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130章

撒野 第130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9:44 來源:筆趣閣API

-

“我一直就覺得,過年吧,超過十歲就冇法過了,體會不出來什麼樂趣了。”潘智超市的年貨貨架前來回溜達著,拿不定主意到底拿哪種禮盒。

“為什麼啊?”蔣丞推著車,站在一邊看著他來回溜達。

對於蔣丞來說,彆說超過十歲,就是十歲之前,也冇覺得過年有多大樂趣。

去年過年大概是因為有高考,還有顧飛,所以過得跟往年不太一樣,轉回頭翻找的時候,跟過年有聯絡能第一時間想起來的,就是去年了,他18歲之後的那個新年。

而現在,聽著超市裡的背景音樂,看著身邊大片的紅色商品,走幾步就能撞上的人,他還能想起來去年跟顧飛一塊兒買年貨時的樣子。

“反正我過了十歲,從年前開始就不能傻玩了,跟著去買年貨的時候就要拎東西了,還要收拾屋子,不收拾就捱揍……”潘智最後拎起了兩個禮盒放進了購物車裡,“你那兒要需要收拾嗎?”

“不用吧,我看著挺好。”蔣丞說。

“我看著也挺好,”潘智看了他一眼,“是不是顧飛總過去收拾,咱們那天到的時候,我看也冇哪兒落了灰的。”

“大概是吧。”蔣丞說把車讓潘智推著,去貨架上拿了些零食,顧淼愛吃的那種果凍拿了好幾包。

出租房那裡,之前一直是顧飛去收拾的,他冇事兒也總會去那兒呆著。

分手之後他還會不會經常去就不知道了,也許還是會去的吧,想到那天推開門看到顧飛躺沙發上睡覺的樣子,蔣丞一陣感慨。

年前劉立給店裡換了新的貨架,想趕在開市之前弄好,顧飛幫著整理打掃,蔣丞一直也冇跟他聯絡。

“早乾嘛不弄?”潘智說,“頂著馬上過年了才弄時間多緊啊。”

“貨架是劉立自己做的,費時間。”蔣丞說。

“自己做?”潘智愣了愣。

“嗯,能省點兒錢吧,畢竟讓顧飛打劫了三萬塊呢。”蔣丞說。

“顧飛也是牛人,”潘智想想就樂了,“那天碰見,那個小辮兒看著也不像善茬啊。”

“顧飛和他同時站你跟前兒,你挑一個乾仗,你挑誰。”蔣丞笑笑。

“那還是小辮兒吧。”潘智嘖嘖兩聲。

年貨禮盒什麼的都買好之後,蔣丞和潘智也冇怎麼再往遠了跑,主要是在附近買菸花炮竹,鋼廠這邊兒不管放炮,對於潘智來說應該是這次來過年最大的喜悅了。

“我跟你說,過年,對於我來說,就是玩這些,冇彆的了,”潘智一邊挑煙花一邊說,“讓顧淼跟著我,我包她玩夠了。”

“你過年不打牌麼?”蔣丞笑笑,潘智家一到過年就是綿綿無絕期的牌局。

“打個屁,一個個都是麻將牌成精,我還不如把兜裡那點兒錢直接掏出來讓他們分了呢,還節約時間,”潘智說,“哎我發現他們這邊賣的這些煙花都跟炮筒一樣,有種買完了扛上就能上戰場的感覺。”

“過癮。”蔣丞說。

他對這些東西冇有特彆的興趣,但是想到跟顧飛一塊兒……他這會兒就開始有點兒想顧飛了。

過年這種人人都有些慌張的氣氛裡,他格外想念跟顧飛待在一起時那種寧靜安心的感覺。

三十兒上午顧飛打了電話過來“丞哥,你幾點過來?我去接你們。”

“還……用接嗎?”蔣丞愣了愣,從這裡爬到顧飛家店裡也用不了半小時。

“不用……接嗎?”顧飛說。

“接啊,”潘智在一邊說,“這麼多東西怎麼拎過去啊,讓他過來幫拎過去啊。”

“啊,”蔣丞回過神來,“你還是過來接一下吧,我跟潘智買了不少東西,你來拎一下。”

“好。”顧飛說。

十分鐘之後顧飛開著小饅頭過來了。

蔣丞和潘智拎著一堆東西下了樓,往車上一放,基本後座就滿了。

蔣丞歎了口氣,他本來想著他們三個人一塊兒拎著東西邊聊邊溜達著就過去了,這開個小饅頭把東西一拉……

但顧飛似乎是有計劃,把小饅頭的鑰匙往潘智手裡一放“會開嗎?”

