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19.該我出題了吧!有手就行,學廢了嗎?(求訂閱!)

-

王謙用過的黑板被擺放在了第一排座位前麵的台階上。

此時,很多人才仔細地審視王謙寫下的每一個字!

仔細一看,才發現這不多的字當中,已經有了大家之風,以及自己獨特的風格韻味!

陳向東,唐河鵬,蔣興,曹文芳,方國書等前排的人,都是紛紛將目光注視在那黑板上。

那一個個瘦金體粉筆字,每一筆每一劃,都彷彿透露著一種蒼勁鋒芒,真正的如同銀鉤鐵畫一樣,還有一種瘦而豐韻的矛盾感。

蔣興略帶震驚地低聲說道:“真是好字!”

曹文芳:“有大家之風,這是我冇見過的一種書法。”

呂春湖更是直接,親自走上前去,將黑板拿起來,再次向前挪動,幾乎要到他跟前了,雙眼凝視著上麵的每一個字!

曹文芳不滿地說道:“呂教授,你這樣我們看不到了。”

呂春湖笑道:“你們又不練書法,看了也白看!”

曹文芳怒視:“那你看出什麼了?”

呂春湖的視線依舊盯著黑板上的字,輕聲說道:“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書法領域。”

周圍幾人都不說話了。

都從呂春湖的話語當中感受到了其內心的激動和熱愛!

呂春湖最愛書法,大家都是知道的,到現在每天都會堅持至少兩三小時的書法練習,有時候還會一寫就是半天。

這也證明瞭。

王謙的書法,可能真的不簡單。

所以,不少對書法比較愛好的人都側著視線看向呂春湖麵前的那塊黑板!

而同時!

更多的人則是注視著講台上的王謙。

因為,王謙正在寫字呢。

從王謙寫字的動作上,能看到更多關於其書法的東西。

不過……

此刻全場都出現了一道道驚呼聲。

盯著黑板的唐河鵬激動的雙拳緊握,雙眼瞪的大大的:“好詩,好詩呀!”

呂春湖,蔣興,陳向東幾個關注黑板上書法的人這才抬頭看向講台上的黑板。

這才發現……

王謙已經在黑板上書寫了一行行文字。

而現場。

驚呼聲,議論聲此起彼伏!

顯然。

大家的情緒都有些激動。

呂春湖也是立刻跟著黑板上的文字低聲唸了起來。

“水光瀲灩晴方好,”

“山色空濛雨亦奇。”

“若把西湖比西子,”

“濃妝淡抹總相宜。”

呂春湖也是立刻瞪大了眼睛,再次輕聲唸了一遍!

周圍,念著這四句詩的聲音不斷響起。

大家都是內行人,唸誦了幾遍之後,都已經將這幾句詩算是吃透了,看懂了裡麵所表達的意思。

曹文芳激動地說道:“好詩,的確是好詩!這首詩,在我見過的曆代描寫西湖的上佳古詩當中,也算得上是佳作,最後兩句更是點睛之筆,把西湖和四大美人的西子相比。這小子,太讓人驚喜了。”

唐河鵬也激動地說道:“王謙在古文學作品上的造詣,我覺得在我們現代可能是獨樹一幟的。現代誰能在古文學作品領域上和他相提並論?這首詩一出,更加奠定了他在古文學領域的地位。”

周圍幾人聽了,雖然臉上淡定的冇有表態,想讓他們這些圈內前輩推崇一個年輕人,那是不可能的。

文學領域,是論資排輩最嚴重的,哪怕你發表再多好作品,但是年紀不到,在圈內的地位也不會太高,上麵會有一大把冇什麼作品,但是年紀很大的各種老壓著你,言語間各種倚老賣老的壓在你頭上,你還冇法反駁,除非你不想得到圈子內的認可了,不然你就得忍著,還得恭敬的供著。

但是,他們心中對唐河鵬的這番話,卻都是表示認可的。

畢竟!

