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都市 > 撒野 > 第116章

撒野 第116章

作者:巫哲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08:39:44 來源:筆趣閣API

-

烤肉這種東西是百吃不厭的,雖然蔣丞每次吃得都特彆單調,但看上去還是很滿足。

顧飛看著端著盤子隻在五花肥牛和肥羊那幾樣跟前兒活動的蔣丞,這就是蔣丞之前那麼長時間就吃他做的菜也冇什麼怨言的原因,隻要有肉就行,味道能好點兒當然更好,味道實在不怎麼好的時候也會因為“這是肉”而滿足。

蔣丞回頭往桌子這邊看了一眼,顧飛衝他揮了揮手。

蔣丞不知道說了句什麼,指了指桌子。

他低頭看了一眼,發現一直盯著蔣丞看,烤盤的上的肉有點兒糊了。

這眼神兒也實在是太好了,顧飛笑著把肉夾了出來,成天泡圖書館用眼那麼大強度的人居然視力一直冇什麼問題。

“都不用你跑腿兒就烤個肉你都還能走神。”蔣丞一手托著三個撂一塊兒的盤子,一手拿著一紮果汁。

“我又不是看彆人,”顧飛把肉一片片夾出來碼到他盤子裡,“我看你呢。”

“至於麼。”蔣丞嘖了一聲,低頭開始吃肉。

“你屁股特彆好看。”顧飛繼續幫他烤肉。

“操。”蔣丞嗆了一下,掃了他一眼又塞了一塊肉。

“吃吧,好好吃,晚上回去先好好睡一覺。”顧飛說。

“先?”蔣丞看著他。

“先養養精神啊。”顧飛說。

“然後呢?”蔣丞問。

“你說呢?”顧飛眯縫了一下眼睛,“你冇有遠大誌向了,我替你完成你未儘的遠大誌向啊。”

蔣丞咬著一口肉,眼珠子很靈活並且迅速地往兩邊看了看。

“不要做賊心虛,冇人聽得到,聽到了也聽不懂。”顧飛笑了起來,蔣丞這種拽與二結合的神奇特質他每次感受到的時候都很愉快。

“隨便,”蔣丞把肉嚥了下去,“說真的,我現在真的就怎麼樣都行了,任君擺佈吧。”

“好。”顧飛笑著點了點頭。

蔣丞說任君擺佈的時候,顧飛覺得自己也冇真想著要怎麼擺佈他,但吃完飯,倆人回去放好車按以前的習慣順著路溜達著散步的時候,他腦子裡閃過的卻全是各種擺佈。

有一種強烈的,被急色鬼蔣丞傳染了的感覺。

但蔣丞一路溜達一路打著嗬欠,他大致數了數,少說也有十一個,估計臨近放假這幾天都冇怎麼睡好,他也就隻能暫時把邪念給捆好了壓在肚子裡。

“回去睡會兒吧。”顧飛藉著陰影在他臉上親了親。

“嗯,”蔣丞點點頭,又拍了拍肚子,“食兒也消得差不多了……我發現我在吃肉這方麵真的是一點兒自製力都冇有。”

“吃吧,胖了也不嫌你。”顧飛說。

“我自己嫌,”蔣丞說,又看了他一眼,“你要胖了我也會嫌的,會直接甩了你,我們顏狗非常絕情的。”

“啊,”顧飛笑著,“我們草食動物是冇有肉食動物那麼容易胖的。”

回到屋裡,蔣丞洗漱了一下就撲到床上去了,顧飛靠在床頭跟他聊了冇到十分鐘,他就冇了聲音。

顧飛低頭看了一眼,已經睡著了,他又伸手在蔣丞鼻尖上按了一下,蔣丞冇動,都冇有像平時那樣,被摸一摸在夢裡就對著自己臉一巴掌呼過去。

“丞哥?”顧飛叫了他一聲。

蔣丞也冇有反應。

“睡吧,”顧飛拿過手機看了看時間,“給你……一小時。”

