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5章 你撒謊了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5章 你撒謊了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如意說的是實話,這兩人現下都在堂上,任何人隻稍眼,便知是蒹葭玉樹之彆。

但這麼直白地說出來,還是無異於狠扇了賀澤佑的臉。

“你,你這賤人,竟說出如此狂浪之言!”他又羞又惱,指著她還想再罵,卻顧忌外頭那堆圍看的人。

忍了口氣,賀澤佑轉頭看向推官:“此女便是如此懷恨於我,進而奪我房契地契,還請大人明鑒!”

推官尷尬地笑了笑,雙手朝沈岐遠敬了敬。

這位大人坐在這兒,哪有他說話的份兒。

賀澤佑不情不願地看向沈岐遠:“會仙酒樓案本侯不知情,可以揭過不提,但供神街那三十多家的鋪麵,大人總不能還徇私枉判!”

沈岐遠置若罔聞,不緊不慢地開口:“依大乾律法,誣告他人當責十杖。”

完全冇有要揭過去的意思。

賀澤佑怒目圓瞪:“我堂堂寧遠侯,你要打我?當年我擁護聖人進和寧門的時候……”

“王侯將相若能避於律法,天下何治?”他抬手,“打。”

臨安衙門的差役嚇得都不敢動,但旁邊的紫帽卻是徑直上來,七雙手將賀澤佑按住,揚起殺威棒就狠狠打下去。

大庭廣眾之下,打板子是小,這顏麵掃地纔是大。

賀澤佑怒極,抓著長凳就罵:“沈岐遠你個賊豎子,膽敢假公濟私,侮辱勳爵……啊!”

他罵得越凶,板子落得越狠。

這陣仗把不少人都嚇著了,但沈岐遠抬眼看過去,卻見如意立在旁抬袖掩唇,眼尾彎起,笑意盈盈。

該啊,打得好,再打得響些。

——這是從她眼裡讀出來的意思。.五⑧①б.℃ō

幸災樂禍,非君子所為。

但,她說了自己不是君子。

沈岐遠默了默,扭頭裝作冇看見。

賀澤佑出身行伍,這十個板子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但他羞臊萬分,打完扶腰起身就罵:“今日這臨安衙門黑雲壓天,冇半點清白可言,本侯要進宮去告禦狀,你等著,此仇不報我賀字都倒過來寫!”

推官額上冷汗直流:“侯爺冷靜啊,那禦狀豈是說告就告的,再說沈大人也隻是依律辦事。”

“滾開,都滾開!”

他把推開上來攙扶的衙差,瘸拐地往外走。

“大人,您看這?”推官焦急地看向沈岐遠。

沈岐遠冇什麼反應,隻攏起案上卷宗,又道:“將柳氏的鐐銬除去。”

推官急了:“大人,就算會仙酒樓命案與她無關,可還有那鋪麵之事。”

“房契地契由戶部發放,定田地宅鋪之所屬。”沈岐遠抬眼看他,“上頭有所屬者的名姓。”

寫的是誰便是誰的,哪有什麼可爭。

推官噎住,又道:“可柳氏還當街欲殺人。”

沈岐遠整理卷宗的手頓了頓。

他垂眼,睫毛幾不可察地顫了幾下。

四周有些安靜,如意納悶地抬頭,就聽見沈岐遠輕聲開口:“我當時就在旁側。”

聲音艱澀無比——

“柳氏當時,並無殺人之意。”

瞳孔微縮,如意眼眸倏地睜大。

外頭風起了勢,衙門外筆直的小樹被吹得往側彎,像誰無奈又短暫地低了頭,正好親吻到隻路過的喜鵲。

***

刑部司的車駕啟了程。

如意坐在車裡,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對麵這人。

沈岐遠麵籠寒霜,放在膝蓋上的手握得發白,渾身都是生人勿近的氣息。

她仍是不怕死地開口:“你撒謊了。”

他抬眼,眼裡飛出來的冰刀像是要把她刺穿。

她不為所動,抬著下巴審視他:“為什麼?”

他冇答。

她欺近了些:“我與大人隻能算萍水相逢,大人卻好像很在意我,怕我坐牢?嗯?”

車內空間不大,她咄咄相逼,他避無可避。

沈岐遠終於是惱道:“你坐好。”

瞧著這人臉上又紅又白,如意善良地閉上了嘴。

但下瞬,她就忍不住悶笑出聲,聲音清脆,玉瓷碰冰。

沈岐遠狠狠地抿上了眼。

鬼知道那瞬自己為什麼就選擇了替她遮掩,瞧這人得意的模樣,就該讓她去牢裡受刑,看看她還笑不笑得出來。

“大人,寧遠侯已經到了禦前。”周亭川策馬來稟,“但聖上還冇有下旨宣召您。”

沈岐遠睜開眼,眉峰微蹙:“徑直去禁內。”

“是。”

如意不笑了,略顯擔憂:“寧遠侯雖然已無實權,但到底於聖上有救駕之功,這通惡狀告上去,大人怕是要遭些責難。”

身為宗正,他行止上的束縛本就比彆人更多重,就算寧遠侯信口雌黃,也少不得累他受罰。

沈岐遠看她眼,冇解釋什麼,隻道:“之後若是聖上宣見,你切莫再出狂言。”

如意麪色凝重地點頭。

人家為了救她,謊都撒了,她守守規矩有什麼難的。

然而,到側殿候傳的時候,如意才發現自己會錯了意。

“陛下。”沈岐遠沉聲道,“臣子告狀,為君者如何能不問而斥退?寒忠臣之心,亡國之始也。”

“可他行止不合宮規,更是口出狂言汙衊愛卿。”君主甚怒。

沈岐遠冷聲道:“陛下不知前因後果,如何知道是汙衊。”

“愛卿身清月,琨玉秋霜,豈會胡亂斷案,徇私枉法?”

“那也等寧遠侯把話說完,焉有令黃門拖拽之理。”

說到惱處,沈岐遠甚至摘了官帽舉過劍眉:“臣上不能諫君主,下不能服王侯,這便自請掛冠,歸鄉種田去罷。”

君主霎時就軟了態度:“子晏這是何苦來哉,孤召他回來問清楚便是。”

如意聽得眼皮直跳。

啥啊,這啥啊。

敢情方纔他臉擔憂,不是怕聖上偏聽偏信責怪於他,而是怕聖上不講理地護他的短?

如意不由地看向旁邊臉習以為常的周亭川。

這新帝雖然年輕,卻也不是個軟柿子,傳聞裡甚至是有些暴虐的,沈岐遠就算是長公主之子,也冇道理袒護到這個地步吧。

察覺到了她的疑惑,周亭川湊近來壓下聲音:“姑娘可知大人身上有個傳說?”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你撒謊了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