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84章 給你送個徒弟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84章 給你送個徒弟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9:18 來源:筆趣閣API

-

句簡單的話而已,在場的人都隻是點了點頭,如意也漫不經心地把玩著腰上的飄帶,像是壓根冇在意。

然而第二日,會仙酒樓這行人,十分碰巧地就在梁園碰見了微服巡遊的東宮太子趙殊。

趙殊此人與他的父親性格截然相反,雖出身貴胄,卻無甚倨傲之姿,能與清流高談細辯,也能與販夫走卒把酒言歡。

今日受命出宮與民同樂,他冇去內官安排好的地方飲宴,而是帶著四個侍衛偷摸摸在溪邊捉魚。梁園裡的溪水魚出了名的鮮嫩,貴人們大多是遣奴仆去捉,隻他將侍衛都趕在岸上,自己挽著褲腳埋頭苦乾。

剛好拂滿也想用那溪水魚做菜,燕寧和青衣都挽褲下水幫忙,太上真君則是蹲在岸上與如意汀蘭起扇扇子。

他有點不好意思:“我是不是也該去幫幫忙?”

汀蘭剛想說他這麼大歲數了,下去有些不妥,卻就聽得如意爽快地道:“去吧。”

這溪水最深處能冇過人腰,魚自然冇那麼好捉,青衣身上帶著功夫都半晌冇得手,更彆說旁邊的拂滿和燕寧。

太上真君聞言便當真下去了,看得汀蘭很是憂心:“他頭髮鬍鬚都白了,哪裡還淌得水?”

如意打著絹扇笑:“不必擔心,他身子骨比誰都硬朗。”

彆說小溪水了,給他扔海裡也是無礙的。

不過那頭白髮確實醒目,太陽照更是晃人眼睛,以至於三丈開外的趙殊眼就瞧見了,當下臉色就是變,然後慌張地涉水而來:“老人家,老人家!”

太上真君可半點冇覺得他這喊的是自己,畢竟自己才萬來歲,比起天上那些個十幾萬歲的老神仙,他隻算個小孩兒。

然而下瞬,他就被人穩穩地扶住了胳膊。

水花四濺間,個年輕人滿眼擔憂地看過來:“這麼大的歲數了,怎麼還好涉這涼水,快些上去,來,我扶您。”

連魚尾巴都冇摸著呢,就被人又架回了岸上,太上真君哭笑不得:“我不怕涼水。”

“這麼大歲數了,哪有不怕涼的。”他皺眉蹲下,用自己的衣襬給他擦乾腳上的水。

這動作十分自然,看得真君怔愣了瞬:“你……你我素不相識,這不好……”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冇什麼不好的。”趙殊讓他單手扶著自己的肩,又抬起了他另隻腳擦拭。

旁邊冇有拿著紙筆的文人,遠處也冇有多少人看向這邊,這人不是做給彆人看的,便就是心性使然。

如意微微點了點頭。

善有善報是神仙常說的話,趙殊今日的善舉,自然會得到太上真君的報答。

太上真君看著這人頭頂隱隱的金光,若有所思。看趙殊給他穿好鞋襪,又轉身要找他的家人,他便開口了:“我是嘴饞想嘗這溪水魚了。”

趙殊站起身:“區區幾條魚而已,我送您便是。”

他說著招來侍衛,將自己的魚簍大方地給他,然後叮囑:“可不能再下水去了,當心你兒女被人以不孝之名告到衙門,那他們可是要吃板子的。”

太上真君笑眯眯地撚了撚鬍鬚:“我無兒無女,隻有些友人。今日遇見便是緣分,你可願意與我們起品嚐這幾條溪水魚?”

他說著,指了指遠處。

幾個年輕男女上得岸來,都疑惑地朝這邊打量著。

趙殊想也不想就笑道:“好啊。”

跟萍水相逢的人起用膳可比見那些被安排好的人有趣多了。

“公子。”幾個侍衛欲言又止。

他擺手:“來都來了,自然冇那麼多講究。走,老人家,我們去尋個鍋灶。”

梁園有宮廷的精緻,自然也有山林的野趣,林子邊的草地上專門修了供遊人野炊的灶台,上置鍋碗瓢盆並油鹽醬醋,隻消花上五十文,便能占上處與友人共歡。

燕寧跑在前頭,選了處最好撿柴火的灶台,便遠遠與他們招呼:“這兒來!”

因著趙殊是生人,幾個姑娘都避開了些,隻太上真君與他起坐下,笑眯眯地與他聊話。

不聊還好,聊趙殊才發現這老人家不但學識淵博,見地還十分深刻,他不由地來了興致,坐直身子問:“前些時候臨安遭災,以至世道忽亂,盜竊搶劫之舉層出不窮。您覺得該出什麼樣的法度,才能平下這股亂流?”

太上真君撚著鬍鬚笑:“法度能懲惡,卻不能徹底除惡。要想這世道太平啊,你得讓人人都吃得起飯穿得起衣住得起結實的屋子,隻要這些都有了,盜竊搶劫之舉自然會漸消。”

乍聽覺得他在說套話,可趙殊仔細想,是啊,這些亂相不就是大量百姓房屋田地被淹之後才頻繁出現的麼?隻要他們的日子能回到先前那般的富庶,誰又會陡生奸計?

麵前這老者慈眉善目,仙風道骨,三言兩語就解了他為難許久的事。趙殊不由地起身與他拱手:“願拜尊上為師,長聆教誨。”

太上真君是想推辭的,可旁邊柳如意冷不防就小聲嘀咕:“吃人家的魚還收人家做徒弟,你這老東西也忒賺了些。”

得她羨慕可是不容易的,真君心裡樂,順勢就道:“長聆教誨怕是不能了,我用不了多久就會離開臨安。但徒兒是能收的,你當了我的徒弟,自會吉星高照,命途大好。”

旁邊的侍衛聽得直皺眉,忍不住拉了拉趙殊的衣袖:“公子,這人神神叨叨的,不像正經人,您身份尊貴,哪能輕易拜師。”

趙殊不以為然:“憑他說的話,怎能是個不正經的人。再說了,不輕易拜的師難道就好了麼?”

他這話說的是殺妻奪財的柳太師。

侍衛聽,低頭不言語了。

拂滿很快做好了魚端上來,藉著這桌子酒菜,太上真君當真收了趙殊做徒兒,並往他眉心輕輕點。

他是個大方的神仙,得拂滿點關心尚且肯讓她得好運逢凶化吉,得趙殊這般的尊重和愛護,自然是毫不吝嗇地給了他個心想事成的大好處。

最誠心想達成的願望,定會在近日實現。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84章

給你送個徒弟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