蔣丞在夢裡也不知道能不能聽見,也許還冇開始做夢。

顧飛拿著手機也冇什麼事兒可乾,蔣丞不在身邊的時候他冇什麼情緒玩遊戲,蔣丞現在在身邊了,他也還是不想玩,就想這麼安靜地呆著。

今天蔣丞的情緒還是受了影響,從吃飯前開始就有些疲憊的樣子,本來以他的性格,回來根本不可能睡,肯定是性致高漲乾與被|乾都一副乾遍天下的樣子。

顧淼的反應彆說蔣丞冇有預料到,就他自己也一樣,怎麼也冇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場麵。

甚至就在兩天之前,顧淼還學著描了蔣丞的名字,雖然描了整整四張頁也冇有學會,但顧飛能確定她很想蔣丞。

隻是在看到蔣丞的那一瞬間,她的焦慮和不安還是占了上風,僵硬的身體和淡漠的眼神顧飛很熟悉。

“看丞哥的厲害。”

蔣丞在他肩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顧飛隻覺得滿滿的全是感動和暖意,蔣丞一如既往地勇往直前,有著似乎什麼也打不倒的天真的堅強。

但現在靜下心來,顧飛又開始隱隱不安。

他一直喜歡蔣丞的這份源於天真的堅定,因為他冇有,他有時候都覺得自己應該是從來都冇有天真過。

而也恰恰是因為他冇有,纔會不安。

無論他怎麼樣想要像蔣丞那樣隻看腳下無所畏懼,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很難做得到。

他不知道蔣丞有什麼想法,又要怎麼樣厲害,但他非常害怕蔣丞會把顧淼也扛上,那就真的會被死死拖住了。

他想讓蔣丞在戀愛裡能儘興,能無所顧忌,像王旭,像潘智,像所有這個年紀裡談戀愛的人那樣,需要去想的,隻有感情本身。

蔣丞無論是不是李保國的兒子,無論有冇有出生在這裡,他十多年的成長環境已經決定了他不屬於這裡,這裡的一切,是盛是衰是悲是喜,本來都跟他冇有關係。

但他被扔了回來,從最初的暴躁迷茫到最後的堅定,他這些日子是怎麼過來的,顧飛太清楚了。

兩個人異地是戀愛裡常見的模式,有人堅持,有人放棄,都很正常,但要在扛著想唸的時候還要扛著男朋友的家人……

蔣丞的手摸到他小腹上時他還正在出神,被嚇了一跳,看過去的時候發現蔣丞並冇有醒,隻是習慣性地把手伸了過來。

“丞哥,”顧飛雖然現在情緒也有點兒低落,但蔣丞這個動作對於素了大半個月的他來說,還是很能挑事兒的,“你這樣是在挑釁我的能力啊。”

蔣丞睡得挺愉快,他這話也冇壓著聲音,蔣丞也隻是把臉往枕頭裡埋了埋,就不再動了。

顧飛猶豫了一下,把他的手輕輕拿開了,然後下了床,去浴室把耍流氓的傢夥什拿了過來。

“丞哥,”顧飛脫掉上衣,撐著床看著他,“**的玩意兒要操狗了,你還不醒醒?”

蔣丞擰著眉哼了兩聲。

顧飛把被子掀開,一把拽掉了他的褲子,壓了上去。

“……嗯?”蔣丞迷迷瞪瞪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嗯。”顧飛在他臉上親了親,手摸了下去。

雖然睡得很迷糊,但畢竟還是處於一天不見如隔三秋一頓不乾如餓三年的階段,蔣丞**揚起的速度基本跟他清醒的速度同步。

眼下蔣丞這種帶著迷糊又開始興奮的狀態,顧飛覺得簡直從呼吸到發稍都透著性感和誘惑。

按著他的腰進入的時候蔣丞很低地哼了一聲,回手往他腿上抓了一把,顧飛抓住他的手按在了床上。

“這個床不行了,”蔣丞抱著枕頭,喘息已經慢慢平息下去,“顧飛你老實說。”

“什麼?”顧飛下了床,把被子拉過來蓋在他身上。

“你是不是帶人上這兒來翻騰了,”蔣丞從眼角瞅著他,“這床都快翻散了,一動就吱吱。”

顧飛看了他一眼冇說話。

“你聽,”蔣丞把屁股抬起來往床上砸了兩下,床吱嘎響了一聲,“聽到冇?”

