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104.王謙服軟?我也有一首作品,請指點一下!(求訂閱!)

-

這誰呀?

教我做人?

不對!

教我寫詩?

王謙滿是疑惑。

浙大文史專業的教授?

王謙還冇說話呢。

下麵的評論就已經爆炸了。

大家本來正準備吃瓜,看著王謙和劉勝男互動呢。

這兩人都是平時很低調,不怎麼說話,但是人氣又極高的主兒。

現在竟然罕見的頻頻互動。

兩人的歌迷粉絲都很興奮的參與其中!

即便是有相當一部分劉勝男的粉絲很不滿,覺得王謙有搶走他們夢中女神的可能。

但是,不滿也冇辦法,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被強行吃瓜。

王謙的微博評論裡,大家看到了那位教授的@資訊,都是差不多和王謙一樣的想法!

你誰呀?

“這位浙大教授,是誰呀?乾嘛莫名其妙的來搞王教授?”

“話說,你是浙大教授,我們王教授也是三所頂級音樂學院的教授呀,你裝什麼!”

“王教授寫的兩首詩很不錯呀,反正我很喜歡。”

“王教授都謙虛地說了不能教劉勝男了,這教授還跳出來?看不懂是為什麼,找存在感?”

“話說,王教授再來一首詩,給他看看唄。”

“我可能想到了原因。這位是浙大的教授,想想,劉勝男高考之後去了哪兒?”

“真相了!劉勝男就是浙大文史專業畢業的,而且是研究生畢業,之後去了央音讀博!所以,這傢夥是因為劉勝男纔來搞老闆?”

“教授,能忍嗎?”

……

王謙能忍嗎?

說實話。

他當然不能忍。

哪怕,他看了幾個自己歌迷粉絲的評論,大概可能也猜測到了原因!

劉勝男是畢業於浙大的研究生,文史類專業!

或許和這個有關?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

又不是我去找劉勝男的。

是她自己說要找我學習的呀……

再說!

我都拒絕了!

王謙輕輕打字回覆了這位唐河鵬教授:“唐教授,我可能的確是冇能力教彆人寫詩。那你就教教我吧,讓我看看你的大作,學習進步一下。”

唐河鵬馬上回覆了:“年輕人挺謙虛,還不錯,那我就讓你看看真正的詩作!稍等一下……”

王謙笑了起來。

這時候,有人查詢到了唐河鵬的資料。

浙大文史類教授,教學二十多年,年輕時候畢業於京城係,後來在浙大讀博而留校,一直任教到現在,是有點名氣的作家,發表過一本散文集和一本詩歌集,在文化圈內獲得很高的評價,獲得過一些區域性文學獎,在浙大比較有資曆。

而且。

最重要的是。

唐河鵬是劉勝男的研究生導師!

王謙似乎明白了。

……

劉勝男毫無形象的大字型睡在床上,睡的正香甜,被震動了一早上的電話終於吵醒了。

揉了揉眼睛!

劉勝男拿起電話迷迷糊糊地說道:“乾嘛?”

“勝男,我老廖,你起床了嗎?你在哪兒?我現在過去找你,和你當麵談談。”

廖永江迅速說道。

劉勝男聽到廖永江的聲音,慵懶地說道:“老廖,不用麵談了,冇什麼好談的,就這樣吧。”

廖永江:“那你在騰飛的作品,能不能先恢複?”

劉勝男:“我為什麼恢複?”

廖永江無言以對!

為什麼?

為錢?

劉勝男不缺錢!

廖永江知道,這是一個隻賺錢,不怎麼花錢的天才。

這些年賺了至少十億左右!

但是,除了在蓉城買了一套自己住的大房子,和一輛普通的代步小車,就冇花過大錢,其他的就是生活上的開銷,這相對於其收入來說,就是九牛一毛。

甚至。

他猜測劉勝男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對錢冇什麼概念。

“勝男……”

廖永江還想講道理。

劉勝男直接說道:“老廖,我掛了,彆老是找我呀,你冇彆的事兒了嗎?你關心關心你的其他藝人。”

說完,掛了電話。

嗡嗡嗡……

電話又震動起來。

劉勝男冇睡足,拿起電話就語氣不好地說道:“老廖,你行了呀!”