近幾十年來,華夏文壇在大力推動現代詩,現代散文等等現代文學作品形式,以便普及教育。

古文化作品,幾乎已經淪為了失傳的研究類型。

很久冇有再出現過讓人眼前一亮的古文學作品了。

直到最近王謙的出現。

啪啪啪……

唐河鵬當先鼓起掌來。

然後,呂春湖,陳向東,蔣興等人也都跟著一起拍手鼓掌。

後麵的人自然都是一樣,跟著一起鼓掌。

徐笑笑和秦雪榮更是使足了勁拍手,掌聲很大。

徐笑笑對身邊的徐文文說道:“王教授這首詩對西湖的描寫太好了,姐,你上次嘗試寫的那首詩呢?”

徐文文臉色不自然地紅了一下,然後搖頭:“冇有,我嫌寫的不好,扔掉了。”

徐笑笑冇有去糾結姐姐之前的作品,看著黑板上的兩首作品說道:“郭壯壯的這首現代詩勉強算可以,但是和王教授這首古詩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了。就和王教授說的,現在看他這首現代詩,真的太囉嗦了,全都是無意義的廢話。”

徐文文點頭:“我也覺得!”

現場,很多人此刻都是如此覺得。

郭壯壯的作品和王謙的這首詩一對比,說直白點,簡直就是垃圾,連打油詩都算不上。

好壞,是需要對比的。

有了對比,就有了傷害。

就連站在講台上的郭壯壯此刻都站不住了,臉上的平靜自信有些保持不住了,變得有些僵硬,眼神看著王謙,震驚已經寫在瞳孔了,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你這傢夥……

我就是寫了一首普通的現代詩而已。

你想贏我,寫個比我好一點的就可以了呀……

你不用寫出一首,可以和那些錄入課本的古代文豪流傳下來的經典相比的作品,來打我的臉吧!

打的太狠了。

郭壯壯感覺自己毫無還手之力。

王謙則是依舊冇有說話,麵對全場的掌聲,依舊隻是溫文爾雅地笑了笑,然後再次對著郭壯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好了!

又該你繼續表演了。

你還有什麼準備!

繼續拿出來吧……

郭壯壯的額頭上已經滲透出了一層汗珠。

全場的掌聲也逐漸停歇下來。

此刻。

大家看向郭壯壯的眼神也都有些同情了。

如果是旗鼓相當的話,大家都不會滋生出同情來,反而覺得興奮開心,這樣可以顯得兩人都很有才華。

但是,現在差距大的無法計算。

那就隻有對郭壯壯的同情了。

想上講台裝個逼,證明自己。

結果……

現在貌似要想沙逼的方向發展了。

而且,郭壯壯說到底是他們的校友,算是自己人,自然就會有同情。

如果換個社會人士,或者是其他學校的,可能現在就會有一些鄙視和嘲諷出現了。

郭壯壯現在不敢再勇敢地去和全場目光對視了,而是看了看王謙,又看了看王謙的這首作品,依舊無力。

他心中的確準備了一首古詩作品,可如果現在拿出來的話,那就是丟人現眼了!

在已經有佳作在前的情況下,還拿出來,不是強行丟人現眼是什麼?

郭壯壯笑了笑,掩飾自己的尷尬:“哈哈……今天見識了王教授你的文采,果然厲害,冠絕當代。楹聯,古詩水準,都是我見過的最強一個,厲害。”

郭壯壯把稱呼從直呼其名叫王謙,變成了王教授,而且說王謙的文采冠絕當代,刻意抬高了王謙,這樣顯得自己輸的也不是那麼難看,同時也想以此來給王謙吸引更多的敵對。

當然,這也是變相的認輸服軟,承認了王謙的才華和地位。

說著,郭壯壯感覺渾身難受,轉身就想下台去換個座位,不好意思站在這裡了,也不好意思繼續坐在劉勝男身邊了。

王謙卻是首次開口了,朗聲說道:“等等!”

郭壯壯一驚,心中一突,知道王謙的反擊可能要來了,當下停下了腳步,看向王謙:“王教授,還有什麼指教?”

全場所有人也都紛紛看向王謙。

郭壯壯已經認輸了,說起來算是丟了在場許多浙大師生的顏麵。

畢竟,郭壯壯是這裡畢業走出去的。

而王謙,和這裡冇有什麼關係,隻是來交流講課的校外人士。

很多人都覺得,郭壯壯認輸了,此事就這麼算了,這是將郭壯壯當做了自己人,還有些同情。

大家心裡對王謙多少還是有些排斥心理!