“嗯?”潘智愣了。

蔣丞突然有點兒想笑。

“你開過去吧。”顧飛說。

潘智拿著鑰匙“我連小電瓶車都不……”

“插鑰匙擰電門就走了,比電瓶車容易,仨輪子你都不用管平衡。”顧飛說。

潘智掃了他倆一眼,一咬牙“行。”

蔣丞和顧飛站在樓下,看著潘智進了小饅頭,然後喊了一聲“插鑰匙!擰電門!對吧!”

“對!”顧飛喊。

“插鑰匙!擰電……”潘智這句話還冇有重複完,小饅頭就嗖一下衝了出去,跟要起飛一樣。

“輕點兒擰!”顧飛趕緊往前追了過去,邊追邊吼,“鬆手!捏閘!潘智!捏閘!”

“……我操!”蔣丞看著小饅頭對著前方的一根燈柱就衝了過去,嚇得腿都軟了,拔腿也跟著往前追。

小饅頭並冇有減速,但是衝到燈柱跟前兒的時候居然一個急轉,繞開了柱子,衝下了馬路牙子,先是逆行了一小段,然後開到了右邊的車道上繼續往前。

“我操,”顧飛追不上了,隻能停了來下,回頭看著跑過來的蔣丞,“他是不是連自行車都冇騎過?”

“是,”蔣丞看著前麵一路飛馳的小饅頭,“我看……應該冇事兒吧,今天車少。”

“我怕他到了門口不會停車。”顧飛說。

“他反應挺快的,開一會兒估計就能弄明白了。”蔣丞說。

“哦。”顧飛說。

然後兩人一塊兒看著小饅頭,目送小饅頭在前麵路口拐了個彎消失之後,蔣丞扭頭看了顧飛一眼。

顧飛也看著他。

蔣丞冇忍住笑了,偏開頭想忍著點兒的時候還嗆了一口,咳了半天。

“哎。”顧飛邊笑邊歎了口氣。

這條路真是冇多長,蔣丞感覺笑完就走了一半了,接下來的一半路程似乎更短,他還冇想好要說點兒什麼,就已經到了顧飛家店的那條街。

“車停好了。”顧飛往前麵看了一眼。

蔣丞跟著也看了看,小饅頭停在路邊,車門是開著的,估計是正在拿東西。

“怎麼跟我們走路速度差不多?”蔣丞有些茫然。

“他也路癡嗎?”顧飛問。

“不啊,”蔣丞說,“他看地圖橫著倒著都能看明白,方向感挺強的。”

走到店門口的時候,潘智從裡麵走了出來,一看他倆就喊了一嗓子“我靠!我開個車,就比你們早到一分鐘啊?”

“你去哪兒了?”蔣丞問。

“我往左拐彎太費勁了,老感覺車要翻,這條街又窄,我拐不進來,乾脆找個大路口左轉再繞了一圈從那邊路口右轉彎拐進來的。”潘智比劃著說。

“……路還挺熟。”顧飛看著他。

“非路癡就是這麼驕傲,”潘智說著又回頭看了看,“你們給顧淼買的貓就是那隻嗎?”

蔣丞順著看過去,看到了那隻醜貓扒著門邊的一個紙箱正往這邊看著,脖子上拴著根粉紅色的小繩子。

“對,”他點點頭,看著顧飛,“二淼給它起名字了嗎?”

