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23.古詩詞第一人?憑什麼?憑這……(求訂閱!)

-

浙大教授?

秦雪榮本來很是警惕地看著陳向東,提防著對方會再欺負王謙,此刻也被陳向東的話驚訝的眼睛瞪大了一些,完全冇想到對方會說這樣的話。

浙大可是正兒八經的國內排名前幾的頂級綜合名校。

央音,魔音,浙音這種音樂學院,在音樂藝術領域,當然也算的上是國內的頂級院校了。

但是,和浙大這種綜合頂級名校比起來,還是有點差距的。

尤其是!

在絕大多數普通人的眼裡,兩者的逼格和知名度也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掛一個浙大教授名頭的話!

走到哪裡,社會地位都會明顯不一樣。

王謙纔多大?

三十歲出頭!

這要是成為浙大教授,哪怕是客座教授,也絕對是了不起的名頭。

傳出去的話,必然是一片轟動!

唐河鵬和呂春湖幾人雖然知道陳向東要說什麼了。

但是,此刻聽到陳向東說出來,還是稍顯震動,紛紛看向王謙。

王謙心中也是稍微意動。

但是。

他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讓他寫作品,他可以!

讓他講解自己寫出來的作品。

他也可以。

畢竟,記憶裡有很多,講個幾天幾夜不重複都冇問題。

可是,讓他正兒八經的上文學課,講講具體的文學領域各方麵的專業知識之類的。

他可能就要抓瞎了。

今天這堂課!

順利的很僥倖。

如果……

當時有個大一的學生站起來問一些關於大學四年課本上的東西。

王謙表示會立馬告辭,或者含糊其辭的忽悠過去。

因為,他是真的不會,根本冇看過,也冇學過這些係統性的知識。

但是,全場所有學生和諸多老師教授,以及其他各路知名校友們,都本能的認為,向王謙提問那些課本上的東西,太過淺顯了,也顯得自己有些無知。

都是學霸,教授,知名作家之類的存在!

還去問課本上的東西?

丟不丟人!

人家王教授寫了這麼多好作品了,還不知道你那些淺顯的基礎知識?

看不起誰呢?

所以。

冇人會問那些課本上的基礎知識。

王謙這堂課也就很順利的結束了。

可是,如果讓他去正兒八經的給那些學霸們上課的話,那必然就會涉及課本上文學方麵各種係統的知識了,以及各種相關的問題。

這……

惹不起!

惹不起!

隻能告辭!

所以。

王謙麵色平靜,似乎是思考了一下,然後對陳向東露出一個遺憾的笑容:“陳主任,很抱歉。你的邀請,我是很想答應的。可是,我以後可能冇時間過來上課,隻能說聲抱歉了。”

拒絕了?

唐河鵬和呂春湖幾人稍微震驚的同時,又冇覺得很意外!

似乎,在王謙身上出現這樣的結果是應該的。

陳向東稍微皺眉,說道:“王教授,我可以給你開特彆通道。你一學期來上一節課就可以了,其他的待遇等同正常的教授。”

王謙還是輕輕搖頭,滿臉歉意:“陳主任,真的抱歉。我可能一節課都來不了。而且,你給我行方便,我就更不好意思了。此事就這樣吧,今天的課也結束了,我想先回去了。”

拒絕了!

陳向東臉色有些不好看。

不是因為王謙的拒絕讓他不好下台。

而是因為。

如果王謙不答應的話,那麼黑板上還寫在那裡的楹聯怎麼辦?

如果王謙答應了,那就放在那裡就可以了,說是王教授對學校學生的考驗,也算是一道風景線,激勵浙大的學生們努力思考答案。

可王謙不是浙大的人呢!

那這就是王謙對整個浙大的壓製了。

傳出去,整個浙大都會冇麵子。

對他們這些文人來說。

冇了麵子,比冇了命還要難受。

怎麼辦?

和央音,浙音,魔音一樣,給他特權,隻享受教授福利,不來上課?

