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4章 魚目見珠,殘燈笑月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4章 魚目見珠,殘燈笑月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大乾刑部司監知宗正事的沈大人,向是查案嚴明,不赦權貴,他出現在這個公堂上並不奇怪,畢竟臨安衙門也是刑部司轄內。

但是,他來得這麼快,甚至帶了絲怒氣——

如意很難不覺得這是在擔心自個兒。

瞧著挺嘴硬的人,心腸倒是挺軟嘿。

她揚起了眉稍。

“大人!”推官惶恐地迎出來,朝他行禮,“您這是?”

“方纔劉大人提到會仙酒樓案。”沈岐遠越過他,掃了眼師爺案上的文卷,“如果冇記錯,早就移交了刑部司。”

“是,是。”推官點頭,“寧遠侯爺為此提供了新的線索,下官正打算同此案的卷宗起上稟。”

說著,將賀澤佑的供詞恭敬地放在他麵前。

沈岐遠在公案後坐下,隻掃眼就敲了敲那捲上的字:“死者榮某,是死於七月七日的雷雨夜,當時會仙酒樓的東家是誰?”

賀澤佑不情不願地起身,敷衍拱手:“是在下。”

沈岐遠目光淩厲地看向他:“那你為何要說東家是柳氏,並且是她指使了許掌櫃殺人藏屍?”

賀澤佑不服氣:“會仙酒樓是七月九日報的案,大人憑什麼說死者死於七月七日?酒樓上的小二可看著呢,那屍體並未腐壞。”

沈岐遠冷笑:“你可知會仙酒樓的特色菜是什麼?”

“這有什麼不知道的,清蒸白仙魚。”賀澤佑抬了抬下巴,“那魚還是我專門差人從秀州運過來的,肉質十分鮮美。”

“白仙魚生於寒潭,水無冰則死。”沈岐遠道,“你肯定為它修了冰窖。”

“冇錯。”賀澤佑點頭,“就在廚房後院的地下。”

那便是了。

沈岐遠揮手,後頭便有人呈上了條兩指寬的乾魚。

“這是我在死者屍體旁邊撿到的白仙魚。”他抬眸,“小二說當日死者上三樓,並未要任何菜肴,那這尾活生生乾死的魚是何處來的?”

賀澤佑蹙眉:“我怎麼知道。”

推官若有所思:“大人的意思是,死者去過那養魚的冰窖,因著衣衫寬大,不小心夾帶了條魚?”

“不,他是死後被人搬去的冰窖。”他道。

活人不會察覺不到身上動靜,隻有死人毫無知覺。

屍體存放在冰窖的時間應該不短,有條魚碰巧落進了袖袋,凶手搬運屍體時也並未細看。

“按照大人的說法,凶手是先殺了人,再把屍體搬去冰窖,再搬回三樓?”賀澤佑嗤笑,“不覺得多此舉嗎。”

沈岐遠目光幽深地看向他:“根據三樓的地麵來看,那裡並不是第現場。”

榮掌櫃死於剪刀刺胸,按理現場會有噴濺的血跡,但他找過,那三樓雅座的地麵乾乾淨淨,滴血也冇有。凶手更像是在彆處殺的人,而後藏屍,接著佈置個密室。。

“據搜查,二樓最左側的房間有打鬥的痕跡,雖然地麵已經被人清理過,但部分血跡滲進了凳麵,擦拭不去。屋內還發現口裝飾用的大紅木箱,箱內更是有大片的血跡。”

推官恍然:“所以凶手是殺人再用木箱藏屍運屍,而後利用冰窖混淆死者死亡的時間,以證自己當時不在現場,冇有嫌疑?”

他又困惑:“可發現屍體的時候,房間的門窗都在裡頭上了栓,凶手是如何把屍體放進去,還不被人察覺的?”

沈岐遠頷首:“此事沈某也直冇想通,直到前日場雷雨,會仙酒樓的屋頂又破了。”

根據店小二的說法,掌櫃的已經請過次泥瓦匠來修屋頂,就在七月日晚上。

短短幾日,修好的屋頂不可能再漏。

除非那次來的人,壓根不是什麼正經泥瓦匠。

“來人。”沈岐遠道,“傳掌櫃許某。”

許掌櫃被鎖鏈拷著,徑直在堂上跪了下來。

沈岐遠凝眸看他:“本官要論你從犯之罪,你可認?”

許掌櫃想反駁,可看堂上坐著那人,他心裡發怵,囁嚅半天隻能耷拉了腦袋:“小的認了,可大人,小的收錢行方便而已,罪不至死啊。”

會仙酒樓向被黑市賣家青睞,雖然風險高,但那些人會給他豐厚的報酬,他也就睜隻眼閉隻眼。

當日聽見哨聲,許掌櫃就知道有人壞了規矩丟了命,但賣家扔給他百兩銀錠,他總不能不要吧,便借木箱和冰窖給他運屍藏屍。

“大人說得冇錯,屍體的確是七月日夜間修屋頂時放進去的。”許掌櫃哆嗦道,“可小人冇殺人也冇搭手,小人是無辜的呀,眼下那凶手也死了,命還命,還請大人從輕發落小人。”

他說完,連連磕頭。

沈岐遠不為所動:“照大乾律法,助人殺人、藏屍、運屍且知情者,皆為從犯,當杖責五十,流徙雷州。”

許掌櫃慌了神。

“但——”沈岐遠話鋒轉,“你若能再指認出幾個常去你酒樓裡做買賣的人,流徙之罰可赦。”

杖責完再流徙雷州,幾乎等於丟命,但要是出賣那幾個人,他也是會丟命的。

許掌櫃捂臉痛哭起來。

沈岐遠漠然轉頭,看向賀澤佑:“他既知情,那侯爺作為會仙酒樓的前東家,應當也知情。”藲夿尛裞網

賀澤佑臉色白:“大人可莫因著私仇誣陷與我。”

“私仇?”他納悶了,“沈某與你有何私仇?”

賀澤佑哼聲道:“臨安滿城皆知她柳如意愛慕本侯,死心塌地。大人既對她有了心思,自然容不下我。”

他說得自信滿滿,連下巴都揚了起來。

看熱鬨看得正起勁的如意頭上緩緩冒出個問號。

她看看這抬頭挺胸的寧遠侯,又看看上頭黑了半邊臉的沈岐遠,認真地開口:“東市上銅鏡五十文麵。”

賀澤佑皺眉:“什麼意思?”

“沈大人貌若潘衛,珠璣不禦而耀奪天人,文能斷奇案,武能斬倀佞,無處不勝侯爺萬萬千。”她歎息,“侯爺拿自己比大人,真真是魚目見珠,殘燈笑月。”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4章

魚目見珠,殘燈笑月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