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音樂鬼才穿越重生 > 99.除了演戲,你啥都會?北影教的啥!(求訂閱!)

-

薛振國楞了一下,然後盯著雪漫,語氣更加嚴肅起來:“你說什麼?”

今天,雪漫對他的反對似乎有點多了。

這讓薛振國感覺自己在家裡的權威被挑戰了。

作為老學究,在家說一不二,在學校當教書幾十年的薛振國,維護自身的權威性,已經成為了本能!

“爸,我,我是說!”

雪漫被老爸這嚴肅的語氣嚇到了,結結巴巴的不敢說話,當下急忙將手機遞給老爸看:“你,你自己看!”

薛振國瞪了女兒一眼,然後拿過手機看了起來!

他看不懂什麼人氣火不火。

隻看到手機螢幕上顯示出了王謙剛剛發出來的一長文字,下麵已經是瘋狂的密密麻麻的發言,各種特色的發言都有。

輕輕皺眉!

這就是薛振國不喜歡雪漫在網絡上轉悠太久的原因,容易沾染一些不好的習慣。

不過。

當薛振國將注意力集中在王謙微博上的文字的時候,拿著手機的手掌都顫抖了一下,眼中綻放出一道道精光,當即轉頭看向雪漫:“這,這真的是他寫的?”

雪漫點頭肯定道:“是他發出來的,我想應該就是寫的了吧。如果是其他人寫的話,早就釋出出來了。”

說著,雪漫用平板電腦搜尋了幾句話,搖頭:“冇有搜尋到!”

薛振國已經不理會雪漫了,眼神緊緊盯著螢幕上的文字,低聲唸了出來。

“其實,我經常看到三國曆史當中遺失了很多精彩的東西,也很遺憾。所以,我自己偶爾閒暇的時候,就會嘗試著往裡麵填充一些東西,看能不能逐漸還原那些遺失的文字精華。”

“我是一個演員。我將自己代入曹植這個角色當中去,然後猜測當時曹植即將麵臨死亡的時候,被曹丕逼迫要在七步之內做成一首詩,否則就要死。這種死亡壓力之下,曹植最終完成了這首詩作。”

“當時是什麼情況?曹植的兄弟對他有必殺之心,為何會因為一首詩放過他?所謂七步也不過是一個藉口而已,曹丕的必殺決心不會因為他真的作了一首詩就放過他。”

“所以,我猜測,這首詩本身可能也是救了他的原因,可能對當時的情況有所隱喻。”

“然後,我就自己寫了這首作品,你可以看看!”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薛振國讀到這裡,聲音已經在顫抖了。

雪漫的俏臉上也滿是認真的神色,豎起耳朵仔細地聽。

她是真的對這方麵的曆史文學非常感興趣,以此作為自己讀博的研究課題,這兩年為此查閱了大量關於這些的曆史文獻。

但是,她還是第一次從王謙這裡發現這種解讀和補全方法!

自己代入角色,然後嘗試自己去寫?

雪漫覺得好玩。

同時,也不嚴謹!

一兩千年前的情況,誰都不知道。

現在都是猜測!

但是,這就是研究的態度,本身大家都是猜測,就看誰猜的更加合理,更能被業內所接受。

薛振國神色更加嚴肅了,繼續讀道:“這首作品,是采用當時比較流行的五言律詩。以煮豆子來比喻當時的情況,點燃豆子杆來煮鍋裡的豆子,是不是很符合當時兄弟相殘的情況?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表達了曹植對曹丕殘害弟弟的憤怒怨念……”

“這是我暫時對曹植遺失的七步詩的想法。還有諸葛亮的那篇曆史上應該留下來的出師表,我也有點靈感,後續如果有了完整的想法,再和你分享!”

薛振國一口氣讀完,眼神還冇離開手機螢幕,目光盯著那首五言六句詩,再次低聲讀了起來。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薛振國讀了一遍覺得還不過癮,又連續不斷的讀了好多遍,眼睛越來越亮,對這首詩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刻。

雪漫看著老爸讀了十幾遍了,站在那裡發呆,害怕老爸受了刺激精神失常了,上前輕輕拍了拍老爸:“爸,你冇事吧?”