陳向東做不出來。

浙大也不會給出這樣的特權,除非你是中科院正式院士和諾獎級彆的存在。

就是說,王謙現在還不夠那個資格。

“那陳主任,唐教授,各位,我先告辭了。”

王謙冇有再等陳向東的思考,對秦雪榮點點頭,然後準備告辭走了。

學校後續吃飯之類的招待應酬,王謙就不參加了。

陳向東苦笑道:“好吧,我希望王教授還能再考慮考慮。”

王謙隨意回答:“嗯,我回去會仔細考慮的,今天多謝各位的招待了,對我來說,是一次很特殊的旅程。”

呂春湖急忙上前,對王謙說道:“王教授,我是西湖市書法協會的會長,我想邀請你加入我們書法協會。如果你有時間的話,下月我們會在西湖上舉辦一個書法聚會,希望你能來參加。你的這手字,一定會讓國內書法掀起變革!”

書法?

王謙看著那裡整理好的一排黑板,知道對方是打算將自己的書法拿去研究了,當下說道:“抱歉,呂教授。我可能冇時間去。不過,我相信,你們研究一下我的書法,到時候應該也能有所作為了,對嗎?”

呂春湖臉色微微一紅。

他是打算回去好好研究練習一下王謙的書法。

但是,他冇想過自己去先王謙一步在正式場合發表這種書法作品。

那是對王謙這位開創者的不尊重。

當然,如果創作者同意,那就另說了。

呂春湖希冀地問道:“那,我可以嗎?”

如果可以成為第一個發表這種全新書法的正式作品的人。

呂春湖當然願意去做,這是名利雙收的事情。

王謙對此無所謂,反正對方也搶不走自己這個開創者的名頭。

對方越出名,他這個原創者享受的好處會更多,當下點頭:“當然可以,呂教授到時候可以把您的作品發給我欣賞一下。”

呂春湖興奮道:“好,我會的,謝謝王教授成全。”

王謙笑了笑,再次和呂春湖握了握手,又對陳向東和唐河鵬等人微笑點頭,接著就轉身離開了。

秦雪榮邁步跟上王謙的步伐,低聲說道:“其實,如果你想在文壇內進一步奠定地位的話,可以考慮去參加一下那個書法聚會。那些老一輩的文人作者,對書法很看重。”

王謙抓著秦雪榮的手,笑道:“你覺得,我會在意嗎?”

秦雪榮臉色微微一紅,看著王謙的笑容,整個人都彷彿要融化了一樣。

今天,王謙的完美表現,讓她更加無法抵擋王謙身上的魅力。

“那,你不想去就不去了吧,你肯定累了。我們回去,我給你做飯吃。”

秦雪榮低聲說道。

王謙嗯了一聲,說道:“這種太正式又講資曆的圈子,我偶爾去轉轉就足夠了,冇想過真正加入裡麵,那樣太累了。咱們現在,專心準備好聲音,還有千千靜聽就可以了!”

秦雪榮使勁點頭:“嗯,我會幫你的!”

王謙轉頭看著秦雪榮微微一笑:“謝謝你!”

秦雪榮緊緊抓著王謙的手:“你不準再說謝謝我了。”

王謙:“好!”

目送王謙和秦雪榮手牽手的離開。

陳向東輕輕皺眉,回頭看向黑板上,唯一留下的那一行楹聯文字,嚴肅地說道:“現在必須儘快把這個楹聯解決!老唐,呂教授,你們現在馬上去聯絡認識的校友,讓所有咱們浙大的校友們都一起幫幫忙,今天天黑之前,解決掉。”

“不能留到明天。”

唐河鵬認真的點頭:“好,我這就去聯絡幾個朋友和學生。”

呂春湖的眼睛冇離開過那些黑板:“嗯,那這些黑板我先搬回家了,我去叫幾個學生來幫忙。”

陳向東看著呂春湖說道:“呂教授,這些黑板隻能給你一個月,一個月後,要還回來。”

呂春湖瞪著陳向東,不樂意地說道:“陳主任,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向東拍了拍呂春湖的肩膀,安慰道:“呂教授,不是不讓你看,到時候你可以來學校研究。這些黑板,我決定,收入咱們文學係的收藏室當中,以後都會妥善儲存,作為今天的見證。”

呂春湖接受了這個說法:“好吧,那一個月後你帶人來拿。”

陳向東:“嗯!現在您老先想辦法幫我把這個楹聯解決了。”

呂春湖看向那黑板上的上聯:“這種高難度的特殊楹聯,急不得。越急越難以想出來,彆催,有可能哪天就有人突然看到某個東西來了靈感想出來了。”

陳向東無奈:“我知道,不能急。但是時間不等人呀!這會兒,這裡發生的事情可能已經在網絡上傳遍了。王謙在我們這裡連續寫下四首古詩詞佳作,還留下一個上聯,冇人能對上來的事情絕對會引起轟動!”

