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87章

撒野 第87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9:44 來源:筆趣閣API

-

這次的校運會高三的幾個班裡除了8班似乎都有人蔘加了,不過8班冇有人蔘加並不是因為大家要努力複習備戰高考,僅僅是因為8班根本就冇有什麼項目能拿得下來的。

上回籃球能打成那樣,估計已經能進四中校史了,菜鳥隊的逆襲。

顧飛還挺期待校運會的,週五週六週日三天校運會,他從今天下午開始就可以假借看比賽曠課了,下午的自習和週末的補課,到時教室裡還能有十個人都算是奇蹟出現了。

一早上都能聽到學校的廣播裡不停地播報著各種賽事進展,還有各班交上去的廣播稿,聽上去都一個樣,顧飛感覺自己小學的時候聽的廣播稿就這樣了。

在這個秋高氣爽的季節裡,我們四中迎來了第不知道多少屆校園運動會,操場上飄揚著彩旗,人頭攢動,氣氛熱烈,大家都摩拳擦掌想要大顯身手,為自己的班級爭得榮譽,你看,那邊的一百米賽道上……

“下午你是不是不來學校了?”蔣丞在旁邊問了一句。

“嗯,”顧飛偏過頭,“我這幾天要拍一組照片,街景的,這兩天天氣還不錯,我下午出去轉轉。”

“雜誌的嗎?”蔣丞問。

“是,一個新辦的什麼破雜誌,有個編輯我認識,從我們這兒出去的,以前拍照的時候我跟他學過,”顧飛小聲說,“要是能用的話,這次的篇幅挺大的,錢也多。”

“那挺好的,”蔣丞看著比他還高興,“什麼題材啊?”

“小工業城市你看不到的另一麵,什麼倒閉的工廠啊,下崗的工人啊,”顧飛說,“我感覺就跟是給鋼廠量身定製的一樣。”

“你明天還拍嗎,”蔣丞說,“我想跟著看看。”

“看我還是看我拍照片啊?”顧飛問。

“看你為主,拍照片就順帶看一下,”蔣丞笑了笑,“低調點兒。”

顧飛跟著也笑了笑,點點頭“行。”

週日下午就是頒獎聯歡會了,這兩天王旭肯定逮著點兒時間就拉著蔣丞去排練,王旭在出風頭這種事兒上特彆熱情執著,尤其這次出的還是個正麵風頭,對於提高他在易靜心裡的分值有很大的幫助。

顧飛其實想說你哪有時間去看拍照,不過冇說出來。

這事兒他一直冇跟蔣丞提起過,總覺得一旦談起,就會牽扯到“你為什麼不肯參加”這樣無法正確表達自己意思的話題,他男朋友說了,不想說出來的事兒就自己憋好,他隻能先憋好reads。

週六補課,蔣丞冇有缺席,就是看著身邊空著的顧飛的座位,他心裡有點兒空落落的。

班裡空著座位其實不少,都在樓下操場上觀賽,或者結伴溜出校門玩去了,但哪怕是全班的座位都空著,蔣丞也冇什麼感覺,他的眼睛就在講台和身邊這個位置上來回交換著。

有時候想想也覺得挺可怕的,就這麼一天兩天的見不著顧飛,他就覺得不怎麼適應,明年他高考完,之後應該就會是分開了……

他不害怕異地,卻真的害怕一轉臉看不到顧飛。

大概這就是初戀的矯情和慌張吧,特彆是初戀的開始。

嘖。

初戀了不起,把老爺們兒變成了娘炮,成天就想著男朋友。

男朋友呢?

男朋友拍照片兒呢,這一上午的也不知道腦子裡有冇有想過構圖啊光影啊取景啊之外的東西。

手機震了一下。

蔣丞低頭看了一眼,小兔子乖乖。

看照片嗎

廢話,看啊

小兔子乖乖發了幾張照片過來,蔣丞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照片上是幾棟破敗的樓房,陽光下的碎玻璃反射著星星點點的光,樓頂的天台上散落著雜物,看上去不覺得臟,隻覺得落寞,那種陽光下灰撲撲的畫麵,冇有生機的安靜。

這裡蔣丞印象深刻,這是上回鋼廠腦殘們跳樓的地方。

而顧飛拍照的位置應該就是他藏身的那個樓頂。

你跑那去了?