薛振國回過神來,眼神複雜地看了雪漫一眼,搖頭:“冇事!隻是這首詩真的寫的太好了。我都懷疑,這首詩可能真的是曆史上的曹植寫的,太符合當時他所處的環境了。就如王教授所說,可能也是因為這首詩表達的情緒和憤怒,讓曹丕放棄了殺弟弟曹植的想法。”

說著,薛振國看著雪漫:“他真的是北影表演係畢業的?”

說實話,薛振國都懷疑王謙是不是畢業於幾所名校的文史類專業的高材生了。

這對曆史的研究就很深刻了,那個京大的研究生估計不難。

而寫的這首詩!

放在現在這個時代,就很嚇人了。

這首詩本身就是一首佳作,哪怕放在古代文人騷客眾多的時候,也絕對能稱得上是佳作。

放在現代?

不好意思!

估計冇幾個人寫的出來。

現在很多漢語言文學專業的學生,就連寫一篇完整的駢體古文都費勁,更彆說這種表達特殊情形的五言律詩了。

北影表演係專業竟然有這種文史才華?

薛振國不太相信。

雪漫也笑了笑:“這是有據可查的。幾天前就有人查到了王教授在北影的學生檔案,還有畢業時候的畢業照,和李青瑤同屆畢業。他們的老師是您認識的,黃俊教授!他家裡也比較普通,是魔都本地鄉下的,冇什麼背景,以前的表現也一直很普通。”

“就是最近一個月才突然爆發了,又是發歌,又是寫鋼琴曲,現在又作詩,還都是好作品。不隻是您看不懂,我和其他所有人也都看不懂。”

“網上有人爆料說,王教授上個月是被刺激了,所以才突然開始爆發了,我覺得這有可能。”

薛振國聽女兒說完,搖頭道:“不管那些了,反正這個王教授在三國曆史上的造詣很高,詩詞底蘊也非同一般。你和他多接觸請教一下,對你有好處。但是,彆在網上搞這些了,大張旗鼓的,太高調。”

“下次,有機會還是要請他來咱們學校交流討論,我現在也想見見他了。”

雪漫看了老闆一眼:“我試試問他要個聯絡方式吧。不過,您彆抱期望。他這麼忙,估計冇時間來我們學校。我聽說,央音,魔音,浙音上次是幾次三番的邀請,他才答應在三所學校掛職教授的,還讓三所學校承諾了可以永遠不去上課才答應的。”

“他說他冇時間去上課。要讓他來咱們學校交流文史,我覺得不可能。有那時間,人家能做的事情多的很。”

薛振國驚訝道:“三所學校對他讓步這麼多?他又不去上課,豈不是就掛了一個名?占據一個名額?”

每個學校的教授職稱都是有名額的!

王謙這是站了三個茅坑不拉屎。

學校領導怎麼安排其他要求職稱的人?

雪漫微笑道:“老爸,如果現在有個創作了幾首傳世之作作品的人,你會邀請他到咱們學校任教嗎?”

薛振國想了想:“如果他有那份本事和底蘊,那我肯定會邀請!咱們學校也需要高階人才。”

雪漫:“那他拒絕呢?”

薛振國一愣,國內還有人能拒絕京大的任教邀請?

雪漫又問:“如果他拒絕呢?”

薛振國:“那我多邀請幾次!以誠意打動他。”

雪漫:“那他被你的誠意打動答應過來任職,但是要求不強製他去上課呢?就是掛個職位,你願不願意?”

薛振國思考了一下,說道:“那要看他的真正本事。如果達到一定的地步,僅僅掛職就能讓咱們學校增強底蘊的話,這是可以讓步的。”

雪漫攤手:“那不就得了?”

薛振國:“你是說,王謙在三大音樂學院的眼裡,就是專業技能達到了那種地步?隻是掛職,就讓他們學校的鋼琴係底蘊提升了很多?”

雪漫反問:“不然呢,人家學校是做慈善的?”

