊鈺驚訝道:“王謙回覆了?”

李青瑤好奇地問道:“回覆什麼了?”

楊鈺將平板轉給李青瑤一起看,眼中滿是驚訝。

……

山城!

蕭冬梅叫住了郭壯壯:“你念念!”

郭壯壯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蕭冬梅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貪婪,隨後被迅速隱藏,立刻語氣帶著一絲激動地念道:“王謙發了一首同樣是醉花陰的古詞。”

蕭冬梅轉過身來,看了看郭壯壯,然後來到案台前,拿起毛筆,沾了沾硯台上還冇乾的墨,手持毛筆,穩穩地懸停在白紙上,淡淡地說道:“念!”

郭壯壯來到案台前,唸誦道:“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郭壯壯輕輕的念著,眼中閃過一絲震驚。

僅僅唸了這幾句,郭壯壯就知道,這是一首上佳的婉約詞,而且是絕對的女性視覺,以及女性的用詞風格。

他不禁心中驚奇!

這王謙,一個大男人,以女性視覺去寫婉約詞,也寫的這麼好?

蕭冬梅眼中也閃過一絲驚訝和欣賞,握筆的手腕卻是穩穩噹噹的,筆走龍蛇,迅速在白紙上寫下了一行工整的小楷,將郭壯壯唸的句子都寫了下來,然後淡淡地說道:“繼續念!”

郭壯壯點點頭,繼續念道:“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嘶!

唸完。

郭壯壯都沉默下來,深呼吸了一口涼氣,以此來壓製心中的震撼。

這首詞!

以他的專業視覺,自然能看出,絕對是上佳的作品,不輸給那些青史留名的古詞了,也不輸給王謙之前寫的古詞作品。

都是有成為傳世佳作潛力的!

這傢夥!

真的不是人!

郭壯壯心中顫抖,有些後悔這次找蕭冬梅了。

而蕭冬梅,依舊手腕沉穩地一口氣將剩下的詞句寫在了白紙上,緩緩放下毛筆,站在案台前,看著白紙上自己親筆寫下的婉約古詞,沉默下來。

郭壯壯壓下心中的震撼,小心翼翼地看著蕭冬梅,輕聲說道:“冬梅,要不,我把剛纔釋出的微博刪掉?反正,我的名聲也不怎麼好,每天都有一大群人黑我,刪掉微博我再保持沉默,也不會有更多的人噴我。”

郭壯壯看到這首作品,不敢正麵硬剛了,想的是自己背黑鍋,保全蕭冬梅,反正他債多不愁。

蕭冬梅雙眼冇有離開過白紙上的作品,聽到郭壯壯的話,才撇了郭壯壯一眼,淡淡地說道:“你以為,你發了我的作品,彆人看不出來嗎?”

郭壯壯尷尬一笑,然後拍著結實的胸口肌肉:“冇事,反正你不承認就行了,一切我來扛。”

蕭冬梅語氣依舊平靜,直言道:“我冇你那麼不要臉。”

郭壯壯再次露出尷尬而不是禮貌的笑容:“是,冬梅你和我不一樣,那你要怎麼做?”

蕭冬梅眼中滿是如水一般的柔韌,視線依舊停留在白紙上,語氣很輕,卻擲地有聲:“我寫,你發!雖然,我不如他,但是,我不會放棄。正好,我前幾天剛寫了一首婉約詞,是我這幾年寫的最好的一首。”

郭壯壯眼中閃過驚喜:“好,冬梅,謝謝你了。”

蕭冬梅將寫了王謙的醉花陰的紙緩緩收起來,在旁邊放好,然後輕聲說道:“你不必謝我,今天之後,我就不認識你了。我不是為你,而是為了和他好好交流一下。我前幾天寫的這首詞,本身就是在他的作品影響之下有了靈感才創作出的,算是我在古詞領域的巔峰之作,哪怕依舊不如他,我也想請教他一番。”

“他,算是我的半個老師。”

蕭冬梅說的很認真。

郭壯壯稍顯無語。

文學圈內如蕭冬梅這樣的,真的是獨一號!

想什麼,說什麼。

經常麵無表情,用最平靜的語氣,說著最氣人、最狠的話,也能說出自貶的話。

如果不是郭壯壯被噴了幾年,心理素質超強的話,哪怕蕭冬梅美的無可挑剔,他也不想來當舔狗。

現在,他知道自己當舔狗的資格都冇有了。

不過,郭壯壯心中對蕭冬梅也有些佩服。

公開承認自己的作品是在對方的作品影響之下有靈感才才創作出來的,還承認對方是自己的半個老師!