嗯,你看我撿到什麼了

小兔子乖乖又發了一張照片過來,上麵是顧飛的伸開的手,掌心裡放著一顆核桃。

蔣丞有些吃驚,這應該是那次他掏核桃的時候掉在樓頂上的,都多久了,居然還能撿到。

而且……

你手真漂亮

……你什麼重點啊學霸

蔣丞自己也笑了,又看了會兒照片,發過去一條。

撿到幾顆啊?

兩顆,我都收好了

都壞了吧,收這個乾嘛

處理一下不會壞的,想你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看看

蔣丞盯著這句話看了老半天,老魯吼王旭的時候才把他的思緒給震了回來,他飛快地又回過去一條。

想我的時候看我啊,看核桃算什麼心路曆程?

那你現在拍一張發過來我看看,我現在就在想你了

蔣丞猶豫了一下,點開了攝像頭,雖然是一個自戀的學霸,但他平時難得自拍一次,尤其是上課自拍,這輩子都冇乾過這麼二缺的事兒reads。

不過跟顧飛之間二缺事兒也冇少乾,多這一件也冇什麼了,就是把攝像頭從後置轉成前置的一瞬間,看到螢幕上突然出現的鼻孔和梯形的臉他差點兒把手機給砸了。

嚇一跟頭。

前置攝像頭這種東西簡直是完美暗器。

定了定神之後他把手機拿到了桌麵上,雖然不常自拍,但自己哪個角度比較帥,他還是很清楚的,最後一排現在隻有他一個人,也不用擔心被誰發現。

對著鏡頭調整好角度之後他按了一下快門。

哢嚓。

因為老魯剛吼過人,所以教室裡所剩不多的人比平時要安靜一些,這個哢嚓在蔣丞自己的耳朵裡如同炸雷。

哢隆隆隆!

嚓嗡嗡嗡!

雖然在彆的同學耳朵裡應該也不算太大聲,但聲音響起來的時候,還是有好幾個人回了頭。

蔣丞迅速把手機按到桌上,一臉冷漠地看著前方。

周敬在這時轉過了頭“蔣丞,哎,蔣丞你自……”

蔣丞覺得自己把周敬忽略了真是不應該,作為一個前桌,還是個百無聊賴的前桌,周敬不回頭問一句那都不是周敬了。

蔣丞在他話說完之前順手拿起英語書對著他拍了過去“閉嘴。”

“我!”周敬愣了愣,一臉震驚。

“周敬!”老魯吼了一聲,“你乾什麼!向學霸學習是吧!給你鼓掌!來來!你起來站蔣丞邊兒上去站著學習怎麼樣!”

周敬迅速轉身趴到了桌上,開始了奮筆疾書。

好好珍惜這張來之不易的照片

蔣丞都冇好意思再細看這張自拍拍成了什麼樣,直接給顧飛發了過去,然後伸手到顧飛的桌鬥裡摸了塊巧克力出來,往前扔到了周敬桌上。

丞哥,你這水平也就拍拍自己了,拍彆誰的臉都撐不住

馬屁精

顧飛停了一會兒才又發了張照片過來。

蔣丞看了一眼就迅速把照片存到了手機裡叫“顧飛飛”的檔案夾裡。

這是一張逆光的剪影,顧飛的側臉,雖然看不清表情,但一片逆光裡顧飛直挺的鼻梁,和微微張開的唇,漂亮的下巴,還有唇間散開來的一小團光暈……

他的自拍跟顧飛的自拍一比就跟賣家秀似的不能直視。

當然,顧飛用的畢竟是單反。

中午顧飛還在拍照,發了條訊息彙報了一下行程,蔣丞看他這計劃,晚飯能結束就不錯了。

不過中午他也冇辦法跟顧飛一塊兒吃,王旭踩著鈴聲已經竄到了他身邊“走走走,我這乾坐了一上午就為了中午跟你這倆小時練習呢。”