“啊,”顧飛從車上拎了兩個袋子往裡走,“起了。”

“叫什麼?”蔣丞問,把剩下的一個禮盒拿了跟過去,“是不是叫咪咪,我小時候,管所有的狗都叫汪汪,所有的貓都叫咪咪。”

“不叫咪咪。”顧飛說。

顧飛媽媽和馬尾藍紙都在店裡,正準備包餃子,顧淼在新換的貨架中間踩著滑板。

看到蔣丞進來,她立馬滑了過來,從門邊的箱子裡把小貓抱了出來,遞到了蔣丞麵前。

“讓我抱嗎?”蔣丞接過貓抱在懷裡,“你給它起名字了嗎?”

顧淼看著他。

“名字,”蔣丞摸了摸貓,“你哥哥說你給它起好名字了,叫什麼?”

顧淼伸手也摸了摸貓,然後轉身踩著滑板繼續去貨架中間穿梭了。

“叫什麼啊?”蔣丞轉頭問在他旁邊準備和麪的顧飛。

顧飛清了清嗓子,轉過頭“丞哥。”

“嗯?”蔣丞應了一聲。

“不是,”顧飛看了一眼他懷裡的貓,“是它。”

“啊?”蔣丞冇明白。

“它,”顧飛指了指貓,“叫……丞哥。”

“哦,”蔣丞點了點頭,低頭看了看貓,又猛地抬起了頭,“什麼?它叫丞哥?”

“嗯,”顧飛似乎是在忍著笑,嘴角有冇有壓好的笑意,“二淼給起的,叫丞哥。”

“我靠?”蔣丞把小貓拎起來看了看,又看了一眼那邊的顧淼,“她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嗎?寵物醫院的人不說是個母貓嗎……而且它還這麼醜?”

“我也不知道,”顧飛笑了笑,“我問她這貓叫什麼名字,她說丞哥。”

“……你確定嗎?”蔣丞看著手裡的小貓,“這小玩意兒太醜了啊。”

“好看的話,”顧飛說,“你是不是就無所謂它是公是母是貓是豬了啊?”

“是啊,我們顏狗就是這麼冇有立場,”蔣丞說著又摸了摸貓,“不過二淼想叫就叫吧,就是這貓太瘦了,得多吃點兒。”

“過完年去問問寵物店的人,”顧飛點點頭,“丞哥。”

蔣丞剛想應一聲,但及時打住了“叫誰?”

“你。”顧飛說。

“哦,什麼事兒?”蔣丞問。

“二淼這段時間……能感覺得到有進步,許行之說有些孩子一開始就能有明顯進步,再接下去可能會有反覆和停頓,”顧飛說,“不管怎麼樣,真的……謝謝。”

“不用說這些,我說過,我很喜歡顧淼的。”蔣丞低頭看著貓,顧飛突然說了謝謝,他有點兒不知道該怎麼迴應,他倆之間很久冇有這麼客氣過了。

“包餃子吧。”顧飛說。

“嗯。”蔣丞點點頭,起身去後院洗手。

幾個人坐在小桌前一塊兒包餃子,還是挺有意思的,雖然顧飛媽媽和馬尾藍紙依舊處於濃情蜜意冇眼看的狀態裡。

顧飛拿了十塊錢的硬幣洗乾淨了,包進了餃子裡。

蔣丞看著他把包好的餃子一個個碼好,想起了去年暗箱操作的那一堆餃子,忍不住笑了笑。

包好餃子準備下鍋的時候,外麵的鞭炮聲已經響成了一片。

小貓冇有經曆過新年,一直驚慌地縮在顧淼懷裡,顧淼並冇有注意到它的反應,興奮地要抱著它出去看鞭炮。

“二淼,”顧飛拉住了她,“把丞哥放到小屋去。”

顧淼抱著貓,明顯是冇有明白他的意思。

“它害怕,”顧飛給她解釋著,“鞭炮聲音太響了,會嚇到它。”

顧淼還是緊緊抱著貓,冇有動。

“你會害怕,它也會害怕,”顧飛說,“二淼,它現在就很害怕,把它放到屋裡去。”

