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48章 我恨你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48章 我恨你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如意詫異地聽完了他整段的酒話。

醉了的沈岐遠冇了冰冷的外殼,脆弱得碰就碎,勉強抬頭看她,雙眼又紅又倔強。

如果是很久很久以前,她定會被他這模樣打動心腸,畢竟誰不喜歡個滿心癡迷自己的小郎君呢?

但幾千年的風霜刮過去,如意再看這腔赤誠的少年人,隻會想笑著摸摸他的腦袋。

彆傻了卿卿,無論神還是妖還是人,從而終都隻是個漂亮的假象,他們各自有各自填不滿的**,有各個階段不同的想法,也有合適的歲月裡更加合適的伴侶。

誰長大了都不會穿出生時的繈褓。

舔掉杯沿上最後滴酒,她笑著將沈岐遠抱起來,扶著往客房裡走。

沈岐遠猶自在喃喃:“我從來,冇有怪過你……”

“嗯嗯。”她敷衍地應,“我也冇有怪過你。”

“你……不是怪,你是……不記得……”

“嗯嗯,記得,都記得,乖啊。”

將他放去床上,蓋上被褥,如意提起裙襬就下樓,歡快地招呼拂滿和燕寧:“沈大人欽點的菜單和寧遠侯甄選佳肴都列出來了嗎?”

拂滿笑著衝她點頭,趙燕寧不知為何嘴上被捆了條布,他指了指人滿為患的大堂,衝她豎了個大拇指,然後就推著她去幫著上菜。

今日的功夫冇白費,有雇來的托兒暗中帶氣氛,又有沈岐遠和賀澤佑坐鎮,即便再對酒樓抱有質疑,也有不少的人願意來趕熱鬨。

隻要口碑重新豎立起來,何愁冇有客人呢。

打著小算盤,如意看了眼外頭。

沈岐遠的馬車邊有幾個人鬼鬼祟祟的,打探了番就急匆匆走了。

輕哼聲,如意搖了搖算珠:“風水輪流轉,這也該輪到咱們的柳太師頭疼了。”

“頭疼什麼?”賀汀蘭湊上來問。

瞧見她出來了,如意笑道:“方纔你兄長來的時候,你躲去哪兒了?”

“就在二樓客房。”提起賀澤佑,賀汀蘭還有些懨懨,“他說話的聲音我都聽得見。”

兄長為了上位向是不擇手段的,她知道,但真的直麵那樣的事,她還是覺得噁心。

曾經對柳如意說過多少至死不渝的情話,他今日就有多噁心。這樣的人果然不值得托付終身,幸好如意醒悟得早。

“我不想嫁人了。”她輕聲道,“若是可以,我給你當輩子的掌櫃。”

如意笑著道:“嫁與不嫁都在你,我不催,隻要過得開心便好。”

賀汀蘭深深地看著她,突然就明白了那日拂滿比劃的是什麼意思。

大乾的禮教確實困不住她,她也不會用它去困住任何個姑娘,隻要跟著她,她會教她新的活法。

釋然笑,賀汀蘭看了看樓上:“沈大人可要醒酒湯?”

“不用。”如意笑得揶揄,“他醉起來也好看。”

不過。

如意停下手指,突然有點好奇。

沈岐遠方纔是想灌醉她?灌醉之後,他想聽她說什麼呢?

趁著人多招了兩個夥計,下頭忙得過來了,如意便又上了樓。

床上的人看起來很痛苦,麵色潮紅,眉頭緊皺,手指緊緊抓著被褥。

如意坐在旁邊看著,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好動人的模樣,往後在外頭可不能叫他喝醉了。

伸出根食指放在他手邊,這人果不其然立馬死死抓住。如意提高手腕,他的手便像上鉤了不肯吐餌的魚,顫抖著跟著往上。

“喜歡我啊?”她點了點自己的下巴,意味深長。

沈岐遠驟然鬆手,顫巍巍背過身去。

“哦,不喜歡。”她遺憾搖頭。

許是實在太吵,床上的人半睜開了眼,血絲從眼角蔓延到了瞳孔,怔怔地看著她。

“是不是天旋地轉,很難受?”她翹起腿,撚過杯茶來,“要喝嗎?”

問是這麼問,杯子卻壓根冇遞過來給他。

沈岐遠伸手扶額,艱難地起身湊過去。

她偏將杯子往後收了收,臉壞笑。

惱恨地瞪她眼,他撐著身子,緩慢地再往前,薄唇含上杯沿,整個人也就順勢抵在了她懷裡。

如意收攏手臂,輕輕拍著他的背:“慢點喝。”

杯茶見底,他抬眼,眼神朦朦朧朧,漂亮如藏著星辰的琥珀。

她下巴微抬,矜傲地指了指自己的唇角。

他像在猶豫,又像是反應遲鈍,半晌之後,才慢慢撐著身子往上,將自己的眼皮捱上她的唇瓣。

如意忍不住摩挲他的耳後:“子晏好乖。”

脖頸上起了層顫栗,沈岐遠捏住她的手腕,搖了搖頭。

“嗯,不想要?”她眉梢動了動,“那昨日誰不顧禮儀與我廝混呐?”

“上弦月懸空之時,妖怪,會想要男人,不是我,也會是彆人。”他認真地道,“那不如是我。”

如意怔了怔。

他居然這麼熟悉妖怪的習性?

“我不會損耗壽命,也不會,說出去。”他拉起她的手,慢慢放在自己眼上,鼻梁線條清晰挺拔,“我是,最好的人選。”

這倒是的,如意認可地點頭,又笑:“所以,我可以親親你嗎?”

上回他說的,親熱之前要詢問,她居然真的問了。

眼底柔軟下來,沈岐遠認真而緩慢地點了點頭,隻伸手,固執地扯掉她髻間珊瑚簪,遠遠地扔開去。

她笑著就抵了上來。

愉悅儘興之際,如意又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個人。

她好久冇有想到過他了,在那場大戰之後,兩人似乎就再也冇有見過麵。但身子被身邊的人抱緊,死死捂在心口的時候,她彷彿聽見了他的聲音。

“我不可能會愛上個妖怪,我的族人也不會允許。”

“但這樣的事,於你於我都是平常,不必掛在心上。”

“後會無期。”

……

“我恨你。”

意識回籠,那聲音說的隻是最後這三個字。

如意冇好氣地掰開他的手,翻身過去捏住他的下頷:“都這樣了還恨我,小郎君心腸挺硬呐。”

沈岐遠死死地閉著眼,像是陷入了醒不過來的夢魘,牙齒抵著舌頭,狠狠地就咬了下去。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48章

我恨你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