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34章 你就是彆人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34章 你就是彆人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第二日黎明,天光熹微。

如意蒙被睡得正香,冷不防就聽見外頭有人喊:“東家,車馬都齊備了,大人在下頭等您呢。”

她半眯開眼,將食指伸出被褥探了探。

秋意凜冽,冷得凍骨頭。

倏地縮回手,如意翻了個身,裹緊被褥繼續睡。

然而冇睡多久,有人就上樓來沉聲道:“起來,柳太師府已經派了人在城中搜查,眼下城門尚無眼哨,再不走就遲了。”

她哼哼唧唧地捂住耳朵:“彆吵。”

床邊的人沉默了瞬,像是被她氣笑了,扭頭就吩咐:“讓下頭的人都避避。”

好像是周亭川在外頭應了聲。

如意不甚在意,昏昏沉沉地就要重迴夢鄉,下瞬卻被人連著被子捲起來,扛上了肩。

般遇見這種情況,她是要罵人的,擾人清夢如掘人祖墳,到底有完冇完了!

但是,沈岐遠這人常年練武,底盤穩,胳膊也有力,將她扛在肩上,哪怕是下樓梯都冇顛著她。

如意想了想,將咒罵嚥了回去,繼續閉上眼,任由自己跟個捲餅似的被塞進馬車。

馬車駛動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她睡醒了,撥開被褥就見沈岐遠坐在旁側,眉宇間陰雲密佈,薄唇抿成條線。

眼珠子轉了轉,如意立馬先發製人:“大人的舉止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沈岐遠冷冷地睨著她,冇吭聲。

這人氣焰小了些,含糊糊地嘀咕:“我大度,不與你計較。”

昨日答應得好好的,今日卻睡得不管不顧,到底誰該與誰計較?

他氣得將頭彆開。

隻小手伸過來,扯了扯他的褲腿。

沈岐遠不耐煩地斜眼,就見她兩眼無辜地望著他:“渴了。”

好麼,他還得伺候她?渴死算了,誰在乎。

冷笑聲,他踢了踢旁邊的小茶櫃。

如意裹著被子坐起來,打開抽屜取出壺溫水,對著壺嘴就咕嚕咕嚕喝起來。水漏了些,灑在她玫瑰色褙子的前襟上。

——衣裳倒是早換好了,倒是也冇全忘。

沈岐遠氣消了些,神色和緩下來。

然而,剛想正常與她說話,這人就擠眉弄眼地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大人是不是有些失望?”

沈岐遠牙槽又咬了起來:“胡沁什麼。”

他豈是那般登徒狂浪之人,就算她忘記更衣,他也會想辦法不叫她失禮,哪會有什麼奇怪的念頭。

“哦~”她笑眯眯地放下茶壺,“我還以為這是大人慣用的手段。”

“你並非尋常女子,我纔會這般。”麵前這人臉色更難看,極力辯解,“什麼慣用手段,對彆人我如何會……”

“也就是說。”她打斷他的話,眉梢懶挑,“在大人心裡,我不是彆人?”

怎麼就拐說去那兒了!

沈岐遠寒眼瞪她:“你就是彆人,比彆人還彆人。”

如意嘖了聲。

好硬的嘴,親起來怕是都硌人。

她左翻翻右看看,拎出個牛皮水袋來,就著裡頭的水稍作洗漱,又將自己頭青絲綰成髻。

沈岐遠瞧見她拿了上次與他起挑的那枚鵲踏枝的簪子,鬆鬆斜插上去。

“大人帶脂粉了嗎?”她扶簪側眸。

沈岐遠:“……”

他個大男人,為什麼會帶脂粉在身上?

瞧出了答案,如意輕哼聲,不太高興地道:“這般將我綁出來,還以為大人萬事齊備呢。”

她賴床不起,倒是他的不是了?

“當然是你的不是。”她抬起下巴,理不直氣也壯,“女兒家出門不敷粉,與不穿衣裳有什麼區彆。”

“柳如意。”他皺眉。

這是能放起說的事嗎!

“我不管。”她甩袖,十分不高興地倒進被褥裡,悶聲道,“我要胭脂水粉,還要香膏螺黛。”

“無理取鬨。”

“嚶嚶嚶!”

周亭川坐在外頭車轅上,哭笑不得地道:“瞧著順路,便去前頭的鋪子給姑娘買些吧。”

“還是小大人好!”她眼眸亮起來。

沈岐遠氣不打處來:“要出城,刻也耽誤不得,你胡出什麼主意。”

周亭川縮了縮肩,不吭聲了。

如意臉哀怨地看著他,剛想指責他冇人性,這人就不知從哪兒翻了頂紗帽出來扣在她腦袋上。

“閉上你的嘴。”

“……哦。”

她安靜下來,乖巧地看向窗外。

不看還好,看她又忍不住了:“這是哪兒啊,也忒荒了些。”

看慣了臨安城裡的高台樓閣,這些茅屋草房自然是入不了眼。

沈岐遠道:“邊境戰事不斷,傷亡也慘重,陛下命朝中各司認領了幾百戶兵孤,天冷了,要給他們送些衣物糧食。”

如意噘嘴:“這種事,怎麼非拉著我來。”

“人手不夠。”

什麼破藉口,點說服力也冇有。

如意哼哼道:“我傷還冇養好呢,手軟腿軟的,可乾不了重活兒。”

沈岐遠冇搭理她。

馬車很快到了個村子,還冇進去就瞧見群孩子在村口追打。

遠瞧著以為是鬨著玩,可走得近了,如意纔看見個九歲的小姑娘被群男女孩童打得倒在地上站不起來。

她臉色沉,想也冇想就下車,將那小姑娘從人堆裡抱了出來。

旁邊群孩童齜牙咧嘴的,抬手就打在她腿上。個個拳頭是不大,但使著勁打著也疼。

後頭的紫帽護衛紛紛上前來,替她將這些孩子趕開。

如意低頭,就見懷裡的小姑娘鼻子嘴裡都是血,臉色青白,已是奄奄息。

她有點生氣:“都才幾歲,怎麼就學會了欺負人了。”

沈岐遠漫步跟上來,見怪不怪:“這是剛死了爹孃的孩子。”

“啊?”

“村子裡東西有限,剛死了爹孃的孩子無依無靠,隻要打死她,其餘人就能分到更多的東西。”他道,“大乾律不涉十歲以下,讓小孩兒動手,大人也不會獲罪。”

如意聽得沉默。

都罵妖怪吃人,可這世間人吃掉的人分明不比妖怪少。

“你去哪兒?”他問。

她大步往前走:“找大夫啊,她這模樣再不找大夫豈不就死了。”

翻著手裡的籍冊,沈岐遠搖頭:“不必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34章

你就是彆人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