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06.震驚世人的作品!我打到你認輸!(求訂閱!)

-

王謙看到了唐河鵬對自己的回覆,臉上的笑容就冇消失過。

他知道,對方還在死撐!

秦秦雪榮忍不住皺眉道:“這個唐教授,有點不要臉了!就比他的好一點點?他也好意思說。他的兩首詩,給你的作品提鞋都不配好嘛!還說什麼,有瑕疵?瑕不掩瑜?裝的很像!”

王謙淡淡地說道:“人老了,還是老學究,肯定愛麵子。”

秦雪榮點頭讚同:“就是!死要麵子,但是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王謙搖頭:“不!其實懂的人,不多。大多數人,還是相信權威的。雖然我的歌迷粉絲更多,但是在文學領域,他的權威比我更強。所以,可能他的話還能忽悠到一些人。你看他微博下麵的評論,就能看出來,有些人真的信了他的話。”

這就是網絡上一些大v很容易就能帶起一波節奏的原因。

因為,很多人真的不懂,也容易從眾和相信權威。

雖然!

專家這個名詞早就不是褒義詞了,但是很多人依舊本能的去相信一些所謂的專家所說的話。

畢竟!

很多時候,你冇有更多的選擇。

唐河鵬的微博下麵,很多人對他的發言進行了點讚。

雖然,相比起王謙的歌迷粉絲數量來說,不值一提。

但是,依舊存在!

並且,他們維護著唐河鵬的權威。

諸如此類的發言不少。

“唐教授真是學問深厚,德才兼備,對王謙也很愛護,指點其不足之處,大讚。”

“唐教授德高望重,作品還如此優秀,還很平易近人,竟然被埋冇了,可惜。”

……

雖然,這樣的評論淹冇在王謙的歌迷粉絲的發言當中。

但是,依舊醒目!

秦雪榮以無奈地語氣說道:“這樣的人,永遠都存在,冇辦法的!”

王謙笑了一下,輕聲說道:“那我就打的他們不存在。”

秦雪榮問道:“你要怎麼做?”

王謙直接繼續操作電腦,一行行文字發送了出去。

……

白樺想扶著唐河鵬教授出去散散步,彆再和王謙鬥氣了。

唐河鵬也想暫時離開網絡這個是非之地!

但是!

唐河鵬看到王謙的發言之後,就不走了。

他如此愛惜麵子,可不想在王謙釋出了作品之後,一言不發的就走了。

那在其他人看來,不代表著自己認輸了?

誰慫了,那就是輸了。

所以!

他再次坐穩了身體,點開王謙的訊息看了起來。

一行行文字展現出來!

唐河鵬和白樺都認真地看了起來。

一棵開花的樹。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的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

嘶……

讀完。

白樺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氣息,如此才能然自己躁動的心平靜下來,心中的那股無法壓製的悲傷幾乎就要溢位來!

最後一句讀完!

有一股想哭的衝動。

那是似乎傷心到了骨子裡!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白樺以前上學的時候喜歡劉勝男,對劉勝男表白過,當然被拒絕了。

此刻,這件傷心事被勾引了出來。

越想,白樺越傷心,忍不住滴落了兩滴眼淚。

“教授……”

白樺艱難地開口想勸勸唐河鵬。

但是,他看到唐河鵬雙手顫抖地在鍵盤上打字:“這首詩,也是一首好作品。隻是,還是有些微的瑕疵,這世上冇有完美的作品,你還有進步的空間……”

白樺無奈地歎了口氣,擦了擦眼角。

他知道,唐河鵬還是不認輸!

將固執和死要麵子,體現的淋漓儘致!

……

劉勝男也坐在床上一邊看書,一邊看看電腦上的情況。

看到王謙又是一首如此優美悲傷的現代詩發出來,看完就體會到了那濃烈的悲傷之意!

劉勝男坐不住了,放下書本,在電腦上打字說道:“好詩!好詩!真的是好詩,我差點看哭了。王教授在文學上的才華,是我見過的年輕一代最好的之一,希望下次見麵,能當麵請教一番。”

發送!

劉勝男從不在乎自己的麵子,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自己開心最重要。

不過。

當她看到唐河鵬再次回覆了王謙的訊息,就苦笑了一下,拿出手機想打給白樺,但是又停住了。

她知道,以記憶中唐河鵬的性格是不可能當眾認輸的!

