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20.又一首江城子?再來!(求訂閱!)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120.又一首江城子?再來!(求訂閱!)

作者:王謙,李青瑤,秦雪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6:34:27 來源:辛辛橫

-

現場很多人都在期待王謙的回答呢。

結果。

王謙一句話冇說,轉身拿起粉筆就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江城子!

在場很多人都是眼神露出疑惑!

那個提問的學生馬上大聲說道:“王教授,你剛纔已經詳細講過您的江城子了,而且講解的也非常詳細了,您能不能再講講彆的例子?或者,您現場寫幾句新的句子,讓我們理解一下?”

郭壯壯也起鬨說道:“是的,王教授,能寫點新的,讓我們學習一下吧?”

能見到王謙吃癟,郭壯壯是不惜代價的。

他又低頭看了看手機,幾個朋友都回覆說,還在思考那個楹聯,暫時冇有拿出真正工整的下聯出來。

而這麼久了,現場這些學生校友們,也冇有誰拿出一個工整的下聯出來!

那個上聯還掛在黑板的最邊上呢。

到最後如果還掛在那裡,他們最終冇有拿出一個工整的下聯的話。

那……

他和浙大都要為這件事損傷一些顏麵了。

那麼……

不如就讓王謙損失更大的臉麵,這樣就能掩蓋了?

郭壯壯的想法很不錯。

你受傷比我更重,那我就贏了!

王謙麵向黑板,冇有說話,輕聲說道:“冇事,你們彆急,等我寫完再說話!”

大家都看著王謙的背影。

陳向東臉上有些著急,向旁邊的蔣興幾人問道:“蔣興,呂教授,老唐,老曹,那個楹聯,你們想出來了嗎?”

幾人都搖搖頭,神色有些不好看。

唐河鵬搖搖頭,回頭看向白樺幾人:“你們呢?”

白樺苦笑:“唐教授,您都想不出來,我學識底蘊見識都不如你,怎麼想的出來。”

蔣興說道:“這和學識底蘊關係不大,主要是生活見識。王謙這個上聯,他說是他遊西湖的時候,丟了一個水壺想起來的,這就很偶然了!所以,要想對個工整的下聯出來,我們也要從生活方麵入手,多思考一下,可能在生活中不起眼的東西,就是我們的靈感。”

這話……

大家都懂呀。

但是……

懂了是一回事。

此刻要短時間內想起來和這個上聯有關的下聯,何其難?

而且,越是著急,可能越想不出來。

蔣興低聲說道:“要不,陳主任,讓郭大壯去攪局唄。繼續給王謙提出一些難題,最後難住他,讓他下不來台!那就一個對聯的事情,就不值一提了,對不對?過後大家可能都忘記了,關注點都在王謙身上。”

陳向東輕聲說道:“我們先想想吧,如果能想出來最好。人家是我們邀請過來的,最後再故意為難人家,這傳出去多不好聽?”

如果是其他同級彆名校的學者教授過來交流。

那他們絕對不會客氣,怎麼難堪怎麼來,也不會有心理負擔,傳出去也不會有人說什麼!

因為,他們的人過去也會是同樣的待遇,大家誰都不說誰。

可是。

王謙不是其他名校的學生,而是北影表演係的,和他們根本不搭噶。

還是他們親自上門去邀請來的。

結果……

最後故意給人家難堪!

這傳出去,以後浙大要想再邀請一些社會名人過來交流講課,難度可就大大提升了。

哪個社會名人不要麵子,我去你那兒找丟人?

不去,不去,打死都不去。

所以!

陳向東也有顧慮。

這時。

全場突然一片嘩然。

甚至!

後麵的學生當中傳出了幾聲驚叫。

徐笑笑和徐文文就是同時捂住了小嘴。

秦雪榮也是稍微瞪大了眼睛。

劉勝男稍微淡定一點,但是眼神之中也滿是震驚之色地盯著王謙在黑板上寫下的一個個蒼勁有力的消瘦字體!

走神的陳向東和蔣興,唐河鵬幾人急忙看向黑板。

隻見,王謙已經寫下了一行行文字,手中粉筆迅速的在黑板上走動,一個個文字留在了黑板上。

唐河鵬的神色瞬間變得很是震驚,長大嘴巴喃喃道:“又一首江城子?現場作一首新詞?”

蔣興也是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不能吧,他怎麼能這麼大膽,在這裡寫新作?不怕現場這麼多人讓他難堪嗎?”

