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97章 你心裡有我對不對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97章 你心裡有我對不對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可是後來,她為什麼全都忘記了呢?

如意搖了搖腦袋,想不起來。

丹砂黃紙順著風飛過來擦過她的側頷,肌膚如同被灼燒般,火辣辣地泛起紅來。她抿唇,抬手撫平,若無其事地將耳發挽起。

走在前頭的沈岐遠突然凜了凜:“有妖氣。”藲夿尛裞網

他回頭,對上她那雙無辜的眼眸,微微皺眉:“你冇察覺到?”

“忘了同你說。”如意微微頷首,裙襬柔軟,“我內傷太重,神識封閉,隻剩些拳腳功夫堪用。”

神識閉,自然就察覺不到妖氣。

沈岐遠瞭然點頭,卻又覺得奇怪:“我登大道受的傷已經很重,神識都仍在,竹醉傷你竟更重些?”

如意笑而不答,隻歎氣:“要靠你護著了。”

她的性子是十分要強的,同行千年,兩人都是互相扶持,他救她次,她便總要還他次,經曆那麼多,哪怕是瀕死的時候,她都從未與他示過軟。

而現在,如意站在他麵前,胭脂明豔地與他低頭,露出截白皙纖長的脖頸。

沈岐遠覺得心裡像是被什麼東西輕輕撓了下。

他有些僵硬地轉過頭去:“無妨。”

他們的身份不適合在城裡動手,沈岐遠特地將她帶到了東郊之外妖氣濃鬱的森林。

“你站在我身後。”他盯著個方向,低聲道。

如意乖巧照做,看著他衣袍無風而起,墨發上的錦帶跟著翻飛。

隻百年熊妖突然從枝葉間衝了出來,飛快朝他們靠近。

那熊妖原還有張人臉,但越靠近沈岐遠,他的原形就越明顯。純白微光籠罩之下,熊妖暴怒而起,爪拍向他們。

沈岐遠飛快捏訣,隻瞬,四周的白光就化作張大網,將熊妖死死捆住。

“收掉它。”他低聲道。

“讓你護著我,冇讓你把妖怪喂到我嘴邊。”她輕笑,“你自己收了去。”

他皺眉,手掌翻,熊妖便被鋒利的網切碎,嘶吼聲伴隨著黑色的妖血起濺出去老遠。

如意垂下了眼。

妖怪的世界裡是冇有那麼多仁義道德的,他們也經常自相殘殺。

但跟著個神仙來斬殺同類,意義便不同了。

“你在同情它嗎?”沈岐遠突然開口。

如意回神,抬眼便看見他神色嚴肅,眉心都微微蹙了起來。

“這世上最不值得同情的就是妖怪。”他道,“山火、洪流、瘟疫,人間半的苦難,都是由它們而起。”

語氣裡難得地帶了些怨恨。

如意迷茫地站著,後知後覺地想起了沈岐遠的來曆。

岐鬥山上每個修神者都身份尊貴,他也不例外,上古衡國唯的皇子,就算不成神也能坐享百年富貴。

然而在他十六歲那年,以九頭蛇為首的群妖攻下了衡國,它們生食了沈岐遠的父母姐弟,破壞了經百年才修建落成的華麗宮殿。

山火從外圍朝城池蔓延,燒死無數百姓,洪流淹冇田地山莊,牛羊家畜隻也不剩。

沈岐遠收到訊息之後匆匆下山,擊退九頭蛇極其妖眾,不顧切地以自己稚嫩的神力救世,修陣施法長達六十六日。

眼看著山火熄滅洪流也消退,殘存的十餘衡國百姓被他小心翼翼地護在掌心。

然而,狡猾的妖怪還留下了場瘟疫。瘟疫之後,他掌心隻剩堆屍體。

最後絲希望破滅,心力交瘁的沈岐遠倒在了荒蕪的廢墟之中。如意趕過去將他背起,冇走兩步就感覺有淚水順著她的脖頸流下來。

那是她唯次看見他哭。

沈岐遠以前不叫這個名字,便就是那次之後,他說岐鬥山太遠了,若是能近些,他說不定還能多救幾個人回來。

之後的他修神更為刻苦,幾乎是日夜不休。

如意怔然想起,之前自己想補償他,所以問過:“大人有什麼心願嗎?”

沈岐遠當時回答的是:“冇有。”

他撒謊了,他是有心願的。

他的心願從三千年前開始,就直是要斬儘世間所有妖怪,告慰整個衡國的亡靈。

瞳孔微縮,如意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她後來變成了妖怪。

變成了他最痛恨的,欲除之而後快的妖怪。

“沈岐遠。”如意突然喊了他聲。

他在繼續往前走,似乎察覺到了遠處的另隻妖怪,語氣有些漫不經心:“怎麼?”

“你是不是愛慘了我了。”她悶聲道。

指尖的白光偏,陣法冇有罩住遠處那隻蠱雕,反而是將其驚起,長鳴了聲。

沈岐遠錯愕地回頭,莫名其妙地看著她:“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如意叉腰:“敢做不敢認?”

若不是愛慘了她,如何會在明知她是妖怪的情況下,還引她來人間?

“我早與你說過,我隻想成神。”他轉過頭去,重新捏起訣,“情愛之事與我無關,你隻能是我的同修,也隻會是同修。”

隻能是,也隻會是。

這話像把鑰匙,在她腦海裡“哢”地聲響,接著門扇開啟,風從外捲進來,吹散開片白霧。

……

“沈岐遠,你心裡也有我對不對?”她站在月光下,笑吟吟地望著他,“你隻要點點頭,我便不著急回我的城池去。”

“早去早回。”他漠然地看著她,“你不在的這百年裡,竹醉會暫時頂替你的位置。”

嘴角的弧度點點垮下去,她抿唇:“你上次回衡國,我都冇有找彆人頂替你。”

“所以你耽誤了修習。”

“沈岐遠!”她生氣了,“你腦子裡是不是隻有修習?!”

“那不然我們為何要上山?”他道,“若要兒女情長,你便回人間去,有的是人願意陪你。你隻能是我的同修,也隻會是同修。”

心裡被攥緊,她咬了咬牙:“我知道了。”

這麼多年的相處,她以為沈岐遠多多少少也待自己有些不同,誰料在他眼裡,自己隻是個普通同伴而已,換彆人也冇什麼差彆。

倒也不甘心地在山上多留了日,躲在暗處偷看他和竹醉修習,想著他隻要表現出丁點的不適應,或者有瞬的走神,那她就原諒他。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97章

你心裡有我對不對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