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22.震撼所有人的作品!要當浙大教授?(求訂閱!)

-

你?

蝶戀花?

關鍵字詞都寫在了黑板上。

全場兩千多雙眼睛再次聚焦於此。

期待著王謙接下來的表現。

王謙此刻在給自己設定一個角色!

以及,一段表演。

一個滿腹才華的年輕文學作者。

一個被一些文學圈子內的老前輩為難,然後寫命題古詞的年輕文學作者!

性格!

溫文爾雅,謙遜謹慎,低調不張揚,卻又透著骨子裡的驕傲和自信。

王謙神色平靜,背對著全場兩千多人,麵向著黑板,雙手背後,做思考狀,身形一動不動。

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認為他是在思考,被這一道命題作文給難住了。

很多人都鬆了口氣!

這傢夥!

貌似終於表現正常一回了?

被難住纔是應該的吧?

如果這樣的命題作文都馬上就寫出來了,哪怕寫的不是很好,隻需要對仗工整,意思明確,就已經堪稱牛逼了。

郭壯壯鬆了口氣,臉上出現一絲笑容,輕聲說道:“終究還是被難住了!”

他想說你還是不行……

但是,他覺得這話他冇資格說。

王謙再不行,在古詩詞方麵的才華也甩出他幾條街。

這命題作文,的確是太難!

他連上去被人家出題的資格都冇有。

蔣興低聲說道:“的確太難了!純粹的現場創作,還要被命題限製,這要是成了,他的文采和文思都足夠和那些千古文豪相比了!”

這種事情,他們隻在那些古代文學傳說故事當中看到過,而其中的主角,無一不是青史留名的大文豪,在故事裡寫出了名傳千古的大作。

如果王謙在這裡完成了這道命題作文。

那麼,幾乎就可以和古代那些青史留名的大文豪相比了!

他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是曆史的見證者。

但是。

目前看。

王謙好像被難住了。

在思考。

現場也都一片安靜。

在場的人,都知道,這極難。

冇人去打擾王謙的思考。

除非,王謙自己放棄!

徐笑笑對徐文文說道:“姐,你們學校的人真壞。故意讓王教授下不來台!”

徐文文沉默不語。

秦雪榮眼神很是擔憂,又心疼無比地看著王謙站在那裡安靜思考的背影,恨不得自己上去代替王謙承受這一切。

很多年輕學生也都很是同情王謙。

這真的難!

寫不出來,不丟人。

足足過了十分鐘!

安靜的現場已經出現了一些細小的議論聲。

“其實,王教授不必強撐,寫不出來就算了,這麼難的命題作古詞,現代有誰能寫出來?”

“就是,何必強撐呢,寫不出來也不丟人。”

“現在那楹聯還冇人能對上來呢,他正好也寫不出這首蝶戀花,那就打平了吧。”

……

前麵的陳向東,蔣興,曹文芳,方國書等人都暗暗鬆了口氣!

他們是真的怕王謙刷刷刷幾筆又寫出一首作品來。

那他們就真的是無話可說了,隻能低頭認輸!

不然,再說什麼的話,那就是真的一點臉皮都不要了。

還好……

看王謙的樣子。

似乎是被難住了。

方國書看了陳向東一眼。

陳向東立馬領會,站起來說道:“王教授,如果為難的話,不如今天暫且到此為止,如何?等你以後有靈感了,再將寫好的作品發出來?”

陳向東想著給王謙一個台階下。

此事到此為止就好了。

雙方互相都讓對方難受了一回。

就算扯平了!

誰也冇有輸贏!

王謙聽到了陳向東的話。

但是。

他冇有回頭。

也冇有回話。

而是突然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全場立刻傳出一聲聲驚呼!

“王教授動筆了。”

“他想到了?”

“十分鐘就想到了,這麼厲害?”

“陳主任想讓王教授認輸,顯然王教授不會這麼認輸。”

“期待!”

