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65章 不踩著自己不知道痛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65章 不踩著自己不知道痛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此舉實在違揹人性,亭中眾臣議論起來,皆是皺眉。

文閣老笑著問:“謀害妻子事倒是清楚了,那謀害女兒又是從何說起?”

“柳太師府中長女年歲十九,先前因著丟了太師府的顏麵,被柳太師逐出了家門,甚至從族譜中剔除了名姓。”沈岐遠瞥向旁邊那抹豔麗的紅色,“倒不是因為此女當真罪不容世,而是因為太師覺得,此女非他親生,早些趕出去,也免得連累府上名聲。”

此話出,雍王愕然。

他震驚地扭頭看向柳太師:“你為什麼覺得如意並非親生?”

柳太師臉色鐵青,看見他還是忍不住反唇相譏:“王爺自己做過什麼,自己心裡不清楚嗎?何氏在與我之前就非處子身,誰知道那迅速隆起來的肚子裡到底是你的種還是我的種。”

血色從眼角漫上來,雍王撲上去就要揍他:“你胡說道,我與襲香直髮乎於情止乎禮,她不從我家大門被抬進去,我是不會碰她的!”

柳太師怔了怔,又皺眉搖頭:“不可能,她那晚冇有落紅,除了你還能是誰?”

“冒昧告知幾位大人。”趙燕寧淡聲開口,“以小人多年驗屍的經驗來看,處子之身並非定有落紅,此事因人而異。”

柳太師眼神變了。

他低頭,仔仔細細回想,時怔忪。

是他誤會了?

“彆的都是太師家事,我等也不好過問。”沈岐遠道,“且說回太師殺女之事,原本太師隻是將女兒趕出了門,是什麼讓他對自己的骨肉都動了殺心呢?”

他從懷裡拿出了份房契地契。

“若是沈某冇料錯,黑市案之後,太師就有意結交沈某,見沈某與其女多有交集,便想了法子召其女回去,妄圖以她來籠絡沈某。可惜,他那女兒是個性子烈的,當場說了些話,讓太師以為她知道自己殺妻的真相。見她不堪用,又威脅到了自己的名聲,柳太師便痛下了殺手。”

“這處宅院,是後來柳太師托遠親送到沈某手上的,沈某收下了,故而太師放下了戒心,反而露出了諸多破綻。”

柳太師冷笑,劈手指向旁邊:“沈大人說老夫殺女,可她不是還活得好好的?”

正在思索什麼的如意突然覺得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臉上,她抬眼,倏地朝柳太師笑,而後出列拱手:“還請陛下饒恕太師,他雖已不認民女,卻還是有生育的恩德,所以即便差點殺了民女,民女亦不怪他。”

以子告父要挨十大板,她這個不算告吧?

沈岐遠原本嚴肅至極的眼裡劃過了絲笑意。

旁邊的驚鴻郡主氣得站了起來:“刀都捅進心口了,受害者還活著就能免罪了?”

“郡主不必替民女說話。”如意歎息,抬袖,眼淚就吧嗒吧嗒地掉了下來,“民女的命都是太師給的,他真殺了民女又如何呢。”

美人落淚,自是淒淒慘慘慼戚,眾人都有些不落忍。

被自己生父捅心窩子,想想都覺得受不了。

“民女原本直有心結,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敬重敬仰的父親多年來總是嚴厲苛待,今日各位大人也算給了民女個明白,原來不是民女做錯了什麼,是其中有誤會。”她抹著淚堅強地看向柳太師,“若是現在重來次,太師還會毫不留情地刺民女刀嗎?”

柳太師神色複雜地看著她,又氣她這矯揉做派,又實在無法辯駁。

他冇回答,座上的帝王倒是終於怒了:“虎毒不食子,柳章圖,你這般,豈可為東宮師長!”

彆的事他可能都會睜隻眼閉隻眼,但殺妻弑女之事實在駭人聽聞,若東宮跟著學,他怎能安睡。

人都是隻有被踩著了纔會知道痛,見帝王終於上心了,沈岐遠這才接著道:“至於結黨營私貪贓枉法,黑市案裡太師就有所牽涉,眼下還有這座宅子在,可以說是證據確鑿。太師用兩朝老臣的忠心矇蔽了聖上,欺君之罪亦可定。”

“隻是其中細枝末節,還需要陛下著人徹查。”

柳章圖急了:“沈大人,你若非要定老夫這些罪名,那你宗正司也難逃其咎!”

宗正司冇在聖恩下來之前查出這些東西,的確是重大失職。旁邊幾個宗正司的同知和副司都白了臉色,有人抖著腿已經要出列請罪了。

沈岐遠就在此時交出了宗正司的印鑒:“宗正司的確難逃其咎,臣願自請貶謫。”

四下倒吸涼氣之聲頓起。

如意側眼看向這個人。..

宗正司可以說是大乾皇權之下的第衙門,多少人擠破頭也想坐上這個位置,他居然說交出來就交出來了,並且,這並不是他的過錯。

秋陽之下這人站得挺拔如鬆,目光篤定,收束的袖口顯出幾分少年的意氣孤勇。

座上的帝王擺了擺手:“此事容後再議,子晏,你原本不是要議今日的凶案嗎。怎麼就說到這兒來了。”

“今日的凶案便就差道陛下徹查的旨意。”他正色抬眼,“隻要能查到件證據,件證明雲大人與柳太師早有勾結的證據,此案便結了。”

直袖手旁觀的雲程聞言慌了:“在下是內臣,能與柳太師有什麼勾結?”

沈岐遠看向他,目光平靜:“黑市裡那頂九鳳冠,當真與大人冇有絲毫瓜葛嗎?”

雲程愕然。

帝王就在此時悶哼聲扶住額角。

“聖上保重龍體。”旁邊的老臣們紛紛拱手。

“唉,老了,不中用了。”帝王緩緩起身,“今日之事便到這裡吧,孤也該去歇歇了。”

“陛下。”沈岐遠固執地道,“請下旨意徹查。”

帝王有些惱怒地看他眼:“柳太師的罪你都可以定下了,還查什麼?”

“斷案講證據,豈能隻靠推演。”他無畏地迎上帝王的目光,“臣已知道真相,但若缺少證據,這二位便定不了罪。海大人九泉之下也不會安心,請陛下垂憐。”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不踩著自己不知道痛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