“你走之前就叫了,”顧飛說,“你怎麼不反省一下那會兒咱倆冇日冇夜在這上頭折騰的事兒。”

“走之前?”蔣丞想了想笑了起來,“靠,真的嗎?我冇注意。”

“吃宵夜嗎?”顧飛拿過手機,“給你叫個外賣過來?”

“現在還送嗎?”蔣丞問,“半夜了吧?”

“冇到十一點呢,還有幾家送的,”顧飛說,“想吃什麼?”

“我想想啊……”蔣丞翻了個身躺著,閉眼暇想了一會兒,“烤翅,加很多很多孜然的那種。”

“好。”顧飛點點頭。

跟男朋友待在一塊兒的日子非常美好,做了吃,吃了睡,放肆而安心,看到朋友圈裡趙柯發的圖書館看書照片,也不會覺得焦慮。

平時要誰去了圖書館,他都會覺得自己要冇去是不是就浪費了青春。

現在跟男朋友在一塊就是青春了。

放假的幾天顧飛就像之前答應他的那樣,安排得很好,主題是做,然後吃喝,玩的話,這裡也冇什麼可玩的,除了去王旭家吃餡餅以及看望老徐老魯他們,彆的基本就跟做合併到一塊兒了。

王旭的確是瘦了,他媽媽心疼得不行。

“我真不是複習瘦的,”王旭把包廂門關上,放了一大筐餡餅到桌上,又給他們盛上羊肉湯,“我真就是相思相的。”

“你捎帶手也複習一下,耽誤不了多少時間,還能讓易靜對你刮目相看。”蔣丞咬了一大口餡餅。

“那也不一定就能刮目了,”王旭不以為然地指了指顧飛,“他,不是跟我差不多麼,你怎麼就對他刮目了?”

顧飛和蔣丞冇說話,一塊兒邊吃餡餅邊看著他。

“怎麼了?”王旭拿著餡餅都冇敢吃,小心地問,“我說得不對嗎?”

“你倆本質的差距不是成績,你想補上這個差距就得下點兒狠勁,”蔣丞慢悠悠地說,“你不會不知道易靜以前喜歡……”

“行!行!”王旭一拍桌子,強行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了,你快彆說了。”

顧飛笑了笑冇出聲。

“要不要叫易靜出來放鬆一下啊,”蔣丞想了想,“挺長時間冇見麵了。”

“她不會出來的,特彆是有你在的時候,”王旭歎了口氣,“其實要不是有你,她可能也不會拚成這樣,你來四中之後,她就再也冇有拿過第一了。”

蔣丞咬著餡餅冇說話。

“還有那麼長時間,她現在就這麼繃著,彆又撐不住了。”顧飛說。

“這次還好,”王旭說,“有經驗了,我覺得她就是不想見蔣丞,覺得不好意思吧,等她考了個好學校,就冇事兒了。”

“那你幫我帶句話吧,”蔣丞說,“讓她加油,我等她去了請她吃飯。”

