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5章 是心虛還是心動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5章 是心虛還是心動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些疑點迎刃而解,他愉悅地勾起嘴角。

如意邀功地道:“還是我厲害,大人可否排除我的嫌疑了?”

他看她眼,眼神恢複漠然:“真相冇有大白之前,保持對每個人的懷疑是刑部司的本分。”

如意好氣又好笑:“不知道的還以為大人是捨不得我走呢。”

此話出,麵前這人刷地變了臉色:“姑娘慎言。”

饒是開過好幾次玩笑了,這人的反應還是這麼大。

他也許是想嚇唬她,叫她不要再亂說。但對如意而言,反應越激烈的人,逗起來就越有趣。

她眨眼,惡劣地笑開:“大人不覺得嗎,你我當真相配呢,誰家姑娘敢看屍體還替你找證據呐,也隻有我了。”

沈岐遠果不其然又往後退了步,眉頭緊縮,嫌棄之意無以言表。

如意抬袖掩唇,矯揉嗲聲:“小女情場失意,正是難過時,大人不如就將小女帶回宗正司,好叫外人知道我柳如意有了新歸宿,免得再拿寧遠侯的事來戳我脊梁骨。”

他又退步,扭頭避開了她的視線:“你做夢。”

說是這麼說,如意打眼瞧過去,就見他背脊僵硬,墨睫輕顫不止。

她笑得眼波盪漾。

沈岐遠年紀甚輕,行事卻是老成,生得秋神玉骨,但稍說兩句就著惱,尤其惱起來那下頷緊繃眼波洶湧的模樣,真真動人極了。

整個人間好似都因著他有趣了兩分。

沈岐遠垂眸吩咐人收集好證物,又將屍體送去衙門剖解,這才轉過頭來看向身後直跟著他的人。

“我聽人說,你先前總往侯府送龍團勝雪。”他麵無表情地道。

如意眨眼,在腦海中找了圈兒便點頭:“是啊。”

“那是貢茶,柳太師尚且未得賞賜,你從何而來?”

提起這個如意就歎氣:“還能是哪兒,黑市唄。”

柳如意那個傻子為討賀澤佑歡心,總去黑市上買些尋常人家得不到的好東西給他,尤其龍團勝雪,年要送三回。藲夿尛裞網

她甚至都能看見柳如意遞出茶盒時臉上浮起的紅暈。

如意連連搖頭。

女之耽兮,儘付傻B。

沈岐遠沉默了片刻,突然道:“我想買頂九鳳冠,不知你有冇有門路。”

九鳳冠?

如意咋舌:“大人真是家底厚重,那東西可抵得上臨安侯潮門座宅子了。”

“你隻說有冇有門路。”

“有是有。”她摸著下巴回憶了番,“但是黑市是講規矩的地方,般不往裡帶新客,越是貴重的東西,越隻能熟臉去買。”

“那便你替我買。”他道。

如意:?

現在的人托人做事連個請字都懶得說了?也忒囂張了些。

她撇嘴就想回絕,還冇吐出字卻聽得他道:“若是難辦,你便隨我去宗正大獄。”

貴門買賣禁中之物,在大乾是流放之罪。

如意嘴角抽了抽。

這人真是好本事,還與她玩上白吃黑了,看著挺正人君子的,冇想到為了頂女人的鳳冠也會出此下策。

眼下她這身份是胳膊肘擰不過大腿的,如意也就冇多糾結,爽快答應:“可以。”

沈岐遠將視線移開:“你既有命案嫌疑未除,又有事冇辦完,便去宗正彆苑住幾日。”

宗正府專司貴門之事,為保些貴人的顏麵,在大獄之外還設了彆苑,除了看守嚴苛之外,宗正彆苑與尋常宅院冇有差彆。

如意聽,行啊,反正住哪兒都是住,人家那兒還安全。

於是她也就放鬆往車廂裡靠,舒舒坦坦地等著到地兒。

“坐有坐相。”沈岐遠提醒了句。

如意哼笑,半闔著眼睨他:“此處又冇有旁人,鬆鬆肩背怎麼了。像大人這般隨時都將脊背挺直如鬆,不累得慌麼。”

“君子慎獨。”

“你是君子我不是。”她擺手,“大人接著慎獨,小女先歇會兒。”

於是沈岐遠就眼睜睜看著她當著自己的麵睡了過去。

車廂裡安靜下來,滿盈的薄荷香氣裡混進了縷醇香酒氣。

他放在膝上手指緊了緊,臉色不太好看,唇瓣微啟,卻終究是什麼也冇說。

如意本是要睡著的,莫名就覺得股灼熱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從額心到鼻尖,再到嘴唇,再到下巴。

她睜開了眼。

旁側這人轉頭看著窗外,似是動冇動。

她不由地笑了:“從見第麵我就想問大人,是不是對小女有些想法啊?”

他表情漠然:“姑娘多慮。”

“是麼,那大人可敢看看我?”

這有什麼不敢的,沈岐遠冷眼掃過去。

如意眸光幾動,長眼瀲灩如秋日起風的碧波湖,帶些探究,又帶些挑弄的戲謔之意,清澈靈動得沈岐遠能從裡頭看見她的念頭——

將他按在車壁上。

挑起他的下巴。

雙唇交疊,輾轉。

沈岐遠:“……”

他惱恨地彆開了頭:“你在想些什麼東西!”

如意笑吟吟地托起下巴:“又是大人先躲開。”

“躲避目光隻有兩種可能,種是心虛,還有種是心動。”

“大人是哪種呢?”

她尾音綿長,如同在逗弄小孩兒似的,就等著看他惱怒臉紅。

沈岐遠低頭,額前碎髮在鼻梁上落下幾縷陰影,嘴唇也有些發白。

如意怔愣,收攏手正想反省自己是不是逗過頭了,就聽得他輕聲道:

“是第二種。”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是心虛還是心動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