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38章 乾壞事去嘍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38章 乾壞事去嘍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告訴他聲,他會怎麼樣呢?

站在寧遠侯府庫房的屋頂上,如意邊笑邊搖頭。

抓她進牢房的概率實在比幫她的概率大很多啊,沈大人。

兩人無論是哪重身份都是站在對立麵的,能和諧坐在處,單純是因為他有美色,而她恰巧好色罷了。

下頭的守衛換崗,賬房正好鎖門離開。

如意回神,衣袂揚就落了下去,雙指撚住彈,鎖得死緊的庫房門就無聲啟開。

個勳爵人家,最怕的是什麼呢?

不是遭朝臣排擠,也不是受聖上冷眼,而是冇錢。

賀澤佑府上那幾房人花錢有多厲害她是知道的,眼下有柳如意留下的些舊財,他還尚能支撐,那若是這些錢夜之間都不翼而飛了呢?

熟練地打開地窖的門,如意掏出個巨大的黑布袋,對著那些金銀寶物燦爛地笑了笑。

子夜時起了風,睡得正好的賀澤佑突然驚醒。

他坐起來,抹了把臉,覺得晦氣:“怎麼就夢見這個了。”藲夿尛裞網

夢裡是他尚未封侯時與柳如意在起說笑,路過的人都罵他,說他攀龍附鳳,想做太師府的東床快婿。

柳如意什麼也不知道,還笑著送他塊新得的玉璧。

那玉璧很值錢,他第二日就當了,換來的銀子在侯潮門買了處小院,然後騙她說玉璧碎了。

“沒關係,我還有很多好東西。”她安慰他,又忙不迭地給他搬來大箱大箱的寶物。

那些東西每樣賀澤佑都摸過,個人坐在狹窄的庫房裡,把這些價值連城的東西翻來覆去地看,看了整晚。

他祖上也是發達過的,家道中落才讓他要從泥裡重新滾遍。他與其他賤民不樣,他原就配有這些東西。

想起自己當時的狼狽,賀澤佑很煩,連著當時傻兮兮的柳如意起煩。

她但凡識趣些,避開人耳目送他東西,他也不至於輩子洗不掉踩女人上位的汙名。

不過現在的柳如意看起來好像聰明瞭些,美目流盼間,風情也更勝從前。

想到這裡,賀澤佑突然又想去摸摸那些寶貝了。

他下床點燈,披了外裳,慢悠悠地往庫房走。

守衛如常巡邏,庫房也如常般固若金湯。賀澤佑滿意地走進去,燭光晃,卻照見了敞開的黑色大門。

他愣在了原地。

***

這幾日的顛簸雖然冇做什麼重活兒,但到底也是疲憊的,是以沈岐遠剛回到彆苑就更衣入寢了。

然而,還冇睡滿個時辰,他就聽見外頭的大鼓咚咚咚地響了起來。

額角跳了跳,沈岐遠突然有點理解如意想睡懶覺時的心情。

“大人。”周亭川邊攏著衣裳邊跑到他窗邊喊,“好像是寧遠侯府的人來擊的鼓。”

沈岐遠嗯了聲:“又是與太師府的事?”

“不,這次說是府中失竊。”

失竊找臨安衙門啊,哪能事無钜細都要他宗正司出麵。

沈岐遠不高興地問:“丟失了什麼要緊的東西?”

周亭川答:“珍寶玉器銀器兩百多件,總價約十萬餘兩。”

“……”

沈岐遠打開了門,裹上披風帶著周亭川往外走。

賀澤佑坐在侯府前堂裡,臉色慘白,旁邊的賀母哭得撕心裂肺:“這可叫我們怎麼活,臨安是天子腳下啊,難不成冇人管了!”

“東西都冇了,銀票呢?銀子呢?”賀二不甘心地抓著賬房問。

賬房哆哆嗦嗦地搖頭:“樣都不剩,整個賬房院子裡什麼也冇剩下,就連老夫用的筆洗都不見了。”

賀二跌坐回椅子裡,喃喃搖頭:“完了,完了。”

冇有足夠多的銀子,他拿什麼跟那些有頭有臉的哥兒玩樂,人家本就看不起他,眼下怕更是避他如蛇蠍。

賀澤佑被賀母哭得心煩,拂袖起身問下人:“衙門的人呢?”

“臨安衙門的人已經封鎖了城門,宗正司的沈大人正往後院去。”

聽見沈岐遠來了,賀澤佑連忙抬步:“走。”

庫房裡乾乾淨淨,彆說腳印了,連開鎖的痕跡都冇留下。門窗完好,擱置寶物的架子也完好,問過守衛,除開亥時末的次換崗、大約半柱香的功夫,其餘時候他們都在這裡,冇有聽見任何的動靜。

半柱香的功夫,要怎麼把上百件的寶物無聲無息冇有磕碰地偷出偌大的侯府?

沈岐遠隻看了眼就退了出來,餘下的人在裡頭仔細搜查,卻也是無所獲。

“沈大人。”賀澤佑過來,難得地與他單膝跪地作禮。

“禮重了。”沈岐遠虛扶把。

他冇肯起,氣憤難消地道:“先前賀某遇見刺殺,宗正府說冇有證據無法定案;眼下賀某家中庫房都被人掏空了,大人難道還是不管嗎?”

周亭川聽得皺眉:“侯爺冷靜些,這豈是我們大人不管,是凡事都要講個證據。”

隻是這證據,上回冇有,這回也冇有。

賀澤佑眼睛紅得厲害,喘氣也粗:“他這是要生生逼死我這大家子人!”

沈岐遠平靜地道:“侯爺有朝廷供養,如何會被逼死?”

大家明麵上都隻是靠月俸過活,這個月的月俸明日就發了,說活不下去就過了。

賀澤佑也意識到了自己失言,但他還是氣得發抖:“賀某實在不知是何處得罪了柳太師,要他這般對我,還請大人帶人去太師府為我要個說法。”

東西冇了,若是在柳太師府找著,那也能算是捉賊拿贓。

沈岐遠唔了聲,隨手指了個宗正輔事:“侯爺若確定此事是柳太師所為,便請隨這位大人去太師府吧。”

賀澤佑想也不想就起身,朝那位宗正輔事走了過去。

個失去所有家財的貪婪之人,發起瘋來也冇了理智,完全不管若是在太師府找不到賊贓,又該怎麼收場。

寂靜的街道被馬蹄聲踏碎,不少人戶都被這半夜突發之事吵醒,探首張望。

如意裹著被褥,打了個嗬欠,香甜地蹭著枕頭入了眠,在她寬大的床鋪上,璀璨的寶石,鏤空的玉瓶,沉甸甸的金磚等等都七零落地擺著,月光照,浮翠流丹。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38章

乾壞事去嘍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