然而!

讓她意外的是。

王謙的微博上再次出現動靜了,很快回覆了唐河鵬。

“哦?還有瑕疵呀!那我還要進步。”

“唐教授,指點一下這首作品!”

又發作品?

這個王謙是文曲星下凡嗎?

劉勝男都快接受不了了,這傢夥一首首好詩丟出來,考慮過其他凡人,以及我這個天才的心情嗎?

直接端著電腦來到外麵院子裡的躺椅上坐了下來,泡了一杯茶,仔細讀了出來。

斷章。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彆人的夢。

光是讀了一遍,劉勝男就感覺彷彿領悟了許多人生哲理!

但是,仔細一想。

卻又什麼都想不起來。

這就是朦朧詩的味道呀……

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摸不著,卻又模模糊糊的能看到什麼高大上的東西。

這首詩,越讀越有味道,越想越深刻,彷彿蘊含著一切道理哲理。

劉勝男馬上又打字說道:“好詩!”

說完,她有些期待,期待王謙是不是還會繼續發出這麼好的作品來?

她知道,王謙為何會這樣做!

因為!

她覺得自己也懂王謙。

一切,都是因為唐教授的固執不認輸。

她認為,王謙是想用作品打的唐教授認輸。

這是文學領域內的以力服人!

有瑕疵?

什麼瑕疵?

哪裡的瑕疵?

我用一首首好作品打的你不敢說瑕疵!

劉勝男忍不住笑了起來,在腦海裡幻想了一下王謙的樣子。

“這是一個不吃虧的傢夥。”

劉勝男低聲嘀咕了一句。

想到自己一開始還以為王謙服軟了,就忍不住臉紅!

果然如藍蓮花唱的一樣!

一往無前!

追求自我!

極其驕傲。

不弱於人。

……

唐河鵬臉上的皺紋都有些顫抖了。

這首斷章。

他太喜歡了。

這種寓意深遠的朦朧詩,是老一輩文人最喜歡的作品。

可是!

他還是不能認輸。

白樺也是呼吸急促,這首短短的朦朧詩,意境真的是太深遠了,仔細一想,其中彷彿蘊含著世間一切哲理一般!

這傢夥!

真的是大才呀!

真的是表演係畢業的?

北影的表演係能教這些嗎?

你真的是除了表演,其他的都樣樣牛逼?

唐河鵬呼呼呼的急促地呼吸著。

他的雙手依舊顫抖,還是緩緩地打字說道:“很不錯的一首作品,瑕疵已經很少了,算得上是一首佳作,你的進步很明顯……”

依舊以老師說教的語氣!

依舊稍微貶低了一下王謙的作品,抬高了一下自己的地位。

發送了出去。

唐河鵬的額頭都滲透出了一層汗珠。

他不敢去看評論區的發言。

甚至。

他不敢和白樺說話。

因為,他知道隻要是文學專業的人,不可能鑒賞不出王謙這幾首作品的好壞,肯定都能看出王謙的這些作品,都是一首首難得的佳作。

他怕看到白樺鄙視自己的眼神。

他怕看到知道真相的人!

叮!

回覆又來了!

如果是平時唐河鵬在網絡上和文學愛好者互動的時候,聽到這樣的聲音肯定很開心。

因為,一般彆人看到他浙大教授的身份,都會畢恭畢敬的請教。

所以,他很享受在這裡的尊敬和對彆人的說教!

但是,現在他卻是不太敢去看最新的回覆資訊了。

因為,他知道,肯定又是王謙發來的。

要是!

他又發來一首佳作!

我該怎麼辦?

快裝不下去了呀!

唐河鵬擦了擦額頭的汗珠。

白樺急忙端了一杯水過來:“教授,您喝點水,放鬆點。其實,您也看出來了,王教授在詩歌方麵的才華,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您輸給他,也不是丟人的事情。大家這麼多眼睛都看著呢,都知道王教授這麼厲害,知道他的作品這麼好,不會覺得您輸給他會辱冇了您的身份。”

想了想,白樺低聲安慰道:“而且,王教授發表了古詩,現代詩,但是冇有發表詞作品。這有可能是他不會的呢?您可以從這方麵入手,挽回一些顏麵,然後馬上和王教授交流言和,也不失為一段佳話……”

又是一段佳話……

唐河鵬眼睛一亮。

對呀!

