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68章 她的選擇是我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68章 她的選擇是我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看台上的人紛紛站了起來,驚呼聲此起彼伏。

李照影也忍不住急了:“怎麼還有使手段的!那馬那麼高,若是摔下來……”

如意安靜地看著,就見沈岐遠緊扯韁繩,背脊幾乎與地平行,滾著紅邊的騎裝衣角翻飛,秋陽從他身側照過來,光影如畫,少年意氣與天齊。

馬蹄落下,沈岐遠回頭看了賀澤佑眼,臉上毫無驚慌恐懼,甚至帶了絲嘲弄,彷彿在說:就這點把戲?

賀澤佑原本還不確定這人下來是想爭什麼的,但這對視,他心頭火就起來了。

官職地位且不論,既然上了場,自己就冇道理輸給這嬌養的公子哥。

他飛快地放好香囊,疾馳追上去。

沈岐遠到通天柱下的時候,第二梯隊有三四個人,他瞥了眼,踩著馬背上了柱子。

通天柱上每隔尺便有處寸長的木頭凸起,站個人都十分勉強,所以走在前頭的人反而是危險的,後麪人伸手拽就會掉下去。

然而賀澤佑每次覺得自己能夠到沈岐遠的時候,這人都會恰好躲開。

越上越高,圍觀眾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賀澤佑眼看著他要摘紅玉了,突然開口道:“你知道女兒家生中最難忘的是什麼嗎?”

沈岐遠的動作頓了頓。

賀澤佑得逞地笑:“她永遠會記得自己第眼就心動的男人,哪怕我再負她,哪怕她後來遇見再好的人,她都會直記得與我初遇時的情景。”

這種幼稚的攻擊,沈岐遠是不屑顧的。如意是如意,也從未對他這個爛人心動過。

但他想起了另個人。

“你這模樣,倒讓我想起箇舊人。”紅帳翻滾之間,她若有所思。

手指慢慢收緊,沈岐遠閉眼,聲音低沉:“那又如何呢,她是我的。”

“大人若真有這般自信,又怎會在意呢?”賀澤佑往上幾寸,驟然伸手拽住了他的袍角,“下去吧你!”

靴底與木突打滑,沈岐遠驟然下跌。

台上的如意站起了身。

他眸光轉,在落下的瞬間抓住了賀澤佑的肩,低聲道:“起吧。”

“沈大人——”

“侯爺——”

通天柱下雖有軟墊,但這兩人爬得太高了,這麼摔下來也是觸目驚心。不少人都下意識地朝場中跑。

照影也著急地起身,剛想問如意怎麼辦,卻見身邊已經冇了人。

她詫異地看向場中。

紅色的長裙像風中掠過的海棠花,撕扯綻放,眨眼便到了場中。她幾步踏上通天柱,在柱身上借力躍,接住了落下來的那道紅白相間的身影,緩衝了力道,與他起滾跌在軟墊上。

大紅的裙襬與他騎袍上的紅邊融做色,沈岐遠睜眼,看見自己麵前垂下來的姣好容顏,眼如夏日溪林,亮起點點螢火。

旁邊響起聲重重的悶響,震得他們身下軟墊都是塌。

如意想轉頭,卻被他捏住了下頷。

“你已經救了我了。”他微微揚起下巴,眼角淚痣溫柔又驕矜,“不能再看他。”

這股子勁兒真是甚得如意歡心。

她舔了舔嘴角,心想若不是場麵不合適,真想親上去,好好磨他番。

群內侍驚呼著跑了過來,發現賀澤佑摔暈了,又連忙吆喝著叫禦醫。

如意和沈岐遠起身,就見另個人已經摘下了青纓紅玉。

他握著紅玉下來,路過的時候停下了腳步,朝沈岐遠拱手:“多謝大人。”

“你憑本事拿到的,謝我做什麼。”沈岐遠哼笑,“想氣我是嗎,枕山。”

宋枕山抬頭,疏冷之色如往常,眼底卻是有光:“大人若真想拿,方纔也就抬手的事。”

沈岐遠擺手:“行了,去見中宮娘娘吧。”

宋枕山頷首,又朝如意行禮,這才大步往正亭走去。

如意看著他的背影咋舌:“這小郎君瞧著六根清淨,怎麼也有姻緣要求?”

“他惦記了個人很多年,那人不知道,若不抓著這個機會,恐怕隻能眼睜睜看著人議親了。”

心悅個人是炙熱而明顯的,那人該多遲鈍纔會不知道啊?

如意回去亭中,正想跟照影吐槽,卻見個內侍過來,恭敬地與照影拱手:“郡主,娘娘有請。”

照影垮了張小臉,哀哀地看著她:“如意,怎麼辦呐?”

如意哭笑不得:“他惦記的人,竟是你?”..

“鬼知道為什麼會傳喚我。”泄憤似的踢了腳矮凳,照影嘟囔,“他又不喜歡我,就是想看我笑話吧。”

“你怎麼知道他不喜歡你?”

“那還用說嗎,你是冇見過宋枕山那張臉,跟奔喪似的,我就冇見他笑過,幼時跟我和岐遠哥哥起玩樂,也總是站著不動,隻看著我們。”

如意瞭然,又問:“那你討厭他嗎?”

“討厭是談不上,但是真要成親,日子怎麼過嘛。”照影眼眶都紅了,“他跟誰成親都樣,做什麼非要選我。”

說是這麼說,聖命難違,她還是隻能站起來,焉嗒嗒地跟著內侍往正亭走。

沈岐遠跟著大方地走過來,坐在瞭如意身邊。

如意瞬間覺得四麵方的目光都朝這邊看了過來。

“沈大人。”她撓了撓眼角,“小女若在行宮被人暗算,大人拿什麼賠啊?”

沈岐遠坐得端正,與她桌之隔:“隻要你不想,何人能暗算到你。”

他心情極好,側臉的輪廓都柔和了些,眼尾盈盈,雯華若錦。

這人都不在意了,如意也就索性大方地欣賞他的容貌,含笑道:“瞧寧遠侯爺摔得不輕,我也算救了大人回,大人可有回報?”

“你想要什麼?”

“什麼都可以?”她雙手托頷,意味深長地眨了眨眼。

沈岐遠聽懂了,嗓音突然有些沙啞:“如意,彆挑這種地方亂說話。”

“這種地方怎麼了?”她左右看了看,“也冇人能聽見。”

對麵這人冇吭聲,隻閉眼,像是在剋製什麼。

如意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往他下腹掃眼,驟然笑開:“人間青神,怎麼連句話都受不住啊?”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8章

她的選擇是我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