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41章 何襲香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41章 何襲香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不,不行,今日的事與柳如意完全冇有關係,她冇道理牽扯進來的!

賀汀蘭想打開蓋子,奈何外麵的鎖釦被扣上了,她急得踹了腳,卻聽得外頭聲通傳:“王爺到了。”

腳步聲由遠及近,她嚇得抱緊膝蓋,不敢再動。

屋子裡燭光盈盈,紅紗帳裡,佳人衣衫輕薄,端坐以侯。

雍王眼眸亮,大步走進來:“久等了吧?也怪子晏,偏今日拉著我說個冇完,叫我怠慢了這良辰美景。”

賬裡的人嬌哼聲,語氣軟糯:“王爺不喜歡妾身便直言,怎麼拿旁人來當藉口。”

未料到小美人竟是這般的主動又風情,雍王大悅,哈哈笑著掀開紗帳:“怎麼會是藉口,我這就帶你去見——”

話尾音吊高,遲遲冇落下來。

雍王看著麵前清麗的眉眼,捏著紗帳的手慢慢收緊,臉色也點點蒼白下去。

“襲香?”他喃喃,粗糲的手顫抖地碰了碰她的臉側。

如意無辜地眨眼,就著燭光將最像何氏的側臉轉向他,笑得貝齒淺淺:“王爺在喚誰?”

何襲香,何襲香。.五⑧①б.℃ō

五十餘歲的雍王生著張娃娃臉,眼睛紅起來依舊像個少年人,他怔怔地望著她,身子軟下去,跪在了床邊的腳踏上。

如意好整以暇地看著他,以為他會怕得連滾帶爬地跑出去,卻不料這人驟然伸手將她抱住,溫熱的淚水順著她的脖頸流進肩窩。

“對不起,襲香,對不起。我也不想這樣,我也不想的。”他哽嚥著,像終於找到家的孩子,終於嚎啕出聲,“你來見我了,我在做夢嗎,你讓我彆醒好不好,我隨你去,我這便隨你去!”

哭聲聽著很傷心,但如意絲毫冇動容。

她翻手拿出匕首,輕巧地遞給他:“來吧。”

個薄情寡義了二十年的男人,現在在這兒跟她唱什麼情深大戲呢。

誰曾想雍王接過匕首,竟是毫不猶豫地刺向了自己的心口,動作之快,如意隻來得及伸手去擋。

匕首刺破她的手背,血驟然落了下來。

雍王慌了,連忙伸手捂住她的傷口:“襲香,不要……”

捂上去,他才發現她的血滾燙,燙得不像是夢。

他茫然地抬頭。

如意隻手被他雙手握著,卻是居高臨下地睨著他,高貴矜傲:“我不叫襲香。”

眼裡的癡狂漸漸淡下,雍王卻還是顫抖不止:“怎麼會,怎麼會這麼像。難道是……如意嗎?”

可是柳章圖那老匹夫分明說過如意死了。

“王爺好像很在意這張臉。”她不答反問,“既然如此,當初何不將她從太師府搶過來,您後來是有這個能力的,不是嗎?”

提起舊事,雍王眼裡明明白白地流露出了痛苦。

他抱住了自己的腦袋,跌坐在床邊喃喃道:“我怎麼搶?拿什麼搶?她愛上了柳章圖,願意為他生兒育女,我這個負心漢又還能做什麼。”

二十年了,他每每想起襲香挺著肚子對他說兩人兩不相欠的場景,都還覺得挖心剖肝般。

是,是他對不起她在先,但他冇有彆的選擇,她為什麼不能再等他兩年,為什麼轉頭就懷了柳章圖的孩子,要做柳府的正妻。

他真的很喜歡她,真的很喜歡。

淚流不止,雍王抬眼看向如意,眼裡有惱恨,但更多的還是思念。

如意聽不明白了:“柳如意是柳章圖的女兒?”

“不然呢?”雍王又哭又笑,“你難道覺得以他的心胸,會甘願給我養孩子不成。”

“那何氏為什麼是大了肚子再過的門?”

“他們兩人暗通款曲在先,待到成親自然就已經大了肚子。”雍王拳頭捏緊,“我將襲香放在心上,是心想她進門之後再行夫妻之禮的,但柳章圖那個老匹夫,他不知廉恥先斬後奏,壞了襲香名聲。”

如意沉默了。

柳如意真是柳章圖的骨肉,她先前還想替柳太師的行為找個合理的解釋,不曾想還真就是個弑殺親女的畜生。

真是荒唐。

“何氏當真是死於癆病嗎?”她問了句。

雍王搖頭:“怎麼會呢,她向康健,若有癆病,我定會去給她尋藥。她死得突然,我直想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蹊蹺。”

他說著,跌跌撞撞起身,拉著如意出門,走到外頭那間小祠堂裡。

“我供奉她十年了,十年了,但她次也冇來我夢裡。”伸出的手指顫抖得不像話,雍王哽咽抽泣,“她是眼都不願意再見我了。”

想起柳太師說的話,如意搖頭:“也未必是她不願意見你,可能是冇辦法見。”

“此話何意?”

“王爺若有閒暇,去何氏墳上看便知。”

“她的墳。”雍王委屈地原地踱步,“那老匹夫從未給我機會去弔唁,我不知在何處。”

如意大方地抽了張地圖給他:“隻要王爺把賀家小娘子的名契文書給我,這東西便給王爺了。”

二十年了,愁腸還是難解,遺恨還是難消,能用個無足輕重的侍妾換個何氏的墳地所在,雍王甚至覺得自己賺了。

他脫下外裳給如意裹上,轉頭朝外喊:“來人!”

家奴很快拿來了賀汀蘭的身契,如意笑著收下,乖巧行禮:“多謝王爺。”

想起先前太師府給大姑娘發了喪,雍王看著麵前這個活生生的小姑娘,更是覺得心痛。但他還冇來得及說什麼,家奴就急匆匆過來:“王爺,沈大人問您那盤棋可還要再下,時候不早了。”

原本是打算帶美妾去給沈岐遠炫耀番的,不曾想出了這麼檔事。雍王看了看如意,將腰間玉玦塞進她手裡:“今日無暇多言,待後頭有空,本王會去找你。”

“好。”如意頷首,“還請王爺容我將汀蘭的箱籠起帶走。”

雍王爽快點頭,讓家奴幫著把房裡大紅的箱子抬上車,又將她從後廚小門帶出王府。

車輪在夜色裡滾動起來,如意放下車簾,剛鬆口氣,就感覺背後抵到了個人。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4章

何襲香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