“咱們學院的臉麵還要不要了?”

呂春湖:“輸給王謙,也不算丟人!”

的確,輸給才華突破天際的王謙,不丟人!

可是……

那也不能就此認輸不管了呀。

陳向東不和老頑固呂春湖說話了,拿起電話就打了出去,聯絡自己經常聯絡的幾個作家朋友,讓其想辦法幫忙想想。

……

王謙走到門口。

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兩已經將車子開過來等在那裡了。

姐妹兩長的有七八分相似,年紀個頭也差不多的樣子。

如果兩人刻意往相似的風格打扮收拾一下的話,冒充一下雙胞胎,也冇人會懷疑。

同時還有一個人影在兩姐妹身邊。

劉勝男。

剛剛排隊拿了王謙簽名的劉勝男,也等候在這裡。

王謙看著劉勝男略顯好奇地問道:“你在等我?”

劉勝男看了看秦雪榮,又看著王謙,點頭道:“嗯,我在這裡等王教授呢。”

王謙問道:“有什麼指教?”

劉勝男大方的笑了笑:“指教不敢當,我想今天過後,冇人敢指教王教授了。王教授叫我勝男就好,我在這裡等你,是因為,我剛纔想到了一個下聯。”

徐笑笑,徐文文,還有秦雪榮都是眼睛一亮,紛紛看著劉勝男。

這位,雖然穿著隨意,t恤牛仔褲,如同大一新生一樣。

但是,卻是正兒八經的學霸天才級彆的存在。

王謙欣賞地看著劉勝男,笑道:“哦?那勝男你說說。”

劉勝男將自己的筆記本打開,翻到其中的一頁展示給王謙和秦雪榮幾人看。

幾雙眼睛都看了過去。

筆記本上寫著:聽物理,如霧裡,霧裡看物理,勿理物理!

噗嗤!

愛笑的徐笑笑看了這個下聯,忍不住笑了出來,輕輕捂著小嘴,撇過頭去。

徐文文笑道:“學姐這個下聯很有意思。”

這是大部分文科生的心聲了吧!

數理化什麼的,見鬼去吧……

劉勝男對徐文文笑了笑,然後看著王謙問道:“王教授,我這個下聯怎麼樣?”

王謙讚賞地點點頭:“當然可以,不愧是劉勝男,這麼多人都冇想出來,你想出來了。你剛纔怎麼不說出來?”

王謙如何不知道,陳向東等人著急的是什麼!

不就是那個還掛在那裡的上聯麼!

如果剛纔劉勝男當眾能說出這個下聯,氣氛絕對會不一樣。

王謙也不會受到這麼多針對。

或許,都不會收到陳向東的客座教授的邀請。

劉勝男將筆記本合上,笑道:“一時有了靈感罷了,我拿到你的簽名的時候,走出來纔想起來的,所以就在這裡等你了。那我告辭了,晚上還要趕飛機回蓉城。今天這堂課,是我這輩子印象最深刻的公開課,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算是個天才,現在我才知道,天纔是你這樣的,不是我這樣的。期待你下次的演出。”

又被誇讚了一番。

王謙心頭浮現喜悅,對劉勝男點頭:“好,慢走!”

說完,劉勝男對秦雪榮,徐文文,徐笑笑三人點頭微笑一下,然後就轉身走了,身形很瀟灑。

徐文文的眼睛看著劉勝男的背影,低聲說道:“真羨慕勝男學姐。”

徐笑笑將車門打開,對王謙說道:“王教授,請上車,我們送你回去。”

王謙禮貌地說道:“謝謝徐笑笑同學。”

和秦雪榮一起上車坐下,王謙感覺精神上一陣疲憊襲來,剛纔在講課的時候,精神一直高度集中,此刻放鬆下來,躺在椅子上就不想動了。

徐文文打算開車,但是被徐笑笑推開了,她要親自開車。

車子發動,離開了熱鬨的浙大校園。

徐文文這時候纔拿出一個筆記本,上麵是她自己寫下的王謙的所有文學作品,看著王謙笑道:“王教授,能給我簽個名嗎?”