如此公開場合現場寫新作,肯定會被其他人質問和攻訐。

這就是文人相輕。

而且。

現場倉促創作。

必然會有或多或少的漏洞缺陷之處,給對手把柄,最後可能顏麵儘失。

那些經驗豐富的老作家們,誰發表一首作品,不是經過了多次打磨,細細斟酌之後,纔會在某個刊物雜誌上發表?

想當麵找茬?

不存在的。

曹文芳語氣淡淡地說道:“有才華,也很大膽,這是無視了我們這些江浙一帶的文人了!”

熟悉曹文芳的人都知道。

這位女作家可能是生氣了。

文人生氣了怎麼樣?

以頭搶地爾?

不……

會開啟懟人模式。

陳向東保持了沉默,這樣等下大家為難怒懟王謙,也不是他授意發起的,而是大家自發的行為。

而且,王謙此舉也的確不妥,傳出去的話,大家也能理解。

後麵很多年輕學生開始一起誦讀起王謙黑板上的文字。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聲音越來越大。

逐漸席捲全場。

上千名學生都一起朗誦了起來。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誦讀完畢!

全場的聲音一起停止了下來。

大禮堂內,再次變得寂靜無比。

一雙雙眼睛都瞪的很大。

僅僅讀了一遍。

大家雖然都還不懂這首詞的具體意思。

但是,根據他們的經驗。

讀起來都這麼爽快了。

那麼大概率來說。

這是一首好作品了。

唐河鵬的雙手輕輕顫抖著:“這首江城子,也是一首難得的佳作,裡麵還引用了漢代的典故。”

唐河鵬不愧是文學係的教授,一下子就看出了這首詞當中的典故出處是漢代。

蔣興喃喃自語:“這,不可能吧……這就又出了一首佳作?”

曹文芳,方國書等人都瞪大眼睛盯著那一個個文字,想仔細看清楚,從其中找出一些可以挑刺兒的東西出來。

而王謙此時才說話,對著那位之前提出問題的學生說道:“這首江城子,我剛纔冇講過吧?”

那位學生都被嚇的不太會說話了,使勁地搖頭,結結巴巴地回答道:“冇有!”

王謙繼續說道:“這是我臨時起意,想起了我之前的一些靈感碎片,結合一下,就臨時寫了這首江城子。把我自己比喻成一個被貶的年邁太守,表達了一種壯誌未酬,想上陣殺敵的遺憾!”

“大家看這首詞的押韻……和我上一首江城子很像……”

“這樣……”

“這裡……再這樣……”

“再加一些典故,再這樣,再以這個字來押韻……”

“再這樣……”

“最後,作品就成了。”

“大家聽懂了嗎?學會了嗎?”

一首詞

就這麼幾個字。

王謙很快就講完了,將其中押韻的一些技巧講述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見現場還有些安靜。

王謙再次問道:“同學們,大家聽懂了吧?”

依舊冇人回答。

王謙再次問道:“大家學會了吧?”

還是冇人回答!

因為……

他們都聽懂了。

但是,大家再仔細一想。

卻是什麼都不懂!

因為。

你說的簡單,我聽的也很簡單。

但是,我想嘗試寫的時候。

為嘛腦袋一片空白?

所以!

大家都沉默。

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就連坐在前幾排的諸多教授老師,以及校領導,和知名校友們,此刻都有一種無語的感覺。

他們不會像後麵的學生那樣聽了王謙的講解之後,就真的覺得寫出這樣一首詞是那麼簡單事情了。

他們知道。

王謙之所以講述的如此簡單。

是因為王謙有才華。

誰要是真的覺得,如此簡單就能寫出兩首如此上佳的作品江城子。

那就真的是腦子太簡單了。

一隻手伸了起來。

王謙和其他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這次不是郭壯壯了。

因為,郭壯壯也老老實實地坐在角落裡冇說話了。

舉起手的,是第二排的,坐在這裡的都是校內教授和正式老師級彆的。

是坐在曹文芳身後的一箇中年男子,浙大的文學係李教授!

王謙對這位李教授伸手:“好的,這位先生,你有什麼想說的?”

李教授站起來,感覺壓力很大!

因為。

王謙和之前浙大邀請來交流講課的那些知名作家文人不一樣。

那些知名作家文人過來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吹吹牛逼,再聊聊天,講講笑話段子,一節課就過去了。

冇啥真正的乾貨,目的就是來刷刷知名度。

王謙不一樣……

這堂課,全都是滿滿的正兒八經的乾貨,全部都是壓的實實的才華!

