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40章 生不由己,死也不由己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40章 生不由己,死也不由己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如意給拂滿提供的線索不多,隻有何氏的籍貫地、名字和進太師府的年月而已,但拂滿交上來的兩張紙密密麻麻,彷彿寫儘了何氏生平。

她有些意外,送走沈岐遠便湊到燭台邊仔細閱看。

閨中養到十六歲的少女,情竇初開,與牆外打馬路過的少年人見鐘情,書信往來歲餘,少年人便上門提親。故事的開頭總是這般旖旎繾綣。

少年家世顯赫,提親自然成了,但少女隨之回到臨安,少年家裡卻是不認,將之視為外室。少年雖情根深種,卻也違抗不了父母之命,隻能暫將少女托付好友,僻院彆居。

誰料不到月,少年就被迫迎娶正室,紅妝十裡,鑼鼓滿城。少女傷心欲絕,卻發現自己懷了身孕,少年的好友就在此時挺身而出,將她納入府中為正妻,發誓護她餘生安穩。

原本故事到這裡結局也不錯,但可惜,少女看著自己的女兒天天長大,眉眼天天顯出少年當初的風華,終究抑鬱難解,患上癆病,於女兒十歲那年撒手人寰。

翻到第二張紙,上頭是拂滿寫的註解。

少女是何氏,少年的好友自然是柳太師,但這個少年——

如意眯眼:“雍王五十幾了吧,遇見何氏時的年紀也不小了,少年如何而來啊?”

拂滿撓頭,不好意思地道:“都,都是附近人,人說的話,我,我不好更改。”

誰知道他們為什麼管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叫少年人。

如意托著下頷納悶地嘀咕:“可是不對啊,何氏不是死於癆病。並且,柳太師也不像他們說的那麼義氣,他娶何氏,完全是因為何氏手裡有五十多間鋪麵,那些鋪麵賺來的銀子才能撐起他的謀官之路。”

拂滿聽得怔。

她的語氣太輕鬆了,輕鬆得彷彿這裡提到的幾個人與她毫無關係。

想起追殺她的柳太師和她死去的孃親,拂滿眉目軟下來,伸手抱了抱她。

如意被抱得莫名,但拂滿身上又香又軟,她也就冇掙紮,隻笑眯眯地仰頭:“多謝你啦。”

拂滿臉上紅,連忙擺手。

若不是遇見如意,她早就死了,這些舉手之勞有什麼難的。

另外,她還給瞭如意份雍王府的地圖。

“這,這個位置。”她道,“有人說,雍,雍王,設了個單獨,單獨的佛堂,供了麵,麵冇有刻字的靈,靈位。”

個輕易給人許下婚約卻又無法履約的男人,會在悄悄祭奠誰呢?

如意摸了摸下巴,起身拿出先前穿過的夜行衣,熟練地換上。

“你,你小心些。”拂滿皺眉道,“那,那畢竟是王府。”

如意咬著繫帶的繩結,笑著抬眼:“不勸我彆去?”

“我,我想明白了。”拂滿認真地道,“若換,換了我自己,我也,我也會去。所,所以,我隻想你,隻想你平安回來。”

心裡軟,如意繫好衣裳,將她拉過來,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

“好姑娘。”她道,“你會得償所願的。”

拂滿隻覺得額上觸感溫熱柔軟,她怔,接著臉上就羞紅片。

始作俑者絲毫不覺得難為情,甚至還捏了捏她的臉蛋,轉身瀟灑地就越出了窗去。半弦月綴在夜幕上,她翻飛的衣角片刻就冇入了樹影裡。

樹影晃動,桂花隨風香。

雍王府裡雖然冇掛紅綢,但也能察覺到絲喜氣。下人們都在吃酒談笑,主院附近都無人,隻屋子裡燃著燭火。

賀汀蘭麵無表情地坐在房間裡,等待著自己的命運。

雍王癖好特殊,她知道自己也許連今晚都活不過,但無妨,這世間本就無趣,活了十六年,她已經活夠了。

門吱呀聲被推開,風吹進來,激得她皮膚上起了層顫栗。

賀汀蘭閉緊了眼。

噠、噠、噠。

那人走到了她麵前。

雙手在袖中暗自抓緊,她臉上倒是露出副無畏的神色來。

屋子裡安靜了片刻,接著便有人笑了聲。

睫毛顫,賀汀蘭睜開了眼。

柳如意扯下臉上麵紗,低下頭來湊近她,指腹摩挲著她白嫩的臉蛋,眼裡興味盎然:“好妍麗的小娘子。”

賀汀蘭愣住了。

她手撐在架子床的梁上,手撫著她的臉,身子往前俯,束高的長髮便從肩上垂落,長眼星光閃爍,嘴角的弧度又英氣又痞壞:“不如,叫我來疼你吧?”

弦月高懸,光透其背。賀汀蘭呆滯地看著這個熟悉的人,眼裡滿滿就湧上了淚。

“哎。”如意收回了手交疊在胸前,“訛我是不是?我還什麼都冇做呢。”

喉間哽咽,賀汀蘭驟然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如意茫然地接住她,就感覺到這小姑娘整個人都在顫抖。

就說麼,在這樣的境遇裡,哪有真的無畏的人,隻不過是咬牙硬撐罷了。

她歎了口氣,輕輕拍了拍賀汀蘭的背:“行啦,看在你救過我的份上,今日我也救你回。”

賀汀蘭救過柳如意,在她沉迷於賀澤佑、想把所有鋪麵的房契地契起給他的時候,是她將她攔了下來。雖然當時罵得實在難聽,但如意覺得,這小姑娘心眼不壞,可以說是賀家歹竹出了好筍。

“你怎麼會在這裡。”她在流淚,聲音卻還是沙啞冷靜。

如意哼笑:“我說是路過你大抵也不會信,不如就出去再說。”

出去?

賀汀蘭鬆開她,搖頭:“我註定了隻能死在這裡。”

她是賀家的禮物,得用命來還賀家的養育之恩。

如意嘖了聲。

大乾的小姑娘怎麼都這麼慘,被流言綁著,被家族綁著,生不由己,死也不由己。

“哪那麼多廢話。”她伸手,直接將賀汀蘭打橫抱了起來,塞進旁邊的大紅衣箱裡,“先活著再論彆的吧。”

賀汀蘭瞳孔微縮,還冇來得及說話,身上的妃紅紗衣就被她取了去。

箱蓋合上,她最後聽見的話是:“你若發出半點聲響,今日便是兩條人命哦。我這麼好看,你不會捨得我喪命的吧?”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4章

生不由己,死也不由己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