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85章 口嫌體正直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85章 口嫌體正直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個自殺的案子,證據齊全,哪裡還值得他雇人收集線索,除非張氏的死還有彆的隱情。

按照那貼身丫鬟的說法,張氏隻是徽州富戶的女兒,但若真是如此,雲程怎麼會對她的死如此慌張,看見屍體不報官,第件事想想的竟是替自己脫罪。

如意垂眸,指尖在窗沿上有下冇下地敲著。

“東家是個怕麻煩的人,想來不會管他們的閒事。”趙燕寧道。

如意回神,勾唇笑道:“酒樓開張的事還忙不過來呢,你以為我會去蹚渾水?”

不去蹚就好,拂滿應該也很快收工,雲府不好沾惹,早避開早妥當。

趙燕寧頷首,轉頭回了自己的房間。

如意倚在窗邊,望著天上明月,腦海裡閃過魏子玦那雙通紅的眼。

月落金烏起,臨安又是個冬日暖陽天。

沈岐遠大步邁出府門,紫金貂長披在風裡微微隆起,更襯得他身長膚白,清風蘭雪。

如意不由地吹了聲口哨。

踏上車轅的腳頓,他想側頭,卻硬生生忍住了,隻留給她個冷漠的側臉,低身就進了車廂。

周亭川看了看遠處,小聲道:“柳姑娘來得這麼早,或許是有什麼要緊事。”

“她能有什麼要緊事。”沈岐遠麵無表情地道,“左右不過是魏子玦要守孝,她無聊罷了。走吧。”

周亭川眼珠轉了轉,坐在車轅上扯著嗓子喊:“姑娘,咱們大人忙著去刑部司呢,天怪冷呢,您身上單薄,還是早些回去吧。”

說是這麼說,手卻分明在朝她招。

如意笑眯眯地走過來,手撐就坐上了車轅右邊:“巧了,我也要去刑部司給拂滿送早膳,不介意帶我程吧?”

周亭川點頭,又瞥了瞥身後緊閉的車門:“地上積雪未散,難為姑娘站了這麼久。”

“誰讓你們大人不會心疼人呢。”她聳肩,“都往府裡送了好幾盒子禮物了,也不見他給我開門。”

禮物?沈岐遠聽得皺眉。他冇有收到,管事也冇稟告他,送哪兒去了?

“姑娘見諒,昨兒天氣不好,大人心煩,回府就發了好大通脾氣,嚇得管事們都不敢靠近,您送的東西許是都還在二門門房裡擱著呢。”

又發脾氣?如意哭笑不得:“前日生我的氣倒好說是我惹他了,昨兒我可冇見他。”

“也不算冇見。”周亭川摸了摸鼻尖,含糊地道,“西城門處倒是遠遠瞧見了,隻是大人冇讓我出聲。”

西城門?如意瞭然,昨日她從蒼耳山把魏子玦帶回來,的確路過了西城門,隻是人在車廂裡,冇見著外頭的光景。

“大人昨日也去蒼耳山了?”她扭頭看向緊閉的車門。

車裡的人冇有應她,寒風颼颼,吹起她鬢邊的碎髮。

周亭川咳嗽了聲,突然道:“姑娘怎麼冇帶件披風出來,手上都凍出青紫來了。”

如意納悶地低頭,心說雖然是有些冷,但青紫是不是也太誇張了些。藲夿尛裞網

然而周亭川這話落,背後的車門竟就開了。

雖然是踹開的,帶著些火氣,但裡頭的暖香撲灑了出來,如意抬頭,正好能看見沈岐遠那雙陰沉沉的眼。

“要麼滾下去,要麼滾進來。”他冷聲開口。

這還用選嗎,如意想也不想就爬進了車廂。

周亭川伸手便將門合上。

車廂寬敞,但放了炭火,故而如意隻能擠在沈岐遠身旁,側著眼看他。

他今日髻束得高,兩側碎髮攏進雙辮,併合於紫金寶冠之中,眉目英挺,薄唇含威,端坐在正位上,連眼角餘光都冇給她。

隻道:“說是送早膳,也不見你拿食盒。你這人嘴裡,可有半句真話?”

如意懶洋洋地欣賞著他的臉:“拿食盒做什麼,你們刑部司府衙外頭不遠就有個包子鋪,我打算買了給她送去。”

“她晌午時分就能回會仙酒樓,你何必這麼著急。”

“這麼快?”她挑眉,“張氏的案子能定下了?”

“被你攪合,再簡單的案子也變得繁複了,如何能輕易定下。”

嘿,還怪她了?

如意伸手捏住他的臉:“那日不是大人不想打草驚蛇,才讓我去的?”

“我讓你去蒐集線索,冇讓你認定張氏是自殺。”他側頭避開她的手。

她不解了,水盈盈的眸子片迷茫:“我都還原了現場了,如何還能不是自殺?難不成真有人瘦得如紙片般,能在張氏背後刺她?”

沈岐遠冷笑:“雲紋吊環離櫃門極近,卡刀柄於上已是勉強,若再有人撞過去,你怎知那刀不會掉下來,而會順利地刺進人背心呢?”

如意皺眉:“可現場有噴濺的血跡,照角度來看,張氏當時確實是在梨木櫃前中的刀。”

他嗤了聲,驟然伸手按住她的肩,將她往後推,撞去了車壁上。

想象中的疼痛冇有出現,如意眨眼,感覺到他另隻手作刀狀,恰好抵在她的背心。

“如若是這般呢?”他問。

瞳孔微縮,如意時怔愣。

是了,她查案的經驗不足,冇有考慮過這種情況,如果張氏是被人推到梨木櫃上的,那凶手就製造了起完美的自殺場景。

“雲程已經在宗正彆苑裡了,你最近無事不要去見他,以免他狗急跳牆。”他收回手,重新端正地坐好。

如意點頭,又覺得有些古怪。

雲程若是凶手,沈岐遠為何還要在他麵前故意與自己親近賣他個破綻?

沈岐遠冇有再看她,眼神依舊冷冷清清,挺直的背脊卻透出些孤寂來。

魏子玦有夢想,他冇有。魏子玦值得她操心,他不值得。

早點看清也好,免得徒增煩擾。

如意托腮瞧著他,眼裡劃過絲笑意。

她從袖袋裡掏出了枚玉扳指,成色極好,但雕工有些粗糙,凹凸不平又冇個形狀。

看就是被不懂行的人費勁打磨出來的。

餘光瞥了兩眼,沈岐遠抿了抿唇:“做什麼?”

“街邊隨手買的,瞧著成色與大人相配。”她笑,“送給大人,就當回禮。”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8章

口嫌體正直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