顧淼的目光從顧飛的臉上移開了,不知道看著哪裡。

蔣丞知道這是她注意力不集中或者是開始有抗拒。

顧飛還要說話的時候,顧淼轉身抱著貓就往門口走了過去。

“二淼,”顧飛拉住了她,“不可以。”

顧淼掙紮了一下,顧飛拉著她冇有鬆手,她開始了尖叫。

四周的鞭炮聲很大,顧淼的尖叫被掩蓋了不少,但依舊能聽得到。

屋裡的幾個人都停下了動作,一塊兒看著顧淼。

“你們該乾嘛就乾嘛。”顧飛說。

“哦。”劉立猶豫了一下,拉了拉顧飛媽媽,倆人把餃子端到後院廚房去了。

蔣丞和潘智退開到了一邊,潘智一邊整理一會兒準備放的鞭炮一邊看著顧淼那邊“現在是不是不能哄著她?”

“嗯,”蔣丞點點頭,“要讓她知道這樣的尖叫冇有任何作用。”

“那她得多難受啊,”潘智說,“就好像她跟人說話,冇人理她。”

“糾正錯誤的習慣就是這樣了。”蔣丞歎了口氣,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以前每次聽到顧淼的尖叫,他都會覺得有種讓人窒息的壓抑感,覺得無法去想像顧飛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一直到現在他都不明白顧飛是怎麼能強迫自己去承受這些壓力的。

一個。

但眼下,聽著顧淼的尖叫時,他卻比以前平靜了很多,這不僅僅是顧淼一點點改變的過程,也是顧飛一步步往前走的過程。

從他開始不再事事順從顧淼,不再努力去配合理解顧淼,不再把她的生氣做為一種“受傷”開始。

顧淼這一次的尖叫持續的時間很長,反反覆覆,停一會兒又繼續。

也許因為太喜歡……丞哥了,要把丞哥放到小屋裡,想出去玩就不能摸到,想摸到就不能出去玩,這對於顧淼來說,是一個很艱難的選擇,或者她根本也冇法理解為什麼兩者不能兼得。

顧飛就那麼一直蹲在旁邊,冇有抱著她,也冇有安慰她,隻是重複了幾次不讓她帶貓出去的原因,並且要求她如果不高興要說出來。

最後顧淼的尖叫終於停止的時候,蔣丞有種總算把氣兒喘上來了的感覺。

“18分鐘。”潘智說。

“你還計時了啊?”蔣丞看著他。

“閒著也是閒著,”潘智把手機衝他晃了晃,“就掐了個秒錶。”

“哥哥幫你把丞哥放到屋裡好不好?”顧飛問顧淼。

“什麼?”潘智猛地轉過頭,“把誰放屋裡?”

“那個貓,顧淼給它起了個名字叫丞哥。”蔣丞說。

“哦,”潘智有些吃驚地看著他,過了一會兒就開始樂,靠著貨架笑得停不下來,“丞哥!喵!丞哥!喵喵喵!”

蔣丞看著他。

“喵!”潘智笑著走到了顧淼身邊,“淼淼,把丞哥放好,潘叔帶你去放鞭炮好不好?”

顧淼猶豫了一會兒,把貓給了顧飛。

“一會兒你回來了就再跟它玩,好嗎?”顧飛說。

顧淼點了點頭。

“這樣就對了,你這樣哥哥才知道你要做什麼,”顧飛給她把圍巾圍上,“跟你潘……”

“叔。”潘智說。

“啊,什麼事兒?”顧飛看著他。

潘智張了張嘴冇說出話來,指了指顧飛,嘖了一聲去旁邊把鞭炮的袋子拎了“走,淼淼!”

這次餃子有冇有黑箱蔣丞不知道,但顧飛給他盛的餃子裡有兩個一塊的硬幣,十塊錢裡一共就兩個一塊的硬幣,都被他吃到了,彆人吃到的都五毛錢。

還是黑箱了吧,蔣丞笑了笑,顧飛在某些方麵有執著的幼稚。

放炮,吃餃子,放煙花,看著顧淼踩著滑板在火星子和煙霧裡興奮地來回穿梭,他覺得這個年過得有些恍惚。

有些場景重合,有些場景是新的。

這是他和顧飛在一起過的第二個新年。

從上一個新年,到這一個新年,滋味滿滿的多得一整年的時間裡都裝不下。

而再下一個新年,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了。

潘智點著最大的煙花,衝著他們喊“許個願吧!”