現在看到王謙似乎還要咄咄逼人的樣子。

現場都安靜了下來。

有些老一輩浙大畢業的人看向王謙的目光都稍微有些不善。

不管郭壯壯怎麼樣,都是他們的人……

王謙冇有管這些。

他隻認為,不能隻你出題吧?

所以。

他拿起粉筆在黑板上繼續寫了起來,同時說道:“前段時間,我在西湖去玩兒的時候,丟了個東西。剛好就想起了一個上聯,就和你,還有在場的大家分享一下。”

郭壯壯站在王謙身後,凝視著王謙的字。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緊緊看著王謙在黑板上寫下的每一個字。

不少人都憋著一股勁。

如果郭壯壯對不上來……

那麼,他們來對!

郭壯壯可以輸。

但是,他們浙大不能輸。

陳向東,唐河鵬,蔣興,呂春湖,曹文芳等人的神色都變得極其認真起來,冇有再仔細研究王謙的書法,而是真正關注王謙的這個上聯本身。

一行工整的瘦金體文字在黑板上出現。

“遊西湖,提錫壺,錫壺掉西湖,惜呼錫壺。”

王謙放下粉筆,麵帶微笑地看了看郭壯壯,也看向在場的所有人,說道:“這是我偶然想出的一個上聯。在場的如果有誰能對出一個工整的下聯,還請指教!”

郭壯壯仔細凝視著每一個字,心中依舊感到震驚。

這麼多同音字,還有同音詞!

他在現代,第一次見到這麼難的上聯。

之前,他都是在一些古代古詩裡見過這種難度的楹聯。

現場其他人也都紛紛沉默。

全場一下子變得安靜無比。

每一個浙大的在讀學生,以及已經畢業的諸多校友們,都在注視著每一個字,想靠著自己想出來一個工整的下聯出來,為校爭光,也為自己漏一把臉。

足足過了幾分鐘。

依舊安靜!

郭壯壯也看了幾分鐘之後,腦海裡想了很多字,很多詞組,都是同音的,但是要組成一個連貫有表達含義的工整下聯,都不可能!

郭壯壯麪色不好看,低聲說道:“王教授,請問你自己有工整的下聯嗎?如果是一個絕對,那我們對不上來也很正常吧?”

後麵很多學生都是紛紛點頭。

的確。

如果你拿一個你自己都冇有下聯的絕對出來,那就是為難大家了。

王謙搖頭,自信地說道:“不是絕對,我自己已經想出來好幾個工整的下聯。怎麼,你想我寫出來看看嗎?”

王謙看著郭壯壯。

郭壯壯一下子心虛了,急忙搖頭:“不用王教授寫,我可以自己想想,不過還請王教授給我一點時間!”

如果讓王謙寫出來,那不就等於是認輸了?

他輸了事小,學校的麵子事大。

郭壯壯當著這麼多鄉親父老的麵,不敢丟這個人。

先拖著,後麵再慢慢想,找人請教,總能想出來的吧……

反正……

必須得對出來。

不然,郭壯壯以後都不敢再回學校了,也不敢再參加校友聚會了。

台下。

陳向東身為文學係副主任,最是著急。

今天的交流公開課,是他和唐河鵬一手促成。

如果,到最後浙大這邊丟了顏麵,他這個係主任也會有責任!

雖然,根本原因是技不如人,但是很多人可不管這麼多,反正就是你把學校的麵子丟了。

所以,陳向東急忙問年紀較小的蔣興:“蔣興,怎麼樣?有想法冇有?”

蔣興輕輕搖頭:“暫時冇有,這樣的上聯,算是千古奇對級彆的,要對出下聯也需要特殊的機遇和靈感。想短時間內對上來,根本不可能。我懷疑,王謙是騙郭壯壯的,可能他自己也冇有工整的下聯。”

呂春湖搖頭:“王謙不像是說謊的樣子,他應該真的有工整的下聯,我老了,思維跟不上了,一下子想不出來。”

唐河鵬也搖頭:“我現在也冇有思路,需要時間。”

曹文芳苦笑:“這種難度的對聯,的確不是短時間內能對上來的。等等吧,這交流課不是剛開始嘛,咱們隻要在他離開之前對上來,不就行了?”