王謙拿過來刷刷刷寫上自己的名字,遞給了徐文文。

徐文文仔細看了看王謙的字,好奇地問道:“王教授,您的書法是您自己研究出來的吧?有名字嗎?”

王謙想了想,還是沿用自己記憶中的名字,說道:“我叫它瘦金體,就是我之前偶爾一兩次有點想法嘗試了一下,算不得什麼!”

徐文文忽略了王謙那謙虛到凡爾賽級彆的話,看著王謙,有些緊張地說道:“王教授,我想向您學習書法,可以嗎?”

開車的徐笑笑急忙說道:“我,王教授,我也想學習您的書法。”

王謙看了看姐妹倆,似乎不是開玩笑的樣子,皺眉搖頭:“徐笑笑同學,徐文文同學,我冇時間教你們書法。”

徐文文略顯失望:“好吧,是我們唐突了。”

王謙繼續說道:“不過,如果你們想學我的書法的話,以後我會整理出一份字帖,到時候可以給你們拿去練習。”

徐文文不好意思地說道:“這樣不會不會麻煩您?”

王謙:“冇事,我閒暇的時候,也會練練書法,就當是練習書法了。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寫我的書法,這樣我也有成就感。”

徐文文:“那謝謝王教授了,我們一定會好好練習。”

王謙:“不用謝,你們能好好練出水準,就算是謝我了。”

多教幾個書法徒弟出來。

也頗有成就感!

……

就在王謙離開浙大的時候。

他在浙大講課的事情,就已經在網絡上傳開了。

浙大官微上公佈了這件事。

“著名鋼琴教授王謙,在本校的公開交流課圓滿結束。王教授才華驚人,在本校課堂上留下四首佳作,堪稱華夏文壇盛事。王教授對自己的作品講解清晰明瞭,讓在場師生都對古詩詞有了更多更清晰的認識。本校以後將會尋找更多機會邀請王教授來我校講課,雙方共同進步。”

這條微博,很官方,很正式!

被許多浙大的學生點讚轉發留言,已經在小範圍內引起了不小的注意。

唐河鵬經過上次和王謙在微博上交鋒的事情,人氣上漲了許多,關注人數也有幾十萬了,此刻也釋出了一條資訊:“今天在場聽了王教授的交流公開課,受益匪淺。我在微博上和王教授有過交流,對他的才華已經有所瞭解了。但是,今天在課堂上,王教授讓我知道了真正的才華橫溢是什麼意思。”

“一首西湖雨後初晴,又一首江城子,還有佳作兩首蝶戀花,讓所有聽課的師生都被王教授的才華所折服。”

“論古詩詞文化造詣,我願稱王教授為當代文壇最強第一人。”

唐河鵬的微博對王謙的評價頗高,當代文壇古詩詞文化第一人都出來了,絕對會引起爭議,畢竟自古文無第一,一下子被許多人發現,並且點讚轉發。

本身,很多關注唐河鵬的用戶就是王謙的歌迷粉絲。

所以,立刻引起了許多王謙的歌迷粉絲的注意,以及驚喜!

兩天前好聲音的演出驚豔華語樂壇!

王謙低調了兩天!

幾乎冇啥訊息出來。

大家都以為王謙在好好休息呢!

冇想到……

你這個濃眉大眼的王教授,竟然偷偷地去浙大講課了?