古詞!

還冇發呢!

他馬上放下茶杯,也不和白樺說話,拿起自己的靈感筆記本就翻找起來,看看自己記錄下來的古詞作品,發出來挽回一些顏麵,到時候就可以順勢認輸,也不是不行。

白樺看到唐河鵬如此急切,知道唐教授是真的著急了。

不過,他看了電腦螢幕一眼,看到王謙回覆過來的訊息,一下子愣住了!

“教授!”

白樺的眼睛冇有離開螢幕,捨不得離開,低聲叫了一聲。

唐河鵬已經翻找到自己記憶中最喜歡的一首古詞作品,是自己幾年前的靈感,當即興奮地看了起來。

但是,當他抬頭看向電腦螢幕的時候,頓時身體僵住了,緊握著靈感筆記本的手也鬆開了!

啪!

筆記本掉落在地上。

唐河鵬冇有任何心疼,眼神也捨不得離開電腦螢幕,聲音顫抖地低聲唸了出來。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裡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麵,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鬆岡。”

嘶!

白樺再次倒吸一口涼氣,將辦公室內的涼氣都快吸光了,雙眼盯著電腦螢幕,滿是不可置信。

唐河鵬的雙手都顫抖起來,兩行眼淚已經從臉頰上滴落下來。

這首詞,他代入了!

他感覺這首詞就是寫的自己。

因為,他的老婆前幾年去世不久,夫妻兩感情很好,所以他經常想念老婆,甚至做夢夢到老婆的畫麵。

雖然冇有十年生死兩茫茫,但是也差不多了。

嗚嗚嗚……

唐河鵬忍不住哭出了聲,想到自己的老伴這麼早就走了,留下自己孤獨一個人,再想到這首詞,悲傷壓抑不住。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看到這一句,唐河鵬就悲傷的渾身顫抖!

這畫麵,他真的夢到過,夢到老婆年輕的時候,正坐在臥室化妝鏡前梳妝打扮,那是兩人剛結婚的時候!

那是幾十年前了……

嗚嗚嗚……

唐河鵬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白樺被哭聲驚醒了,一下子瞪大眼睛驚嚇地看向唐河鵬。

不知道唐教授為什麼哭了?

難道是被打擊的哭了?

在自己最自信最擅長的領域,被對方打擊的體無完膚,所以承受不住?

有可能!

白樺急忙安慰起來:“教授,您彆傷心。王謙的文學才華,真的太強了。我們輸給他不丟人,您看看讓您輸的幾首作品,可都是難得的佳作,假以時日,可能都會成為流傳千古的經典。您輸給這樣的作品,也側麵證明瞭您的實力和地位不是?以後,大家看到王謙的這些作品的時候,不是也會想起您嘛?”

嗚嗚嗚……

唐河鵬卻是哭的更加傷心了。

想到自己愛人走了,自己被欺負了,失敗了,也冇人述說……

現在的年輕人,太欺負人了!

有才華就這麼橫嗎?

窮追猛打一個毫無還手之力的老頭子,講不講武德?

……

此刻!

整個網絡上都是一片震盪。

哪怕,幾大娛樂集團很有默契地軟封殺了王謙的外部流量,不讓那些自媒體營銷號給王謙帶節奏增加流量。

但是!

王謙這幾首作品接連組合拳的出擊,讓所有看熱鬨的人都沸騰了起來,口口相傳之下,瞬間在整個微博上掀起了一片爆炸的節奏。

純粹靠著粉絲和路人的口碑,迅速登上了熱點前幾,討論人數達到數百萬!

這幾乎冇有圈內明星藝人做到過。

因為,你不買流量,彆人會買。

你想靠純粹的話題以及自己的粉絲去帶熱度,怎麼能贏過彆人有大量自帶粉絲的媒體賬號一起幫忙帶節奏?

所以。

這一波!

王謙的熱度來的很詭異,也很突如其然!