“快看……”

……

陳向東尷尬了一下,以為王謙專注於思考,冇有聽到自己的話,當下笑了笑掩飾尷尬,然後再次坐了下來,低聲對唐河鵬說道:“這下,我這個主任的麵子是丟光了。”

唐河鵬冇有理會陳向東,雙眼緊緊看著王謙和黑板上出現的一個個文字。

呂春湖雙眼緊緊看著王謙的字,低聲道:“就著一手書法,王謙就足夠成為一代大家了。”

曹文芳驚異:“他真的想到了?”

方國書不說話,隻是雙眼看著王謙寫出來的一個個文字。

後麵很多人跟著念出了王謙寫出的每一個字。

蝶戀花。

“佇倚危樓風細細。”

“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裡。”

“無言誰會憑欄意。”

聲音越來越大。

唸到這裡。

後麵的一千多學生都跟著唸了出來。

每一個人的聲音,都透露著一絲興奮。

因為,他們唸到這裡,已經看出這是一首不錯的作品。

他們在見證一段文學曆史佳話的誕生!

前排的陳向東和曹文芳,方國書等人則是神色凝重。

押韻,對上了,詞牌也的確是蝶戀花。

王謙的粉筆冇有停,似乎是文思如泉湧一般,寫字的手指也迅捷而帶著一絲激動的情緒。

“擬把疏狂圖一醉。”

“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

當王謙的粉筆停下。

當全場一起唸完最後一句!

所有人的心中都彷彿春雷驚蟄炸響一般,一時間讓他們的腦袋裡一片空白,隻有一道道嗡嗡的轟鳴聲。

最後兩句!

實在是戳心!

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

寫出了多少人的心聲?

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數千人瞪大眼睛看著黑板上的文字。

王謙此刻也終於放下了粉筆,轉過來麵向大家。

依舊儒雅溫和。

依舊麵帶微笑。

依舊自信之中帶著一股骨子深處的驕傲。

王謙看著所有人,輕聲說道:“這首詞,也不是我純粹現場創作的。我剛纔在回憶我以前的一些想法和詞句,不斷的組合再創作。足足耗費了十分鐘纔想出這首作品來,應該勉強能達到方主席的要求了吧?”

“就是,可能有點慢了,抱歉!”

這番話!

一聽就是老凡爾賽了。

十分鐘就出來著每一首作品,還慢?

很多人聽了都有一種無地自容之感。

是個人都能聽出來,王謙這番話當中表達了一些不滿。

但是,冇人能生氣!

即便是方國書和曹文芳幾人,也對王謙生不起氣來。

這種才華突破天際的年輕人!

他們怎麼生氣?

而且!

今天全程王謙都表現的謙遜得體。

哪怕被如此刁難。

都冇有說過一句不好的話。

依舊在努力做到!

最後抱怨一句!

不過分吧?

方國書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今天也算是丟了一點顏麵。

不過。

在這種才華麵前,丟點顏麵,也不丟人!

方國書首先輕輕拍了拍手掌,鼓起掌來!

曹文芳也立刻跟上,鼓掌。

蔣興,陳向東,唐河鵬等人也都一起鼓掌。

後麵的白樺等教授老師,也都一起鼓掌。

學生們,更是跟著一起起鬨湊熱鬨,掌聲如潮。

徐笑笑和徐文文,秦雪榮都一起站了起來。

劉勝男也站了起來!

郭壯壯也不得不跟著周圍的人一起站了起來,勉強跟著一起鼓掌!

這次。

不隻是後麵所有的學生站了起來。

就連最前麵幾排的教授老師,以及校領導知名校友們,也都一起跟著站起來鼓掌。

兩千多人,黑壓壓的站起來一大片。

掌聲雷鳴般衝向四麵八方。

王謙站在講台上,坦然接受這一切讚譽!

彷彿,他本應該如此。

和兩千多雙眼睛對視。

王謙冇有任何壓力,依舊麵帶儒雅笑容。

掌聲持續了十幾秒,才逐漸停了下來。

大家也都坐了下來。

王謙這時候纔開口說話:“好了,今天這堂課就到此結束了。兩個小時了,我都站累了,大家也都回去休息吧,下課!”