薛振國沉默,然後搖搖頭:“反正,我不會做出那種無底線的妥協。”

雪漫當下拿過手機繼續看了看王謙的微博,仔細讀了一遍這首詩,對王謙回覆道:“王教授才華驚人,小女子佩服。讓我以為這首詩可能就是曹植在當時的環境所寫。這首詩放在曆史上也是一首佳作,放在現代,是不可多得的作品。”

“希望王教授能早點有靈感書寫一篇諸葛亮的出師表,雪漫很期待。”

然後。

雪漫用毛筆將王謙的這首七步詩寫在了紙上,拍了一張照片發上傳上去,一起發送給了王謙!

王謙很快回覆了:“謝謝雪漫的誇讚,其實都是不值一提。曆史和文學都是我閒暇時候的愛好而已,肯定不能和你這種專業人士比了。等我下次有時間,再好好研究一下三國曆史和諸葛亮這個人物,再給你們寫點東西。”

“字寫的很不錯”

雪漫看完,頭上已經滿是問好了!

隻是你閒暇時候的愛好?

就比我這個文史專業讀博的京大學生更專業了?

這老凡爾賽了吧。

搖搖頭。

雪漫發現自己不想和王謙說話了,當下也冇有要聯絡方式,直接恢複了以前的風格,簡單回覆了兩個字:“謝謝!”

王謙也簡單回覆了兩個字:“不謝!”

然後。

這場文史上的友好交流,就此結束了。

但是。

在網絡上引起的風暴卻剛剛開始。

兩人的這一番交流。

上百萬的人在關注著。

兩人剛纔發的幾條微博資訊,都有幾十萬的點讚轉發,留言人數都超過了十萬。

非常多的人都被王謙的這首詩所震驚。

五言詩,一句隻有五個字,看起來好像文字不多,似乎很簡單!

一首詩就隻有三十個字!

當代鍵盤俠隨便鍵盤一敲,就不止這點字了!

但是,字數越少,想要將意思表達完整清晰,還要附和規律。

難度是呈指數級上升的。

“話說,王教授在文學方麵也這麼強?我看雪漫才女也被折服了。”

“這首詩我讀了好幾遍,真好。”

“這首詩表達的意思有點強呀,兄弟鬩牆,表達太形象了。”

“王教授,牛逼!”

“王教授,悄悄告訴我們,你到底是不是北影表演係畢業的?見過你開火鍋店,見過你唱歌,見過你彈鋼琴,現在又見到你寫詩研究曆史,就是冇見過你演戲呀!”

“真心覺得王教授可能不是北影畢業的,太水了,除了演戲,其他啥都會,啥都厲害!”

“北影有被冒犯到哦!”

……

王謙還真的接到了何東明的電話。

何東明:“謙子,寫詩呢?”

這傢夥的語氣,貌似有點賤賤的!

王謙:“嗯,無聊寫著玩。”

凡爾賽唄,誰不會!

何東明:“那彆玩兒了,我知道你最近被騷擾的厲害,陌生號碼都不接。所以給你特意打個電話說一聲,剛纔黃老師給我打電話了,問我要了你的新號碼,等會兒可能會聯絡你。”

王謙楞了:“黃老師?”

何東明:“對呀,咱們大學時候的班導師,你不會忘記了吧?黃俊教授,二十多年前拿過影帝的那個。”

王謙瞬間想起:“我知道你說的是誰,我是說,黃老師找我乾嘛?”

何東明笑起來:“嘿嘿!!還能乾嘛,讓你彆繼續敗壞咱們北影的名聲唄!除了演戲,啥都會?”

王謙:“滾吧,我掛了。”

何東明:“好嘞!”

剛掛了電話。

王謙的電話就真的響了起來,是個陌生號碼。

本能的差點拒接。

但是,想到可能是黃教授打來的。

王謙接了。

一接通,電話裡就傳來驚喜的聲音:“是王謙王教授嗎?”

一聽這聲音,肯定就不是換老師了。

黃老師不可能叫自己王教授的!

王謙淡淡地說道:“嗯,我是,有事趕緊說,不然我掛了。”

對麵馬上說道:“彆,彆,王教授。我是南方娛樂集團的,我姓李,王教授叫我小李就行。”

王謙:“再見!”

電話裡傳出急切的喊聲:“王教授,您等等,等我說完可以嗎?給我一個機會!”

王謙:“嗯,說!一分鐘!”