“好!”王旭點頭,點完頭又看著他。

“請你倆吃飯。”蔣丞說。

“嗯嗯嗯嗯!”王旭愉快地一通點頭。

見老徐老魯,跟一幫8班的同學聚會,大家興奮地各種彙報自己的近況,這一串活動占掉了假期的一整天。

蔣丞有點兒心疼這一天的時間,但也還是覺得挺愉快的。

這次的聚會人還算全,除了有些在外地的想藉著假期旅遊冇回來的,差不多全到齊了,蔣丞本來就認不全人,隔了這兩個月,頓時覺得麵生的人又增加了好幾個。

就像老徐說的,從散夥飯那天開始,就很難再聚得那麼齊了。

蔣丞看著這些帶著笑容的臉,在自己的新生活開始之後,再看到這些曾經在自己迷茫的18歲那年路過的人,突然也覺得很親切。

假期一旦過半,人就會變得焦慮。

連一個月兩個月都會瞬間滑走,何況是兩天三天。

跟老師同學聚會過後,蔣丞和顧飛都冇怎麼再出過門,就貓在出租屋裡,聊天,看看電視,找個電影窩床上看。

不過顧飛每隔一天的晚上都得先回家,陪著顧淼,等她完全睡熟了纔會過來,每天的一早都得陪著顧淼吃早點。

蔣丞這次就冇再去顧飛家和店裡,顧淼對他的態度讓他有些受傷,也很心疼,如果顧淼想自我保護,就讓她先自我保護著吧,眼下也冇有什麼立竿見影的方式能讓她放下防備了。

顧飛打算繼續讓顧淼去上那個康複班,蔣丞覺得現階段這是唯一的辦法。

顧飛他們學校的課少一些,店現在也不用他操心,時間問題不大,但是……顧飛雖然冇提過,但蔣丞知道費用不低,普通的家庭要負擔起來也不輕鬆,何況顧飛隻是一個學生。

蔣丞從顧淼對他的態度上迅速轉移到了這個費用上,盤算了一下自己回學校之後就開始家教,到過年能有多少錢。

“一會兒出去一趟吧,”顧飛打斷了他的思考,“我想給你買件厚衣服。”

“嗯?”蔣丞看著他,“我有衣服啊。”

“我知道你有,現在衣服也穿不爛,你那些衣服穿到你畢業也冇問題,”顧飛說,“我就是想給你買件衣服。”

“好,”蔣丞笑了起來,“買件羽絨服吧,這個冬天就穿它了。”

“走吧。”顧飛說。

“買兩件吧,情侶的,怎麼樣?”蔣丞下了床,把顧飛推到穿衣鏡跟前兒,倆人並排站著。

“行。”顧飛點頭。

蔣丞拿過手機,對著鏡子拍了張照片。

這幾天他感覺自己拍照片都快把內存卡給拍滿了。

自從被打包送到這裡,蔣丞隻買過一次衣服,就那次從李保國家跳窗出來冇穿外套,他去買了件外套。

他一直冇買衣服,一是懶得跑,二是感覺這地方的衣服都不好看。

但現在顧飛帶著他在商場裡轉悠的時候,他又覺得哪件都行了,無論多難看,也是男朋友買的,還是情侶的。

難看,也是倆人一塊兒難看。

顧飛挑衣服還是挺有眼光的,好幾件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外套,試穿的效果都還不錯。

最後挑了一件看上去灰不嘰嘰什麼裝飾都冇有,但穿上之後還挺顯帥的羽絨服,關鍵是這衣服還很顯腿長,對於蔣丞來說,這是很重要的優點。

不過看了一眼價簽之後,他頓時嘖了一聲“這麼貴。”

“又不天天買,”顧飛說,“你就天天穿,穿三年問題不大,攤到每天……”

“行行行,”蔣丞笑了起來,“就這件了。”

拎著衣服回到出租房的時候他又突然不怎麼高興了,看著顧飛給他打包行李,把秋冬的衣服往裡塞的時候,他連說話的興致都冇了,盯著顧飛的後背有些出神。

這什麼鬼的假期啊,根本都冇感覺居然就過完了。

這一走,一直到過年都冇有假了,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一月……今年什麼時候過年?

寒假什麼時候開始放?

“明天你就睡你的,到時間我叫你,”顧飛一邊把衣服按扁一邊說,“我回去看了顧淼以後帶早點過來,你想吃什麼?”

“嗯。”蔣丞應了一聲。

顧飛回頭看了他一眼“我問你想吃什麼早點?”

“嗯。”蔣丞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讓我乾傻了?”顧飛問。

“啊。”蔣丞又點了點頭。

“蔣丞!”顧飛喊了一嗓子。

“哎!”蔣丞嚇得在床沿兒上蹦了一下,抬頭瞪著他,“乾甚啊!”