啪啪啪……

掌聲再次響起一陣,這是送彆的掌聲。

這節交流公開課。

正式結束了。

最後一首蝶戀花。

王謙冇有進行任何講解。

隻是寫了出來。

對在場的所有學霸們來說。

看懂肯定隻是最基本的。

能不能理解所能代表的更多的意義,就看每個人的悟性了。

正式下課。

但是。

卻冇有人先離開。

前麵的浙大知名校友和校領導們,等著王謙過來再聊聊,所以暫時冇有離開,都想和王謙聊兩句。

而後麵的學生也一個都冇有走,紛紛朝著前麵張望著。

一個身穿校服,披著黑長直頭髮,身材高挑的女生小跑著從座位上跑向了講台,無視了周圍很多人異樣的目光,越過了呂春湖幾人,直接來到了講台上,將筆記本遞給王謙,恭敬地說道:“王教授,您能給我簽個名嗎?”

女生抬頭,清秀的麵龐上有一雙靈動的大眼睛,雙眼帶著崇拜和莫名的情愫,一眨不眨地看著王謙。

王謙輕輕點頭,拿過筆記本,從自己的西服口袋裡拿出提前準備好的一支鋼筆,看到筆記本上寫著自己的所有作品,從以前發表的絕句到剛剛寫的蝶戀花,一個不少。

王謙稍微詫異地看了看女生。

女生略微害羞地說道:“我喜歡你的每一首作品,包括歌曲和鋼琴曲,以及這些所有文學作品。”

王謙笑了起來:“謝謝,你叫什麼名字?”

女生驚喜道:“我叫張玉琪!”

王謙在筆記本上迅速寫下一行字:送給浙大張玉琪同學王謙,2021.1.24。

寫完,王謙將筆記本遞給張玉琪。

張玉琪雙手接過,仔細看了看,越看越喜歡,心中越開心,然後忍不住上前一步,張開雙手輕輕擁抱了一下王謙。

王謙一下子冇反應過來,楞了一下,身體僵硬的被對方抱了一下,聞到了一股清香。

“王教授,我喜歡你!”

張玉琪抱著王謙的時候,迅速在王謙耳邊說了一句,接著臉色變得緋紅,轉身頭也不敢回地跑了下去。

突如其來的表白。

隻有王謙聽到了。

其他人冇有聽到。

周圍很多目光都投向了張玉琪!

有羨慕,有不屑……

但是!

張玉琪後麵,立馬有一大群人湧向講台,紛紛拿著自己的書本,或者筆記本,亦或者是一件衣服,想要王謙簽個名。

“王教授,我也要個簽名,謝謝。”

“王教授,我喜歡您的這首蝶戀花,能把最後兩句幫我寫下來,再寫一句鼓勵的話嗎?謝謝了……”

“王教授,能在我的衣服上簽個名嗎?我是你的忠實粉絲。”

“王教授……”

……

眼看著,數百個學生堵在了講台這邊,然後大家自發的開始排隊,都想要王謙的簽名。

王謙稍顯無奈,但是卻也不好轉身就走。

畢竟。

已經簽了一個了。

其他人也就不能不理了。

隻能拿起一個個筆記本什麼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後麵,陳向東和唐河鵬,曹文芳,蔣興,呂春湖,郭壯壯,劉勝男等人都冇有走。

陳向東和蔣興一起將王謙所書寫的每一塊黑板都整整齊齊的放好,準備拿回去全部留著,但是呂春湖已經說了要拿回去研究這上麵的書法。

然後,他們就在那裡看著王謙彷彿在舉辦粉絲見麵會一樣的為簽名而忙碌。

這一個個學霸們,現在都變成了追星族一樣。

數百人,隊伍都排到禮堂外麵去了!

而且,似乎還有人在繼續加入隊伍。

陳向東看這樣似乎人越來越多,這樣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纔會結束,當即利用自己的身份,大聲說道:“同學們,王教授很累了。冇有時間給每一個人都簽名。所以,隻有一百個名額!一百名以後的同學,就不用排隊了。”

後麵的學生們都非常不樂意。

但是一看是校領導說的,都不敢說什麼了。

白樺很自覺的去數了數人,將一百名後麵的學生都趕走了。

這一下!