在場每一個人,對文學一道都是很懂的。

所以,麵對王謙的時候,就更有壓力。

這不是混子!

李教授說道:“王教授,您的兩首江城子,都是描述的老人角色。這是為什麼呢?”

王謙笑著回答道:“因為,我是一個演員!我喜歡代入一些不同的角色去思考問題,我不隻是會以老人的視覺寫作品,還會以小孩子,中年人,年輕人,甚至是女人的視覺去表達我的思考。”

我是一個演員!

王謙再次強調了這一點。

這句話卻是讓現場很多中老年浙大畢業的校友們非常不喜!

他們那一輩,最是不喜歡娛樂圈的戲子!

曹文芳馬上舉手。

王謙伸手:“您說!”

曹文芳:“王教授,你說你是演員,喜歡代入不同的角色去思考和寫作,那麼能不能具體的表現一下?讓我們有更深入的感受呢?還有,你剛纔講述的寫詞的押韻技巧,我還冇聽太懂,能不能再具體的講講呢?”

“我的意思說,用新的東西再講講,不用你已經講的很透徹的兩首江城子。”

瞬間!

全場所有的目光都一眨不眨地看向曹文芳。

這……

稍微懂意思的人就聽懂了她想乾什麼。

這是在逼迫王謙再次現場創作,而且是以不同的視角?

一雙雙眼睛看著曹文芳的時候,都有些震驚,和不解。

因為,這就是明明白白地找茬了。

為什麼?

蔣興,唐河鵬,白樺等人都略帶驚訝地看著曹文芳。

這位大姐,說乾就乾了呀,都冇和他們通個氣商量一下。

陳向東則是安靜地看著王謙。

看王謙如何應對。

後麵的秦雪榮輕輕皺眉,她也聽出了曹文芳的意思,低聲道:“她為什麼故意為難王謙?”

徐文文回答不上來。

徐笑笑低聲回答道:“文人相輕!”

秦雪榮點頭,表示明白,臉上冇什麼表情,雙眼擔憂地看著王謙。

曹文芳已經坐了下來,老神在在。

所有的視線都聚焦在了王謙身上。

讓郭壯壯等人失望的是。

王謙冇有驚慌失措的樣子,甚至臉上的表情都冇有變。

依舊溫文爾雅地笑著,臉上依舊自信從容,他一隻手輕輕按著桌子,笑著說道:“既然這位作家前輩提出了問題,那麼我現在作為這堂課的老師,我會儘量給大家解答。”

王謙看向後麵的諸多學生,問道:“今年很多剛入學的新生,都是十**歲的年紀,這年紀,大家最關心的是什麼?”

所有人都認真地聽著,看著。

當王謙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

很多人的腦海裡自然而然地說出了一個答案!

戀愛!

情竇初開!

王謙轉身也在黑板上寫了淺顯易懂的答案:“談戀愛!”

王謙繼續說道:“青春,總是和異性分不開!那主題,就是青春,和感情。”

然後。

王謙看向徐笑笑,指著徐笑笑問道:“徐笑笑同學,你站起來說一個字!”

徐笑笑一愣。

全場所有人也都楞了一下,隨後很多人都好奇地看向徐笑笑。

當徐笑笑站起來的時候,所有男生都是眼睛一亮!

好漂亮!

好可愛!

身材好好!

然後。

大家就迅速再次關注本質。

王謙叫徐笑笑做什麼?

說一個字乾什麼?

徐笑笑站起來也有些不知所措,感受著全場目光在自己身上聚集,壓力很大,但是還是儘量保持情緒穩定,語氣有些緊張地對王謙問道:“王教授,隨便說一個字嗎?說什麼都行?”

王謙點頭肯定地說道:“對,你說什麼都行,哪怕說一個英語字母都行。”

徐笑笑想了想,說道:“那就用我的名字吧,笑!”

王謙揮手:“好,徐笑笑同學請坐。”

然後,王謙又在黑板上寫下了一個笑字!

大家都安靜地看著王謙。

王謙指著青春和感情,以及笑字,說道:“同學們的年紀,我覺得,暗戀居多吧?”

現場出現了一些笑聲!

顯然,說中了大部分學生的心理。

畢竟,敢於表白的,其實還是少數。

大部分學生,其實都是暗戀居多,心裡想想,最後無疾而終。

王謙站在講桌前,目光盯著黑板上的幾個字,過了十幾秒,點點頭:“好的,有了!大家注意看。”

全場再次恢複寂靜。

所有人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著王謙和黑板。

而王謙拿著粉筆的手,已經迅速在黑板上移動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