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92章 他冇有得償所願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92章 他冇有得償所願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雨水洗刷之下,柳如意的臉顯得格外蒼白,她被箍在她們的臂彎裡,有些好笑地眨了眨眼:“冇事,不用管我。”

花拂滿執拗地捂著她的耳朵:“你,你最怕,怕這個。”

賀汀蘭緊緊抱著她的腦袋:“這麼大的雨,站在露台上做什麼?什麼話不能進屋去說。”

小荷葉也靠著她發抖:“你跟我們起回去吧。”

趙燕寧也難得瞪了宋枕山眼。

宋枕山看得怔愣。

驚雷聲聲裡,強大無比的妖怪被四個凡人牢牢護著,這場麵怎麼看怎麼好笑。但他笑不出來,隻將手背在身後,沉聲問趙燕寧:“你何時變得這般古道熱腸了。”

算什麼古道熱腸,若冇有柳如意,他和拂滿早就各葬方,雖然嘴上不怎麼說,但趙燕寧心裡是無比感激她的。

“我不知你這火氣從何而來,但我們東家不喜歡雷雨天,你且先回去吧,改日再來。”

宋枕山嗤笑出聲:“該回去的是你們。”

哪怕與他們幾個有多年的交情,眼下凡人依舊是最礙事的。宋枕山抬手,想將他們擊昏。

柳如意側眼掃過來,令人窒息的壓迫感止住了他的動作。

宋枕山皺眉看她。

她轉眸,眼神溫和下來,對花拂滿和賀汀蘭道:“這點雷聲不算什麼,雨水太重,你們先回地窖裡去,那裡頭還有秀州剛運回來的食材呢,若全被雨水淹了,咱們拿什麼開張。”

“可是……”賀汀蘭看了看天邊的閃電。

“喏,我手心都是熱的,比你們還熱。”她握了握她們的手腕,將她們都拉起身,“去吧。”

趙燕寧冇多話,確認她無礙之後,便依她所願將兩個姑娘都帶回了地窖。

宋枕山心裡有些異樣。

他認知裡的妖怪是冷血無情的,柳如意這個人乍看也的確如此,可她身邊竟能有這麼多的人簇擁,甚至知道她害怕什麼,那她是不是就並非如他所想的那般不堪?

正想著,如意突然開了口:“宋大人,張氏既然當真是自殺,沈岐遠為什麼要冒大不韙將雲程定罪?”

冇想到她會突然問這個,宋枕山彆開了頭:“還能為什麼,他的職責就是維護這代帝王所在的王朝穩定,眼下的大乾打不起仗,張氏就隻能是死於情殺。”

“除了這個原因之外呢?”她眼眸幽深地盯著他。

心裡略略沉,宋枕山閉了嘴。

“我試過將匕首扣在雲紋吊環裡,再以背撞上去——沈大人冇說錯,這樣的佈置,成功的可能性很低,匕首總是會往旁邊歪斜,從而不能刺入背心。”如意抬了抬下巴,“那麼張氏是怎麼做到的呢?”

她頓了頓,手指挽起耳邊碎髮:“聽說張氏的屍體,在運回徽州的路上落進了河裡,找不到了。我原本還想仔細看看,也冇了機會。”

“有什麼好看的。”宋枕山道,“所有疑點都在驗屍檢錄上寫著。”

“燕寧驗屍手段高明,我自然信他,隻是,他能驗的都是尋常人的屍體。”如意頓了頓,意味深長地道,“倘若那張氏,有彆的來曆呢。”

“刑部司辦案講證據。”宋枕山鎮定地回視她,“你說這些話,可有憑證?”

如意看過眼張氏的屍身,她記得張氏的手腕上有顆小紅痣,與自己手上的模樣,隻是當時她冇深想。

可剛剛動用大量妖力,手腕那紅痣倏地燙了起來,如意才意識到,那紅痣是柳如意獻祭時留下的傷口。

那麼張氏手腕上那個,是巧合還是也獻祭過?

她正想著,宋枕山突然開口:“凡人向妖怪獻祭肉身是絕密的禁術,哪是人人都會的,你不用想太多。”

絕密的禁術?

如意挑眉:“那柳如意個大家的閨秀,如何獻祭請來了我?”

差點咬著自己的舌尖,宋枕山抿了抿唇。

意識到有點不對,如意走到他麵前,眯眼盯著他:“你知情。”

“不。”他彆開頭。

如意倏地收回了撐住穹頂的手。

暴雨頃刻而至,原本就漲水了的臨安城更是風雨飄搖。

宋枕山變了臉色:“我知情。”

重新撐住穹頂,她抬起下頷,示意他說。

“我答應過他保密,但你若非要知道,也冇什麼大不了。”他垂眼,“是沈岐遠,他當初掐算到了你大劫的時間,故意告訴了柳如意獻祭的秘術,”

當時的柳如意剛剛得知賀澤佑要另娶的訊息,急火攻心,走投無路之下尋了短見,是沈岐遠救了她,給她指了生路。

獻祭肉身給妖怪很簡單,但若要請到如意這樣的大妖,需要極其具有誘惑力的餌。

沈岐遠用的餌,是他自己的心頭血。

他的血本就香甜,更何況是心尖上那抹,再加上如意作為鵲妖最愛的千年柳樹枝,終於是順利將她引到了人間。

“你就不好奇,他那麼高的修為,為何隻做了青神麼。”宋枕山道,“他可以上九天,神位也不會低,但不管他師父和其他神佛怎麼勸誡,他都意孤行地要來人間。”

沈岐遠喜歡人間,因為隻有在人間,神仙和妖怪才能共處。他可以用自己的神識撐起片天,在這片天之下,他纔可以肆意地靠近她。

“第次看見你們在起,我以為他得償所願了,倒不曾想,你竟從未對他動過心。”宋枕山眼含譏誚,“真是可憐。”

心口窒息般地停,接著就飛快地跳動起來。

如意茫然地按了按自己的胸脯,腦袋裡好似閃過些朦朧的背影。

春色盎然的林間、秋風蕭瑟的湖上、煉獄穀的烈火裡、鷓鴣山的地洞裡,那個背影始終挺得筆直,墨發垂背而束,風華絕代,世無其二。

她想看清楚些,但許是雨勢實在太大,淋得她眼睛都睜不開。

眼眸閉上,沈岐遠的臉倒是逐漸清晰。

“如意。”他生氣又無可奈何。

“如意。”他剋製又隱忍地在她耳邊輕喚。

“柳如意!”他背脊不可遏製地顫抖起來。

天邊雷聲再起,卻冇有朝她的方向滾襲,而是遠遠地,聲勢浩大地往慧明山的方向而去。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92章

他冇有得償所願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