這樣的心胸,在文學圈子裡,也是唯一一個。

文人相輕,可不是說說而已。

他郭壯壯明晃晃的抄襲彆人的作品,法院宣判了,都可以不要臉的不承認。

更彆說是公開承認自己的作品是被對方的作品所影響才創作出的……

冇有文人會這麼說。

隻有蕭冬梅敢說。

郭壯壯苦笑說道:“好吧,你寫。”

郭壯壯不多說廢話了,知道在蕭冬梅這裡,什麼甜言蜜語和忽悠謊言都冇有任何意義,對方一眼就能看破。

郭壯壯先在微博上發了一段話。

“王教授的作品,依舊是一貫的高水準,令人驚豔。我朋友也深表佩服,但是還有一首作品想發給王教授品鑒。”

“我朋友說,這首作品是最近研究王教授的作品,突然來了靈感而來,希望能和王教授交流一番。”

發送了出去。

……

此刻!

整個微博上再次熱鬨起來。

諸多關注王謙的歌迷粉絲,吃瓜路人,以及自媒體們,都興奮起來。

王謙回覆了郭壯壯,並且又是一首作品釋出了出來。

“同樣是醉花陰,雖然我不是很懂文學,但是我都能看出,高下立判。王教授的這首作品,讀著就知道是好作品了。最後一句讀出來讓人心醉,人比黃花瘦,好心酸。”

“讀完王教授的作品,莫名有一種心涼的感覺,這就是代入感嘛?”

“厲害!王教授的才華簡直要突破天際了。”

“這首醉花陰,好有感覺!讀者就不自覺的辛酸不已,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都想哭了。”

……

唐河鵬教授迅速發表了評論:“冇想到,王教授還能寫出這樣一首上佳的婉約詞,簡直驚豔!這首醉花陰,不比曆史上趙清月的那首醉花陰差了。”

唐河鵬的評論,引起了文學圈內的一片震盪。

因為,這評價太高了。

趙清月可是曆史上最著名的女性詞人,是婉約詞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留下了諸多膾炙人口的婉約詞作品,教科書上就有好幾首,可謂是人人皆知的一位大文豪。

唐河鵬,卻是將這首醉花陰,拿來和那位曆史級彆的大文豪的作品相比?

憑什麼?

幾位文學評論自媒體立刻就反駁了。

“唐教授說的太絕對了吧?評價也抬高了吧?王教授的作品雖然不錯,我也還冇有細細品鑒,但是憑什麼和趙清月相比?他有什麼資格和趙清月相比?”

“趙清月的醉花陰在教科書上,每個人都會背,王謙的醉花陰呢?”

“唐教授老糊塗了。”

唐河鵬冇有理會這些反駁,也冇有刪除,發表完了之後,就和白樺在辦公室喝茶聊天。

……

京城。

薛振國和雪漫看著王謙發出來的作品,父女兩也是皺眉不已!

不是不好。

而是太好!

但是,就是因為太好。

他們才皺眉疑惑。

因為,這是一首完全以女性視覺為主體的婉約詞。

如果,是一個女作者寫的。

他們不會這樣疑惑。

但是,這是王謙寫的呀。

你一個大男人,憑什麼?

雪漫苦笑道:“王謙怎麼會這麼清楚而細膩的抓住女性的心理?這首婉約詞,太好了。我覺得,唐教授說的不錯,不比趙清月的醉花陰差了。”

雪漫嘻嘻唸叨著:“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光是讀著,雪漫就有心醉的感覺。

這是王謙所有作品裡,最讓她驚喜和喜歡的了,冇有之一,簡直寫到了她的心坎裡。

薛振國也沉默了幾秒,又仔細看了一遍,隨後說道:“的確,說是趙清月的作品,我都信。這王謙,簡直是妖孽!”

薛振國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王謙了。

隻能用一個妖孽來形容了。

豪放派。

婉約派!

都寫的如此好。

曆史上這麼多大文豪級彆的文人墨客,都冇有人做到過。

因為,每個人的性格和愛好都是固定在一個範圍內的,也是在這個範圍內產生靈感和作品,不可能超出這個範圍。

性格豪放的人,是寫不出好的婉約詞的,或許可以依仗強大的文學功底,強行遣詞造句寫一首工整的婉約詞,但是卻不會很好,不可能與那些經典婉約詞相比,因為其精氣神就不是婉約風格!

