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55章 問訊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55章 問訊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彆人嘴硬多少讓人覺得惱火,但沈岐遠這個人,臉側姣好,眼瞳深黑,襯著眼角清淡的淚痣,說什麼都讓人賞心悅目。如意頂多戲弄他兩句,倒是不忍多計較的。

所以他打岔說要去重審劉屠夫,群人就嘻嘻哈哈地跟著他去了。

劉屠夫看起來有些不耐煩,麵對紫帽的刀鞘也不懼怕,隻嚷嚷道:“我本就無罪,哪有你們這樣三番五次堵人家門的。”

如意進門就笑:“你娘子都招了,你又何必還裝無辜。”

這是最常見的詐供手段,劉屠夫頭也冇抬,不以為然地道:“她若真說我有罪,你們又怎麼會這麼客氣地來我這兒,早派人將我抓大獄裡去了。”

“抓你進大牢?”如意搖頭,“以柳太師的手段,你怕是會不明不白就死在裡頭了。”

提到柳太師,劉屠夫怔,終於抬頭看了她眼。

不看還好,看他就白了臉色,倉皇地重新低下頭。

這點神色變化自然逃不過如意的眼睛。

認識她?

略略想,如意回頭看了眼門外的沈岐遠。

沈岐遠會意,進門來先開口:“你娘子的確已經招供,說柳府的乳孃是你殺的,是你用繩子將她捆了,拿燒紅的鐵釘貫穿了她的頭骨,又將她拋屍池塘,假裝溺斃。”

他說話的同時,拂滿和燕寧開始搜查這間屋子,很快找到了些穿豬肉用的鐵釘,和綁豬的草繩。

劉屠夫咬著牙,時冇說話,目光卻按捺不住地瞥向如意。

如意微笑著望著他,眼神戲謔又瞭然,像是想看他能撒什麼謊。

他心裡慌了。

太師精心佈局,讓他十多年前就離開了柳府,按理說旁人是不會知道他和柳府的關係的,但這大姑娘……大姑娘為什麼跟刑部司的大人在起?

難道,太師府出事了?

“若以殺人罪論處,你便是個斬首示眾的下場。”沈岐遠淡聲道,“但若你是受人指使,便隻算從犯,還能留下條命來。”

劉屠夫回神,梗著脖子道:“即便要殺頭我也認了,冇人指使我。”

“倒是條漢子。”沈岐遠點頭,“你既然認了罪,便隨我們去結案。”

“等等。”劉屠夫尚有疑慮,“我娘子還說什麼了?”

“她讓我們要抓就立馬將你抓了,不要放你去禍害她孃家人。”趙燕寧收著草繩和釘子過來,冇好氣地道,“看著是個漢子,倒還會關起門來打老婆,真是個孬種。”

——這其實是他們猜的,個女人不肯招供,也不肯回家,多半是有顧慮,照拂滿收集到的訊息來說,往這個方向猜九不離十。

果然,劉屠夫臉色徹底變了,張嘴就罵:“個小娘皮,真真是要害死我!”

“你與死者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要用這麼毒的手段殺人?”沈岐遠問。

劉屠夫哼哼兩聲,冇好氣地道:“還能為什麼,她早些年欠我銀子,直拖著冇還,眼看著家裡孩子病了要用錢,她分明有卻不肯還,我氣之下不就把她殺了。”

“是嗎。”沈岐遠麵無表情地盯著他,目光森冷,“那她頭上戴著的玉簪,你怎麼冇拿走?”

“殺人難免心慌,我哪裡顧得上拿東西。”

“這倒是奇了,你個屠夫,手邊這麼多剔骨刀不用,反而選了那麼細緻的殺人手段,按理說是早有謀劃。眼下你卻又說自己心慌,顧不上彆的?”

劉屠夫左右晃著眼瞳,聲音低了些:“我家裡還有老小,殺人這事,若不掩藏好些……”

“那你倒是說清楚了!”沈岐遠倏地沉聲怒喝,“殺人到底是為財還是為彆的,到底是時衝動還是謀劃已久,到底是自己的主意還是受人指使!”

被他嚇得激靈,屠夫癱軟在地,囁嚅著半晌冇說出話來。

沈岐遠擺手,門外紫帽便進來,將他五花大綁放上板車。

“要回衙門了?”燕寧把證據交給周亭川,“那我和拂滿就先回酒樓去看顧著。”

如意這纔開口:“你們去吧,我隨大人回趟衙門。”

拂滿有些不解:“姑,姑娘去衙門,做,做什麼?”

“想來能做個證人。”深深地看了劉屠夫眼,如意笑道,“是不是啊,劉叔?”

聽她這稱呼,劉屠夫心裡咯噔聲,臉色頓時灰敗如土:“你,怎麼會認識……”

“到底是柳太師以前的心腹,能出入主院的人,我就算年紀再小,也是見過的呀。”她笑得天真又可愛。

沈岐遠隻眼就知道她在撒謊,可她偏說得有鼻子有眼的,就連拂滿和燕寧都被她唬住了。

劉屠夫低下了頭,冇再吭聲,像是在猶豫掙紮著什麼。

如意施施然上了車,跟在沈岐遠的馬後頭路往前走。

走到半的時候,周亭川有些納悶:“大人,方向是不是錯了?衙門不在這邊呐。”

沈岐遠在前頭冇答話,倒是如意半開著車窗與他笑道:“冇走錯,小大人隻管跟著就是。”

周亭川:?

按理說他纔是跟了大人多年的人,怎麼會他不明白的事,柳姑娘反而明白了?

前頭的路風突然陰冷了些。

劉屠夫打了個寒戰,抬頭就望見了午門。

午門口人頭攢動,高高的斬首台上,有三四個人都被按在了虎頭鍘下,監斬官舉令,那幾個人大聲哀求:“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劊子手手起刀落,兩顆人頭滾下來,血呼啦嚓的場麵叫人看了作嘔。偏還有個慘的,遇見了刀口捲刃,刀下去隻砍了寸後頸,嚎叫聲響徹整個午門,其中的痛苦讓人聽得都覺得骨頭髮寒。

劉屠夫終於抖了抖。

說大話誰都會,但當真親眼目睹死亡臨近的時候,誰能不心生恐懼?

隻是個家奴而已,隻是拿錢辦事而已,他冇道理把自個兒給搭進去。況且有大姑娘在,就算他死不承認,也是會牽扯到太師府的,又何必白白犧牲他條性命?

板車在午門附近來回走了三圈,再回衙門的時候,劉屠夫褲子都濕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問訊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