電話裡的聲音變得急促起來:“王教授,您對我們公司之前有點誤會。陳芸呢,就不是我們集團的人,她隻是騰飛平台的人,騰飛平台是我們集團旗下的子公司,不能代表我們公司的態度。她對您的行為,也是擅自行為。現在她已經被公司內部處理了,取消了她的晉升資格。”

“我現在是公司管理藝人經紀的一把手,我叫李東兵。我代表南方娛樂和您談談,懷著百分百的誠意想簽下您!我們給您準備了一線頂級合約,一切條款都是業內最寬鬆最高的,附帶簽字費三千萬,簽完合約一次性付款。”

“我們給您製定了完整的發展規劃,將來可以把您打造成華語樂壇的一哥!騰飛平台那邊的資源也會永遠向您傾斜。為表示誠意,公司已經讓騰飛先給您的作品安排了最好的推薦資源,彌補陳芸擅自行動給你帶來的損失和誤解。”

王謙:“說完了嗎?”

李東兵:“說完了,王教授,您考慮一下!”

王謙:“再見!”

說完,王謙直接掛了電話。

想到對方所說的推薦資源,他登上騰飛平台看看。

發現,首頁最醒目的大推薦上,真的是他的作品!

冇那麼簡單!

隨後,他就是稍稍皺眉。

因為,他記得,這個最醒目的推薦位置,本身就是給上月的新歌冠軍單曲準備的。

誰拿下第一,本身就會按部就班的登上這個位置。

所以。

還是拿著本就屬於我的東西來賣給我人情?

王謙當即將南方娛樂再次從心裡踢出去。

目光在首頁最上方的歌曲年度下載總榜看了看。

“嗬嗬!”

王謙笑了笑。

排在第一的。

還是他的歌。

冇那麼簡單。

第二,我相信!

年度下載榜單,是今年七個月來,下載歌曲總的排行榜。

也即是說,其他歌曲,七個月來累計的下載數量,也冇有他兩首歌上個月半個多月累計的多,當然也有最近幾個月發的新歌冇有累積到七個月,那和王謙的差距就更大了。

嗡嗡嗡!

電話再次響起。

王謙看到又是陌生號碼,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你好!”

電話裡傳來一道沉穩的聲音:“是王謙嗎?”

來了!

王謙對這個聲音也有深刻的記憶,馬上換了語氣:“是是,我是王謙,您是黃教授吧?”

電話那頭,正是北影表演係的教授,黃俊,當年王謙的老師,曾經拿過影帝獎盃,現在偶爾還在一些大熱電視劇裡出演重要角色的老戲骨,在圈內地位舉足輕重。

黃俊:“嗯,我是黃俊。冇想到王教授你還記得我!”

王謙立馬被嚇了一條:“黃教授,您彆,千萬彆叫我教授。不然,我得跪著和您打電話了。”

黃俊:“你現在本身就是三所學院的教授!”

王謙:“那也隻是一個稱呼而已,我也不想要的。黃教授,您找我有事兒?”

黃俊順著王謙轉移了話題:“我剛纔看到你在微博上,和雪漫那丫頭互動聊三國,還寫了一首很不錯的五言詩!”

王謙笑著謙虛地說道:“愛好,愛好而已。”

黃俊:“又是愛好。那你還記得我是教什麼的嗎?”

王謙:“我當然記得,您教我們表演的嘛,是您教得好,我們才能……”

黃俊馬上打斷了王謙的話:“才能什麼?是我教表演教的好,你才能把歌唱的這麼好,才能把鋼琴彈的這麼好,才能那麼瞭解三國曆史,寫這麼好的一首詩出來?”

王謙苦笑,這是來問罪了:“老師,您,您誤會了!我一直都記得我的專業,就是表演。您放心,我絕對冇有把我的專業放下,我永遠記得,我是一個演員!”

黃俊:“然後呢?去唱歌了,去彈鋼琴了,去寫詩了?”

王謙:“老師,您看著,我以後一定當演員,拿影帝!拿戛納影帝,拿奧斯卡影帝!”

黃俊:“還撒謊吹牛?”

王謙:“老師您慧眼如炬!”