“不是為了看易靜麼?”蔣丞把書摞好,站了起來reads。

桌上的書和資料已經堆到了顧飛那邊,彆說全班,就是整個高三,課桌堆成這樣的人也超不過二十個。

之前潘智在朋友圈裡發過一組照片,唉歎他悲慘的高三陪讀生涯,教室裡一張張桌子上堆得把人都埋掉了的書本和資料讓蔣丞心裡一陣緊張。

再看看8班的教室,他的桌子格外引人注目,不知道的估計得以為全班的書都堆他桌子上了。

“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了,”王旭看著他,“你這種學霸兼帥哥大概是體會不了我的心情的。”

“走吧,”蔣丞說,“抓緊時間,下午我還要看書。”

“不是我說,蔣丞,”王旭跟在他身後出了教室,“你是要這樣一直拚到高考嗎?還有大半年呢,換我肯定崩潰啊。”

“所以你不是我啊。”蔣丞看了他一眼。

曲子已經冇什麼問題了,王旭為了此次出風頭活動拿出了畢生的專注和智慧,已經能準確地跟蔣丞配合,甚至自己給自己加了戲,除了蔣丞給他的和絃,他還加了一段間奏。

“明天彆緊張,”王旭說,“一緊張就會出錯,如果明天我彈這段的時候你找不到進的地方,我給你眼神。”

“不用,”蔣丞歎了口氣,“我不用耳朵聽都知道該什麼時候進。”

“吹吧。”王旭一臉不屑。

“彆跟我犟,”蔣丞看了他一眼,“服氣就行。”

“靠,”王旭靠完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手在琴絃上扒拉了幾下,又一抬眼,挺興奮地說了一句,“哎,明天讓顧飛拿他的高級相機給拍幾張照片吧?”

“嗯?”蔣丞愣了愣。

王旭不說,他根本冇想到這個事兒,但是……顧飛不想參加的事兒他自己一個人蔘加了,還是跟彆人合作,然後讓顧飛來拍照?

雖然他覺得這事兒首先是因為顧飛不肯來,但要讓他開口叫顧飛拍照,他又的確還是開不了這個口。

“學校會有人拍照吧?”蔣丞說,“老徐那麼激動,他估計也得拍照。”

“學校的相機哪能跟他的相機比啊,”王旭說,“他那相機也就買來裝逼,平時也冇見他拍出什麼東西來,這麼好的機會,也活動活動相機啊。”

“……再說吧,”蔣丞想了想,“這種演奏的事,動態比靜態有看頭,音樂,演奏,結合起來才能體現出感,你主要表現機會不是照片,是現場。”

“啊,這樣嗎?”王旭有些茫然。

“易靜就坐在台下邊兒,”蔣丞說,“你說你之後拿幾張照片她看嗎?看得見也聽不見,她在現場看著你,不是更重要嗎?”

“啊是啊!她就坐下邊兒看呢!”王旭一拍大腿,“我操!她就在下麵看呢!”

“……你不會一直冇想過這個吧?”蔣丞感覺這會兒伸手往王旭腦袋上敲幾下估計能聽到迴音。

“我一直知道啊,但是突然這麼一說,”王旭又搓了搓腿,“有點兒緊張,不,有點兒興奮。”

“再練一次,我該去看書了。”蔣丞歎了口氣。

下午冇有安排什麼正課了,都是自習,老師在講台上坐著,等著人提問,但是一般情況下也就隻有易靜和一兩個人會上去問,老師寂寞如雪reads。

蔣丞也上去問過幾次,不過今天他冇有問,趴桌上背書。

半個腦子背書,半個腦子瞎琢磨。

易靜會在台下看著王旭傾儘全力看似為了出風頭實際隻為讓她看到的一次表演,挺浪漫的。

顧飛也會在台下坐著吧,雖然不參加,但看看還是會來的。

隻是顧飛會以什麼樣的表情,什麼樣的心情坐在那裡,他卻完全猜不到。

他冇有做過這樣的事。

顧飛應該也冇有經曆過這樣的事。

一段回憶吧,那年我彈著你的曲子,那年你是我的觀眾。

“你們的節目安排在第三個了,”老徐拿著節目單讓蔣丞看了看,“高三的節目都安排在前麵,彆緊張,一會兒好好表現!”

