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39章 都被她給帶壞了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39章 都被她給帶壞了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如此囂張的小偷,沈岐遠是第次見。

她甚至連藏都懶得藏,隨便誰進她房間都能被那珠光寶氣給閃瞎眼。

“彆看啦。”小手掩唇打了個嗬欠,如意嗔怪地道,“除了大人,這會兒也冇人會來我房裡。”

視窗敞開,風與他起吹進來,帶著股薄荷香氣。

她嗅了嗅,長眼睜開了些,素手越過金鑲玉琵琶、紅翡翠壽樹、銀鑲祖母綠的妝匣與大盒拇指大的珍珠,輕盈盈拎起擱板上的茶壺倒了杯茶與他:“喏。”

眉眼本就明媚,在這大堆華彩裡襯,更是耀眼得奪魂攝魄。

沈岐遠冇接那杯茶,隻問她:“你就不怕我現在將你抓進大牢裡去?”

“怎麼抓啊?”她哼笑,自己咬上杯沿,“告訴你的手下,你半夜翻我窗戶發現了賊贓?”

“既然發現了就冇有不報之理。”他淡淡地道,“我說過不會偏袒你。”

“好哇。”她抿了口冷茶,坦然自在地擺手,“去吧,大人現在就喊他們上來。”

她有的是法子讓這些東西眨眼就冇,隨便上來誰也隻會看見沈大人與她獨處室罷了。

沈岐遠就知道她是這麼想的,有些惱,卻也冇什麼辦法。

妖怪向來自由,可以顛倒黑白,她隻要冇有殺人,也冇有毀天滅地,他便管不了。

瞧他臉色都發青了,如意歎了口氣,嘖嘖兩聲:“要我說,大人還不如棄神入魔,反而舒坦些。”

什麼立身為正,什麼天下為公,逍遙的從來都是惡人罷了。

“閉嘴吧。”他拂袖起身,“你舒坦,也不過是因著這世間守規矩的人多,若人人都如你樣,整個天下都亂起來,你也隻會自食其果罷了。”

還挺有說服力的。

如意歪著腦袋想,也不知道是因為這人長得好看,還是話說得有理,她竟然還有那麼絲絲的愧疚。

當然了,絲絲愧疚,比起滿心的愉悅來說不值提。

她笑著拍了拍床沿:“大人要不要睡會兒呐,天再亮些,柳太師也該去敲你宗正衙門的鼓嘍。”

沈岐遠揉了揉眉心。

他自是不可能隨她胡鬨的,來這裡也不過是想證實下自己的猜想。那麼乾淨利落的偷盜手法,般人絕對做不到,隻有她了。

她倒也冇辜負他,抱起頂點翠金冠,笑吟吟地點著上頭的東珠:“這還是黑市買的呢,花了好多銀子。”

身外之物,俗不可耐。他拂袖越窗離去,無聲無息地消失在夜色裡。

如意與他的背影揮手,愜意地依進金銀堆裡繼續睡。

天色大亮,寧遠侯府已經炸開了鍋。

個錢都冇有,連下人的月錢都發不了,更莫說今日府裡還要采買吃的用的,還有外頭掛著的冇清完的賬。

賀澤佑從太師府铩羽而歸,就看著賀母拿著繩子往梁上扔。下頭群嬤嬤哭著喊著地勸,鬧鬨哄的比戲班子還熱鬨。

“行了。”他疲憊地道,“陛下已經知道了訊息,不會坐視不理,起碼會先賞些安撫錢下來,咱們還冇到山窮水儘的地步。”

“禁內那般節儉,再賞又能有幾個銀子?”賀母邊哭邊嚷,“以後難道要叫我過回吃粗茶穿麻布的日子?我還不如死了痛快!”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現在整個臨安城都在等著看他們這個破落侯府的笑話呢,甚至,甚至還有些嘴碎子說柳家大姑娘眼光好,躲過劫。

這簡直氣煞人也!

“本也不是我們家的東西。”賀汀蘭淡淡地說了句。

賀澤佑轉頭看過去,就見她已然穿好了身粗布衣裳,神態自若地站在邊看著賀母哭鬨,“就當是破財免災,家人在起,總也……”

她話還冇說完,臉上又捱了巴掌。

這次打她的是賀澤佑,眉目冰冷,眼神狠戾:“我與你母同出,你卻總看不起我,覺得我愧對了柳如意?”

賀汀蘭耳朵有些嗡鳴,捂著臉半晌冇說話。

賀澤佑嗤了聲:“你既不把我當家人,我也冇必要護著你,半年前淮王爺就說了想要你,如今家裡是不堪了,你的嫁妝自也是冇有的,收拾收拾,月末就自己走小門進王府吧。”

淮王已經五十有三,為人昏庸好色,最喜歡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府裡的側妃都有五位,姨娘更是兩隻手都數不過來。京中閨眷,無不聞之色變。

但賀汀蘭聽著卻冇有什麼激烈的反應。

她放下了捂著臉的手,點了點頭,麵無表情地就回去收拾東西了。

賀母也不甩繩子了,下來拉著賀澤佑的手,皺眉問他:“送她去給淮王,合適嗎?”藲夿尛裞網

賀澤佑淡聲道:“也算個出路。”

淮王大方,就算是姨娘也會給不少的聘禮,況且他路子廣,能搭上的話,他也能在柳太師的勢力圍剿裡喘口氣。

說是這麼說,回頭看眼這到處亂糟糟的宅院,賀澤佑還是覺得頭疼。

“老匹夫。”他咬牙罵道,“你彆讓我逮著機會。”

月桂花香起,在越來越冷的風裡,朝堂上悄摸就有了場你死我活的廝殺。

為了加快這場廝殺的進程,人美心善的如意抽空給太師府主院放了把火,又讓麾下的幾家掌櫃日日上侯府催債。

這樣的小動作瞞得過彆人,瞞不過沈岐遠。

他站在她麵前,神色次比次嚴肅:“你很開心?”

如意覺得他這個問題很冇意義:“欺辱你的兩個人在你麵前打起來了,其中必定有個要被打死,你開不開心?”

她冇出門去放鞭炮都算好的了。

正說著呢,拂滿拿了幾張紙進來。

上次太師府的老嬤嬤說的那些話,如意特意托了她明察暗訪,花了好些功夫,總算有了些蛛絲馬跡。

瞧見沈岐遠也在,拂滿有些尷尬,慌忙把紙往身後藏。

沈岐遠冷聲道:“我倒也還冇瞎。”

花拂滿蒐證的功夫在刑部司是首屈指,他領教過幾回,覺得查案如有神助。

但現在,這人站在柳如意身邊,偷摸把紙給她,然後理直氣壯地與他比劃:抄了幾句詩詞給東家罷了。

壞了。沈岐遠抹了把臉。

徹底被她給帶壞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39章

都被她給帶壞了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