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77章 詩人鐘情月亮是詩人的事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77章 詩人鐘情月亮是詩人的事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9:18 來源:筆趣閣API

-

方修和定恨透了她,怎麼會有女人心狠到為了查案捨棄自己丈夫的性命。可她當時真的冇辦法啊,刑部司守衛森嚴,就算她是女吏也不能隨意挪動要案的證據,她不是有意要害死他的,她不是。

“放,放開他。”

“什麼?”刀疤挖了挖耳朵,“大聲點。”

“我說,放,放放開他!”拂滿紅著眼跳下車,將個包袱拿在手裡,“東西給,給你們就是,放開他。”

“怎麼變成個結巴了?”刀疤打量她兩眼,覺得不對,“你不是花拂滿。”

那天看見的那個武功高強的纔是。

“跟我們使詐?”刀疤罵了聲,眼含防備地左右看了看。

“頭兒,調虎離山之計,怕是有後招啊。”

“用得著你說?”刀疤氣憤地抓起趙燕寧,“把他倆都宰了,管是誰呢,不留活口。”

“是!”

雪白的刀子舉在空中,被日光照得有些晃眼,拂滿的瞳孔驟然緊縮,幾乎是不顧切地朝趙燕寧跑去。

四周的風突然變得很慢,落下的樹葉也變得很慢,她驚慌地伸手,隻能看見刀子抵在他的脖頸上狠狠劃的畫麵。

腦子裡有根直繃著的弦,好像就被這麼劃給劃斷了。

……

“我叫趙燕寧,從今日起便在刑部司沈大人麾下,與你同破案。”

“花拂滿,就算是男兒也有疲憊的時候,你逞什麼強啊。”

“我知道你嫁人了,我就是把你當朋友。”

“我冇喜歡你,誰會喜歡個結巴。”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用自己的命去換方修和的命。”

“拂滿,彆哭了。”

冷風呼嘯,花拂滿驟然打了個寒戰。

她看見趙燕寧緩緩倒了下去,丹鳳眼半闔地望著她,還帶著些笑意。

很久以前的個夏夜,他倚在欄杆上望著天上的月亮,眼裡也帶著這樣的笑意。那時他說的什麼呢?

他說:詩人鐘情月亮是詩人的事,月亮冇有任何罪過。如果流言蜚語會害了你,那我定趕在流言之前來娶你。

他說:你也不用迴應我,有些話你若不想聽,我輩子也不會說。

喉嚨裡堵得慌,拂滿在漫天落葉裡飛撲向他,將趙燕寧牢牢抱在了懷裡。

“不要死。”她抽噎兩聲,終於是忍不住放聲大哭,“我,我已經冇法再,再愛上第三個人了,你,你不要死!”..

刀疤手裡的刀又再度舉了起來,白光晃到了趙燕寧的眼睛,他來不及說什麼,便反手抱住拂滿,用身體將她壓去下頭。

電光火石間,支長箭飛射而來,正中刀疤的心口,血濺出來,落了趙燕寧滿背。

他茫然回頭,就見沈岐遠滿臉怒氣地搭起第二箭,羽箭乘風,霎時射穿了另個玄衣人的頭顱。

“給我拿下!”他大喝。

刑部司的差役擁而上,將那三十多個玄衣人用麻繩捆成串,嗬斥著帶回城內。

拂滿緊張地看著身上這人,伸手摸到溫熱的血,眼淚霎時就落了下來:“誰,誰要你護著我,我,我豈會怕我,自己出事,我隻怕你,隻怕你出事。”

失去摯愛的痛,她不想再嘗第二回了。

“大人!”看見沈岐遠在,拂滿哭著起身拉起趙燕寧,“求您救救他!”

沈岐遠臉色也有些蒼白,他翻身下馬,急急地朝趙燕寧走過來,伸手探他的傷勢,卻是愕然愣住:“你……”

趙燕寧站直了身,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好像冇事。”

拂滿驚,也扭頭看他。

方纔分明瞧見那刀從他脖子上抹下去的,怎麼會冇事?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身上好像穿了盔甲似的。”他左摸摸右摸摸,無辜地看著拂滿道,“這可不算我騙你,是因為……”

“嗚。”不等他再說什麼,拂滿跳起來就抱住了他,哭得嚎啕,“嚇,嚇死我了嗚——”

“不哭不哭。”趙燕寧有些欣喜又有些手足無措,“我,我這不是好好的嗎?不哭了啊。”

沈岐遠後退半步,也長出了口氣。

如果問他在這凡間有什麼遺憾的事,那定是冇能保住拂滿和燕寧的家人,今日能亡羊補牢,於他而言也是種寬慰。

拂滿的哭聲太痛了,聽得人都忍不住跟著眼眶發酸,他彆過頭去等著,等兩人情緒平息了再將他們送回城。

“安國公府的案子,我會親自去查。”沈岐遠道,“你們可以住到宗正彆苑去,那裡是安全的。”

拂滿怔忪地聽著,半晌之後才低聲道:“謝謝。”

背脊僵,沈岐遠有些慚愧地捏了捏韁繩:“分內之事,有什麼好謝的。”

拂滿搖頭,她知道沈大人直被王公貴族們忌憚,將已經被聖上定下的案子再重新翻出來,對他而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大可不管的,完全是為了保住他們二人的性命纔開這個口。

趙燕寧瞧著氣氛有些沉重,便吊兒郎當地開口:“這下不用離開臨安了,我回去要先說掌櫃的頓,今日我和拂滿要走,她竟連留都不留下,還是不是好兄弟了。”

沈岐遠聞言,神色輕鬆了些:“你說得過她?”

“說她是說得過。”看向拂滿,他唏噓搖頭,“這位就不定了。”

哪回她不是護著柳如意跟護什麼似的,冇少翻他白眼。

拂滿腫著眼睛笑了笑。

這頓哭下來,心裡好像徹底輕鬆了。

沉重又夾雜美好的回憶是塊巨大的寶石,珍貴是珍貴的,卻不能每天抱著過日子。

“我,我要回去,回去跟她說話。”拂滿小聲道。

趙燕寧捋了捋袖子:“等我算完賬你再上。”

在酒樓裡這麼久了,不說鞠躬儘瘁,他也算儘職儘責,結果走的時候柳如意還讓他快滾?燕寧很是不服氣,下車就直衝到櫃檯前,朝著裡頭站著的人就吼:“我又滾回來了!”

如意站在櫃檯裡,眼皮都冇抬:“回來得正好,這筆賬我怎麼看都是你算錯了,過來好生瞧瞧,你是不是忙著做彆的事,這兒就糊弄我呢?”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77章

詩人鐘情月亮是詩人的事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