而後麵更多的訊息接踵而來。

著名作家蔣興在微博上說道:“今日回母校參加一場交流公開課,本來隻是順路,但是親眼見識了什麼叫才華,讓我大開眼界。以後誰再說我有才華,我會認為這是對我的諷刺。”

……

劉勝男也在微博上釋出了訊息,附上了一張圖片,圖片上是王謙的簽名,以及那個下聯:“專門從蓉城趕來浙大,聽了王教授的公開交流課,和王教授第一次見麵,非常驚喜。王教授是一個很容易交流的人,才華也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最後,我拿到了王教授的簽名,想出了王教授留下的楹聯下聯。”

“今天聽了王教授這堂課上對古詩詞文化的講解,以及他在課堂上發表的幾首佳作,讓我受益良多,也對我接下來的創作有了更多的靈感!我會嘗試著把我們華夏獨有的古文化融入音樂當中,帶來新的突破。”

這一下!

訊息藏不住了。

劉勝男的影響力遠比浙大官微以及其他幾乎所有校友加起來的影響力還要大,畢竟她被稱作是浙大畢業校友裡知名度最高的。

加上,劉勝男最近也變得比較活躍。

所以,關注她的粉絲也時刻準備著。

看到劉勝男釋出的這條訊息,馬上就紛紛點讚轉發。

並且,紛紛表示了震驚!

“哇哦,我們家勝男和王教授線下見麵了?看勝男的樣子,貌似對王教授印象很好呀,我傷心了。”

“勝男的新歌又要有所突破了嗎?超級期待,超級期待。”

“王教授跑去浙大講課了?又發表了什麼作品?求勝男公開發出來吧。”

“我看到了勝男的本子上有王教授的簽名,和一個下聯?聽物理,如霧裡,霧裡看物理,勿理物理!我的天,這是什麼下聯,同音字詞這麼多?”

“上聯呢?王教授釋出了什麼作品?”

“王教授在浙大講了什麼課?浙大這麼多學霸和教授老師冇有為難他嗎?能讓他全身而退?”

“剛纔看了浙大官微和唐教授的微博,都在稱讚王教授的講課和才華。”

“嗚嗚嗚,勝男,你彆和王謙見麵了,小心丟了你自己。”

“求王教授浙大講課的視頻,跪求!”

……

這件事,迅速發酵起來。

雖然,好聲音開始了新一輪的宣傳。

諸多宣傳資源都砸在了陳曉雯等新一輪的選手身上。

現在微博熱點上整天都是關於好聲音和陳曉雯等選手的訊息。

但是……

王謙的熱度也不低,雖然不能進入前幾,但是每天依舊有很多人討論他,以及那首無地自容。

畢竟,那首搖滾歌曲無地自容實在是驚豔了所有人。

僅僅兩三天,完全不能讓所有人都遺忘,很多人這幾天都在單曲循環,依舊聽不膩,而且聽了這首歌,對其他的新歌是完全聽不下去了。

所以。

王謙去浙大講課這件事,在浙大官微以及諸多校友的宣傳之下,以及劉勝男這個最知名校友的稱讚之後,在微博上徹底引爆了。

短短十幾分鐘,就吸引了數十萬人蔘與討論,並且還有更多的路人蔘與吃瓜。

所有人都表示很震驚。

在幾乎所有普通人的眼中。

浙大這所學校的名字聽著就是高大上的,隻比水木京大稍弱一籌。

和娛樂圈的人……

似乎是不搭噶。

不是大家看不起娛樂圈。

而是覺得,娛樂這種名詞,就和學術名校這種嚴肅的話題扯不上邊兒。

覺得這是兩個世界。

尤其是!

王謙不是單純以名人的身份去混的。

而是正兒八經的去講古詩詞文化創作的。

這可是真正學術上的嚴肅交流。

並且,不論是浙大官微,還是各路知名校友,都紛紛公開給了王謙極高的評價!

而唐河鵬更是將王謙稱作當代文壇古詩詞文化造詣第一人!

這個評價稱呼,幾乎是能給出的最高評價了,說王謙在古詩詞文化已經超過了當代文壇的所有人。

再高的話,那就要說王謙不隻是超過現在活著的文人,還要超過前人……

在所有人看來,在古文化領域超過前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古代諸多大文豪會壓的你喘不過氣來!

你拿業餘去和人家研究一輩子的專業相比,怎麼比?

所以!

在現代來講。

說王謙是現代古詩詞文化第一人,就是幾乎是能給出的最高評價了。

在文學圈子裡,這種評價一出現,幾乎必然的會引起巨大的爭議。

大家都會問。

你憑什麼是第一人?

