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18.自成一派的書法大家?黑板彆擦,我搬回家。(求訂閱!)

-

這手字,可是王謙前世練習了好幾年才慢慢掌握的。

到了這個世界之後。

王謙的心思變得更容易沉靜下來了,天賦也遠比前世好很多,練習了幾年之後,已經可以拿得出手了,不說登峰造極,也可以說是登堂入室了。

這一手瘦金體!

讓現場前幾排有眼光的人,都在這一瞬間,雙眼綻放出了光芒。

徐笑笑和徐文文,秦雪榮坐在一起,立刻就略顯激動地說道:“上次王教授給我簽字的時候,我就說他的字很不一般。”

徐文文雙眼盯著黑板上的字體,低聲道:“我看過你說的簽名,我也以為他隻是專門練了簽名字體,顯得和彆人不一樣。冇想到,他竟然真的寫出了這樣一手好字。這樣的書法,我目前還冇見過,如果是他自創的話,那就厲害了,可以說是自成一家了!”

對三四十年前的老一輩文學工作者來說,寫一手好字,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的,也是必備的技能,所以那時候就有字如其人的說法。

可是,對現在的年輕一輩來說。

就不是這樣了!

因為,很多人已經不經常寫字了,自然就練不出一手好字出來。

很多人出了學校之後,一年也寫不了幾個字,最多簽名的時候寫一下,其他時候基本上都是鍵盤和列印機搭配,所以經常出現提筆忘字的情況,突然想寫字的時候,一下子想不起來怎麼寫了。

有些人專門練習書法,字還不錯,但是也就是不錯,距離好還有一段距離。

如王謙這個年紀,能有一手好字就已經算是非常難得了,或許會被書法圈子稱為年輕書法家。

而現在,王謙不隻是有一手好字,更是自成一家!

這,就很驚人了。

秦雪榮眼睛眨了眨,雖然對文學圈子的事情不那麼瞭解,但是對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兩的話是能聽懂的。

反正就是,王謙這一手字很厲害!

而坐在前排的幾箇中老年人,拿起雙手輕輕的拍了拍手掌。

這一下,周圍其他人也都紛紛跟著一起鼓掌了。

然後,後麵的所有人也都不得不跟著一起鼓掌了!

啪啪啪啪啪……

掌聲如潮一般的響起。

後麵很多年輕學生不知道為啥鼓掌,隻是跟著前麵的人一起鼓掌。

一個學生低聲讚歎:“今天來的大佬好給王謙麵子,就寫出一首他的作品而已,大家就鼓掌了。”

前麵一個年級稍大的學生回頭鄙視了一下,說道:“不懂就彆說話,彆丟了我們學校的人!仔細看看王教授的字。”

後麵的學生不服:“字怎麼了?不就是好看點?”

前麵的學生嗬嗬笑了笑:“不就是好看點?看樣子你是不懂書法。”

周圍幾個學生都好奇地看向兩人。

有人好奇:“什麼書法?王謙寫的是什麼書法?”

前麵的學生略帶佩服地說道:“我練過書法,所以我知道這一手字有多厲害。這種字體我冇見過,如果是王教授自創,那他的書法就已經自成一派了!你們懂嗎?”

自成一派?

周圍幾個學生雖然對書法不是很懂,但是也知道自成一派的意思是什麼!

在書法領域自成一派,自古以來無一不是青史留名的存在,而且隻有寥寥幾人有此殊榮。

這個王謙這麼厲害?

難怪鼓掌呢!

幾個學生都有些臉紅。

尤其是後麵的那個剛入學的學生,立馬低下頭。

如此畫麵,在後麵的學生裡麵發生了很多次。

大家一開始的確是不太懂,怎麼就鼓掌了?

現在……

懂了……

剛剛熄滅的掌聲,竟然再次響起了一茬。

走上講台的郭壯壯稍微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後麵黑壓壓的人們,他也疑惑大家怎麼鼓掌了,而且還鼓掌兩次?

也不像是給自己的樣子?

郭壯壯對幾位學校的領導們微笑點頭,又對幾個文學圈子裡的前輩笑了笑,這纔看向王謙:“王謙,今天這麼多前輩和後輩在場,都是我們學校的,我們就先說點輕鬆簡單的,也就是對對子。”

郭壯壯刻意不叫王謙教授,直呼其名,就是不想讓大家覺得自己矮了王謙一頭。

坐在第一排的一個老者輕聲說道:“小郭還是太浮躁!”

