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79章 姐姐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79章 姐姐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中宮娘娘是個好命的,與夫君相濡以沫二十年,夫君朝飛龍在天,也並未廣開後宮,依舊待她如珠如寶。

這樣的女子,解決不了的心事屈指可數,但也確是有的。

她看著沈岐遠,眼眸亮了亮:“子晏莫非是想通了,願意成家了?”

“臣記得娘娘上回說,侯潮門許家的女兒實在不錯。”

“是說過。”中宮娘娘捏著扶手直了直身子,“那是本宮遠房的侄女兒,人品才貌都是上等,就是直看不上那些富貴紈絝,所以才耽誤到了十七歲。”

沈岐遠點頭,身子側,指向魏子玦:“魏統領自不是紈絝之流,十二歲前往邊城,戍功累累,正直坦蕩,尚無家室,實是良配。”

魏子玦:?

不是,怎麼就說到他身上了?

座上中宮愣了愣,目光看向他,倒也笑了:“子晏說得是,就是不知魏統領意下如何。”

這句是客套話。他自己跟著沈岐遠來的,在中宮娘娘眼裡,便是個主動求親的姿態,現在再反駁,便等於把沈岐遠和中宮的顏麵起往地上踩。

魏子玦有些無措,捏著拳頭站起身,皺眉看了沈岐遠眼。

他麵無表情地回視他,單手負在身後,像個高高在上的降罰者。

嘴裡咬出了些血腥味兒,魏子玦垂眼拱手,指節根根泛白:“臣……幸甚。”

中宮娘娘慈祥地笑了:“那本宮便去問問許家的意思。”

“多謝娘娘。”

從中宮出來,魏子玦被寒風吹得臉色都發白。

他看著前頭走得頭也不回的人,突然說了句:“你竟會怕我。”

沈岐遠腳步頓。

他側了半張臉回來,襯在雪白的狐毛裡,尊貴矜傲:“大統領多慮。”

“若不怕我,又何必這樣著急忙慌地想給我說親。”魏子玦抿唇,倏地笑了,“看來未必是我像你,或許是你像我呢?”

沈岐遠漠然地看著他,眼底片寒霜。

誰像誰有什麼要緊呢,重要的是,他不會輸。

拂袖轉身,他踩著雪後微濕的地麵,步步跨出了宮門。

***

在漫長又孤寂的成神歲月裡,沈岐遠聽過很多關於魏子玦的事。

他是隻出身低劣的小妖,憑著自己頑強的意誌步步爬上萬妖窟,站到瞭如意身邊。那年的如意嗜血殘暴,七十個隨侍,最後活下來的隻有個魏子玦。

他不但活下來,還被如意收進了帷帳,陪她修煉,陪她斬殺妖王顛覆萬妖窟,陪她從個妖神莫辯的怪物漸漸修成了真的大妖。

外界都說,子玦便等於如意,如意在的地方,就定有子玦。

他覺得自己是不嫉妒的,畢竟她在他身邊的歲月要更長更長,畢竟他們兩個經曆的事情才更多更多,畢竟……

片雪落下來,沁在了他的眉心。

沈岐遠抬頭,看著烏濛濛的天,喉頭滾了幾滾。

“大人。”周亭川在宮門口等他,看見他的臉色,嚇得原地跳了步,“怎麼了?宮裡出什麼大事了?”

“冇。”垂下眼睫,沈岐遠將披風攏了攏,“太冷了些。”

他不喜歡冬天,手指是冷的,馬車是冷的,天地都是冷的。

他想找個溫暖的東西抱著。

想起那雙含笑的長眼,沈岐遠眼神柔和了些。他坐上馬車,吩咐周亭川:“去會仙酒樓。”

“是。”

寒風凜冽,街上的馬車都換了厚實的簾子或者風門,行人瑟瑟發抖,更莫說騎馬的,那便是拿臉去接冰刃。所以再好的駿馬,這個時節也被圈養在了廄棚裡。

然而有匹棕馬卻是自宮門外開始疾馳,路穿街過巷,直抵會仙酒樓。

如意開門,就感覺被風雪撲了個滿懷。

她詫異地挑眉,扶住來人的胳膊:“大統領?”

魏子玦嘴唇都已經冷得發紫,髮梢上有冰雪化開的濕潤,低下身來看著她,眼裡盛著快要溢位來的委屈。

心裡緊,如意連忙扶他進門,拿大氈來與他裹住,又倒了熱茶送到他唇邊:“這天氣哪有騎馬的,也不知道乘車麼。”

“乘車。”魏子玦抿了口茶,“太慢了。”

慢?如意覺得好笑,她直在酒樓裡,慢點又何妨。

“小大人說你同沈大人起進宮去了。”她道。

像是閘門開了條縫,魏子玦垂下眼眸,喉頭幾動:“沈大人好像不太喜歡我。”

察覺到了哈?

如意摸了摸鼻尖:“他那個人,性子就那樣,不然也當不了得罪人的宗正。”

“他想逼我娶妻。”魏子玦抬眼看她,“為什麼呢?”

麵前這姑娘倒是大方不遮掩:“約莫是覺得你有些礙事。”

這世間女子提起男女之事多是害羞迴避的,她倒是坦蕩得彷彿在聊午膳要吃什麼般。

魏子玦笑了笑:“這麼說,姑娘是將在下放心上了。”

“我心上人有些多。”她托腮,意味深長地道,“統領可要站穩些,莫被擠下去了。”

荒唐也荒唐得理直氣壯,魏子玦含笑搖頭,動了動自己僵硬的手指,輕輕歎息:“沈大人位高權重,就算我站得穩了,他也能將我連根拔起。”

這話半是告狀半是撒嬌,配著他眼角淚痣,讓如意很是受用。

她伸過手去,溫熱的掌心裹住了他的指尖:“大統領有的是福氣,何必妄自菲薄。”

纖長又粉嫩的丹寇瑩瑩泛光,指腹卻是柔軟又暖和,輕輕這麼握,彷彿將人的心也起握住,揉捏,熨燙。

魏子玦知道自己的臉又紅了,因為對麵這人又露出了戲謔的笑意,抬著下巴睨著她,眼裡眸光閃爍。

大堂的門突然響了聲。

如意側頭,剛想去看,卻被魏子玦拉住了。

“姐姐不去開門可好?”他輕聲問。

如意被他這稱呼叫得骨頭酥,忍不住輕吸了口氣:“大統領,你是官,我是民,哪有這個叫法的?”

他不答,隻仰頭看著他,像頭乖順的小獸:“姐姐。”

“……”

這兩個字彷彿點中了她什麼穴道,如意撓了撓下巴,有些彆扭又受用,猶豫片刻,竟是坐了回去。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79章

姐姐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