“嗯。”蔣丞往節目單上掃了一眼,前麵倆節目一個合唱,一個獨唱。

還有一個小時,學校禮堂裡已經都佈置好了,各班的學生也都開始按順序入場。

蔣丞坐在教室裡,看了一眼坐在他對麵的王旭,有節目的人不用跟著觀眾一塊兒入場,都在禮堂外麵站著,差不多輪到了纔去後台等。

“他們進完場了我們就過去了吧?”王旭問。

“嗯。”蔣丞點點頭。

“我衣服怎麼樣?”王旭扯了扯自己身上的t恤,一條燙銀的大龍能閃瞎蔣丞的眼睛。

“嗯。”蔣丞點頭,他冇有同意跟王旭穿同款,隻穿了平時的衣服,一件白色的t恤和牛仔褲,王旭還嫌棄了半天,感覺他穿得太不拉風。

“要不要化個妝?”王旭突然問,“一會兒台上燈一打,會不會顯得我氣色不好?”

“滾。”蔣丞簡單地回答。

手機響了一聲,他低頭看了一眼。

我到禮堂了,你們第幾個?

第三個

給顧飛回完訊息,蔣丞站了起來,很輕快地蹦了一下“走吧,隊長。”

禮堂裡已經坐滿了學生,喇叭裡放著音樂,四中搞成績不行,乾這些事兒還都挺有樣子,蔣丞還看到台上有人在試追光。

“我緊張。”王旭說。

“上台了就不緊張了。”蔣丞走到禮堂門口,往裡看了看,都不用第二眼,他就看到了坐在觀眾席第三排最靠近門口位置的顧飛。

顧飛也看到了他,衝他這邊勾了勾嘴角。

蔣丞退到了禮堂外麵,一轉身就被學校新聞社的人對著臉一通連拍。

接著就是旁邊的幾個也等著上台的女生拿著手機對著他連錄帶拍的,他不得不繞到了王旭身後。

第一個節目開始表演的時候蔣丞和王旭進了禮堂。

“哎,我操,這麼多人。”王旭小聲說了一句。

蔣丞往觀眾席那邊掃了一眼,黑壓壓的一大片,在門口看顧飛的時候他都冇注意到裡麵這麼多人,現在這一眼過去,他才感覺到了有點兒壓力reads。

他趕緊又往顧飛的位置看過去,顧飛正拿了手機對著他這邊,估計是在錄視頻,本來蔣丞還有點兒失望這傢夥冇帶單反來拍照,但他馬上就發現了,顧飛的單反在坐在他旁邊的易靜手上。

易靜正非常認真地對著他們這邊拍著。

蔣丞笑了笑。

顧飛衝他豎了豎拇指。

後台人不少,老徐也在,正跟負責音響的老師說著話,蔣丞感覺這次老徐也是全心投入了,台上的什麼四中聯歡會還是什麼的大字就是老徐寫的,這會兒又在後台各種忙活。

“徐總!”王旭一見老徐就跟見了親人一樣撲了過去,“我緊張。”

“彆緊張彆緊張,”老徐拍拍他,“你們排練我都聽了好多次了,一點兒問題都冇有,非常完美,按平時排練那麼來就行!”

蔣丞本來不怎麼緊張,王旭這兒不停地來回強調,弄得他都跟著有點兒緊張了,下意識地摸了摸兜想拿根菸,還好兜裡什麼也冇有。

“怎麼樣?”老魯不知道從哪兒也冒了出來,脖子上還掛著個工作人員的牌子,“你們是第三個吧?”

“是。”蔣丞點點頭,一個學校的破演出居然還有工作牌?老魯還這麼規矩地掛著……他頓時有點兒想笑,立馬又不緊張了。

“我們學校以前還冇有過人彈鋼琴呢,”老魯說,“蔣丞這是頭一個啊。”

“那也冇有吉他吧。”王旭在旁邊有些不服氣。

“有,好些個呢,”老魯說,想了想他又拍了拍王旭的肩,“不過鋼琴和吉他,頭一回。”

王旭滿意地笑了。

“剛我看易靜拿了個單反,拿這麼好的相機怎麼隻在觀眾席拍呢,”老魯有些不滿意,“一會兒你們上的時候我讓她上台去給你們拍。”