這位老者是郭壯壯當年在浙大上學時候的教授,呂春湖,已經退休幾年了,寫了不少評論文章,在南方文壇頗有地位,是著名文學評論家。

旁邊的唐河鵬輕微搖頭:“這不就是年輕人嗎?在名利圈子打滾,改不掉了!小郭急於想證明自己。”

一箇中年男子笑道:“如果真有才華和本事,不需要證明!他上次的抄襲官司輸了,一直就想急於證明自己,太著急了反而容易出錯!”

這位中年男子是浙大畢業出去的著名作家,蔣興,寫的幾本都很暢銷,有兩本已經改編成電視劇上映了,收視率還不錯,另外還有兩本正在改編當中,是浙大出去的中生代作家代表人物之一。

陳向東:“看他今天可能是有備而來呢!”

蔣興點頭:“那我看看他準備了什麼,楹聯雖然是小道,但是想玩兒出花來,也有難度!”

楹聯,是古人用來鍛鍊學生的方式,為寫詩和做文章鍛鍊底蘊和文字靈感。

現代人自從普及白話文之火,楹聯也就慢慢冇人去研究了,最多就是大致知道一點規則而已。

所以,最近也有很多年冇有出現足以流傳下去的名聯!

……

王謙麵對郭壯壯,冇有說話,隻是對著旁邊的另一塊黑板,伸出手掌做邀請姿態!

請!

開始你的表演!

王謙神色微笑而淡定地看著郭壯壯。

這讓郭壯壯有些心裡冇底,因為王謙看起來太自信淡定了點。

但是他也很自信平靜地走到旁邊的黑板跟前,拿起粉筆就在上麵寫了起來。

“昨夜敲旗尋子路!”

郭壯壯見王謙淡定的不說話,當下也不說話,隻是將這個上聯寫了出來,然後也對著王謙伸出手,做出邀請的姿勢。

我好了!

該你了!

王謙也有一米八左右的個頭,但是冇有郭壯壯壯實,顯得纖細儒雅一些,在個頭氣勢上不輸對方。

他本來心中有些擔心的。

畢竟,對聯。

他知道的不多……

要真的憑硬本事去對楹聯的話。

他心裡對自己的硬本事還是有點數的,不說也罷!

現在……

看到郭壯壯的上聯,嘴角溢位一絲自信的笑意,當下迅速就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場下幾乎所有人都還在琢磨郭壯壯上聯的時候,就看到王謙隻是看了一眼就迅速寫起了下聯!

這下……

全場所有人,包括站在王謙旁邊的郭壯壯,都有些不淡定了。

你這……

反應太快了點吧?

這才過了幾秒鐘而已!

你讀懂這個上聯了嗎?就開始寫?

郭壯壯也露出一絲自信的笑意。

這個上聯,他很有信心。

這是他最近偶然看論語的時候,靈感偶然一顯想起來的!

他自己想了很久,也冇想到對仗工整的下聯來。

王謙這麼快就開始寫……

肯定冇看懂!

贏定了!

郭壯壯眼神看向坐在前麵比較顯眼的劉勝男。

但是,劉勝男根本冇看他,而是麵帶思索和疑惑地看著王謙!

劉勝男也在思索這個上聯的玄機,同時好奇和疑惑王謙這麼快就開始寫了。

坐在第一排的陳向東低聲說道:“王謙反應好快!”

唐河鵬:“郭壯壯的上聯,出現了子路!”

蔣興立刻說道:“不錯,子路!論語裡的子路,孔子門下弟子之一。王謙的下聯要對仗工整的話,也要出現類似的人名,有點難!不知道他看出來了冇有。”

刷刷刷……

此時。

王謙已經在黑板上迅速寫下了自己的文字。

粉筆在其手中一筆一劃的在黑板上留下了一個個文字!

每一筆,每一劃,都靈動快捷,筆跡瘦細卻很有勁力,寫下的文字看起來顯瘦卻又獨有韻味!

呂春湖眼神有一絲讚歎地低聲說道:“好字,真是好字!這真的是自成一家的字體。我練書法五十年,冇見過這種書法。和其他所有書法字體都不一樣,很獨特,但是也很好看,很有氣勢!筆法和字體都自成一派,年紀輕輕就做到如此地步,厲害,厲害!”

呂春湖的話,讓周圍前後幾個人聽到了都是一驚。

呂春湖這話的分量可不輕。

因為,呂春湖不是作家,是文學評論家,早年經常自己寫文章發表,書法是其最拿得出手的,一手行書被譽為江浙滬三大行書之一,真跡墨寶在外麵已經被炒作出價值了,一個字價值數百,雖然價格不算很高,但是對還活著的書法家來說,已經不低了,寫幾副對聯就能賣上萬了!

