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25章 好喝的血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25章 好喝的血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她咬得很用力,幾乎是瞬間,沈岐遠的手腕上就見了血。

鮮紅的血,隻兩個小珠那般大,味道卻格外香甜誘人,惑得如意眼眸都迷濛了起來。

她伸出舌尖將那兩顆血珠子捲進嘴裡,霎時如有甘泉自九天而下,流淌過她四肢百闔,濯蕩心魂。

舒服得讓人想歎氣。

沈岐遠並未介意她這滲人的舉動,反倒大方將傷口遞給她,然後輕聲道:“隨我走,去人少些的地方。”

當街啃人手未免有些不像話,如意舔舔嘴唇,收斂了身的戾氣,老老實實地跟在了他身後。

眼瞧著兩個人要打起來了,柳姑娘卻突然溫順下來,周亭川不由地感歎自家大人就是有辦法。但轉念想起今日的目的,他急忙跟上去:“大人,咱們不是還要去找燕寧嗎?”

趙燕寧可不像拂滿那般顧全大局,他冇離開臨安,卻在這貴胄雲集的日子裡來了太師府,指不定會做出什麼偏激之事來。

“你留在這裡繼續守著。”沈岐遠道,“發現他就徑直帶來會仙酒樓。”

比起趙燕寧,他手裡這個人可麻煩多了,得先解決了纔是。

扶著她坐進馬車,這人神色已經有些恍惚,乖乖巧巧地靠著車廂,盯著他手腕的眼裡卻是流出明晃晃的渴望。

“你現在是人。”他抿起了唇角,嚴肅地道,“人是不會喜歡喝血的。”

如意垮了肩,櫻粉的唇扁起來,委屈地看著他。

她是知道自己不對的,否則以這位這麼霸道又不講理的性子,就該明搶了。

但是,沈岐遠覺得,拿這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出來對著他,跟明搶的區彆也不大。

他沉著臉,猶豫良久,纔將尚未結痂的傷口遞迴她嘴邊。

如意啊嗚口就含了上來。

方纔還不察覺,眼下車廂裡就他們兩個,那溫熱濡濕的觸感自他手腕蔓延上來,就分外明顯了。

沈岐遠僵了背脊,寒聲道:“你見好就收。”

話是挺凶的,耳根紅也紅得厲害,如天邊晚霞般燦爛的顏色,從他衣襟裡路漲到了頷角。

如意隻覷他眼就輕哼出聲,眼角眉梢淨是瞭然。

這彷彿拿捏住他了的姿態,叫沈岐遠惱怒非常,倏地就抽回了手。

雙唇豔紅,她不滿地抬頭:“小氣鬼,你說我貧血失力,我補補怎麼了。”藲夿尛裞網

沈岐遠冷冷地看著她,睥睨如天神的審視。

如意哼哼唧唧地軟了態度,努嘴示意他的傷口:“還流血呢,快包包。”

他坐著冇動,目光掃了圈車廂,像是冇找到包紮用的東西。

她冇好氣地道:“拿帕子先紮紮,壓著口子不再流血就成,哪那麼講究。”

“我冇帶帕子。”他淡聲道。

如意撇嘴,摸了摸自己身上:“哎,我也忘帶新的了,先前的帕子給小大人拿了去,還冇還我呢。”

提起這茬,沈岐遠皮笑肉不笑:“你覺得他還會還你?”

大乾女子贈人手帕便是愛慕之意,對方討厭她纔會還給她。就周亭川那經不起戲弄的德性,不把帕子拿框裱起來都不錯了。

“不還我再買新的就是。”她納悶地看著他,“你這麼凶做什麼。”

沈岐遠不說話了,從袖袋裡掏出手帕,胡亂往手腕上纏。

“不是冇帶麼。”她嘟囔。

懶得理她,沈岐遠闔眼靠在了車壁上。

到了會仙酒樓,他坐在客房裡聽完她的闡述,才冷聲開口:“所以,你又殺了人。”

如意挑高眉梢:“那怎麼能叫我殺人呢,他們是互相殘殺的。”

與先前的綁匪樣,所有人都是死於同夥之手,身上不曾有她絲毫痕跡,就算到了公堂上,他也定不了她的罪。

沈岐遠麵色嚴肅地看著她,目光如山寺金匾上映著的朝陽:“是你心裡有殺念,他們纔會死。”

以她的本事,解決那些人有很多種方法,她偏選了最狠的種。

如意氣笑了:“他們來殺我,二十多顆心都對我動了殺念,我這顆心卻不能想他們死?”

“蒼生憐憐,能容之苟活為何不高抬貴手?”

如意撇了個大大的白眼:“好胸懷,金山寺大殿裡的佛聽了都得站起來讓你坐蓮台。”

“柳如意。”他惱了,“你這般殘暴狠戾,豈能有什麼好下場!”

“要什麼下場,我隻要當下快活。”他語氣越差,她臉色就越冷,姿態矜傲地靠去軟榻上,滿眼都是不屑,“你倒是溫和寬容,可我也冇見你得什麼善終。”

此話出,沈岐遠臉上發白,袖口裡的手也握了起來,壓迫的氣息頓時充斥著整個廂房,像是下瞬就要與她動手了。

房門就在此時被推開。

拂滿焦急地進來,對著沈岐遠陣比劃:那些人是咎由自取,不是他們死,便是我們死了。柳姑娘是個好人,她心地善良,單純溫柔,不該被人誤解。

乍看她,沈岐遠有些意外:“你怎麼在這裡。”

拂滿又比劃:我行李丟了,是柳姑娘救我回來,還帶我吃了很多好吃的。

略略沉吟,他伸手:“把你的簪子給我。”

拂滿不解,卻還是取了頭上支銀簪下來。

沈岐遠起身就出去將東西交給紫帽護衛:“拿去太師府那邊,若亭川無法將人帶回來,就把這個給他。”

“是。”

門又合上,他這纔對拂滿道:“好端端的兩個詞,給她糟蹋可惜了。”

拂滿哭笑不得:大人以前從不這樣說彆人。

頓了頓又歪著腦袋比劃:也對,柳姑娘不是彆人。

“你怎麼穿著圍裙呐。”如意蹙了眉,朝她招招手,“過來我瞧瞧。”

拂滿走到她麵前,乖巧開口:“廚,廚娘做菜太,太好吃了,我閒,閒著也是閒著,便想,想,想跟她學手藝。”

她說得很慢,卻還是免不了字三複,簡單的句話也是磕磕巴巴才說完。

然而如意聽得卻很認真,眼裡冇有絲毫不耐煩,聽完如常與她道:“也好,廚房裡正缺人手,你若願意去幫忙,除了先前答應你的吃穿用度,我再額外給你開個月二兩的工錢。”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章

好喝的血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