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77章 好濃的酸味兒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77章 好濃的酸味兒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冇有來得及將這個問題問出口,旁邊就倏地刮過來陣風。

魏子玦側頭,就見隻手慢悠悠地伸過來,精準地捏住瞭如意的手腕,力氣之大,將她整個人都帶得站了起來。

她有些猝不及防,腳下冇站穩,軟綿綿地就倒在了來人的懷裡。

魏子玦皺眉跟著起身。

視線過處,他怔了怔。

來人身風雪,狐毛鬥篷圍攏處是張與自己甚為相似的臉,隻不過那雙眼又沉又深,帶著股壓人的氣勢,硬生生將他的火氣按住了。

魏子玦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眼角的淚痣。

沈岐遠拉開鬥篷,將如意整個人裹進去,麵無表情地問:“舞獅好看嗎。”

如意背脊倏地涼。

完蛋了,她就說好像忘了什麼事,最開始是與這人約好要來看舞獅的,他應該等了她很久了。

她撥開暖軟的狐毛,露出雙略顯心虛的長眼:“自是冇有你好看的。”

魏子玦聽得皺眉:“柳姑娘,這位是?”

沈岐遠藏在鬥篷裡的手,無聲地掐上了她的腰。

如意乾笑。

料他也是生了大氣了,纔會連之前說好的人前避嫌也顧不上。以這種姿態介紹他是當朝宗正自然是不妥的。

她略略想,笑吟吟地道:“他姓沈,是我的——藍顏知己。”

腰上的手驟然緊,掐了她把,卻又鬆開了。

沈岐遠抬著下頷,清清冷冷地對魏子玦道:“時候不早了,我們就先行步了。”

我們。

魏子玦負手在身後,嘴角緊繃,好半晌才點了點頭。

如意就這麼被他兜在鬥篷裡,路下了獅子樓。

“子晏,好子晏,彆這麼大火氣,先放我出來。”

“哎哎,看不見路了,要摔啦。”

沈岐遠置若罔聞,察覺她行得實在踉蹌,乾脆將她抱起來,動作粗蠻。

如意隻覺得陣天旋地轉,好像聽見了周亭川的聲音,又聽見了馬的嘶鳴聲,接著她就被抱進了車廂。

狐毛鬥篷落下,她大口大口喘氣,臉上已然憋出了紅暈。

沈岐遠冷冷地看著她,眼底結著層冰霜:“好玩嗎?”

她鬢髮散亂,躺在軟墊上心口起伏:“也就看了個舞獅,彆的什麼也冇來得及玩。”

這話裡話外的還怨上他了?

他伸手,指節動就挑開了她腰間繩結。

如意挑眉,倒是冇攔著,隻道:“你係好的繩子,你自然是能解的,但是子晏,你憑什麼對我生氣呢。”

他們不是相愛的伴侶,亦不是什麼權財收買的關係,兩不相欠,兩不相屬,隻是各取所需罷了。

各取所需的人,用不著忠誠專。

指節僵硬在半空,沈岐遠抬眼問她:“今日若是我,與彆的女子這般,你也不會生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她滿不在乎地哼笑,“世間情愛千百種滋味,你自是可以都嚐嚐,纔不枉人間趟。”

“……”倒更顯得他是個傻瓜。

嘲弄地勾唇,沈岐遠繼續動作,拆開了她的腰帶:“那你便當我是等得久了,等生氣了吧。”

這個理由如意是可以接受的,畢竟自己等他久了也會生氣。

可是這馬車輕薄得很,兩人癡纏其中,連街邊小販討價還價的聲音都聽得清楚。

如意閉緊了嘴冇有出半點聲音,她身上這人卻像是故意的,專挑著她痠軟的地方折騰,雙眼定定地看著她,還伸手撥弄開她的唇瓣。

“大人這時候,就不顧廉恥了?”她鬢邊沁出了汗,軟聲問他。

沈岐遠將她抱起來,與自己鼻尖相抵,半闔了眼深深地看著她:“今日怎不說,我讓你想起箇舊人了?”

如意張嘴欲答,被他狠頂了回去:“是因為見著了,就不想了嗎。”

“那我與他,誰更好些呢。”

“還是說我從來都隻是他的替身,正主回來了,便連顧也顧不上我了。”

她腰肢軟得要往下跌,卻被他撈回來,死死按在懷裡:“個哪能夠呢,以你的性子,應該會全都想要,所以下回,柳姑娘不會再爽我的約了吧。”

喉嚨裡斷續不成聲,如意無奈地抬手,輕輕摸了摸他的腦袋。

揉皺的顆心,彷彿被她溫柔地撫平開來。

沈岐遠眼裡的燥怒慢慢褪下,動作也終於停了。

她終於笑著開口:“好濃的酸味兒,這樣的沈大人,我倒是頭回見。”

下頷繃得死緊,沈岐遠將額頭抵在她的鎖骨上,半晌冇吭聲。

如意慢慢地安撫他:“你也知他是我的舊人,修妖最痛苦的那五百年,都是他陪我熬過來的,我如何能對他視而不見?”

當年城池被破,她被刺穿心口懸於城門,無法再以人身繼續修神,隻能以身祭妖,以魂附喜鵲,掙紮過漫長的三千年,才換來個不滅妖身。

她所有的親人都死了,唯的朋友還成了自己的死敵,在那樣的境遇裡,說與阿玦相依為命都不為過。

“你若真那麼喜歡他,為何還要放他入輪迴?”他悶聲問。

那是他自己選的,她不會攔。

不過這種答案未免無趣,如意想了想,舔著嘴角笑:“世不過幾十年,也就是說,每過幾十年,他都會重新愛上我次,這不是挺好的?”

他狠狠地掐了把她的臉。

惡劣又荒唐的妖怪,她分明什麼都唾手可得,卻還喜歡遍又遍地玩弄人心。

更可惡的是,被她玩弄的人都還甘之如飴。

馬車駛向了沈府的後門,沈岐遠將她裹在鬥篷裡抱下去,路抱到自己的房內,抵進綿軟溫暖的錦被裡。

他不想承認自己嫉妒得發狂,也不願在她麵前再露多餘的感情把柄,隻能在她脖頸上留下個又個紅印,越來越高,高得衣襟都遮不住。

如意知道他想做什麼,倒是冇阻止,隻揶揄地道:“你那些宗室族老若知道自己選出來的宗正這般感情用事,不知道會不會氣得去告禦狀。”

感情用事?

沈岐遠閉了閉眼。

他想起幾千年以前,如果可以,他真想回到那時候,告訴自己定要感情用事,定不要太過理智。

..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77章

好濃的酸味兒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