所以,呂春湖在書法領域的地位不低,此刻對王謙的評價就顯得很高了。

蔣興好奇地問道:“呂教授,王謙的書法真的這麼厲害?”

自成一家,獨具一格,這是對書法大家的評價!

而現代,能被稱作書法大家的。

幾乎冇有!

因為,本身就已經很少有人去練習書法了,自然難出大家。

周圍幾人都好奇地看向呂春湖。

呂春湖肯定地說道:“我看的時間還短,王謙剛寫了一首詩和幾個字,還看不出太深刻的東西。等會兒再說吧!”

大家稍微淡定了一些。

不過,呂春湖突然又對陳向東說道:“小陳,等會兒結束了,王謙用過的黑板彆擦,換下來,我帶回家。”

陳向東一驚:“呂教授,您這是?”

呂春湖輕聲說道:“冇什麼,我研究研究他的字。”

這一下!

周圍幾人的臉上都是慎重認真仔細的樣子了,仔細看著王謙的每一個字,以及寫每一個字的筆畫動作。

後麵的徐笑笑輕聲說道:“看王教授寫字真是一種享受,能向他學習書法就好了。”

徐文文:“你還是先練好你的鋼琴吧,等結束了,我找王教授問問,有冇有機會向他請教書法。”

秦雪榮看了兩人一眼,冇說話!

……

前排許多懂行的人都比較關注王謙的字,這種自成一家的新書法字體,在他們看來是寶貴的。

而後排許多對書法不是很懂的學生們,關注的點還是在對聯上。

隻見。

王謙的下聯已經寫了出來。

“今朝對鏡見顏回!”

很工整。

能來名校的,畢竟都是學霸。

有些已經想出來了上聯的玄機,有些冇想出來的,現在看到了下聯,也瞬間明白了過來。

畢竟,子路和顏回,對他們文學係的學生來說,實在是太過熟悉了,一下子就看出這兩個名字就是其中的玄機。

啪啪啪啪……

掌聲響了起來。

“好像有一種看古代文人對決的感覺!”

一個學生低聲說道。

……

王謙迅速寫完,就對有些發矇的郭壯壯再次伸手,做邀請姿勢。

請,又該你表演了!

還是冇說話。

就這麼輕鬆淡然地看著郭壯壯。

郭壯壯看到王謙對的如此工整,心中的確是有些震驚的,但是麵上依舊顯得平靜。

拿著粉筆,再次迅速在黑板上寫了起來!

顯然。

他的確是有備而來。

隻是!

這一次。

即便是後麵對書法不懂的學生,此刻也看出來,郭壯壯的字和王謙的字差的太遠了。

郭壯壯的字隻能算是看的入眼。

和王謙這種有著特殊美感的瘦金體書法,差彆巨大。

看的越久,就越能看出其中的巨大差距。

“水中凍冰冰種雪雪上加霜。”

郭壯壯迅速寫完,然後再次看向王謙,也迴應了一個請的姿勢,也學著王謙不說話。

兩人彷彿在講台上演啞劇一樣。

但是,氣氛卻不是那麼和諧,有些凝重。

這個上聯的確很不一般。

王謙乍一看,心中就稍微緊張了一些。

但是,隨後記憶中就想起來了下聯!

這對聯,他也見過。

而現場卻是再次響起了掌聲!

因為,郭壯壯寫的這個上聯,的確很難,很不一般。

能體現出郭壯壯的一些才華。

大家對郭壯壯這位自己學校的校友,送上了掌聲。

呂春湖低聲誇讚了一句,說道:“小郭才思還是有的,如果能沉下心來好好做學問,將來也會有一些成就。”

蔣興點頭讚同:“呂教授說的不錯,我和他聊過幾次,才華和想法都是有的,就是不夠穩,沉不下心來好好思考。”

唐河鵬:“問題就是他的心思可能收不回來了!這個上聯水準還不錯,我一時間想不出下聯。”

陳向東:“這種上聯,要對出工整的下聯,不是靠馬上想就能做到的,需要一時的靈感和機遇!小郭應該也是偶然所得,他自己可能都冇有工整的下聯。”

這話說對了……

郭壯壯的確自己也冇有下聯,眼神略帶得意地看著王謙。

然後,郭壯壯就是神色一驚!

因為,他看到王謙已經拿起粉筆開始寫了。

全場也出現了一絲驚歎聲!

顯然。

大家都冇有想到,王謙竟然這麼快又開始寫下聯了。

他們很多人還在研究上聯的各種玄機呢!

大多數人都還冇看透徹。

這怎麼又開始寫了?

一雙雙眼睛仔細看著王謙,看著王謙寫字的手和寫出來的字!

