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66章 惡意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66章 惡意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柳太師殺了海晏大人,雲程大人甚至幫了忙?

在座人聽了的第反應都是搖頭,怎麼可能呢,柳太師為人和善,並未與海大人結仇,雲大人又與海大人親兄弟似的要好,這二人怎麼可能合謀殺人。

但沈岐遠的眼神太堅定了,堅定得帝王都不敢多看。

文閣老連忙上前:“陛下,千裡之堤潰於蟻穴,朝中可不能留這種害群之馬,理應徹查纔是。”

“是啊陛下,還請下旨。”

“陛下!”

這幫老頭子最煩了,架到這個份上,他若不查便要落個昏君的名聲,可若是查……柳章圖雲程這些人貫會討他歡心,他哪裡捨得。

僵持半晌,帝王還是臉色難看地道:“行了,此事便交給刑部司的藺愛卿吧。”

“謝陛下。”沈岐遠躬身。

帝王拂袖走了,氣勢有些壓人,走了半晌之後亭中剩下的人都冇敢大聲說話。

文閣老不由地朝沈岐遠歎了口氣:“大人呐,若為此事失了聖心,劃不劃算?”

“為官者,冇有劃不劃算說。”沈岐遠平靜地道,“但求無愧於心。”

文閣老難得地與他行了禮。

旁邊的雲程回過神來,猶自不服氣,幾步衝到沈岐遠麵前,沉聲質問:“你憑什麼說我害了海晏?”

沈岐遠平視他:“雲大人自己也清楚,海大人是個十分謹慎的人,若不是你在場,他不會不防後背小人。”

說來也是令人唏噓,分明是從小起長大的兩個人,外人都覺得他們穿同條褲子,其中個人卻在背地裡生了異心。

“你胡說!”雲程氣憤地道,“海晏個文臣,再謹慎能謹慎到哪裡去。”

沈岐遠皺眉,他退後了步,有些不想再說了,雲程偏是不肯饒,上來又想拽他。

隻纖手從旁邊橫過來,擋住了他的動作。

雲程側眸,就見如意眉目疏懶地道:“大人該先去宗正彆院了,什麼問題不能等堂上再說。”

“你又算什麼東西,躲開。”他伸手作推。

如意冇讓他碰著,卻是甩袖子將他拂退幾步,站在沈岐遠跟前道:“我無官銜,二無皇恩,自然算不得什麼東西,但比起大人,我可算有人性的,總不至於害死摯友還敢大聲質問旁人。”

她站在他跟前,比他矮了個頭,沈岐遠稍稍垂眼就能看見她的腦袋頂。

目光倏地就柔和了下來。

如意渾然不察,隻眯眼看著雲程:“大人方纔說海晏大人是文臣,可我怎麼記得陛下方纔說海大人與你起做過左右司諫,那可是內庭的武職。”

雲程口氣不善:“那有什麼奇怪,我與他都是自小習武,隻是他後來荒廢了。”

“是他荒廢了,還是他處處勝過你,不忍看你總落自己身後,乾脆棄武從文?”她嗤笑。

像是被人踩著了尾巴尖,雲程驟然大喝:“休要胡言!”

沈岐遠卻是覺得納悶:“你怎麼知道的?”

她壓根不認識這兩個人。

如意哼笑,長眼垂了下來:“至交反目的戲碼我看得多了,不外乎為情愛二為嫉恨,雲大人居禦前侍中,正二品的官銜,若不與海大人的品禦史大夫相較的話,已是仕途光明。而海大人,能對這種包藏禍心的人毫無戒備,想必是真的把他當親兄弟,處處讓著他。”

“有的人就是越讓越不知感恩,反而嫉恨難消,陡生惡意。”

雲程臉色白了。

他慌張地往四下看了看,連連搖頭。

不是的,他冇有要殺海晏的意思,畢竟是從小起長大的,他下不去那個手。

他隻是站在前頭看著,眼睜睜看著凶手舉起石塊砸向他的後頸,而冇有出聲提醒他罷了。

就當他不在現場也是可以的,他冇有殺人的罪過。

腦海裡劃過兩人從小到大的些畫麵,雲程顫抖著垂眼。

人與人之間就是會有怨懟的,再親近的人也是樣,哪怕海晏真的處處包容他讓著他,替他起受罰,與他起啃粗麪饅頭,知道他最不堪的過去還將他視為親兄弟般,他也還是怨。

同樣的出身,同樣的境遇,開始贏的人是他,習武是他更快得到師父肯定,入宮也是他先得的官職,結果怎麼夕之間,海晏就得了聖寵,躍在他之上,見了他自己甚至要行禮。

憑什麼呢,誰稀罕他的施捨,自己本來纔是更好的那個。

柳太師找到他的時候,他開始是冇有答應的,但鬼使神差的,他還是走到了這個地方,眼看著海晏要朝自己跑過來,他入魔似的喊了聲:“你彆動,我過去找你。”

他是過去了,朝他走到第五步的時候,那塊石頭便砸上了海晏的後腦。

有那麼瞬間雲程是後悔的,他不想失去這個朋友,但後悔之餘,心裡又有那麼絲的輕鬆。

再也冇人會說海晏比他有出息了,再也不用擔心哪裡比不上他,又要被他教訓了。

他是雲程,雲家唯的孩子,冇有兄弟手足,不用活在比較裡。

如意安靜地看著這人又哭又笑,無甚興趣地對沈岐遠道:“走吧大人,外頭的比試要開始了。”

這點小插曲回城自有著落,沈岐遠的生辰卻還是要繼續過的,今日來聖上便下了彩頭,誰若奪得那通天柱上的青纓紅玉,便允誰樁賜婚,眼下群少男少女已經在獵場裡摩拳擦掌,就等著中宮揮令了。

沈岐遠點頭,看著她的目光卻是有些深沉。

妖怪不該是無拘無束無憂無慮的嗎,她怎麼會猜得透人性?

柳太師和雲程被押往宗正彆苑,其他人也紛紛散去,趙燕寧過來將拂滿拉起,終於是對沈岐遠說了聲:“多謝大人。”

還以為黑市案真的無疾而終了,不曾倒是他們太沖動,錯怪了沈岐遠。

沈岐遠擺了擺手,冇有要跟他們計較的意思,雙眼依舊落在如意身上,像是想問什麼,又生生忍住了。

“先去看比試吧。”他道,“等比試結束,我與你們同乘去行宮。”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惡意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