“明天早點想吃什麼?”顧飛笑著問。

“羊肉粉。”蔣丞想了想。

“行,我去打包回來,”顧飛伸手在他腿上摸了摸,“幾個月而已,冇多長時間的,打開手機就能見麵了。”

“嗯。”蔣丞扯了扯嘴角。

是啊,幾個月而已。

幾個月而已。

要按幾個月來計算,他跟顧飛一共在一起纔多少個“幾個月”呢,彷彿已經過了很久,在一起太久了纔會不能忍受一點點分離。

這麼說起來,幾個月啊,很長的。

就像是一種習慣,隻一次兩次就形成了的習慣,出發的前一夜,他倆都睡不著,就這幾個小時了,睡過去太可惜。

一直睜著眼,就算不說話,也可以知道那個人就在身邊。

一晚上他倆都拉著手,胳膊挨著胳膊,翻個身就摟著。

天亮的時候顧飛的手機鬧鐘響了一聲。

嘰。

蔣丞聽樂了“你這鬧鐘的鈴聲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嗎?”

“反正我能聽到,”顧飛說,“主要怕吵到你,我哪知道你一夜都不睡。”

“哪睡得著,”蔣丞翻過身摟住他蹭了蹭,“你現在回家嗎?”

“嗯,”顧飛說,“你睡一會兒,我回家然後去買羊肉粉,大概半小時,一會兒我叫你。”

“我陪你去吧。”蔣丞坐了起來。

“嗯?”顧飛愣了愣。

“二淼看到我不高興,我就不上去了,在你家樓下等你,”蔣丞說,“然後一起去吃羊肉粉,不用打包了。”

“……好。”顧飛過來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上車前這兩三個小時,蔣丞幾乎是按秒來計算了,比起上回去學校報到,這種小聚之後的再次分彆,更讓人不捨。

顧飛也差不多,陪了一會兒顧淼之後下樓的時候幾乎是衝下來的,跑出樓道口的時候腳下不知道被什麼絆了一下,他一直踉蹌著往前到蔣丞蹦過去攔了一下才停下了。

“我靠,”顧飛樂了,“我長這麼大,頭一次這麼丟人的,你要不攔一下,我估計得衝到路中間再摔個跟頭。”

蔣丞從看到他踉蹌的時候就在樂了,這會兒笑得腮幫子都酸了“鋼廠小霸王也有今天。”

“走走走,”顧飛笑著說,“吃羊肉粉去。”

羊肉粉還是那麼囂張的價格,蔣丞請客,一人加了五塊錢羊肉。

“我感覺吃八百塊的粉都不解恨,”他一邊吃一邊惡狠狠地說,“我早晚要把這店買下來改成餡餅店!”

“我支援你。”顧飛衝他豎了豎拇指。

吃完粉回去拿了行李,打了個車去了車站。

他倆差不多是卡著時間到的,就是不想站在進站口依依惜彆。

“我直接進去了,”蔣丞說,“你回去睡一覺吧,我一會兒上車了也睡。”

“嗯,”顧飛點點頭,“到了給我說一聲。”

相比前一次道彆,這次他們熟練了很多,不過跟送顧飛進站的時候不同,蔣丞這次冇再提不回頭這個事兒,他直接是倒退著進的站。

進站,上車,坐下。

發訊息告訴顧飛。

蔣丞努力讓自己平靜,這樣的相聚和分彆,他必須迅速適應,未來不知道多長的時間裡,這樣的場景會出現一次又一次。

車開動的時候潘智發了訊息過來。

車開了吧

剛開,時間掐得挺準啊

那廢話,我是很有素質的,不影響情侶道彆,一會我去接你

今天這麼閒?

爺爺!明天就上課了!今天再不見一麵,我覺得你真能把我晾到過年啊!

蔣丞對著螢幕笑了半天。

不會的,我預約下週日上午吧,你陪我去趟醫院

打胎嗎

滾,我想找精神科的醫生問問顧淼的情況

行,我有時間,模範男朋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