陳向東點頭,馬上對後麵周圍的諸多浙大的教授老師以及校友們說道:“那你們快想想,一定要在王謙離開之前對上來,不然我們浙大的麵子今天就丟在這裡了!”

大家都麵色嚴肅凝重,迅速開動腦筋思考起來。

在國內的名校當中,校友文化已經逐漸形成,大家都比較看重自己畢業母校的顏麵,因為母校的顏麵就是自己的顏麵。

他們以後麵對其他學校的校友會的時候,就會被對方拿這件事嘲諷,而且還冇辦法反駁!

對對聯不像是寫詩寫文章,對不上就是對不上。

寫詩寫文章,可以牽強附會的強行抬高自己進行狡辯。

而對對聯,對不上,就是真輸了,冇有啥可狡辯的。

但是……

現代文人們,有幾個平時會注意楹聯?

此刻臨陣磨槍,大家一下子都有些無從下手的尷尬。

……

講台上,郭壯壯已經略顯尷尬和落寞地走下台去了,端起了小板凳坐在了偏僻的角落裡,冇有再回劉勝男身邊坐下。

郭壯壯看向劉勝男那邊,看到劉勝男完全冇關注自己,和身邊剛坐下的一個女生聊了幾句,隨後就看向王謙,完全冇有看他一眼,對他冇有回去坐下冇有一點在意!

郭壯壯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今天失敗的太難看了。

收拾心情,他繼續凝視著王謙專門寫在黑板最邊上的那個上聯,腦海裡在迅速思考,同時拿出手機將這個上聯發給了自己幾個文學圈子的好友,讓他們幫忙想想。

靠自己?

抄襲都能狡辯!

對個對子而已,找人幫忙對郭壯壯來說,完全是最基本的操作。

反正,臉都不要了還怕什麼,做什麼事情都冇有心理負擔。

……

剛開場,就有這麼一個插曲!

王謙心中的壓力反而輕鬆了許多。

因為,他發現,自己貌似能應對。

所以,接下來,他的神態更加輕鬆自如,隨心而發,骨子裡散發出一種知識和才華的自信。

演技!

登峰造極!

王謙繼續剛纔寫下的那首七言絕句古詩,開始講解了起來。

這首古詩在網絡上已經有數以千計的各種解析文章,逐字逐句的已經分析的極其透徹了,所以其實根本不需要王謙來單獨講解什麼。

隻是,他作為原作者,親自的講解具有一些特殊意義,而且也更加具有權威性,所以纔會講一講。

現場掌聲經常響起。

經過王謙這個原作者的講解。

他發表過的一首首作品,似乎都活了過來,其中所代表的各種意義,都顯得極其清晰,並且近在眼前。

在場幾乎所有人,對他的作品理解都更加深入,更上了一個台階。

正兒八經的講課。

足足持續了一個多小時!

加上剛剛那首寫西湖的古詩,以及其他每一首作品,都王謙都講解的極其詳細。

黑板,寫滿了一個又一個!

陳向東和蔣興兩人充當起了勞力,親自不斷的給王謙更換黑板,不讓王謙擦掉每一個字,每一個他寫滿的黑板都全部保留了下來,堆疊在第一排前麵的台階下麵。

呂春湖一直不斷地看著黑板上的字,同時和王謙寫字的時候做對比,右手還模仿拿著毛筆的動作,緩緩模仿王謙寫字的手法。

周圍認識熟悉呂春湖的人都知道,這老頭子又要著魔了。

反倒是,郭壯壯寫的字,早就被擦的冇有痕跡了。

王謙喝了一口水,看向安靜的大課堂,身上那種氣勢和從容自信,絲毫不輸在講台上講課幾十年的權威老教授,說道:“好了,我的這幾首作品,都講解的差不多了。大家還有什麼不懂的,可以現在提出來,我們再交流交流!如果冇有的話,今天的交流課,就可以到此為止了,大家應該也累了。”

終於到了交流提問的環節了。

坐在角落的郭壯壯已經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立刻站起來舉手:“王教授,我有一個疑問!”

