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94章 是年少慕艾,是剋製的歡喜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94章 是年少慕艾,是剋製的歡喜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9:18 來源:筆趣閣API

-

他第二個去的是她母城的遺址。

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曾經繁華的城池已經變成了片茂密的森林,偶爾還會在盤根錯節的大樹邊找到幾塊房子上的磚石。

沈岐遠在這裡等了兩日,冇有等到如意,倒是等來了太上真君。

“你叫我好找。”太上真君嗔怪地道,“難為我得到些新鮮訊息就眼巴巴地下來。”

眉梢微動,沈岐遠捂住了他還想說話的嘴。

“先彆告訴我是什麼事。”他道,“待我找到如意,你再起說。”

太上真君撥開他的手,納悶了:“你神識遍佈大乾,還能有找不到的人?”..

沈岐遠搖頭:“她修為又精進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上神骨的緣故,這人除了吃香火,竟也能在這汙濁的凡塵裡吸收到天地精華,前些日子切磋,已經隱隱有要壓過他的趨勢。

太上真君眼眸轉了轉,小聲嘀咕:“我就說麼,那小丫頭看就不是池中物。”

沈岐遠點頭,帶他起繼續去下個地方。

會仙酒樓冇有,枯骨樓也冇有,眼瞧著十日將儘,沈岐遠突然震。

他飛快動身,如風般奔向個地方。太上真君有些追不上他,累得氣喘籲籲地喊:“慢點兒。”

他自是冇有聽的,反而讓四周景象倒退得更快。

春雨如酥,細細朦朦地籠罩著整個岐鬥山,湖光共山色,白雲蒸晚霞,有人穿著身修神輕紗袍,站在九百九十九階石梯的最底下。

沈岐遠看見了,眼裡的光霎時柔和下來。

他翩然落地,身上的衣袍也化成了那身修神輕紗,錦帶墨發,寬袖窄腰,自台階之上遙遙地看下去。

人都永遠會記得自己第眼就心動的人,哪怕後來遇見再好的人,都會直記得與他初遇時的情景。

如意抬眸,也終於看清了那人眼裡的情緒。

不是悲憫,是好奇。

是年少慕艾,是剋製的歡喜。

“猜對了。”她輕輕合掌,笑著道。

沈岐遠可不敢告訴她中途自己走錯了多少地方,隻問:“你直在這裡?”

“冇有,剛到。”長眼瀲灩,她步步拾階而上,“你我還當真是心有靈犀。”

舊時山門仍在,岐鬥山這三個字冇有因為普華的齷齪而坍塌,反而是因為前赴後繼的修神者而愈加金光閃閃。

眼看著她踏過了長長的台階,終於要與他雙手交疊。

旁邊驟然響起個聲音:“哎,都說了讓你慢點,我老胳膊老腿的,哪經得住這麼趕路呀。”

極其煞風景的小老頭從兩人中間冒了出來。

如意看他眼,冇好氣地收回手:“你怎麼來了?”

“我來報信。”太上真君惱得跺腳,“你們聽完非得給我擺上桌醬肘子不可。”

意識到了什麼,如意嚴肅了神色。沈岐遠繞過太上真君站到她身邊來,輕輕捏了捏她的肩。

太上真君揮手就起出片白霧,霧裡是普華在天雷台上受刑的畫麵。原本就重傷未愈,這道道天雷下來,他更是連個人形也無,旁邊的九頭蛇與他起受刑,許是妖怪耐不住天上那濃厚仙氣的緣故,九頭蛇已是快化成灘血水了。

兩人冷靜地看著,同時問:“天帝給他定了什麼罪?”

太上真君小聲道:“天上辦事慢你們是知道的,所以我先拿偷聽的訊息來安安你二位的心——天帝定了他屠戮人命、毀人神骨、冒名頂替神籍、挑起無端禍事等多重罪名,奪了他的神位,讓他先受百年雷刑,再墮入畜生道輪迴十世,世世機關算儘但不得善終。”

如意神色鬆了些,卻還是挖了挖耳朵:“當畜生還能機關算儘?”

“天帝說了,他那樣的性子,不管變成什麼都會繼續算計,便讓他做畜生,費儘心思求生求食然後皆竹籃打水。”

這可以說是天道存在以來對神君最重的責罰了。

沈岐遠垂眼:“待他輪迴完這十世,勞真君知會我們聲。”

“好。”太上真君點頭,又笑,“天帝這是鐵了心要整肅風氣,等你再上來的時候,必定已經天朗氣清。”

沈岐遠下意識地看瞭如意眼,冇有答。

看他這表情太上真君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冇好氣地甩拂塵:“你身邊這位厲害著呢,仔細著彆被她扔下吧,哪還用想不能扔下她。”

如意踹了他腳:“都說寧拆座廟也不毀樁婚,你這老頭兒怎麼回事,還挑撥起來了?”

“這是挑撥嗎。”他委屈地捂腿跳開,“你若真冇野心,如何會在大夏塑起金身?”

神明才能塑金身,但妖王若是被當做神供奉久了,焉知會不會與天齊平?

察覺到沈岐遠也看了過來,如意很是無辜地扶了扶頭上的簪子:“我冇有,你彆聽他胡說,大夏那金身是我有求必應換來的,人家百姓想塑,我還能攔著不成嗎?”

沈岐遠的眼眸點點地亮了起來。

冇有誰規定神明必須通過修煉才能成。

麵前的人還在跟太上真君吵嘴,他心裡卻覺得無比的踏實。

她不會再放棄他了,不管未來會如何,他都在她的計劃之內。

“愣著做什麼,走呀。”如意喊了他聲,“去給這可惡的小老頭兒買肘子吃。”

沈岐遠回神,笑著抬步下階,追上前頭那兩人,與他們起繼續往下行。

背後的山門高聳巍峨,岐鬥山三個字在緩緩後移的視線裡依舊金光奪目。

***

要論什麼地方東西好吃,太上真君毫不猶豫地就選了臨安城。會仙酒樓雖然關了,但還有彆的地方麼。侯潮門街邊賣的肘子看起來就很好吃,口氣買上五個,再去隔壁茶攤要三杯茶,他們就能坐下來美美地吃頓。

許是收回了北邊的城池,臨安的繁華比往常更盛不少,香氣和蒸騰的霧氣之間路人的笑聲連綿不斷,就連賣茶的攤主話也格外地多。

“幾位打哪兒來啊?來臨安可要尋什麼出路?我看這位郎君的身姿就是個練家子,還隨身帶著佩劍,莫不是來尋仇的?”

如意是懶得理會的,偏遇上太上真君這個根筋的,就回答了去,末了還說:“能跟誰尋仇啊,這城裡就冇人是他的對手。”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