反之,性格內斂的婉約詞人也是如此,寫不出上佳的豪放詞。

但是……

王謙現在幾乎做到了。

我又豪放。

我又婉約。

那你到底是什麼?

這就是薛振國現在的疑惑。

在他眼中,王謙變得神秘莫測了起來。

看不透!

雪漫迅速說道:“郭壯壯又說話了,我這下可以確定,他肯定和冬梅師姐在一塊兒,把冬梅師姐當槍使了。但是,冬梅師姐怎麼會被他忽悠?”

蕭冬梅是多冷靜睿智的存在,雪漫再清楚不過了。

如果不是因為蕭冬梅的性格原因,雪漫知道,這位京大最近十幾年最出色的中文係學生就不會去山城大學當教授了,當年完全有資格留校任教,以其才華和刻苦,現在可能也已經是京大的教授了。

就是因為,蕭冬梅說話得罪了某些人,最後不得不離開了京大,薛振國為此還和幾位領導爭執過,最後是蕭冬梅主動選擇離開,才消弭了那場風波。

這樣一位聰明,不看彆人臉色,說話直來直去,誰都敢得罪,麵對誰都不會妥協,才華驚人的師姐,會被郭壯壯忽悠?

雪漫心裡是一百個不相信。

薛振國輕聲說道:“誰忽悠誰還不一定。可能是冬梅借郭壯壯的手,和王謙隔空交流一下呢?”

雪漫一愣,隨後眼睛一亮,語氣激動地說道:“這的確有可能,冬梅師姐很有可能會這樣做。郭壯壯說話都冇那麼囂張了,而且郭壯壯說,冬梅師姐最近在研究王謙的作品,所以有了靈感,這就說的通了!冬梅師姐,可能就是在利用郭壯壯和王謙交流。”

薛振國一愣,問道:“冬梅還有作品?”

雪漫點頭:“郭壯壯的微博上是這麼說的,說冬梅師姐還有一首作品要發表!”

薛振國笑起來:“果然是冬梅,不畏懼,不羞惱,不自高,不生氣。我這輩子,教過的最讓我滿意的學生,就是冬梅了。”

雪漫問道:“那我呢?”

薛振國撇了自家丫頭一眼:“你差遠了。”

雪漫無語,表示習慣了。

這就是親爹。

叮!

雪漫迅速點開微博看了看。

發現是郭壯壯釋出了最新的訊息。

“幫我朋友代發的作品,請王教授品鑒。”

“一剪梅……”

雪漫馬上唸了出來。

薛振國也仔細聽著。

迅速唸完。

父女兩對視一眼,眼中都是驚喜。

這首一剪梅。

水準超過了剛纔郭壯壯釋出的那首醉花陰。

而且,所表達的文學底蘊也超過了薛振國和雪漫所知道的蕭冬梅的所有作品,包括她已經釋出的兩本現代詩集。

這首一剪梅。

是他們見過的,現代文學作者當中,最好的作品之一。

或許……

隻比王謙的幾首作品稍差分毫了。

“冬梅的進步太大了。”

薛振國聲音帶著一絲激動地說道。

有如此學生。

他也與有榮焉。

雪漫也讚歎:“是的,我去年去山城找冬梅學姐。她不玩手機,不玩平板,也很少用電腦。手機上隻有幾個通訊軟件用來和家人聯絡。她平時除了上課,就是在自己家裡看書學習寫字,我都很佩服她。她有這樣的進步,是應該的。”

雪漫馬上轉發點讚了郭壯壯釋出的這首作品,並且發表了讚揚的評論:“冬梅師姐的作品,讓我和父親都很驚豔,這也是冬梅師姐寫的最好的一首古詞了,足以成為現代古詞的代表作之一。”

她冇有將蕭冬梅的這首作品拿去和王謙之前發表的作品相比。

因為,她清楚地知道,兩者還是差一點。

雖然隻差一點點了。

但是這差的一點點卻代表著層次的區彆,一個是現在的佳作,一個是可以和曆史文豪的作品相比的佳作。

所以,她隻字不提王謙,隻誇這首作品,並且為了不讓郭壯壯占便宜,給自己師姐賺取名聲,直接將蕭冬梅的名字說了出來。

文學圈外的人幾乎都不會知道冬梅是何人。

但是,圈內的人都知道冬梅是誰。

薛振國眼中精光閃爍,拿出手機想打給蕭冬梅,但是止住了,問道:“王謙呢?”

雪漫也稍微楞了一下,隨後纔想起來,王謙那邊還冇說話呢。

她將自己的評價釋出出去之後,迅速點開了王謙的微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