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74章 舊人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74章 舊人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白皙英俊的美人兒眼巴巴地要與她玩苦肉計,那哀怨癡纏的眼神,看得如意很是心動。

她不由地掀開車簾,傾身過去啄他口。

這樣才乖嘛,與她服軟低頭,比硬邦邦的威脅來得有用得多。

翻身下車,如意帶上拂滿,邊走邊用拇指拭了拭自己的嘴角。

世間女子多喜歡英勇無畏頂天立地的男兒,她偏愛這香甜溫順的,口味著實奇怪,也不知什麼時候養成的。

記憶裡始終有段空白,蒙著灰茫茫的霧。

她不是個強求的人,想不起來就不去想,隻笑著與拂滿說:“你待會兒看清楚,我教你怎麼訛人銀子。”

拂滿:?

莫名還挺想學。

兩人說笑著穿過迴廊,如意頭上的鵲踏枝黃玉簪不知怎麼就鬆了,倏地和著青絲起滑落下去。

她心裡緊,飛快轉身想救救那難得的髮簪,後頭卻有人動作比她還快,伸手撈,恰好握住簪頭上的喜鵲。

如瀑般的青絲在兩人之間垂墜下去,如意眯眼,香甜的槐花味道頓時盈滿鼻息。

風拂過紅色的劍穗,對麵這人盔甲響了響,淺淡的眼眸正好與她對上。

麵如冠玉,目若朗星,他怔怔地看著她,眼角淺痣微微顫了顫。

如意眼底閃過絲詫異。

是他。

怪不得方纔那聲音她聽就覺得熟悉,萬妖窟中恩愛百年,輪迴轉世更改了他的記憶,卻冇有改掉他的聲音和容貌。

她展顏笑,習慣性地就朝他勾手:“過來。”

分明是第次見麵,分明男女有防,但魏子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聽她開口就像是中了蠱,直愣愣地就握著那玉簪往前步。

如意勾唇,大方地將背對著他:“我不會挽髻,你替我簪上吧。”

拂滿看得呆在原地。

東家肯定不知道自己說這句話時的模樣有多惑人,纖腰不盈掐,眼尾瑩瑩有光,脖頸優雅地側過來,如同大發慈悲的神女向蒼生低下頭顱。

誰能抵住她這樣的召喚?那將軍看起來是不能的,傻愣愣地靠上來,笨拙地替她挽起青絲,粗糲的手指有些發顫,好幾下都冇能將髮簪彆住。

她偏還嘖了聲,素手撚過他手裡的簪子,兩三下就挽上去,轉頭還瞪他眼。

不經人事的小將軍臉上陡然漲紅,無措地看著她:“這,這不是會挽嗎?”

她不答,隻揚了揚下巴,側頷弧度乾淨又漂亮,在光下閃,便拉著她的同伴繼續往洞房的方向去了。

魏子玦怔在原地,好半晌都冇能邁動步子。

“東家,喜歡他?”拂滿回過神來,問瞭如意句。

如意笑得懶散:“應該是吧。”

畢竟那麼漫長的歲月裡,她身邊好像都隻有他個人。阿玦當年也是為了救她才墮入輪迴,她答應過他,會滿足他在人世個心願,不管那個心願有多難。

知道此行會遇見他,卻冇想到遇見得這麼早。

如意後知後覺地想,自己當初第眼就覺得沈岐遠好看,是不是因為沈岐遠和阿玦長得有七分相似?尤其眼角那顆淚痣,連位置都模樣。

怪不得小青神今日不想讓她在侯府久留,怕是也知道她會遇見舊人。

燦然笑,她先到了文貞雪麵前。

文貞雪手裡拿著今日的菜單,見她進了門便端起了主母的派頭:“千兩的席麵,你每桌隻放條白仙魚來糊弄我?”

如意與拂滿交換了個眼神,便施施然在茶桌邊坐下:“咱們會仙酒樓的席麵可不是等閒人家吃得起的,上個月驚鴻郡主宴客定的也是這樣的菜式,隻五桌便是千兩,我還是看在侯府如今窮困潦倒的麵子上,纔將這五十桌隻收千兩。”

窮困潦倒四個字她咬重了些,帶著十足的看好戲之意。

文貞雪果然被刺痛了,她被誰看笑話也不願意被柳如意落井下石。

冷笑聲拿出疊銀票,她道:“侯府再窮困潦倒,也比你個商賈女拿得出手,光說我這體麵和尊貴,便是你拿銀子也堆不出來的。”

如意不以為然地擺弄指甲:“行了,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你與我拿什麼喬呢,直接說你冇錢了,我還能再給你少算些。”

“你瞎了不成,這不是錢是什麼?”文貞雪揚了揚手裡的銀票,“還都是侯爺給我的。”

隻要是賀澤佑給的,那必定每張上頭都有柳如意的汗水。

拂滿在旁邊聽著都有些動氣了,如意偏還不痛不癢:“尊貴些的人家,付賬都爽快,壓根用不著我親自來趟,倒是你,缺什麼就想炫耀什麼。你瞧瞧你這桌子的首飾,加塊兒都抵不上我發間這支。”

她說著,伸手撫了撫那黃玉簪,姿態妍媚,氣勢淩人。

文貞雪氣得拳頭攥緊。

她不氣彆的,就氣這柳如意日勝日的容光煥發,原想找她來炫耀羞辱番,不曾想怎麼說她都不動氣,倒是先把自己氣著了。

數了數銀票,文貞雪惡狠狠地將千兩往地上灑:“付你的賬,待會兒記得給我和侯爺謝恩!”

銀票飛滿了半間屋子,如意坐在凳子上,卻連眼皮都懶得抬:“侯府慣會賒賬,我也習慣了,會仙酒樓的人就在各個門口守著,待會兒賓客散場,我會讓他們挨個收銀子,每人二十兩,也就平賬了。”

“你胡說什麼?”文貞雪想了想那場麵,臉上掛不住了,“這不是把銀票給你了?”

纖手翻,如意納悶:“我兩手空空,你何時給了我?”

“地上啊。”藲夿尛裞網

“以高門的規矩,扔地上的都是賞錢。”她勾唇,“賞錢難道也算結賬?”

文貞雪驚,心裡暗道聲不妙,想吩咐丫鬟去撿,又覺得這舉動小家子氣,柳如意正看著她呢,她拉不下這個臉。

如意倒不介意這個,她不知從哪兒掏出把掃帚,三兩下就將銀票掃到拂滿拿過來的簸箕裡。

等文貞雪反應過來後悔的時候,拂滿已經將簸箕抱走了。

她手裡的賬單都冇按上柳如意的私印,豈不是還要結回賬?!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74章

舊人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