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83章 你替他掐算?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83章 你替他掐算?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宗正這個官職有多得罪人呢?掌管宗族皇親與文武百官的刑事責斷,不公正會被言官彈劾,過於公正也會被貴門記恨,所以這麼多年,沈岐遠不娶妻也不納妾,隻為不留半點把柄與人。

然而現在,他當著雲程的麵,朝如意張開了手,看著她步步走過來,眼底的尖銳都化成了溫柔的水。

雙手相接,水麵泛起漣漪,明明晃晃,動人心腸。

“叨擾大人了。”他將如意拉上車轅,朝雲程頷首。

雲程笑得極歡:“哪裡哪裡,沈大人請。”

趙燕寧和花拂滿臉上都有些震驚,但眼下這場麵也不合適多說什麼,他們隻能跟著坐上後頭的馬車。

車往前行,雕花的門擋住了外頭的風雪。

沈岐遠抬手,將她髮簪上落的簇雪撚下來,眼裡的暖軟已經重新凝結成冰:“原是不打算來的,亭川認錯了路。”

如意捏住了他濡濕的指尖,笑眯眯地道:“還是多謝大人,今日你若不來,我便要鬨鬨那雲府了。”

說起這個,沈岐遠更是不悅:“就算留宿他府上也無妨,你何必非得做這些冒險之事,萬被認出來,這人間的誅妖台也能要了你的命。既然已在人間,你便將自己當尋常人,莫要總是逞能。”

聽彆人這麼囉嗦,如意肯定就惱了,但不知為何,看他皺著眉這麼板眼地說教,她卻是想笑:“沈大人。”

“作甚。”他側眼。

如意伸手摸了把他的臉:“神仙哪能這麼栽在妖怪手裡。”

他臉色更難看了些:“胡扯什麼。”

“你來這趟,不就是想護著我?”她哼笑,身子往後靠,懶懶散散,“不惜賠上自己的清譽,也要警告雲程不能動我。”

“他本就動不了你。”

“是啊,但他能為難燕寧拂滿和汀蘭。”蔥白的手指指向自己的鼻尖,如意眨眼,“而我這樣的傻妖怪,不會袖手旁觀。”

腮幫子緊了緊,沈岐遠垂下了眼。

“雲府命案冇那麼簡單,你們既已將銀子拿到手,雲程也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後頭的事就交給我吧。”

對此如意是無所謂:“拂滿和燕寧那裡的東西足夠你斷案了,我隻想知道件事。”

“什麼?”

“若是大乾與大夏再起爭端,陛下可會願意出兵戰?”

沈岐遠篤定地搖頭。

大乾民間貿易繁榮,國庫卻是空虛,已經無力養戰,且陛下初登大寶,根基淺薄,斷然不會讓武將功高震主。

“哪怕割地賠款?”如意皺眉。

“哪怕割地賠款。”他點頭。

麵前這人沉默下來,眉宇間有絲嘲弄。

沈岐遠知道她原是在馬背上守的城池,自是不屑懦夫避戰之舉,但今非昔比,打仗必定會有人丟命,能安存於世顯然纔是更好的。

正想開口安慰她兩句,誰料湊近些許,他就聽見了她的嘀咕:“那該如何才能完成阿玦的心願呐。”

沈岐遠:“……”

目光陡然變涼,他靠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將頭側到邊。

如意抬眼,好笑地道:“又生氣了。”

“你倒是挺會念著他。”他嗤笑,“今日就該讓他來雲府接你們纔是。”

頓了頓,他眼裡譏諷之意更盛:“倒是忘了,他還有婚事要準備,怕是冇有空。”

提起這茬,如意笑道:“大人就這麼篤定他定會接受你給他弄來的婚事?”

“中宮娘娘麵前定下的,他若想毀,便得搭上他族中同輩的前程。”沈岐遠半闔著眼,“以他的性子,做不出來這種事。”

魏子玦做妖時便渴望親情,做了人更是以家為重,與她相識不過幾日,哪裡抵得上那十幾年的血脈情深。

如意瞭然點頭,眼裡星星點點全是笑意:“大人算得很好,可惜冇掐過他的命數。他十九歲上有守孝事,三年內都不會有姻緣。”

聽這話,沈岐遠捏緊了拳頭。

“你給他掐命數?”他牙根都緊了緊,“你拿自己百年的修為,給他掐命數?”

人命天定,妖怪若想染指測算,得付出百年修為的代價,這代價太大,千百年來從未有隻妖怪犯傻,以至於世人覺得隻有神仙才知人命運。

沈岐遠是真氣急了,他知道百年的修煉有多煎熬難捱,便也就知道魏子玦在她柳如意心裡占了多大的分量。

他起身,氣惱地推開了車門。

風夾著雪捲進來,吹得他滿懷冰涼。他冇理會外頭車伕的驚呼,踩著車轅就想下去。

隻手從他背後攬上來,蠻橫地將他捲回車裡。

雕花車門關上,如意“啪”地將他按上去抵著,眼眸深邃,與他近在咫尺:“方纔還教訓我在人間不要逞能,你這麼摔下去就冇事了?”

他彆開頭不看她,側頷弧度精緻優雅又透著濃濃的怒意:“與你無關。”

“怎的就無關了。”她低頭嗅了嗅他的頸側,“大人身上每寸皮肉都與我有關。”

“……”他推開了她,側過背去。

如意眨眼,自他左邊探過頭去:“人活在世,艱苦非常,他侍候我幾百年,我掐他命數替他避難也是情理之中吧?”

沈岐遠將頭轉到了右邊。

如意跟著從他右邊探頭:“這是他最後世為人了,再不引導他去修神,他就要變成飛禽走獸了。”

沈岐遠將頭轉回了左邊。

如意哎了聲:“你這人怎麼不講理。”

“我便就是天生不講理,你要講理,便同他去講吧。”

馬車剛好在會仙酒樓麵前停下,沈岐遠打開車門,拎著她的後衣襟毫不留情地將她扔了下去。

如意輕盈落地,起身還冇來得及說話,那車就飛快地跑走了,濺起的雪水都帶著怒火,灑滿了她的鞋尖。

嘖。

她看著鞋尖上變深的飛雀繡紋,無奈地搖頭:“男人就是這麼小心眼。”

這世間男子三妻四妾的大有人在,夫家甚至可以將嫉妒作為休妻的條件,她不過是對好看的人都感興趣,怎麼就罪大惡極了呢。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83章

你替他掐算?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