黃俊:“少和我油嘴滑舌的。不說你這個了,我聽說你和青瑤離婚了?”

王謙沉默下來,然後語氣認真地回答:“嗯,謝謝老師您關心。”

黃俊:“年輕人這麼衝動。算了,我不多嘴了。當初你們在一起,我本就不看好。你們天賦都不錯,如果你當年出道,你的發展應該也不會弱給李青瑤,你們兩的性格也都比較硬,硬碰硬,遲早都要離婚。”

“所以,結果其實已經註定了,你們離了也好,還好冇有鬨的一地雞毛。你現在纔出道,是不是因為青瑤刺激的?”

王謙:“老師,不是青瑤刺激的。隻是,她們老覺得我現在出道必死,那我就試試唄。”

黃俊:“你的才華,讓我都很震驚。我希望,你彆把我教給你的東西給搞丟了。有時間的話,回學校轉轉。上個月,景若還回來看我了。這丫頭天賦好,老天爺賞飯吃,就是性格太淡了,什麼都不爭!”

王謙:“好的,我年底就去學校看看您。景若的演技絕對冇的說。”

黃俊:“我不多說了,一定彆忘記你的專業。”

王謙:“我記得,老師您放心。”

掛了電話,將號碼存下來。

王謙心情有些沉重。

黃俊教授,在他記憶中,形象比較深刻。

演技絕對國家級,尤其難得的是對每個教過學生都儘職儘責,儘可能的幫每一個學生都爭取一個機會!

李青瑤出道第一部戲,就是黃俊教授幫忙找的關係。

本來,黃俊教授也給王謙安排了一部戲的配角,王謙當時拒絕了。

看來!

以後的確要找機會當一回演員,向對自己抱有期望的黃教授證明一下自己的專業。

時間已經不早了。

秦雪榮剛纔就起來了,看王謙在打電話,就冇有去打擾,穿上衣服下樓去準備早餐了。

王謙匆匆洗漱一下,也下樓去吃早餐。

餐桌上。

三人都好奇地盯著王謙。

慕容月直接問道:“王謙,你真的是學表演的?”

又是這個問題!

王謙肯定的點頭。

慕容月追問:“那你對曆史這麼瞭解?寫詩也寫的這麼好?從哪兒學的?”

王謙一如既往地回答:“這是我的愛好。”

慕容月:“和鋼琴一樣的愛好?”

王謙點頭!

薑煜撇嘴。

秦雪榮自豪地笑著,將親手剝好的雞蛋餵給王謙吃,眼睛都捨不得離開王謙的身上。

吃完早餐。

王謙就帶著樂隊成員繼續去錄音棚練習,晚上找周導約了一個時間,等節目組下班了,帶著樂隊成員去節目舞台現場走走,熟悉一下場地。

秦雪榮又回魔都一趟,去處理魔東網絡公司,和千千靜聽平台的事情,下午回趕回來給王謙做晚飯!

時間!

過的很快!

好聲音很快又播出了三期。

盲選已經接近尾聲。

每一期。

好聲音都照舊推出了一位主打的選手。

但是,除了第一期的王謙,和第二期的陳曉雯爆火出圈之外。

後麵三期的主打選手的話題度都比較一般,當然這是相對於王謙和陳曉雯顯得一般,如果放在往屆,後麵幾位主打選手都算是非常成功了,獲得了巨大的關注度,吸引了很多人支援他們,節目的收視率也是一路攀升,超過了十年來的最巔峰時刻,在全國引起了巨大的關注和議論。

好聲音節目組也抓著機會在官微上公佈了,盲選結束之後的節目將會以現場直播的方式登上電視。

這也引起了一番震盪!

因為,這是國內第一個現場直播的選秀節目。

這段時間。

王謙一直都比較低調。

冇有釋出作品,也冇有搞事情。

就是在練習,偶爾去找崔文鋒聊聊音樂上的事情。

讓很多人,都快要忘記這位王教授了。

直到!

這一天。

王謙突然再次出現在大家的視野內!

因為。

王謙突然自己下架了騰飛平台上的所有作品。

這一下,王謙瞬間得到了整個娛樂圈的關注,以及所有歌迷粉絲的震驚,還引起了吃瓜群眾的興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