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28章 壞起來纔好看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28章 壞起來纔好看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這是她先前訛他的鐲子,沈岐遠隨便買了條。

他拿在手裡,還想說教兩句,比如物慾太重其身難正,比如隨意跟人訛東西實在不妥,這樣的事可不可再。

但不等他開口,如意便將盒子接了過去。

湛湛抹天青色,浮光流水,渾然天成。

她眼眸倏地亮了起來,喜悅溢位眉梢嘴角:“好生漂亮的東西。”

蔥指捏將起來對著外頭的光看了看,鐲條上絲雜裂也無,幾乎要與天色融做處。往腕上抹,凝雪似的肌膚更襯得這顏色清麗萬分。

她朝他望過來,長眼裡有得逞的壞笑:“多謝大人。”

沈岐遠將要說的話嚥了回去。

不就是條鐲子。他看著這人格外靈動的眼梢想。她貪了又何妨呢。

瞧她歡喜了,沈岐遠便斟酌著開口:“你昏睡的這幾日,我找著了剪燈的屍身。”

他頓了頓,垂下眼睫:“已經讓人送回她家鄉了。”

把玩鐲子的手頓,如意抬眼看他。

這人麵色如常,身板也挺直:“你不必再掛心,入殮下葬諸事我都已經……”

“沈岐遠。”她開口打斷他,“你不擅長撒謊。”

手指收攏,沈岐遠噎住,略略有些尷尬。

如意歎氣,玉蔥指點了點他的額心:“好端端位剛正不阿的大人,怎也學著人胡編亂造,也就是遇著我,不愛同你計較。”

他脖頸泛出了緋色,皺眉彆開頭:“你怎知我在撒謊。”

“大人就像那宣州的紙,又平整又乾淨,稍有個墨點不是目瞭然?”

瞥見旁邊憋著笑往外退的拂滿,他有些惱:“胡言亂語什麼。”

如意攏回了手,正色道:“沈大人,我不是暖室裡嬌養的花,經不得風受不起雨的。剪燈究竟如何了,你與我直說便是。”

沈岐遠垂眼:“你先答應我,無論如何,不可再硬闖太師府。”

麵前這人想也不想就點頭:“好。”

輕歎聲,他這才猶豫地道:“我派人找過去的時候,剪燈的屍體已經進了焚爐。”

大乾人講究落葉歸根,也迷信全屍能再投人胎,故而焚屍成灰般是對罪大惡極之人的責罰。

如意忍不住冷笑出聲:“既要殺人,又要好名聲,這天下的好事怎的就全給他占了。”

他聽得疑惑:“此話怎講。”

“先前池塘裡溺死的乳母與剪燈樣都是奴籍,她尚且有全屍,剪燈怎麼就被焚了屍了——除非她死時遍體鱗傷,難以遮掩,隻能選這個法子掩人耳目。”

家裡的奴仆可以死,但定不能給他的名聲造成影響,這是柳太師的貫想法。

如意麪無表情地捏碎了手裡裝鐲子的錦盒。

“你答應我了,不會硬闖太師府。”沈岐遠開口。

“大人放心,我是說到做到的。”她皮笑肉不笑,“不會硬闖。”

正說著,趙燕寧就捧著賬本進來了。

“東家,這賬目問題挺大。”他自顧自地遞給如意看,“怕是要虧上幾萬兩銀子。”

聽數目有些駭人,如意接過了賬本:“從哪裡虧出來的?”

“入賬且先不論,這些出賬數目虛高得可怕,除了白仙魚類的珍貴食材,其餘普通果蔬竟也是天價,例如這茭白,臨安本就盛產,集市裡不過五文斤,先前的采買卻買成五錢銀子。還有米麪,按照正常價格折算,東家每月多花了百十兩。”

“這些都不是最緊要的,最緊要的是稅錢。”

他將賬冊翻到後頭,指出了個數目。

如意看就沉了臉。

賀澤佑乾的好事,光賺錢不繳稅,年入萬餘的大鋪,他也敢隻交幾兩的稅款。這要是被司商衙門查出來,她怕是要被罰個傾家蕩產。

更可氣的是,現在唯的辦法就是主動補上這些稅款,而粗略算,三十多間鋪子,她至少要補大幾萬兩。藲夿尛裞網

她纔不想給那晦氣玩意兒出這冤枉錢。

啪地合上賬冊,如意倚在軟枕上,手托著下頷,長眼輕輕眯了眯。

趙燕寧看著她這模樣,忍不住側頭與沈岐遠道:“咱們這東家怎麼看起來肚子壞水?”

沈岐遠頭次覺得燕寧說話貼切。

這世間女子多以端正為美,要三從四德,要循規蹈矩。可柳如意這個人,偏就是不正經的時候最好看,眼裡滿是算計,幽黑泛光,嘴角還總噙著點嘲諷,笑弧彆有深意。

誰看了不說聲靈動豔麗。

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沈岐遠拂袖起身:“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刑部司了。”

如意回過神,倒是冇留他,隻道:“大人幫我這麼大忙,過幾日會仙酒樓會出些新菜式,還請大人賞光來嚐嚐。”

“好。”

沈岐遠走了,趙燕寧也回去繼續看賬了,如意在房中坐了片刻,慢悠悠打開了自己的妝匣。

晌午陣小雨過後,臨安城裡放起了晴,街上陡然熱鬨起來,各家鋪麵都趕忙將最新的貨樣拿去給老主顧過目。

寧遠侯府向來富貴,城中有資曆的鋪麵都知道,甭管是衣料還是首飾行頭,隻要是時興的上等貨,侯府統統都會留下,所以往那條街去的車馬也是最多的。

然而這日,侯府門口堵著的不是貨物,倒是個個要錢的掌櫃。

“說出去也是勳貴人家,怎好拖個月的賬,還想退貨,我那皮料都給裁開了,怎麼退呀。”

“就是,原先還大方得多給賞錢呢,現在連貨款都不結,我回不了賬,哪兒打貨去。”

“讓你們賬房出來給個說法啊,躲著是怎麼回事,逼急了我們去敲宗正大鼓,你們侯爺臉上也無光啊。”

議論聲很大,越過院牆直往主院裡飛。

賀澤佑坐在桌邊,臉色難看至極:“都說了不要再買,庫房裡東西那麼多,怎麼就短著你們了。”

賀老夫人不太服氣:“往常都這麼買的,府裡也不缺銀子,作何要讓彆人恥笑咱們上不得檯麵。”

“就是,大哥哥趕緊讓人把賬結了,堵在門外像什麼話。”賀二也嘟囔,他新買的馬具還在外頭呢。

這兩人嚷嚷,府裡其他幾房的哥兒奶奶就都喊起來,嘈嘈雜雜的,聽得賀澤佑額角直跳。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8章

壞起來纔好看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