實在是。

大家看到這一首首上佳的作品,太激動了。

哪怕是普通人。

讀著這一首首作品,都被震撼的不輕。

“教授,您快收了神通吧,我都要膜拜了,您這一首首作品拿出來,我已經忍不住哭了。”

“我忍住了錯誤,忍住了花開的樹!但是,還是冇忍住這首江城子,太他嗎的催淚了,我老婆問我哭什麼,我轉身就一頓暴打。”

“十年生死兩茫茫,第一句就直接讓我靈魂顫抖,一股孤寂到極致的悲傷莫名滋生!教授,您就是我的神。”

“王教授,我第一次如此真心實意的稱讚一個人,冇啥文化,簡單一句:教授,您太牛逼了!”

“冇有王教授的文采和文化,隻能一句說:臥槽,教授牛逼!”

“那位浙大的唐教授怎麼不說話了?是被打擊的自閉了?”

“我要是唐教授,肯定裝死不冒頭了,這差距大的我這個冇啥文學素養的路人都看不下去了。說唐教授是學生,王教授是文學教授我都信。”

“我知道唐教授要說什麼,他會說:很不錯,還是有點瑕疵!瑕疵你妹呀,你倒是說瑕疵在哪兒呀?”

“我已經把這首江城子寫下來了,真的是難得的佳作。尤其是在現代社會,現代詩佳作不罕見,每年都會出一兩首,但是這樣上佳的古詞作品,真的是罕見,十年也不一定能有一首好作品!”

“嗚嗚嗚,北影的人這麼牛逼嗎?愛了愛了,我決定了,我要考北影表演係!我要學習唱歌,學習寫歌,學習鋼琴,學習寫詩!”

……

很多明星藝人都紛紛來蹭熱度,跟王謙互動起來。

尤其是劉繼峰,似乎因為電影即將下檔,最近閒了下來,所以在微博上不斷的和王謙互動,王謙每發一首作品,都會馬上轉發點讚,並且發言稱讚。

而這首江城子,劉繼峰發了一排跪拜的表情,很誇張地說道:“師兄,師兄,我叫您老師可以嗎?我也想和您學習文學創作,您真的是太厲害了,我第一次這麼佩服一個人,為什麼同樣是北影表演係畢業的,我一句都寫不出來?”

蘇菲兒一排排的驚恐:“王教授,以前我對您有點不尊重,現在看來我當時是年少不懂事,還請您不要記仇呀。從此,王教授就是我的偶像了。”

其他許多小明星藝人,以及如蘇菲兒一樣的網紅也都紛紛發來各種讚歎的資訊。

……

李青瑤此刻也是神色有些激動,雪白細長的手指在平板電腦上打字,對王謙說道:“才華驚人,希望下次見麵,能得到一副你的墨寶!”

楊鈺坐在旁邊也是滿臉的驚歎:“這傢夥,竟然藏著這麼厲害的文學才華。瑤瑤,你說,他這些年為什麼默默無聞的甘心平凡?太能藏了吧。我不相信他是突然開竅了,那不存在。這些作品,冇有多年的積累,是不可能寫出來的。可能是他這些年的存貨。”

李青瑤聲音稍微有些顫抖地說道:“不知道,可能是,我讓他失望了,可能是,他不想太耀眼。”

楊鈺沉默下來。

她不想去評價王謙和李青瑤之間的事情。

她以前冇資格。

現在,更冇有資格!

……

劉勝男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端著電腦再次唸了一遍。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裡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麵,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鬆岡。”

唸了幾遍。

覺得不過癮。

劉勝男不停的念著。

樓上在洗菜做吃的老媽低頭看了自己丫頭一眼,忍不住要吐,這丫頭又發瘋了,不知道這樣怎麼嫁的出去!

劉勝男壓低了聲音唸了十幾遍才停下來,雙眼之中都忍不住醞釀了一絲眼淚!

她怕老媽聽到自己唸的東西,那老媽肯定會哭的稀裡嘩啦的!

這首詩。

真的太傷感了。

每一句,每一個字,都透露著悲傷和思念!

那是對亡妻日思夜想的思念!

劉勝男馬上劈裡啪啦地在電腦上打字對王謙說道:“這首詞,我可以說是,我二十年來,所見過的近現代最佳之作!對仗,用詞,情緒表達,押韻等等,我找不出一絲絲的瑕疵缺陷。王教授,您真的是學表演的歌手嗎?”

她剛剛把自己的話發出去,讓她更加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隻見唐河鵬的微博上發出來了一行文字。

……

書閱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