王謙輕鬆了許多。

一個個簽字。

“同學你叫什麼?”

“徐笑笑!”

王謙突然抬起頭,看了看麵前笑顏如花,帶著一些嬰兒肥的笑臉,水靈靈的眼睛直盯盯地看著自己,似乎恨不得用眼睛將自己吞掉。

這眼神!

作為老渣男的王謙一眼就看明白了。

這丫頭!

對自己可能不是一般的著迷。

徐笑笑輕聲說道:“王教授,再給我簽個名吧。”

王謙低下頭在筆記本上寫上自己的名字,點點頭:“笑笑,你可以等會兒再找我簽名,不用排隊。”

徐笑笑:“冇事,我想早點拿到您的簽名。”

拿到簽名。

徐笑笑冇有停留,轉身去找自己的姐姐徐文文了。

站在王謙身邊的秦雪榮很是心疼,拿著水杯遞到王謙的嘴邊,低聲道:“喝點水吧,說了這麼久。”

王謙點點頭,對秦雪榮笑了笑,就這麼喝了一大口水。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出來了。

王謙有女朋友了!

而且。

大家都是有眼光的聰明人。

都能一眼看出秦雪榮不是一般家庭出來的人。

顏值很高,不輸給那些靠顏值出道的流量小花,氣質更是甩了那些流量小花幾條街,一看就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很多排隊的女生都出現了失望的表情!

少女情懷總是詩。

今天王謙在這堂課上的完美表現,幾乎俘獲了現場聽課的女生當中的大部分女生的心。

才華突破天際,長相又帥氣,氣質更是符合她們心中的完美想象。

幾乎,無可挑剔!

她們想要的,想看到的。

王謙身上都有。

再加上多金這一條的話。

完美到那些瑪麗蘇偶像劇裡都不敢這麼編。

可惜!

看到站在王謙身邊的秦雪榮。

幾個感性的女生當場留下了眼淚。

足足過了半個小時。

才寫的差不多完了。

“同學叫什麼名字?”

“劉勝男!”

王謙笑了笑,又抬頭看了看。

劉勝男站在他麵前,調皮地笑了笑,看了看自己遞給王謙的筆記本:“王教授,給我簽個名吧,從現在起,我也是你的粉絲了。你的這幾首作品,真的太好了,給了我一些靈感。”

王謙也笑著搖頭,冇有說什麼,看到劉勝男那純淨無暇的眼神和笑容,疲憊都少了一點,刷刷刷地寫上自己的名字,然後遞給劉勝男。

劉勝男也如其他學生一樣,拿上簽名就走了。

“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俞景若!”

王謙的手一抖。

再次抬頭看了看。

隻見一個記憶深處。

那如出世仙女一樣的麵容,再次出現在他的麵前。

俞景若竟然也穿著校服,不帶絲毫人間煙火氣息的麵容,看起來就如大學生差不多,一雙彷彿看透世俗的眼睛眨了眨:“王教授,給我簽個名吧?”

王謙避開了俞景若的眼神,低下頭迅速寫上自己的名字,好奇地問道:“你怎麼在這裡?”

俞景若笑道:“我辦了旁聽,在這裡上課,充實一下自己。我們一起畢業的,你都是教授了,我也不能太差吧。”

俞景若的身上多了一股書香氣息,歪著頭看了看王謙,又看了看王琴身邊的秦雪榮,微笑道:“你女朋友真漂亮。”

秦雪榮看著俞景若笑道:“謝謝,你也很漂亮。”

俞景若對秦雪榮輕輕點頭:“謝謝!”

說完,俞景若又對王謙笑了笑,很灑脫的轉身就走了,雙手抱著兩本書以及那本王謙簽字的筆記本。

一百人,正式寫完了。

王謙看了看俞景若的背影,心中有些心疼。

秦雪榮小心地看著王謙,輕聲問道:“你認識她?”

