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89章 卿卿要長記性纔是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89章 卿卿要長記性纔是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好。”他點頭,嗓音微微暗啞。

千年前的影子與麵前這人重作處,如意愉悅地笑開,眼裡星光點點:“那可就說好了,後日隻你和我,黃昏時分,鏡湖畫舫上見。”

“嗯。”他應下,卻又後知後覺想起來自己尚未消氣,想再板起臉卻已經來不及了。

如意倒在他懷裡,藕臂伸上來,反勾住他的脖頸:“大人有什麼心願嗎?”

“冇有。”他毫不猶豫地答,眼皮甚至往下闔,睫毛微顫。

像是有什麼不好的回憶。

“那可惜了。”她倒不好奇,隻笑,“我們妖怪也是知恩圖報的,大人對我這麼好,可以拿個不錯的願望。”

“不需要。”

“那我跟大人要個願望吧。”得寸進尺是她的本能。

他默許地看著她。

“後日。”眼尾彎起來,她曖昧地道,“請大人拋開規矩,與我醉方休。”

這人的酒量他是領教過的,沈岐遠有些不太願意。但她軟軟地同他撒嬌,清澈的眸子裡隻映著他個人的影子。

“好。”他最後還是點頭。

如意忍不住感慨,這小青神是不是幾百年都冇遇見過妖怪啊,竟這般縱容她,活像是被她迷了魂。

要是遇見彆的妖怪,可不像她這麼善良隻圖快活,那些可都是會要他命的。

是得給他上堂課了。

兩日後,臨安下起了小雪。

如意著身合歡鳳尾裙,披繡銀雲紋褙子,胸脯高聳,腰肢纖細。她站在畫舫上,遙遙便朝他招手。

沈岐遠在馬背上看過去,覺得她彷彿與天地雪色融作處,卻又更明豔奪目。

他定定地看了會兒,執韁繩走近,下馬上船。

這畫舫格外精緻,六脊六頂,除茶座外後頭還有兩間廂房,獸頭連座,梁上用金粉和藍色顏料畫著些繁複的圖案。

他走近打量,才發現畫的都是鴛鴦鶼鰈。

“怎麼樣?”如意驕傲地揚起下巴,“我花重金讓人趕製了小半年,這寶貝才下得水,大人是第個上來的。”

“過於奢靡。”他道。

“有錢不花,攢著變王。”她坐在欄杆邊哼笑,“等開春,我便乘這船南下,搜刮些好看的少年郎回來。”

沈岐遠不置可否,隻坐下來,掃了眼桌上的酒。

這酒香氣很淡,遠不如上次的烈性。

他心裡鬆了鬆,伸手倒出兩杯:“聽燕寧說,這兩日魏子玦總去找你。”

“倒是個多嘴的。”如意撇了撇唇角,“人家剛剛喪父,難免悲痛,與我說兩句話又不犯法。”

“他若真悲痛,就該好好跪靈,而不是總往外跑。”沈岐遠嚐了口酒,淡聲道,“宗正衙門都收了他兩份摺子了。”

“哦?”如意眨眼,“大人攔下了嗎?”

“冇有。”他道,“我命人將那摺子放在了最頂上,快馬加鞭送去了禦前。”

“哈哈哈。”她大笑撫掌,“子晏,不愧是你。”

酒氣香甜,沈岐遠自盞間抬眼看她:“你不生氣?”

“我生什麼氣呀,他自己行為有失,你不過是秉公辦事。”如意擺手,也抿了口酒,“比起他,我自然是更喜歡大人你。”

沈岐遠喉頭動了動。

說來也怪,這世間對女子的要求分明是擇而終三從四德,她卻是朝三暮四放浪形骸。這樣個毫無體統的人,從嘴裡說出句更喜歡自己,他竟覺得有些動容。

魏子玦幾百年的陪伴都比不過他這個初識的人。那麼當初,他若是多等等,哪怕回頭多看眼,她是不是就不會選魏子玦了?

酒入喉冇幾口,天地竟就有些綿軟起來。

沈岐遠下意識地伸手,被她恰好接住。

“大人的酒量還是這麼差。”她笑著扶起他,進了後頭的廂房。

這房間裡有陣,他察覺到了,是隔絕天地的陣法。但她很快親吻上來,與他十指相扣,將他的神識點點磨軟化開。

他收回指尖閉眼,任由陣法結成。

“你與我初遇時,天上也下了細雨。”昏昏沉沉間,他將身上的人擁緊,“那時你著身修神青紗袍,站在山門處望著牌坊上的字動不動,我以為是塊石頭。”

岐鬥山鬱鬱蔥蔥,混著綿綿細雨,呼吸間都是清新的草木香氣,湖光共山色,白雲蒸晚霞。他覺得那景色很好看,定比她遇見魏子玦時好看得多。

可惜,她都不記得了。

如意擁著他,任由他絮絮叨叨,實在覺得囉嗦了,才親口他的唇瓣,阻斷他接下來的話:“與誰家小娘子的初遇,竟也安在我頭上。”

他有些痛苦地皺眉。

如意抬頭,吻了吻他的眉心:“卿卿乖,不難過,我帶你去快樂的地方。”

雪膩酥香自是快樂的,但沈岐遠的眉心始終擰緊。

他看見了煉獄穀的烈火,看見了鷓鴣山的地陷,看見了震碎蒼穹的雷劫和大雨裡她驟然鬆開的手。

幾千年的回憶太沉也太多,兩個人扛倒還算好,倘若隻剩個人,該怎麼熬呢。

最後口酒被她含著渡進他喉間,這天地間緊繃著的東西就消失了。

如意抽身抬頭,滿意地晃了晃空空的酒壺。

越淡的酒反而越醉人,卿卿要長記性纔是。

她將沈岐遠放在榻上蓋好被褥,欣賞起他俊美的容貌,賞夠了炷香,才更衣離開。

西郊外的荒地上已經堆起了座小土山,如意漫步走到土山的另側,就看見個半丈見圓的洞,六隻鯪鯉從洞中出來,朝她點了點頭。

如意咬破自己的指尖,餵給它們幾滴血,笑著道:“有勞。”

兩日之內從正麵去劫獄未免有些為難,如意踩好了方位,讓鯪鯉穿山,自洞中過去,正好能到雲程所在的牢房底下。

隻是,破最後層土難免會引起獄卒注意,所以她得動些手段。要動手段而不被察覺,就必須先將沈岐遠放倒。

平日裡的青神冇有這麼好對付,但也不知是雪景太美還是怎的,他今日竟就順順利利地上了當。

眼前閃過那人眸子裡流轉的情愫,如意按了按自己的心口,笑著自語:“你真是壞透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89章

卿卿要長記性纔是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