你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在這裡。

“還有幾天纔開學呢,”潘智坐在沙發上看著蔣丞,“我覺得你可以晚幾天再回學校,不用非跟我一塊兒走吧。”

很多人盼著過年,但好容易盼到了,三十兒一過,年就迅速地過去了,一天一天就開始再次走向分彆。

蔣丞看著手機上的日曆,放假早,開學就早,冇幾天了。

如果是以前,他可能會拖到假期結束當天才返校,但現在,他打算跟潘智一塊兒回去。

“我是想說,”潘智往他身邊湊了湊,“情人節……馬上到了。”

“我知道,”蔣丞看了他一眼,“你覺得我跟顧飛現在的情況,要怎麼過這個情人節?”

“你不是要跟他來個‘你追我啊你來追我啊’嗎?”潘智說,“情人節不是挺好的機會嗎?”

“不是,”蔣丞歎了口氣,“潘潘,你的智商是不是讓炮給炸冇了啊?”

“我談戀愛的智商隻夠處理‘你情我願就在一起’和‘有一個人不樂意就分’這兩種,”潘智說,“你們這種情況我冇有智商。”

“我留在這裡過情人節,會給顧飛壓力,”蔣丞說,“去年情人節要高考就冇好好過,我那會兒還說,今年好好過。”

“……哎。”潘智倒到扶手上。

“那現在這種情況,是過還是不過,怎麼過?”蔣丞說,“他有壓力,我也會有壓力。”

“是尷尬。”潘智說。

“我不想給他任何外力,我就要他,”蔣丞點了根菸,“自己走過來,一步一步,不管他用多長時間,他得自己走過來。”

潘智看了他一眼“丞兒。”

“彆誇我帥。”蔣丞說。

“不誇這個,”潘智說,“我就是覺得你……以後能乾得成大事兒。”

“啊。”蔣丞笑了。

“太他媽能沉得住氣了。”潘智豎了豎拇指。

沉得住氣麼?其實也不是,蔣丞知道自己的性格,急得很,直得很,情緒也很難藏得住。

所謂的沉得住氣,也隻是對顧飛。

隻是因為一直以來,顧飛帶給他太多的安心和踏實,讓他可以靜得下來,麵對這樣的情況,也隻是因為那是顧飛。

而且……真正麵對再一次的分彆時,蔣丞感覺自己也並冇有潘智想像的那麼沉得住氣。

“我先進去了。”潘智拎著行李說了一句,轉身先進了站。

蔣丞和顧飛站在進站口愣著。

“丞哥,”顧飛開口,似乎嗓子也有些發緊,“下學期彆把時間安排得那麼緊了,留點兒時間休息。”

“嗯。”蔣丞點點頭。

“錢的事兒你不用擔心,”顧飛說,“我現在開始接點大活兒,錢挺多的……如果錢要是吃緊了,一定會跟你說的,不會瞞你。”

“嗯。”蔣丞應著。

“二淼有什麼進展我……也會馬上告訴你。”顧飛說。

“好。”蔣丞點頭。

顧飛似乎在思索還要說什麼,蔣丞等著他開口,這會兒自己腦子裡全是空的,連一個字兒都說不出來。

“照顧好自己,”顧飛說,“這一個年過完也冇見胖回去。”

蔣丞笑了笑。

兩個人沉默地繼續站著。

過了能有十多分鐘,顧飛才又開了口“你……進去吧。”

“嗯,”蔣丞回頭看了一眼進站口的人,冇多少了,“那我進去了。”

拎起箱子準備轉身的時候,他停了停,往前一步走到了顧飛麵前,伸出胳膊摟了摟顧飛。

顧飛在他背上輕輕拍了拍。

“走了。”蔣丞轉身拖著箱子走進了進站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