王謙笑了笑,抓著秦雪榮的手,點頭承認道:“嗯,我的大學同學,以前追過我。”

秦雪榮驚訝:“她追過你?”

她不得不驚訝。

俞景若是第一個讓她都有些驚豔的異性。

不是顏值有多高,再高也就是和她,以及她見過的一些人差不多。

主要是,俞景若身上那股氣質,是她見過的最獨一無二的。

去演仙女的話,本色演出就能完美演繹了。

在她看來。

俞景若這樣氣質容貌絕佳的女子,不缺少追求者的,其眼光也會高的離譜,一般人不會入眼的。

更不可能倒追男人!

哪怕!

這個男人是她喜歡的王謙。

她也也覺得,俞景若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仙女,有可能喜歡凡人。

但是,仙女永遠不可能去追求凡人。

王謙輕輕點頭表示了肯定,俞景若當年的確對他表白過,然後冇有過多的解釋,看向走過來的陳向東幾人。

秦雪榮不再追問這些王謙過去的事情。

就連王謙離婚的事情,她知道也冇有去問過,連王謙的前妻是誰都不問。

因為,王謙不說。

她就不會去問!

此時。

秦雪榮目光不善地看著陳向東和方國書幾人。

剛纔,他們故意為難王謙,秦雪榮可不會忘記。

王謙卻是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彷彿冇有發生什麼一樣,麵對陳向東伸過來的手,伸手握住,然後迅速鬆開了。

陳向東對王謙說道:“王教授,我今天是大開眼界。我從來冇想到,一個人的才華能溢位到這種程度。才華橫溢,才華橫溢,原來就是這樣。佩服……”

陳向東臉上滿是佩服。

唐河鵬說道:“王教授,從此,華夏文壇,有你一席之地!今天,我都徹底服了。這四首作品,無一不是佳作呀。”

王謙謙虛道:“偶然所得,唐教授謬讚了。”

方國書看著王謙鄭重地說道:“王教授,剛纔是我唐突了。我在這裡,想邀請你加入我們西湖市作協,你看如何?”

王謙看著方國書,笑道:“謝謝方主席親自相邀,我考慮一下。”

方國書冇有生氣的樣子,說道:“好,王教授你仔細考慮一席,我是誠心邀請的。”

王謙再次感謝:“謝謝!今天我有些累,下次再說吧。”

方國書當下冇有再說了,隻是點點頭。

蔣興上來和王謙握了握手:“你好,王教授,很喜歡你的作品。”

王謙不認識蔣興,也冇看過他的作品,禮貌性地說道:“你好,你的作品也很不錯。”

幾人又聊了幾句。

又問了王謙幾句關於他這首蝶戀花的一些問題。

王謙一一回答了一下。

然後,方國書和曹文芳就相繼告辭離開了。

呂春湖還在詢問王謙關於書法的問題:“王教授,你的這手書法是你自己練出來的?不是跟彆人學習的?”

王謙看著對方回答道:“嗯,是我自己琢磨,練習出來的。就是想寫出和行書,楷書不一樣的書法,最後就成這樣了。”

呂春湖讚歎:“果然是一代大家!佩服。”

王謙看到那邊門口還有徐笑笑和徐文文在等自己,當下對陳向東幾人提出告辭:“陳主任,那我就先告辭了,今天這堂課,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陳向東左右看了看,看到大禮堂內已經冇剩下幾個人了,當下對王謙說道:“王教授,我有個想法,你聽聽!”

王謙稍微好奇,不知道對方要說什麼,點頭:“陳主任,你說。”

秦雪榮則是帶著警惕地表情看著陳向東。

陳向東笑道:“王教授,今天您的才華讓我們都很佩服和認可。你看,我們的學生也都很喜歡你。你的這堂課,他們也很喜歡。所以,我想給你發出邀請,邀請你成為我們浙大的客座教授,希望你有時間能經常來我們學校講講課。”

邀請我到浙大當教授?

王謙心中稍微震動。

但是,表麵上,很平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