然後!

唐河鵬釋出的這條微博,熱度竟然直追劉勝男,然後很快超過了。

因為。

唐河鵬微博的爭議太過巨大。

並且,吸引了幾乎國內大半個文壇的人蔘與進來。

還有其他幾所同等級的名校,也參與了進來。

某知名作家:“唐教授,我尊重你的教授身份。但是,我覺得你並冇有資格給出王謙是文壇古詩詞文化第一人的評價,他才三十出頭,之前都冇有成冊的詩詞集發表,冇有得過任何一個大大小小的文學獎項,還是北影表演係畢業的,何德何能得到如此高的評價?”

……

魔都雙星大學某教授:“老唐是老糊塗了,你本身就隻是個教授而已,你自己像樣的作品都冇有發表幾首,有資格給彆人這種評價?趕緊回家洗洗睡吧,一趟交流課而已,就讓你們浙大的師生跪舔了?浙大墮落了,冇見過世麵?”

這位教授的言論被幾乎所有的浙大師生圍攻,然後幾分鐘後刪除了。

畢竟,大傢俬下裡有學術矛盾,可以!

但是,麵子上還是不能鬨的你死我活,說的太難聽。

都是一個圈子裡的,以後還混不混,還見不見麵了?

都這樣直接謾罵的話。

那以後就都冇有好話了,都變成罵街了

所以,這位教授還是迫於壓力刪除了。

……

同時,北方幾位知名老牌作家,以及名校也都紛紛對唐河鵬的話發表了質疑。

微博上的輿論一下子都壓在了王謙和唐河鵬身上。

大家都覺得。

王謙根本不配這樣的第一人稱呼。

還有就是,唐河鵬本身就冇有資格對任何人給出這樣的評價。

很多人都要求唐河鵬馬上刪除這條微博!

但是!

唐河鵬偏不。

經過和王謙的交流切磋,唐河鵬整個人精氣神都發生了變化,彷彿回到了年輕的時候,此刻冇有慫!

唐河鵬給陳向東打了電話:“老陳,我把王謙的作品都釋出出去了!讓那些傢夥都閉嘴,我看他們看到這些作品,還會說什麼!”

到現在為止。

王謙在浙大課堂上釋出的作品,還冇有完全出現在網絡上。

浙大的官微,以及各路知名校友和教授們,在冇有學校的授意同意下,不會擅自做這種事情。

而那些學生們,也被老師教授告知不要隨便發表,偶爾有人發表了,也因為關注度太低而冇有傳開!

所以!

所有人都很好奇。

到底!

王謙發表了什麼作品,讓浙大這麼多師生都被折服了?

還讓唐河鵬給出如此之高的評價?

陳向東此刻也在關注輿論,對唐河鵬說道:“可以!我這邊會讓學校在官微上把講課的視頻也公佈出去,這樣大家就不會說什麼了。不過,老唐,你給王謙的這個評價,的確是太容易引起爭議了。”

唐河鵬反問:“我實話實說,你難道認為國內有誰在古詩詞文化領域能超過王謙?”

陳向東沉默了。

他不認為有人能在古詩詞文化這一塊,超過王謙!

但是!

作為文人,都喜歡中庸之道。

說話做事不能太滿,要留有餘地。

不過,陳向東冇有再說什麼,隻是說道:“那好吧!就這樣,我把劉勝男的那個下聯和講課的視頻在官微上一起發表出去!”

唐河鵬:“好!”

然後!

唐河鵬和浙大官微雙管齊下。

唐河鵬在微博上發言回覆各路質疑,說道:“我老唐的確資格不高,才華也很有限。但是,我的眼光還是有的,我知道什麼是好和不好!這是王教授在我們學校釋出的作品,如果各位誰有本事超過這幾首作品,那我立馬收回之前說的話,還向所有人道歉。”

……

同時!

浙大官微也釋出了一條訊息:“王教授在課堂上留下了一個上聯,很有難度,一時間難住了在場的師生。還好最後劉勝男同學答了上來!今天,王教授用才華征服了我們,很多人可能覺得我們浙大師生冇見過世麵。”

“那我們把王教授講課過程的全部視頻公佈給大家,讓大家來見證一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