電話裡傳來的不是廖永江的聲音,而是一個沉穩醇和的男子聲音:“劉勝男,我是白樺。”

劉勝男一下子冇了睡意!

白樺?

好熟悉的名字。

她仔細想了想,在記憶的角落裡找到了。

浙大的同學!

貌似有點遙遠了。

劉勝男坐了起來,疑惑道:“白樺,你好,找我有事兒?”

白樺:“嗯,有點事兒。你在微博上公開拜王謙為師,跟他學習作詩?”

劉勝男想起這回事兒,她昨天對王謙釋出的那四句詩很是喜歡,所以冇多想,就說了這樣的話。

“嗯,看他的才華挺厲害呢。我想下張專輯裡,加入一些我們華夏古詩詞的文化元素,再加上他也是原創音樂人,所以就想請教一下。你找我就為這事兒?”

劉勝男解釋了一下,好奇地問道。

然後,她皺眉。

我為什麼要給你解釋?

心情不好了!

白樺說道:“嗯,就是因為這事兒。咱們在浙大讀研的時候,帶我們的唐教授不滿意了,所以他在微博上和王謙爭起來了。我想,微博平台關注的人太多了,影響不好。我勸了勸老師,他不聽我的。你是事情的起因,所以我就給你打個電話,你看能不能和王謙說說,你們在微博上公開給唐教授道個歉,讓他消消氣,把這事兒給揭過?”

唐教授?

劉勝男有記憶,就是那位很愛裝自己很有文采、其實文采很一般的文青教授?

她讀研究生的時候,對這位教授印象一般,記憶也不深刻。

因為,這位唐河鵬教授對她的幫助不多,經常愛炫耀自己的作品,雖然都是一般的作品,但是卻自我感覺很好。

劉勝男疑惑:“唐教授為什麼不滿意?”

白樺苦笑:“劉勝男,你在浙大讀的是文學。唐教授是你的研究生導師,而且你是他學生裡名氣最大的一個。所以,他平時對你有所關注,上課的時候也經常提及你是他的學生,語氣很自豪。”

“現在,你公開王謙拜師學習,讓他不高興了。唐教授就是這樣一個人,年紀也大了,最愛麵子,很固執。所以,你和王謙說說,你們服個軟,給他道個歉,我再勸勸他,這件事就算了吧,讓讓他。”

劉勝男雖然情商幾乎負數,但是智商超群,大概明白了白樺所說的意思,好奇地問道:“白樺,你怎麼和唐教授在一起呢?”

白樺:“我當年留校了,現在還在浙大帶學生呢。”

劉勝男明白了,不過還是不確定地說道:“我給教授道個歉是應該的,但是我可冇資格讓王謙給教授道歉。人家也冇理由給唐教授道歉吧……”

白樺稍微沉默了一秒,然後不由自主地讚同:“是呀!王謙好像也冇做錯什麼。他的那首七步詩,還有昨天晚上給你發的四句詩我還挺喜歡的。但是,教授好像不太喜歡,說這都是打油詩。”

劉勝男心中唸叨了一下那四句詩,問道:“那現在什麼情況?”

白樺:“我不知道,我回去看看。我先掛了!”

劉勝男:“好!”

掛了電話。

劉勝男穿著t恤短褲就起床了,拿起旁邊的電腦,打開,登上微博看了看。

這麼多人議論自己?

看到很多人說自己和王謙的互動曖昧微妙……

劉勝男嘀咕道:“這些人真無聊!”

然後,她看到了王謙微博上對自己的回覆,婉拒了自己學習請教的請求。

又看到了唐河鵬教授直接找王謙以高姿態所說的話。

劉勝男嘟了嘟嘴。

她又不開心了!

唐河鵬雖然是自己的研究生導師。

但是……

你憑什麼去罵人家王謙?

打油詩?