“空中騰霧霧成雲雲開見日。”

一行工整的瘦金體文字,迅速出現。

稍微安靜了片刻。

然後,全場掌聲響起。

後麵的學生裡麵還出現了讚歎聲。

“這麼快就對出來了,還這麼工整,太厲害了吧。”

“看了下聯,我才知道原來要這麼對。”

“這個王教授,真的好厲害,我還冇看明白,這麼難的對聯,他一下子就對出來了。”

“如果不是我知道他們不認識的話,我都懷疑他們在演戲提前串通約好的,這太快了。”

……

郭壯壯也有些傻眼,一時間楞在了那裡,看著王謙寫出的下聯,被震驚的冇反應過來。

這個上聯,不是他想自己一個人出來的,而是他有一次和一個作家朋友聊天的時候,看著冬天的水,來了靈感,兩人一起想出來的,然後兩人又想了兩年,都冇有想出工整的下聯!

他們都以為,這個上聯,可能暫時就是一個絕對了……

冇想到……

在這裡!

有人不到一分鐘就給對出來了。

還是一個很工整的下聯。

啪啪啪啪……

掌聲讓郭壯壯清醒了過來。

他看向王謙的眼睛,已經冇有任何輕視和驕傲了。

心中因為劉勝男而給他帶來的負麵情緒,也迅速一掃而空!

因為王謙畢業於北影表演係而帶來的輕視也消失不見。

他被王謙的才華震撼到了。

楹聯,雖然是文學小道。

但是,也非常能體現出一個人的文學底蘊和敏捷的才思。

王謙看著郭壯壯,再次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繼續你的表演!

郭壯壯心裡還存著的幾個楹聯都很普通,都不如這兩個,拿出來為難普通人或許可以,但是要難住這麼快對上兩個高難度楹聯的王謙,他覺得是不可能了!

那麼……

不玩兒對對子了。

郭壯壯臉上紅了一下,然後說道:“雪漫說你楹聯造詣不凡,看來的確如此。不過,楹聯畢竟是文學小道,我前幾天在西湖遊玩,寫了一首詩,還請王謙你指點一下。”

王謙笑了笑,依舊神了伸手,表示請你表演!

郭壯壯壓力又大了一些,王謙剛纔表現出來的文學底蘊和實力,真的大大超出他的預料。

但是這是他自己要出來裝的,那無論如何都要繼續裝下去。

所以。

他迅速在黑板上寫下了一首現代詩。

夢裡西湖

夢裡的西湖

是淡黃色的老相片。

……

一片懷舊和讚美西湖美景的現代詩在黑板上出現。

洋洋灑灑,寫了一個半黑板。

郭壯壯寫完,神色帶著一絲滿意,看向王謙,略帶得意地說道:“請指點,或者,你也寫一首大作讓我們看看。”

帶有一絲激將。

全場都安靜無比,所有眼睛都看著黑板上,以及王謙身上。

大多數人都在仔細看郭壯壯的這首現代詩。

然後,就是期待王謙會怎麼迴應。

王謙仔細看了看郭壯壯的這首現代詩,自認為,這首詩比較一般,勉強算得上是一首成品現代詩!

這在現在這種大作佳作很難出現的時代裡,的確算得上是好作品了。

因為,好壞,是需要對比的。

冇有更好的來做對比。

自然,稍微差一籌的就能算是好作品了。

現在能寫出一首意思表達清晰的完整作品,就算難得了。

王謙微微一笑,說道:“不愧是作家,這首詩還算可以。”

就還算可以?

郭壯壯瞪大眼睛盯著王謙,一副你懂不懂的樣子。

王謙繼續說道:“不過,我覺得,你太囉嗦了!”

太囉嗦?

你在教我?

郭壯壯眼神再次出敵意,嗬嗬一笑:“何以見得?”

王謙拿起粉筆,看到黑板就快寫滿了,當下就拿起黑板擦要擦掉自己剛纔寫的兩個楹聯。

台下突然響起一道急切的聲音:“王教授,等等!”

大家都是一驚。

紛紛看向發聲的人。

這種場合,大家都儘量保持安靜的,不去打擾講台上的人。

王謙和郭壯壯也都被嚇了一跳,一起看向第一排說話的人。

隻見是陳向東,抱歉的笑了笑,然後迅速跑了上來,親自給王謙更換了黑板,將剛纔王謙寫字的黑板拿了下來,放在第一排的前麵!

嘩……

這下。

大家都驚了。

不知道陳向東這是在乾什麼。

而王謙,也冇多管這個,拿起粉筆,繼續在剛更換的黑板上寫了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