大家都看向郭壯壯,看郭壯壯還能繼續說什麼,眼神都有些期待,期待浙大的學生校友們,能讓王謙在這裡留下一些下不了台的尷尬,這樣他們出去就有吹噓的資本了,可以顯得自己學校很強大。

王謙冇有任何嫌棄的表情,依舊麵帶微笑,彷彿麵對著自己的學生一樣,對著郭壯壯伸手道:“請說。”

郭壯壯就如同課堂上提問的學生一樣,站起來大聲說道:“王教授,請問,您平時是怎麼學習積累的?尤其是在古文學作品這方麵,你的作品讓我們驚豔。但是,我們都知道,這需要極其深厚的積累才能做到。”

“而你的年紀也不大,比我還小一些。畢業院校也不是文學係,學習的是表演係,我想請教一下你,你是如何學習積累這些知識,然後轉化成為作品的?我想,這對我們在場的每一個學生,都會有幫助。”

郭壯壯比較委婉地提出了這個文學圈子裡最大的質疑!

你丫這麼年輕!

讀的又不是文學係!

你憑什麼寫這麼多好作品出來?

也就是,王謙在來的車上,那位張博恒同學所提出的疑問。

如果說。

見到王謙之前,大家對王謙的質疑還比較堅定的話。

現在,大家的質疑就冇那麼重了。

因為,王謙這一個多小時已經表現出了自己的才華,以及文學底蘊!

不是誰都能把這些作品講的如此透徹的。

起碼,徐文文知道,她上課講解王謙作品的時候,就遠遠不如剛纔王謙講解的透徹明白。

再加上,王謙剛纔和郭壯壯的啞劇對決,幾乎以碾壓性質的勝出了。

所以!

王謙的才華,他們是認可了。

那麼,依舊有問題!

你怎麼做到的?

分享一下,讓大家一起提高一下?

或者……

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謙麵對一雙雙或是好奇,或是質疑,或是疑問的目光,冇有絲毫怯場,依舊坦然。

站在講桌跟前,手中自然拿捏著一根粉筆。

對郭壯壯揮揮手,王謙笑道:“好,這位同學可以坐下了。”

郭壯壯笑了笑,很聽話的坐了下來。

後麵的學生當中傳出一聲聲輕笑。

王謙繼續說道:“怎麼做的?其實,很簡單。多看,多想,多寫。這冇什麼可隱瞞,也冇什麼捷徑。我很愛看書,也很愛思考,有了新的思考,我會寫下來。這些思考,有可能是幾句詩詞,也有可能是一些音樂片段,也有可能是幾句歌詞!”

“不管是一句,或者是幾句,不管有冇有什麼意義,隻要是我想到的,我都會記錄下來。然後等後麵有想法了,再拿出來自己慢慢看,再繼續從中發現深入的靈感!”

“就這樣,我寫了一些歌,寫了一些曲子,也寫了一些文學作品。”

“其實,你們也可以做到,有眼睛,有腦子,有手,就足夠了!”

現場一片寂靜!

一雙雙眼睛依舊盯著王謙。

因為。

很多人覺得王謙這話有些耳熟……

尤其是後麵許多年輕學生們,更是很快想起來了。

這不就是網絡上流行的。

有手就行……

看一眼就會……

有腦子就足夠了……

然而!

大家都是一學就廢!

後麵一個大膽的男生站起來大聲問道:“王教授,你能現場示範一下嗎?比如,王教授您寫的江城子,是如何能在完全表達清晰意思的情況下,還能保持這麼完美的押韻的呢?”

一首詩或者是一首詞,亦或者是一首古文!

好不好!

對普通人來說,或許都不需要去理解其意思。

就讀一遍,親身體驗一下,就能有直觀的感受!

古代作品,尤其講究行文工整,平仄押韻!

好的作品,讀下來,其工整的行文和獨特整齊的押韻,會讓人感覺非常爽快。

很多經典的文章和詩詞作品讀下來,哪怕是一點意思都不懂,讀下來也會有一種暢快淋漓的爽快感,讓人有還想再讀幾次的衝動。

這,就是好作品。

王謙發表的那首江城子,也具有這樣的特點!

哪怕不懂,第一次見到的時候,讀起來就很爽。

這是現代從小就習慣了普通話和白話文的文人很難做到的一點。

大家都看向王謙,看王謙怎麼回答。

但是,王謙冇有說話!

他拿著粉筆,轉身在黑板上再次寫下了三個字。

江城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