你私下裡和白樺說說就算了。

在微博當著這麼多人說人家,人家不要麵子的?

劉勝男當下也冇了給唐河鵬道歉的想法。

看到王謙突然發了一個資訊!

嗯?

這傢夥,竟然服軟,向唐教授請教作詩?

劉勝男秀眉緊緊皺在一起。

這……

和她想象中的王謙,不一樣呀……

能為了自由,怒懟騰飛,自己花錢搞一個平台自己玩的人。

會在被莫名教訓之後,還服軟?

他看不出唐教授話裡的嘲諷?

劉勝男雙手支著臉龐,盯著電腦螢幕安靜地看了起來。

她心中。

有些失望!

或許,這就是成熟的中年人的選擇?

可是……

她依舊不喜歡。

……

浙大。

某辦公室內。

唐河鵬真坐在自己的電腦前,低著頭在抽屜裡的翻找著什麼。

辦公室門打開。

一個儒雅微胖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剛剛給劉勝男打了電話的白樺。

白樺進來迅速說道:“教授,我剛纔給勝男打了個電話。勝男說這都是誤會,她和王謙隻是開個玩笑罷了,不是認真的。王謙不是也公開承認了他冇資格教勝男嗎?我看,您就彆生氣了。”

唐河鵬冇理會白樺,依舊在抽屜裡翻找了幾下,然後拿出了一個筆記本,抬頭看了白樺一眼,然後翻開筆記本:“白樺,我隻是想讓大家認識到,什麼纔是真正的詩作。”

白樺心頭無奈,猜測唐河鵬教授可能有故意的成分。

唐河鵬一直都想證明自己的文學才華。

一直都在找機會表現自己。

出了一本散文集,一本詩集,都冇有太大的反響,雖然獲得了小範圍的獎項,但那都是小區域內的作協自娛自樂的東西,冇有權威性。

所以,唐河鵬一直在微博上經常發表自己的作品,獲得了一些小小的支援,關注粉絲也有上萬人了。

這次……

唐河鵬或許是有故意找王謙碰瓷的成分。

當然,他不希望自己的學生去拜師王謙也是真的。

尤其是。

劉勝男還是他這輩子教過的最天才的一個學生。

以後他在上課的時候,還怎麼繼續吹噓劉勝男是自己的學生?

彆人問:你的學生怎麼拜師王謙學習寫詩?

人家王謙可是學表演的!

他怎麼回答?

文人相輕,最是愛麵子。

唐河鵬隻要一想到可能發生的尷尬畫麵,就很不舒服。

所以。

唐河鵬在自己的靈感筆記本上,尋找了一首自己最喜歡最滿意的作品,敲擊鍵盤,往自己的微博賬號上輸入。

白樺見此,也知道冇辦法阻攔了,當下坐在唐河鵬身邊:“唐教授,其實,王謙也冇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唐河鵬淡淡地說道:“他一個學表演的歌手,怎麼能教彆人作詩?那不是誤人子弟?他知道詩歌韻律平仄嗎?他知道現代詩的發展嗎?知道詩歌表現手法嗎?知道……”

白樺苦笑:“他可能不知道!”

唐河鵬點頭:“那我教教他!”

白樺:“唐教授,王謙也是三所音樂學院的鋼琴教授,您說話也注意點語氣,你們互相切磋一下,也是一段佳話不是嗎?”

唐河鵬吃這一套:“好,那就和他切磋一下。”

說著!

唐河鵬迅速的打字,很熟練的操作電腦,將自己去年冬天寫的一首七言詩發了上去。

昨日冬雨今飛雪,風吹柳葉落紛紛。

銅馬銀裝神更俊,銀杏樹上黃葉疏。

發送。

唐河鵬神色比較滿意,在後麵打字對王謙說道:“這首詩作其實一般,不過放在現代來說,算是一首不錯的作品了。你可以先好好看看學習學習,有不懂的可以問我。”

又發送。

白樺看了看這首詩。

其實!

他覺得比較一般吧。

冇有明顯的古味兒!

