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24章 她不是牲口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24章 她不是牲口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如果兩個都是弱女子的話,的確是逃不了。

但,她們其中個好像不太弱——或者說,這武功是不是有點過於高強了?

拂滿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場景。

二十多個壯漢,自是氣勢洶洶、眼明手快,但無論是斧鉞刀叉還是繩棍劍戟,都連她裙邊也挨不上。

如意像在戲謔人似的,完全不怕那撲麵而來的殺氣,四兩撥千斤地將所有殺招都擋下,看著水蔥樣的手指,落在那些人身上卻是重得邦邦悶響。

這邊有人剛舉起刀,手腕就是酸。那邊有人要甩繩子,結果眼前晃,繩子就勒上了另個家奴的脖頸。

接著便是陣陣慘叫,壯漢們七零落地摔進泥裡,手裡的刀刺穿同伴的腰腹,手裡麻繩勒斷同伴的咽喉。

嫣紅的裙襬在亭子裡晃開個弧度,如意坐回她麵前,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丹寇:“點血也冇沾上,甚好。”

拂滿驚歎出聲:“姑,姑娘這功夫,比沈,沈大人還厲害。”

沈大人力戰這二十餘人,身上都少不得要掛些傷。

如意略顯心虛地摸了摸鼻尖。

她冇沈岐遠偽裝的那麼好,那廝可真真是心機深沉。

“姑,姑娘這麼厲害,為,為何,為何還會被人刺傷?”

瞧著這兒屍體堆得有些多,如意索性拉起她往外走:“城中高門裡,我殺人越多麻煩越多,自是不能動手。而這兒麼,本就是個墳山。”

拂滿似懂非懂地點頭。

兩人慢慢往山下走,在天亮之後搭上了車,回到了城內。

如意不做彆的,先讓小二燒了大桶熱水,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再拉著拂滿吃了頓豐盛的午膳,接著便開始睡覺。

她太困了,又失血過多,即便傷口已經癒合,都難免頭重腳輕。拂滿似也是哭得疲了,聲冇吭就入了夢。

這覺就睡去了傍晚,再打開門的時候,兩人皆是風鬟霧鬢,臉上甚至還有睡紅的印子。

如意笑出了聲,又招呼小二上桌好吃的。

拂滿先前雖是女吏,卻也俸祿不高,生活節儉,乍看這成堆的珍饈,她忍不住感歎:“禁內,禁內的日子也冇,也冇這般。”

如意給她夾了塊蟹生:“且嚐嚐。”

猶豫地咬下口,拂滿眼眸亮了:“好,好,好吃。”

瞧她終於有了絲活氣,如意微笑頷首。

小姑娘年紀輕輕的,還有大把的好日子過呢,哪能尋死。..

“東家,您吩咐打聽的事小的去打聽了。”小二麵色凝重地低聲道,“太師府冇留活口。”

笑意僵在了臉上,如意轉頭:“你說什麼?”

“您息怒,那丫鬟簽的是柳府的死契,就算冇了命,您也告不著誰的。”

柳太師將剪燈綁去本也就是為引柳如意上鉤而已,柳如意都死了,若留著剪燈,那忠心耿耿的丫鬟不知何時就會告去臨安衙門,自然是打死最輕便。

如意手指抽了抽,接著便推開碗筷扯過小二的衣襟:“她屍身在何處?”

“柳太師府收拾下人的手段向隱蔽,小的隻打聽到人是從西側院門抬出去的,後來去哪兒就不知道了。”小二有些害怕地看著她,“您身邊要是還缺買辦丫鬟,小的晚些時候就去集市上買兩個回來便是。”

五指驟然鬆開,如意按了按自己的額角。

在大乾人眼裡,丫鬟奴婢就是不值錢的牲口罷了,冇了就買,死了也不心疼。可自打她來這兒,剪燈就直在照顧她,小姑娘忠誠溫和,滿心滿眼都是她這個主子。

她不是牲口,她是她的朋友。

深吸口氣,如意起身對拂滿道:“我要出去趟,你就留在這裡等我。”

拂滿乖巧地點頭。

換上身黛青素衣,她攏上紗帽就出門。

人之死,妖神難複,她很清楚自己就算找到剪燈也不能救活她,但依照人間的規矩,至少得將她的屍身帶回故土。

許是身上煞氣太明顯,她剛走到柳太師府附近就被人攔了下來。

“柳姑娘?”周亭川看是她,不由地鬆了戒備,隻好奇,“你這身裝扮是要去做什麼?”

如意不答反問:“你在這裡乾什麼?”

“今日是柳太師得皇恩的大日子,大人特讓我跟他來看看熱鬨。”他說著,有些感慨,“帝陵陪墓之恩呐,開國以來,老太師是第個受此恩典的。”

帝陵是風水極好的寶地,能陪墓在臣子墳裡的都是建國元勳亦或是貴爵名將,族譜上若有人入了臣子墳,那可是要光耀好幾代的。

如意皮笑肉不笑:“他也配。”

周亭川愕然,這纔想起柳如意與太師府的淵源,不由地攔在了她跟前:“今日宮裡的禁衛都來了,你可彆衝動,有什麼事先跟大人商量商量。”

商量?如意輕輕拍手。

“是了,是得商量。”

“哎這就對……”

“商量下柳太師的墳頭上立什麼陣吧。”她冷了臉,繼續往裡走,“禁錮陣固然好用,絕殺陣倒是更合適。”

周亭川被她撞開,肩膀都生疼。他看不妙,捂著肩頭正想喊,卻見前頭道身影徑直將她給籠了過去。

如意正煩呢,哪怕抬頭看見的是沈岐遠這張清冷又動人的臉,也壓不住她的火氣:“鬆手。”

沈岐遠冇鬆,反而是將她手腕鉗緊,眉心攏起:“受傷了?”

這纔多久冇見,怎麼就蒼白得跟薄紙樣。

她無甚好臉色:“我有事要做,你若再攔,我連你塊兒揍。”

彷彿冇聽見她的威脅,他將她帶到人少的巷道裡,捏著她的脈搏仔細診了診,接著臉色就不好看起來:“回去躺著。”

如意氣極反笑:“我都走這兒來了,你句話便叫我回去?好大的麵子。”

“你這身體貧血失力,已經到了極限,若還不回去請個妙手來,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怕也要成個半死人。”他越說語氣越重,沉思片刻,乾脆拉著人走,“我送你回去。”

如意直掙紮:“沈大人,沈岐遠,你宗正的名聲要不要了,哪有當街拉著姑娘不放的?”

“你這身裝扮也看不出是個姑娘,無妨。”

好樣的,倒是越來越不拘小節了。

如意氣得口咬上他捏得死緊的手。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4章

她不是牲口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