“好!好!”王旭頓時笑成了一朵花。

第一個大合唱唱完,倆花枝招展的主持人上去說了一段一點兒也不好笑的笑話,然後報了下個節目是獨唱。

下麵響起了一片掌聲和尖叫聲,蔣丞這才發現上去唱歌的居然是野豬頭。

一開口,下麵的掌聲和尖叫聲又起來了,蔣丞歎了口氣,就這水平也能有這樣的效果,一會兒他跟王旭上去……嘖嘖。

“你們班蔣丞是鋼琴啊?”一個老師跟老徐在旁邊聊著天。

“是啊,”老徐很愉快地應著,“王旭彈吉他。”

“不錯啊,蔣丞還編曲?”那個老師看了看節目單。

“是的,”老徐臉上笑出的花不比王旭小,壓低聲音跟那個老師說,“曲子是我們班顧飛寫的。”

“哦?”那個老師有些驚訝,“現在的孩子,不簡單啊。”

蔣丞擰著眉往老徐那邊看了一眼,但他跟那個老師已經聊到彆的東西上去了,蔣丞也就冇再說什麼。

“哎蔣丞,”站在旁邊對著小鏡子補妝的女主持人叫了他一聲,笑著說,“這次我還以為你會跟顧飛一塊兒出節目呢。”

“顧飛什麼時候參加過這些事兒,”王旭接了話,“誰也叫不動reads。”

“哎,真想聽他唱個歌什麼的。”女主持人一臉遺憾,估計是彆的班顧飛的迷妹,妝太濃蔣丞也認不出來是誰。

妝不濃他其實也認不出來,就8班的人他現在都還冇把人認全了。

台下再次傳來掌聲,野豬頭的歌唱完了。

“你們準備了,”女主持人提著裙子一邊往台口走一邊提醒他倆,“加油哦蔣丞!”

“我呢?”王旭問。

女主持人冇顧得上理他,直接走上了台。

“靠?”王旭有些不爽。

“加油,”蔣丞拍了拍王旭胳膊,衝旁邊抬了抬下巴,“易靜來了。”

王旭一轉頭,看到端著相機的易靜從後台的門邊進來了,頓時原地蹦了蹦“蔣丞你一會兒彆拖我後腿啊。”

“好。”蔣丞笑笑。

台上女主持人說了幾句廢話之後開始報節目“下一個是很特彆的節目哦,我們學校以前從來冇有過這樣的表演形式呢,鋼琴和吉他的結合,大家想不想聽聽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蔣丞歎了口氣,都想一會兒跟她說鋼琴和吉他屬於爛大街的常規搭配。

台下的掌聲和歡呼聲明顯比之前野豬頭上台時要熱烈了不少,這一點還是讓蔣丞挺舒坦的。

“那麼就讓我們一起欣賞吧,來自8班的節目《撒野》,鋼琴演奏、編曲,蔣丞,吉他演奏,王旭……”

蔣丞閉上眼睛定了定神。

一直冇有停過的掌聲和口哨聲裡,女主持人又補了一句“作曲,顧飛。”

禮堂裡先是有些安靜,接著就爆發出了一陣瘋狂的掌聲和幾乎能把頂子給掀掉的尖叫聲。

蔣丞猛地睜開眼睛,愣了一秒鐘之後他一把抓過了旁邊桌上放著的節目單。

編曲、鋼琴演奏蔣丞

吉他王旭

並冇有第三行字了。

“怎麼回事!”蔣丞轉頭瞪著老徐,壓著聲音問。

老徐也愣了“我不知道啊。”

“蔣丞,”王旭拉了他一把,“上場了。”

蔣丞不知道現在自己是什麼樣的心情,跟女主持人擦肩而過的時候看著她臉上的笑意,蔣丞第一次有了一種想打女生的衝動。

他不知道顧飛不肯參與這個節目的原因是什麼,但自己彈他的曲子顧飛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可現在突然加上了作曲顧飛……

心裡那些不確定和不安讓他的手都有些發涼,他不知道顧飛對這樣的事會有什麼反應。

他跟在王旭身後走到舞台上時,台下的反應有多熱烈他已經顧不上體會了,隻是飛快地往顧飛坐的位置掃了一眼。

接著他整個人都猛地往下一沉。

位置是空著的,顧飛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