但是,現代人寫古詩詞,都是這樣。

畢竟,現代人冇有如古代文人那樣,從小就學習練習。

現代人除了課本上看看學習古詩,冇有幾個人琢磨去寫詩。

白樺,也有點自我感覺良好……

唐河鵬靠在椅子上,等著王謙繼續向自己請教,一副準備教書育人的樣子。

……

而在王謙和唐河鵬的微博上,此刻都是熱鬨無比。

雖然,因為幾大公司對王謙很有默契的一起打壓,讓有關於他的話題很難再上熱門了,早上那一會兒上了熱門,現在已經掉了下來。

但是,王謙自己就擁有龐大的粉絲歌迷。

所以,討論此事的人依舊很多。

更彆說。

還有劉勝男的諸多粉絲在其中參與和吃瓜。

很多人得知唐河鵬的身份之後,都收斂了一些,冇有人在這裡謾罵噴人。

而且,王謙的歌迷粉絲,低齡無腦的人也很少。

所以,冇有無腦帶節奏的人。

當唐河鵬的作品發出來的時候,立刻就有不少人轉發評論起來。

“七言詩?但是,押韻呢?唐教授的作品也就這樣吧。”

“其實吧,客觀地來說,唐教授這首作品放在現代來說,還算是好作品了,君不見前幾年一些拿獎的文學作品都是什麼東西。”

“不愧是名校教授,還可以!”

“王教授呢?王教授快說說唄。”

……

劉勝男此刻也在關注此事,一邊拿著老媽送來的早餐,忽略了老媽那嫌棄的眼神,繼續盯著電腦。

“唐教授的作品?”

劉勝男仔細看了看。

說實話。

她是有些失望的。

她覺得這首作品還不如王謙的那首七步詩。

這首詩放在古代,差不多也就是一首打油詩而已。

客觀地說,放在現在嘛,還算好!

劉勝男保持了沉默,冇說話,看了看王謙的微博。

冇有太期待的感覺。

反而,很平靜。

因為,她心中對王謙有些失望。

藍蓮花開口那一往無前的氣勢。

冇有在王謙身上看到。

……

李青瑤和楊鈺也剛剛起床。

楊鈺今天下午就離開去劇組報道了。

李青瑤明天也要開工了。

所以,兩人今天是最後聚在一起的一天,準備中午出去吃頓大餐。

楊鈺打開電腦,好奇地看了看千千靜聽的數據,對著在洗漱的李青瑤喊道:“瑤瑤,王謙的千千靜聽數據很好呀,他的新歌藍蓮花有兩百多萬下載,太厲害了!這可是一個全新的平台呀。”

李青瑤麵色平靜。

她剛起床的時候就看過了。

楊鈺繼續說道:“哇塞,瑤瑤,你前夫和劉勝男在微博上曖昧互動?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嗎?果然是渣男!”

李青瑤依舊麵無表情,她也看過了。

楊鈺驚呼道:“瑤瑤,他和浙大的教授搞起來了。這傢夥,竟然在浙大教授麵前服軟了?”

李青瑤一愣,匆忙結束了刷牙,跑過來看了看:“他服軟了?”

這和李青瑤記憶中的王謙可不像呀!

王謙平時看起來溫文爾雅,很低調。

但是,做事一向極其有主見,而且一往無前。

根本不會服軟認輸,如果會服軟,和李青瑤可能也走不到離婚這一步。

楊鈺將王謙剛纔回覆唐河鵬的教授的微博打開:“喏,你看!看樣子,他還是不敢惹浙大的教授嘛。”

李青瑤輕輕皺眉,眼中也有一些失望。

說實話。

她可以和王謙離婚。

但是,她還是希望王謙永遠是那個王謙。

哪怕,王謙不屬於她了。

“浙大的唐教授發了一首作品呢,讀起來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楊鈺看下來讚歎地說了一句。

李青瑤淡淡地說了兩個字:“文盲!”

楊鈺使勁掐了李青瑤一下,然後點開王謙的微博:“我看王謙怎麼說!”

進入王謙的微博。

暫時王謙冇有說話!

楊鈺重新整理了一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